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负性情绪与注意偏向关系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随着时代的发展民众对竞技体育的关注度日益增高,各项体育项目的竞技水平也随之提高。在高度关注下,竞技体育所展现的竞争意识、文化精神以及经济收益和社会的稳定等诸多方面具有积极的影响。但与此同时,体育运动也带来了消极作用。竞技体育比赛竞争激烈,运动员在体育比赛中为了比赛的最终胜利,难免会产生负性情绪。运动员在遇到不同的负性情绪时都会引起注意偏向,如特质性焦虑与内隐攻击性等。受到负性情绪影响产生的注意偏向,使比赛中运动员运动水平下降,进而影响到了比赛成绩与观赏性。而且特质性人格运动员应对负性情绪产生的状况也需关注,如内隐攻击性运动员在应对愤怒情绪会有发生冲突的危险,这间接影响到青少年对竞技体育精神的认知,也会产生对攻击性行为的效仿等不良情况,产生恶劣的社会效应。因此,针对运动员对负性情绪产生的注意偏向进行干预,使运动员更好地处理比赛中发生的状况,提高经竞技水平,成为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注意偏向、运动员、情绪
  中图分类号:G804.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2813(2019)05(a)-0022-02
  注意偏向是指个体对特定刺激的高敏感性并且伴随着选择性注意。这种对刺激的高敏感性主要反映两种注意过程:注意促进和注意解除困难,它们是注意偏向的两种重要成分。注意偏向不仅会影响到运动员的情绪产生,而且与维持、提升也有着重要的作用。在体育比赛进行中,运动员常常面临多种的选择,而且有些运动项目要求在较短的时间里做出快速精确的反应选择。那么,注意偏向在信息选择中的重要性及与情绪的关系非常重要。因此,探讨运动员注意偏向与情绪的尤为重要。
  1  点探测范式注意偏向研究
  “点探测范式”为注意偏向研究中的经典范式,其发展较为成熟并且应用广泛。此范式的程序流程为,先给被试呈现一对情绪刺激,大多为一个中性刺激和一个消极刺激,然后在其中一个刺激呈现的位置出现一个探测点,要求被试对探测点准确且快速的做出按键反应,观察其表现出的注意偏向。点探测范式的理论假设为:呈现的刺激信息会消耗被试注意资源,进而影响在对探测点的位置进行判断。
  钟俊和李海玲的研究中得出,高内隐性运动员对愤怒面孔产生注意偏向,而低内隐性运动员个体未表现出注意偏向,注意偏向训练效果显著,通过注意偏向的训练后对内隐攻击性水平有短效应,不仅降低了运动员的内隐攻击性水平,而且改变了运动员对愤怒面孔的注意偏向[1]。另一项研究结果指出,焦虑易感性运动员的注意偏向可通过点探测训练方法诱发产生而改变[2],钟俊与刘洁实验研究均证明情绪与认知加工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葛树兵等研究结果指出,高愤怒特质运动员对愤怒面孔图片产生了注意偏向,但是低愤怒特质运员对不同性质面孔均无注意偏向产生[3]。另外,李军等实验结果得出,在低焦虑状态条件下,高、低特质性焦虑运动员对正、负性情绪的干预均不存在注意偏向。而在高焦虑状态条件下,高特质性焦虑运动员对负性情绪的干预产生注意偏向,而低特质性焦虑运动员对负性产生回避状态。这说明注意偏向不单因为的特质性人格所影响,而且情绪状态在其中也有着重要的作用[4]。張慧籽研究结果指出,在悲伤情绪状态下,低注意控制水平运动员对悲伤信息的注意偏向显著高于高注意控制水平运动员,并且低注意控制水平运动员则存在注意解除困难[5]。
  国外的相关研究中使用点探测范式探讨了橄榄球运动员对疼痛刺激威胁下注意过程中的影响,研究结果指出,橄榄球运动员在疼痛威胁刺激下产生对其的注意偏向,并伴随着脱离威胁的困难,强制脱离疼痛刺激时可能会增加焦虑而不适宜运动[6]。另一篇使用点探测范式探讨了运动环境下应对策略的注意模式,研究指出,以情绪为中心的应对策略使运动的注意力远离威胁,而采用问题型应对策略的运动员则将注意力集中在威胁上。警惕性注意偏向似乎是一种补偿策略,以应对危险的环境,如体育竞赛[7]。
  2  线索一靶子范式范式注意偏向研究
  “线索一靶子范式”是另外一种研究注意偏向的经典范式 。该范式的具体操作流程为:屏幕左右两个框中的一侧呈现出提示线索,之后在两侧的某一位置呈现刺激。然后让被试尽量快地对刺激做出按键反应。提示线索与呈现位置一致称为有效刺激提示,反之为无效刺激提示。实验过程中,如果负性剌激为提示线索,被试对有效刺激的反应时短,而对无效刺激的反应时长,表明个体对负性情绪刺激存在着注意偏向。
