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简析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的测量方法

作者:未知

  摘  要: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不足已经成为影响儿童健康的首要问题,也是学术界探讨的热点话题之一,通过对国内外文献的梳理发现各国家的学者对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的测量方法并未统一。在此基础上,本文以体力活动的直接测量法及间接测量法对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测量的适用性进行总结概括,分析其优点与不足,力图探寻适合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测量的方法,为日后他人开展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学龄前儿童  体力活动  直接测量  间接测量
  中图分类号:G8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813(2019)04(b)-0013-02
  体力活动不足是导致慢性病的主要治病因子。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不足和中、高强度体力活动所占时间比例低是导致肥胖和增加成年期慢性病风险的主要因素。在这种情况下,国内外学者逐渐开始对学龄前儿童的体育活动进行研究,但不同研究中学龄前儿童体育活动的测量方法不尽相同。下面将总结当前体育活动的测量方法,找出适合学龄前儿童体育活动的测量方法。
  1  体力活动的测量方法
  体育活动测量包括间接测量和直接测量两种方式。间接测量主要包括摄氧量测量、心率测量、体温测量和体力活动问卷测量。直接测量主要包括双标水法(DLW,double labeled water)、运动感应器motion detectors测量法、体力活动记录(日志和回顾)。其中,运动传感器的测量仪器主要有计步器、一维和三维加速度计[1]。
  2  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测量方法适用性探析
  2.1 间接测量法适用性探析
  摄氧量测定:用摄氧量测定法预测体力活动能耗是科学研究中常用的一种间接定量测定体力活动的方法。然而,由于测试仪器昂贵,测试过程繁琐,该方法不适合大规模的群体研究。这种方法的繁琐操作是否能完成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的测量,值得考虑。
  心率测量:心率是最容易测量的指标之一,对受试者的活动影响最小。它已成为评价和监测体育活动的一种科学、简便的方法。当使用这种方法来检测身体活动中的能量消耗时,有必要为每个受试者建立心率能量消耗曲线。然而,由于心率受年龄、性别、情绪或心理状态、肌肉活跃程度等因素的影响,这些因素也会影响心率与耗氧量的线性关系[2]。与此同时,国内外研究很少证实学龄前儿童心率和能量消耗特征是否符合上述规律。另外,在低强度体力活动中,心率与集体能量消耗之间没有明显的线性关系,不适合于低强度体力活动的检测。
  体温测量:深部体温与能量消耗密切相关,是体温间接估算能量消耗的基本原理。结果表明,用人体温度预测能量消耗存在约40min的时间延迟。此外,人体温度与能量消耗之间的线性关系容易受到温度、空气湿度等环境因素的影响,这些因素势必造成测量结果的误差,因此一般不作为日常生活中能量消耗的间接检测方法。
  体力活动问卷:由于费用低、操作简便、被访者接受性好和能够有效收集体力活动的各种参数(包括活动类型、强度、时间和频率)[3]。由于其操作简单、实施方便、应用广泛等原因,在体育活动测量研究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然而,问卷的使用要求受试者具有较高的认知能力,学龄前儿童的认真水平并未发展到可独立完成问卷的程度,因此,体育活动问卷不适用于学龄前儿童体育活动的测量。
  2.2 直接测量法适用性探析
  双标准水法:在实验室和自由生活条件下,DLW是最有效、最可靠的测量能源消耗的方法。它也被称为“金标准”。它通过测量注射一定剂量的双标水后尿液中双标水的衰减率来估计二氧化碳的产生率。然后根据呼吸商(RQ)和经典的Weir公式计算单位时间内的平均EE法。该方法准确。样品采集和测定过程简单,受试者的活动不受限制。該方法的缺点是测试成本高,受试者接受度差。此外,该方法只能测量人体长时间的平均能量,而不能测量短时间内的活动能量以及单个功率放大器的持续时间、频率和强度[4]。双标水测试法虽然精确,但出于上述原因,该方法是否适用于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测量有待考究。
  体力活动记录(PA records):通常观察者会记录观察者在指定时间间隔内的每日PA,然后计算和计算体力活动量。该方法能准确记录PA的类型和持续时间,但耗时较长,不便于分组记录。PA日志与PA记录类似。它们通常使用特殊的结构表。他们要求自己定期记录每日PA及其持续时间,然后根据PA能耗标准计算体力活动。该方法比PA记录法简单,但当PA不在表观范围内时,无法准确计算体力活动。PA回顾(PA recall)通常使用电话采访和访谈来详细了解受访者过去24h或更长时间内的PA情况。目前,最常用的方法是电话随机访谈,便于群体抽样研究。通常,电话面试需要更多的时间。此外,由于受访者需要回忆自己的PA状态,对于回忆能力和认知能力较差的人,必然会造成错误,从而影响计算结果[5]。由于学龄前儿童处于认知较模糊状态,因此体力活动记录的方法便不适用于本实验的人群。
  运动感应器测量法:佩戴在人体腰部、手腕和上臂等处的用于定量测量体力活动量或者估计EE的装置。运动感应器检测体力活动量和估计EE的原理是人体四肢或者躯干运动(或者加速度变化)与整体能量消耗呈线性相关。常用的运动感应器主要包括计步器(pedometer)、一维和三维加速度感应器(accelerometers)三种类型。计步器是最简单的运动感应器,它可以感受人在走、跑过程中脚部落地对身体的冲击或者身体摆动对平衡臂的作用,以步数/天的形式记录每天的体力活动量。但这种方法不能记录非步伐性活动,也无法检测不同速度走、跑时的能量消耗。此外,易受震动等多种因素影响,而且不能区分PA的类型、持续时间、频率和活动强度,因此只能作为一般民众粗略评估体力活动的装置。一维和三维运动加速度感应器可以分别感受身体在垂直方向和在垂直轴、冠状轴与矢状轴3个方向上的运动,并根据预先设定的回归方程和佩戴者的身高、体重、年龄、性别计算出相应的EE。此外,三维加速度感应器预测身体活动能耗量与DLW法得到的结果一致性较高。并且该方法操作简便,不受环境等因素影响,儿童佩戴方便,家长接受度高。同时已有研究证实,加速度运动传感器佩戴时间达7d则可对儿童体力活动水平做出一个较好现状评估。
  3  结语
  国内部分学者就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展开了一系列的研究,但其测量方式方法却无统一。对上述方法进行总结归纳后,笔者认为三维加速度运动传感器测量体力活动的方法较适合测量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就目前研究现状来看,该方法适合这个年龄段儿童的体力活动的测量,且其测量结果可较精确的反映出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水平,建议日后采用此种方法开展有关学龄前儿童体力活动的研究。
  参考文献
  [1] 王健,何玉秀.健康体适能[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16.
  [2] 屈莎,姚天聪,罗冬梅.幼儿活动强度负荷方案的研究[J].体育与科学,2016,37(4):115-120.
  [3] 李海燕,陈佩杰,庄洁.儿童休闲活动调查问卷修订与信效度评价[J].中国学校卫生,2011,32(3):268-270.
  [4] 汤强,王香生,盛蕾.体力活动测量方法研究进展[J].体育与科学,2008(6):79-86.
  [5] 李新,李红娟,王艳.儿童少年体力活动测量方法研究进展[J].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4,22(11):1165-116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64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