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简析福雷《船歌》OP26

作者:未知

  【摘要】加布里埃尔·福雷(Gabriel Faure,1845-1924)是法国著名的教育家、钢琴家、作曲家和管风琴家。钢琴作品是加布里埃尔·福雷一生从未间断创作的核心领域,作品中充分体现了法国的特色。
  【关键词】船歌;演奏;钢琴
  【中图分类号】J623.3                          【文献标识码】A
  一、加布里埃尔·福雷
  加布里埃尔·福雷(Gabriel Faure,1845-1924)是著名的教育家、钢琴家、作曲家和管风琴家。他的音乐平和柔美、节制含蓄、透出儒雅的绅士品格,拒绝过分激动的强烈表达,对印象主义风格的诞生极具奠基意义。
  二、福雷的船歌
  船歌(Barcarolle),源于意大利语Barca(船)一词,是意大利威尼斯贡多拉船工所唱的歌曲,或是模仿这种歌曲的声乐曲和器乐曲,是广泛受当时作曲家们所喜爱的创作体裁。拥有钢琴发展史上福雷是船歌体裁作品最多的作曲家。《船歌》OP26是福雷一生所创的十三首船歌中的第一首,是福雷创作风格的雏形,有着浓郁的浪漫主义气息以及印象主义的苗头。
  三、福雷《船歌》OP26音乐语汇
  形成音乐有几个基本要素,分别是音区、音的时长、音量与音色,这些基本要素相互组合,变为创作音乐的音乐语汇
  (一)变化再现的三部曲式
  《船歌》op26是一首轻盈灵动中带着少许忧郁气质的小曲,被演奏家评价为“犹如温情的乐音积极地慰藉着感伤的夜晚”。它是一个a小调的带再现复三部曲式,结构为A+B+A1,总共有114小节,6/8拍子,中庸的小快板。福雷以短小的乐思为媒介连接各个段落,福雷丰富了以往较为工整的三部曲创作结构,将主题的再现与高潮发展成为更不拘束的形式,以短小的乐思为媒介连接各个段落。
  A部(1-34):a小调,由三段式组成,结构为(A+B+连接+A1+补充)。A段(1-8)由工整的4+4乐句组成,上下句为变化再现发展的关系。B段(9-15)引入新的旋律材料,分为工整的4小节4句,每一句都是前一句的模进创作手法,有推动情绪之意。连接部有6小节,环绕属音进行律动,用阻碍属音进行终止的欲擒故纵手法进行创造旋律走向的谜团,最后用重复属音的方式进行悄然退场,暗示再现部即将进入。A1段(23-30)为a段的变化再现,加入了更多的叙述材料,使a段的情绪更充满涌动的张力。補充(31-34)采用高低声部交错分解琶音进行向上爬行至形成a小调主和弦结束,后有延长记号,为B部的出现做铺垫。
  B部(35-93)新的乐思。由a小调转入C大调,情绪明亮起来,作曲家的想法逐渐拨云见日。结构为(前奏+C+C1+尾声)。前奏2小节,无旋律,只用摆动的节奏织体为旋律进入做预示。C段(37-52)分为4句,每句4小节,主旋律由单音变化为八度和弦音程,低音也下移一个八度,整体音响效果增厚,对新乐思进行更热情的强调,为全曲最高潮炙热的部分,在C1段最后4句回归到C段主旋律单音阐述方式,把四散的热情往回收拢。尾声部分(69-93小节),可分为(e+e1+b+b1+连接)e句2小节,e1句8小节,e句引用C段材料进行发展,e1则对e句进行变化扩充再现,用回旋音阶式单音进行扩充,做为B部乐思最后的生机。后转入a小调,完全再现A部A段中b句材料以及连接,为再现部的出场做先入准备。
  A1部(94-114小节)是A部的缩减变化再现,仅仅引用了A段中a句材料,而后根据a句中后半部分进行重复的变化再现,有绵绵不绝之意。和弦色彩虽不断变化,但依然围绕属音进行,使音乐趋于安稳,最后结束于A大调的主和弦。
  (二)传统大小调的运用及发展
  福雷在早期风格尚未完全成熟时较常运用传统大小调来进行创作,但并不满足于传统的和声功能进行,会大胆地用一些特别但不突兀的手法创造新颖的听觉效果,可以看出他日后的创作走向全音阶风格、打破传统调式的发展的必然性。
  1.离调终止
  《船歌》op26no1中的A部的A段(1-7)。乐曲的开头a句使用了a自然小调和声进行发展,第3小节处出现了降Ⅱ级三和弦,为徐徐前进的音乐增添了一丝悸动的色彩,体现了浪漫主义精神。到了末小节乐句划分的临界点离调至a和声小调的属和弦,压抑到最后才将转折托出,流露出克制的美感,让人感叹。
  《船歌》OP26中的A部的B段(8-15),福雷运用了离调模进的手法,将材料进行两次变化发展,使音乐的活力层层上行,达到一个情绪的累积,推动了音乐的发展,最后回归到a和声小调的平静,是一个小型的、短暂的情绪波动。
  《船歌》作品OP26的尾声部分(104-114),在对A部进行缩减再现后不断地使用A和声大调属和弦进行经过性的离调,阻碍终止进行。旋律中伴随着大小三和弦、减三减七和弦相互交替,但整体始终建立在主音基底上,在变化中增加稳定性,像一阵缥缈的花香,缭绕在你鼻间,当你想仔细品味时又悄然随风溜走,余温过后走入明媚温和的A和声大调,使整曲以明亮的姿态谢幕。