  杨勇涛等使用了线索—靶子范式对不同心理韧性运动员对情绪信息注意偏向进行研究,研究结果指出,心理韧性影响着运动员的注意偏向[8]。刘云洲等使用线索—靶子范式探讨了压力情景下运动员对负性信息的注意偏向,研究指出,压力情景下运动员的注意偏向是对负性信息的注意解脱困难[9]。
  3  其他方式注意偏向研究
  刘运洲等研究结果指出,视觉搜索任务的训练能够降低运动员压力下的负性注意偏向[9]。国外使用问卷对运动员情绪与注意偏向进行研究探讨,其中罗宾·路易丝·沃斯特等对69名运动员在全国垒球比赛后完成了运动情感问卷调查,探讨运动中的情绪:对注意力、注意力和表现的感知影响,研究结果指出,身体运动能力受注意力所影响,那么情绪是影响注意力的一个重要因素,积极与消极情绪都会影响到注意能力,其表明情绪是影响运动员注意能力的因素之一,那么运动员在运动比赛的情况下,对情绪的注意偏向都会引起运动水平的下降[10]。而Oliver R. Runswick等研究结果指出,高度焦虑减少了优秀球棒运动员对球的接触数量,表明焦虑影响着注意能力,对运动员的运动能力产生了影响,其在运动情况下对焦虑的注意偏向影响运动员的运动能力[11]。   4  結语
  研究表明注意偏向不仅是情绪的产物,而且在情绪的产生和发展中也起着中重要的作用。特质性人格运动员对负性情绪产生注意偏向,但是通过相应的点探测范式训练后,运动员对负性情绪的注意偏向有所下降,国外研究中指出,运动员在面对威胁上的注注意偏向,是一种补偿策略,用来应对危险的环境,但是国内在特质性人格运动员研究中,如高内隐攻击性高与愤怒性特质人格运动员,有可能会产生冲突行为的发生。所以针对不同类型运动员进行相应的训练任务,来改善其问题,使运动员在比赛中更好地发挥。
  参考文献
  [1] 钟俊.注意偏向训练对大学生运动员内隐攻击性的短时效应[D].北京体育大学,2013.
  [2] 刘洁.诱发性注意偏向对焦虑易感性运动员的影响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09.
  [3] 葛树兵,王莹莹.愤怒特质足球运动员对情绪面孔注意偏向特点的研究[J].中国体育教练员,2015,23(2):43-45.
  [4] 李军,刘小明.不同状态焦虑水平下运动员对情绪信息的注意偏向[J].体育科技,2013,34(6):72-76.
  [5] 张慧籽.情绪、情绪调节策略和注意控制对运动员注意偏向的影响[D].北京体育大学,2015.
  [6] Marie-Hélo?se Bardel,Tim Woodman,Edith Perreaut-Pierre,et al.The role of athletes' pain-related anxiety in pain-related attentional processes[J].Anxiety, Stress & Coping,2013,26(5):573-583.
  [7] Marie-Hélo?se Bardel,Tim Woodman,Fabienne Colombe,et al.Attentional Patterns Involved in Coping Strategies in a Sport Context[J].Research Quarterly for Exercise and Sport,2012,83(4):579-602.
  [8] 杨勇涛,刘运洲,孙延林.不同心理韧性运动员对情绪信息的注意偏向研究[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17,32(1):63-67.
  [9] 刘运洲,张忠秋.视觉搜索任务训练对运动员压力下的注意偏向及应激反应的影响[J].中国运动医学杂志,2017,36(12):1076-1080.1111.
  [10] Robyn louise vast,Robyn louise young,Patrick robert thomas.Emotions in sport: Perceived effects on attention,concentration,and performance[J].Australian Psychologist,2010,45(2):132-140.
  [11] Oliver R.Runswick,André Roca,A Mark Williams,et al.The effects of anxiety and situation-specific context on perceptual–motor skill: a multi-level investigation[J].Psychological Research,2018,82(4):708-71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495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