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头菌提取物颗粒治疗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58例

作者:未知

  【摘  要】目的:探讨猴头菌提取物颗粒治疗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的临床疗效。方法:选取我院58例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患者,给予双歧杆菌乳杆菌三联活菌片和猴头菌提取物颗粒治疗,观察治疗后的总体疗效。结果:58 例患者,显效50例,有效6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96.6%。结论:猴头菌提取物颗粒能够明显提高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治疗的临床疗效,显著改善患儿临床症状,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猴头菌提取物颗粒;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
  【中图分类号】R2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83(2019)05-0057-02
  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最早是由中医儿科专家孟仲法提出的,是指患儿在感染后形成长期、持续的脾虚证,主要表现为食纳不佳、面色恍白、泄泻、腹胀、舌苔白腻等症状及体征,本病的发病机理为脾虚不运、湿困积滞 [1] 。目前临床上对于本病的治疗,仅仅是对症改善相关症状,疗效欠佳。笔者在常规服用双歧杆菌三联活菌片的基础上加用猴头菌提取物颗粒治疗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 58 例,取得较好效果,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58例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患者均来自我院中医门诊和儿科门诊,其中男35例,女23例,年龄3~12岁,平均年龄(5.9±1.5)岁,所有患儿均符合《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中脾气虚证的相关诊断标準[2]及孟仲法的相关诊断标准[3]。
  1.2治疗方法
  58例患儿均给予双歧杆菌乳杆菌三联活菌片和猴头菌提取物颗粒治疗:双歧杆菌乳杆菌三联活菌片,6个月~3岁患儿,每次1.0g,每日2~3次;3岁~12岁患儿,每次1.5g,每日2~3次,温开水或温牛奶冲服,必要时药片碾碎后冲服;猴头菌提取物颗粒,6个月~3岁患儿,每次1.5g,每日2~3次;3岁~12岁患儿,每次3g,每日2~3次,温开水冲服。两药连续服用6周。
  1.3疗效判定方法
  治疗的总体疗效分为显效(主要症状及体征消失,实验室检查结果基本正常,治疗期间及治疗后3个月内未复发);有效(主要症状及体征消失1/2和或以上,或明显改善,实验室检查结果有所改善或部分恢复正常,治疗期间轻微反复,治疗后3个月内未复发);无效(治疗后没有变化,甚至加重),总有效率=(显效+有效)/总例数×100%[4]。
  2 结果
  58 例患者,显效50例,有效6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96.6%。
  3 讨论
  “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包括了“感染”和“脾虚”两个概念,“感染”是是西医学的概念,“脾虚”是中医学的概念,在临床诊治疾病过程中,不管是医生还是家长方面,往往重视西医的“感染”,而忽视中医的“脾虚”。经过临床观察,在“感染”阶段,不管是应用抗生素还是其他的一些治疗方法,大部分能够得到一定的控制。“感染”控制后,部分患儿状态能够恢复正常,但还有一大部分患儿会相继出现腹部胀痛、纳差、多汗、大便失常等中医的一些症候,这些都是属于中医“脾虚”证的范畴。中医认为,脾胃为后天之本,小儿“脾常不足”,加之现代生活中常有喂养不当,饮食不节之失,故脾胃易受损伤,导致脾失健运。万密斋言小儿“脾胃壮实,四肢安宁,脾胃虚弱,百病峰起”。古代名医李东垣指出:“治脾胃即所以安五脏”,“善治病者,惟在调和脾胃”。都说明小儿发病多有脾胃受损,治疗中应高度重视调理脾胃。临床实践也证明了对于体质虚弱,容易反复感染的病人使用健脾药物可以提高机体抵抗疾病的能力。
  根据上述观点,治疗感染后脾虚证总的原则应该是健脾,故笔者在临床中选用健脾中草药、针灸、推拿脾胃经络等,确实取得了很好的临床效果。但是,这些治疗方法对于大多数小儿和家长来说,难以坚持,患儿不能接受中草药的苦味,家长难以每天来医院进行针刺推拿治疗。笔者经过反复的临床实践,发现猴头菌提取物颗粒在改善小儿“脾虚”阶段的不适症状方面有很好的疗效。故本课题在常规使用双歧杆菌三联活菌片的基础上加用猴头菌提取物颗粒治疗感染后脾虚证小儿,猴头菌提取物颗粒的主要成分为猴头菌浸膏,含有多糖、肽、氨基酸[5],具有增强免疫、抗氧化、促进粘膜修复等作用,可以改善呕吐、腹泻、腹胀痛等症状[6]。
  经过本课题研究标明,采用猴头菌提取物颗粒和双歧杆菌三联活菌片治疗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明显提高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治疗的临床疗效,显著改善患儿的临床症状及体征,值得临床进一步推广。但鉴于本组所观察的病例数量有限,而且对治疗效果的评估存在一定的主观因素,有待将来再做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 Zhang SS, Zhao LQ, Wang HB, et al. Efficacy of gastrosis No.1 compound on functional dyspepsia of spleen and stomach deficiency-cold syndrome: a multi-center,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J]. Chin J Integr Med, 2013,19(7):498-504.
  [2] 郑筱萸. 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M]. 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361-364.
  [3] 孟仲法. “小儿感染后脾虚综合征”的诊断和治疗-附3798例分析[J]. 上海中医药杂志,2000,34(10):12-13
  [4] 李红卫,厚晔. 婴幼儿呼吸道感染后脾虚综合征疗效观察[J]. 中医临床研究,2013,5(1):47-48.
  [5] 何光学.固本益肠片联合猴头菌提取物颗粒治疗慢性结肠炎 60 例临床疗效观察.黔南民族医专学报[J],2014 ,27(2):100-101.
  [6] 谢代斌.猴头菌提取物颗粒加醒脾养儿颗粒治疗小儿肠系膜淋巴结炎 158 例临床疗效观察.赣南医学院学报[J],2014,34(2):285-287.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873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