  (三)旋律的两个主题
  福雷船歌的旋律创作玄妙动人,用简洁的音符表达深刻丰富的内涵,像法国优雅的绅士,举止儒雅,压抑过激的情绪。在《船歌》OP26中,包含着两个旋律主题材料,两种色彩相互交织,为听众谱写了一首感情丰富的乐曲。
  1.忧郁的主题
  (1)主题的形成
  《船歌》OP26的A部的A段材料采用a和声小调,有一种黯淡的静谧色彩。
  主旋律进行上运用了下行的级进回旋手法在中声部进行,像是一叶孤舟徐徐驶来,其中加入了一小节的上行,随后又回归到下行的发展,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情感。   伴奏织体方面,高声部采用了八度和弦分解的方式,头尾采用单音,中间采用音程,仿佛船桨悠悠划过水面的动作,轻轻地入水,将平静的水面破开,而后随意地带起一波水花。低音运用了单音形式,像河岸中静止的美景。
  船、河流、岸景三条线条相互辉影,使得乐曲的风景逐一展開。
  (2)主题的发展
  《船歌》OP26(23-34)是A部A段的变化发展,仍然在a和声小调进行。
  主旋律上仍然是上下行级进的方式。
  在伴奏织体上,代表水波的高声部伴奏织体变得密集,由八分音符变化至十六分音符,让人感觉到一丝迫切,呼之欲出的味道。也预示了旋律要进一步发展。
  2.明媚的主题
  (1)主题的形成
  《船歌》OP26的B部的主题材料(37-40),此处转为C大调,情绪由忧郁转入明朗。
  主旋律上,由中声部转入高声部,仍然运用极进的手法,采用简单的单音音符将明亮阳光的旋律呈现出来,有一种压抑的美感。
  伴奏织体上,高声部在主旋律音后以细碎回旋的带变化音装饰对旋律做出响应,既增加了意犹未尽的感觉,丰富了乐曲的层次,又避免了冲突旋律主音的整体音响。此种将短小涌动的动机潜伏在其中衬托主旋律的创作手法在这首乐曲里多次出现。低声部则仍用单音做支撑,加以上行级进的旋律音、下行琶音的伴奏手法,产生一种欲擒故纵的效果。
  (2)主题的发展
  B部主题动机的变化发展(53-64)在C和声大调上进行。
  主旋律上,仍然采用级进的方式,使用八度音程\和弦\波音等方式进行对主题动机的变化发展,调亮了之前带有克制的情绪,将内心的情感全力地散发出去,是全曲的高潮点所在,好似要抚慰一切的阴霾。
  伴奏织体上,低声部低音随着情绪发展由单音发展至八度音程,使得旋律的基底更稳固,音响效果更浑厚,情绪更有力。
  (四)节拍节奏
  福雷在《船歌》的创作中,大部分为6/8拍子,与此同时还有3/8、9/8等多种拍子的变换,体现出船在河流中摇曳的姿态。看似简单保守,其实非常灵巧。
  1.重音移位
  在B部材料(53-64)中,低声部旋律的伴奏并没有遵循传统三拍子、六拍子的“强弱弱”或“次强弱弱”的轻重规则。福雷将重音到了第二拍上,而下一个重音又马上恢复了传统规律,使音乐在律动上有一种不安分的动力感。
  2.特殊的音值组合
  在B部材料(53-64)中,《船歌》OP26虽以6/8拍创作,但此处的高声部主旋律音实为按3/4拍的律动进行。由此形成了6/8拍子运动下的3/4拍旋律进行,和谐的冲突让音乐的流动更积极。
  四、结语
  加布里埃尔·福雷作为一位作曲家,创作的作品体裁广泛,是船歌体裁作品最多的作曲家,作品中充分体现了法国特色:印象派主义音乐因素。在传承浪漫主义情怀的同时传扬了民族文化,其中还注入了妙不可言的个人音乐表达,因此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参考文献
  [1]邓昆.浪漫式的法国风味音乐精品——论福雷钢琴音乐的创作特点[J].长春理工大学学报,2009(8):24-27.
  [2]阎冰.福雷钢琴演奏作品的风格与特点[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2015(2):8-10.
  [3]袁瑾.福雷钢琴船歌的艺术特征及历史贡献[J].星海音乐学报,2011(4):37-41.
  [4]周薇.西方钢琴艺术史[M].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 2004:61-63..
  [5]田学文.福雷钢琴组曲《船歌》和声技法研究[D]. 2015(5):14-1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11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