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父母依恋与情绪管理的关系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探讨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父母依恋与情绪管理的关系。方法采用父母依恋问卷和情绪管理能力问卷对40名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进行问卷调查。结果:①不同年龄阶段的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在父母依恋总分(F=3.603)及其信任(F=4.173)因子和情绪管理能力总分(F=3.277)及其情绪理解能力(F=4.037)因子上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关键词】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 父母依恋 情绪管理
  抑郁障碍是一种常见的精神疾病,主要表现为持久的情绪低落。有研究表明,抑郁障碍患者越来越年轻化,抑郁症正在向中学生甚至更小的儿童蔓延。抑郁障碍作为一种情感障碍性疾病,严重影响个体人际关系和情绪管理。亲子依恋是最早的人际关系形式,指父母与儿童之间在情感上的持久的联结,Bowlby认为,亲子依恋是婴儿与最初的照料者之間形成的饱含深情的、积极而又特殊的情感联结,因此,父母依恋在儿童的心理发展和情绪调节能力上有重大影响。情绪
  管理能力是对自我情绪认知、监控、驱动的能力以及对周围情境的识别与适度反应的能力,由于抑郁障碍患者情绪管理能力较差,低落情绪难以缓解或改善,
  极易产生自我伤害甚至自杀行为。目前,关注于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父母依恋与情绪管理能力的研究还属于空白,为此,本文以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为研究对象,通过研究父母依恋与情绪管理能力的关系,为改善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父母依恋与情绪管理能力提供理论依据。
  1.对象和方法
  1.1对象
  采用方便抽样法,选取某城市40名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进行问卷调查。共发放问卷40份,回收有效问卷37份,有效回收率为92.5%。被试的年龄范围在11-19岁之间,男性16人,女性21人;年龄阶段:11-13岁5人,14-16岁15人,17-19岁17人;朋友数量:很少13人,一般14人,很多10人;奖惩频率:被表扬多15人,被批评多8人,都不多13人。
  1.2方法
  1.2.1父母依恋问卷
  采用Armsden和Greenberg编制,后经台湾学者孙育智修订的父母同伴依恋问卷(Inventory ofParent and Peer Attachment,IPPA)中父母依恋简版,该问卷共20项,包含信任、沟通、和疏离三个维度。信任反映了亲子间相互理解和尊敬的程度。沟通考察了亲子间沟通开放性的程度,疏离则反映了愤怒和人际间的孤立。
  1.2.2情绪管理能力问卷
  采用东南大学王章莹编制的情绪管理能力问卷,此问卷以情绪管理相关理论为基础,设置情绪识别、情绪理解和情绪调控三个维度。共计31个项目,1-5级计分,总分越高表明情绪管理能力越强。该量表结构清晰,具有良好的信效度,是有效且可靠的本土化测量工具。
  1.3…统计处理
  采用SPSS17.0软件对数据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相关分析和回归分析,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不同年龄阶段的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在父母依恋和情绪管理上的差异比较
  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父母依恋总分(F=3.603)及其信任(F=4.173)因子;情绪管理能力总分(F=3.277)及其情绪理解能力(F=4.037)因子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上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不同年龄阶段的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父母依恋、情绪管理的差异比较(x±s)
  2.2不同朋友数量的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在父母依恋和情绪管理上的差异比较
  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情绪管理能力总分(F=3.686)及其情绪理解能力(F=3.287)、情绪调控能力(F=3.653)因子在不同朋友数量上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父母依恋在不同朋友数量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奖惩频率在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父母依恋和情绪管理上的差异比较
  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父母依恋总分(F=3.678)及其信任(F=3.701)、疏离(F=4.235)因子和情绪管理能力的情绪识别能力(F=4.781)因子在不同奖惩频率上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2.4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父母依恋与情绪管理的相关分析
  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父母依恋总分与情绪管理能力总分、情绪识别能力、情绪调控能力存在显著的正相关(r1=0.393,r2=0.397,r3=0.358),信任与情绪管理能力总分、情绪识别能力、情绪调控能力呈显著正相关(r1=0.394,r2=0.385,r3=0.329),疏离与情绪管理能力总分、情绪识别能力、情绪调控能力呈显著正相关(r1=0.406,r2=0.443,r3=0.347),见表4。
  2.5父母依恋对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情绪管理能力的回归分析
  以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情绪管理能力总分为因变量,父母依恋总分为自变量进行回归分析。结果显示,父母依恋可以显著预测情绪管理能力,见表5。
  3.讨论
  研究显示,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父母依恋和情绪管理能力受年龄阶段的影响。12-14岁抑郁障碍患者的父母依恋水平,尤其在信任这一水平要显著低于14-20岁的抑郁障碍患者,这与张金莲、贾成龙对正常青少年的研究结果相反,可能是因为抑郁症影响了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与父母亲密关系的建立与发展。12-14岁抑郁障碍患者的情绪管理能力最差,主要表现在其情绪理解能力上,这符合个体发展规律,随着年龄的增长,个体的经验和阅历不断丰富,其情绪理解能力也会越来越好,低年龄阶段的抑郁障碍患者由于发展尚不完全,不能较好地理解自我或者他人的情绪,更容易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
  研究表明,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情绪管理能力受朋友数量的影响,朋友数量较少的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在情绪管理能力,包括情绪理解能力和情绪调控能力上都显著弱于朋友数量一般的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一方面,情绪管理能力较差的青少年在人际交往中往往冲动且易怒,因而较少有关系亲密的朋友,长期缺乏朋友陪伴甚至被孤立很容易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造成严重伤害,最终患上抑郁症;另一方面,由于抑郁症会使人长期心情低落,而朋友的支持和疏导能够对抑郁症患者的症状起到缓解效果,改善情绪不良。因此,家长要增强对孩子的日常情绪管理的关注,留意孩子的交友状况,鼓励孩子多交朋友。
  结果显示,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父母依恋和情绪识别能力受奖惩频率的影响,受表扬多的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父母依恋和情绪识别能力都最强。表扬作为一种强化方式,无论是在改善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不良情绪还是缓解个人压力、增强成就感上都具有积极影响。加强对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表扬的频率,在缓解孩子抑郁症状之外也有利于家庭关系的改善,增强亲子互动和依恋程度;同时,积极的鼓励方式有利于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情绪识别,从而改善情绪管理能力。
  结果显示,父母依恋可以显著预测情绪管理能力,即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的父母依恋程度越强,其情绪管理能力也越好。较强的亲子关系有利于父母深入了解抑郁障碍患者的心理情况,找到导致抑郁障碍发作的根本原因,从源头疏导,缓解孩子的问题,从而改善其情绪管理能力,让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能够有效地管理自我情绪,自我帮助。因此,面对青少年抑郁障碍患者,家长应与孩子共同面对,加强与孩子之间的情感联结,从而帮助孩子共同渡过抑郁障碍的难关。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1364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