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企业避税、货币政策与经营业绩

作者:未知

  [摘 要] 以货币政策为切入点,运用规范分析和回归分析的方法,对企业避税与经营业绩之间的关系进行实证研究。结果表明,企业避税程度越高,则其经营业绩越低;随着货币政策的趋松,企业激进避税导致经营业绩进一步降低。因此,建议股东应当警惕避税引发的内部代理问题,并且充分考虑宏观经济环境对避税决策的影响。
  [关键词] 企业避税;内部代理成本;融资约束;货币政策;经营业绩
  [中图分类号] F27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6043(2019)04-0116-02
  Abstract: Taking monetary policy as the breakthrough point, this paper makes an empirical study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ax avoidance and business performance by using normative analysis and regression analysis.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higher the degree of tax avoidance, the lower the business performance; with the loosening of monetary policy, the radical tax avoidance leads to the further reduction of business performance. Therefore, it is suggested that shareholders should be alert to the internal agency problems caused by tax avoidance, and fully consider the impact of macroeconomic environment on tax avoidance decision-making.
  Key words: tax avoidance, internal agency cost, financing constraint, monetary policy, operation performance
  税收是国家从纳税人处无条件强制征收的,纳税人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会采取各种方法来逃避税赋。企业避税真的能提高其价值吗?梳理中外相关文献,观点分为两种:一是认为企业避税会提高企业价值;二是认为企业避税不仅不会提高企业价值,还会对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为此,下面着力研究以下两个问题:企业避税对经营业绩有着怎样的影响?货币政策又将如何影响两者关系?
  一、研究设计
  (一)研究假设的提出
  管理层为了避税往往倾向于进行不透明且复杂的交易,从而致使内外信息不对称,经理人契约设计遭受扭曲。企业避税为管理层创造出自利行为的机会,影响日常生产经营,导致经营业绩下降。故提出假设1:企业避税程度越高,则其经营业绩越低。当货币政策趋松时,银行信贷资源充足,外部融资约束较弱,企业仍然激进避税,会进一步加剧内部代理问题,还可能会引起税务当局的注意,一旦激进避税被曝光,企业名誉受到损害,甚至有股票崩盘的可能;当货币政策趋紧时,银行信贷资金减少,此时企业避税节约的现金流能有效缓解融资约束困难,有助于提高经营业绩。故提出假设2:随着货币政策的趋松,企业激进避税导致经营业绩进一步降低。
  (二)样本选取
  由于2008年企業所得税进行了改革,故选用2008-2017年A股剔除金融类、ST类上市公司作为初始样本,共计13030个面板数据。样本数据主要从CSMAR下载,名义所得税率从Wind下载,并按照1%,99%的比例对连续变量进行Winsorize处理,其中货币政策MP的数据来自于《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
  (三)模型选取和变量定义
  借鉴汪猛、徐经长和程小可文献的研究,构建模型如下:
  Preformance用ROA、PROFIT及EBIT三个变量来衡量,分别等于净利润、营业利润和息税前利润与总资产的比值。企业避税程度AvoidRate为名义所得税税率和实际所得税税率之差的五年平均值。货币政策MP=ΔM2/M2-ΔGDP/GDP-ΔCPI/CPI。企业的规模大小Size用总资产的对数表示;财务杠杆Lev为年末负债与资产之比。最终控制人性质State,若是国有性质的企业,取1;是非国有性质,取0。存货比例Inventory、无形资产Intang和固定资产PPE分别为年末存货净值与总资产之比、年末固定资产净值与总资产比及年末无形资产净值与总资产之比。投资收益ROI为投资收益与总资产的之比。第一大股东占所有股的比例First;第2-10大股东占所有股的比例Top2-10。∑Ind和∑Year为行业和年度,分别进行控制。
  二、实证研究
  (一)相关性分析
  首先为了确定各个变量之间的相关性,运用SPSS软件进行Pearson分析,并对ROA、PROFIT和EBIT分别进行相关性分析。Pearson分析结果表明,三个被解释变量ROA、PROFIT和EBIT与解释变量AvoidRate之间的相关性均为显著负相关,而调节变量MP与被解释变量、解释变量均不相关。温忠麟(2005)认为,在实证分析时,调节变量与被解释变量、解释变量之间既可以相关也可以不相关,并且不相关时更为理想。通过观察发现,各个变量的相关系数基本低于0.5或接近0.5,可以认为变量间不存在多重共线性的问题。
  (二)OLS回归分析
  表2研究企业避税对经营业绩的影响,模型中并未加入货币政策MP和交互项AvoidRate×MP。多元回归的结果表示,企业避税程度与经营业绩的三个衡量指标的回归系数分别为-0.0315、-0.0511和-0.0401,均显著为负相关,表明避税程度越高,则企业经营业绩越低,其原因可能是资本市场发展不完善,且公司治理机制薄弱,加剧代理冲突。
  表3回归结果显示,AvoidRate与ROA、PROFIT、EBIT三者的回归系数分别为-0.0219、-0.0379和-0.0307均显著为负,并且交互项AvoidRate×MP的系数分别为-0.0022、-0.0030和-0.0021均显著为负。随着货币政策的趋松(MP越大),企业面临较为宽松的融资约束,避税程度越激进,内部代理成本越高,而且避税节约的现金流更可能被管理层滥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增强企业避税与经营业绩的负相关关系。
  三、研究结论和建议
  通过实证研究发现,企业避税程度越高,则其经营业绩越低;随着货币政策的趋松,企业激进避税导致其经营业绩进一步降低。根据实证研究结论,做出如下建议:股东应当警惕避税引发的内部代理问题,并且充分考虑宏观经济环境对避税决策的影响。
  [参考文献]
  [1]DesaiMA,DharmapalaD.Corporatetaxavoidanceandhigh-poweredincentives[J].JournalofFinancialEconomics,2006,79(1):145-179.
  [2]DesaiMA,DharmapalaD.Corporatetaxavoidanceandfirmvalue[J].TheReviewofEconomicsandStatistics,2009,91(3):537-546.
  [3]汪猛,徐经长.企业避税、通货膨胀预期与经营业绩[J].会计研究,2016(5):40-47.
  [4]程小可,李举浩,郑立东.税收规避能够提升企业价值?—基于货币政策视角的研究[J].审计与经济研究,2016(3):63-73.
  [5]温忠麟,候杰泰,张雷.调节效应与中介效应的比较和应用[J].心理学报,2005(2):268-274.
  [责任编辑:高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829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