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陈寿祺、陈乔枞《鲁诗遗说考》研究文献综述

作者:未知

   摘 要:清代可谓经学发展的又一个复盛的时代,三家《诗》在清代的学术思潮中也蓬勃发展起来。陈氏父子在三家《诗》辑佚方面的成就显著,以《三家诗遗说考》为辑佚鼎盛之作,王先谦评价期“穷经之士讨论三家遗说者,不一其人,而侯官陈氏最为详洽”。文章分析对陈氏父子《鲁诗遗说考》整理与研究的成果,以助三家《诗》之研究。
  关键词:陈寿祺;陈乔枞;《鲁诗遗说考》;文献综述
  陈国安在《清代诗经学研究综述》中称:“清代诗经学之研究,除清人诗经学著述称引清人诗经学论说予以评判外,大略可厘为六端:清代学术史研究、清代经学史研究、诗经学通史(即诗经学史)、清代诗经学史研究、清代诗经学家研究、清代诗经学者述研究。”[1]陈寿祺、陈乔枞《三家诗遗说考》是在清代学术思潮下产生的,与整个清代的学术思想不可剥离。有关陈氏父子《三家诗遗说考》的整理与研究,以成果形态论,主要有著作、单篇及学位论文等形式,专事讨论陈氏父子及其《三家诗遗说考》的专著迄未见到,相关内容主要散见于清代学术史、经学史、《诗经》学史等论著及福建地方志中。
  一、《鲁诗遗说考》的整理
  对陈寿祺、陈乔枞《鲁诗遗说考》的整理,迄未见到相关专门著作呈现,只有个别论文引用了书中的一句话或一段话。如俞艳庭论文《清代三家<诗>辑佚的得与失》中引用了《鲁诗遗说考》自序部分,对原书进行了部分梳理。房瑞丽《陈寿祺、陈乔枞父子<三家诗遗说考>考论》引用《鲁诗遗说考》卷三的《鹤鸣》一诗,并对原书中的考述内容进行了拾掇。其他学者对《鲁诗遗说考》内容的整理也形同此类。
  二、《鲁诗遗说考》的研究
  (一)相关著作
  《三家诗遗说考》作为三家《诗》辑佚史与中国学术史上的重要著作,许多清代学术史專著均有论及,如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清代学术概论》等。《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高度评价陈寿祺整理的《尚书大传》《五经异义》,论及辑佚书时曰:“有陈左海辑《三家诗遗说考》十五卷,其子朴园辑《四家诗异文考》五卷,著《齐诗翼氏学疏证》二卷。”[2]梁启超《清代学术概论》列举了几部成就最高的“研究之书”,就有陈寿祺的《三家诗遗说考》《左海经辨》。当代的一些清代学术史著作,如王俊义《清代学术探研录》、柴德赓《清代学术史讲义》、陈祖武《清代学术源流》等,对清代学术背景的解析,均助益于了解《三家诗遗说考》。
  《三家诗遗说考》辑佚的内容是汉代三家《诗》的经文、遗说,而《诗经》为儒家经典,因此学者从经学视角对《三家诗遗说考》进行构释。主要著作有皮锡瑞《经学历史》、廖平《中国经学史》基本丛书、周予同《群经概论》《中国经学史讲义》、田汉云《中国近代经学史》以及日本学者本田成之《中国经学史》等。如皮锡瑞在《经学历史》论述传汉学特点皆提到陈氏父子:“一曰传家法,如惠氏祖孙父子,江、戴、段师弟,无论矣……陈寿祺《今文尚书》、三家《诗》之学,传子乔枞;皆渊源有自者。一曰守颛门……陈乔枞《三家诗遗说考》,兼考鲁、齐、韩《诗》……传家法则有本原,守颛门则无淆杂。”[3]周予同《群经概论》论述陈氏父子辑佚之书,并将《三家诗遗说考》列于首位[4],足见对该书的重视。以上著作虽从大处着眼分析经学的发展,没具体论及陈氏父子著作内容,但都注意到了其在经学史上的重要地位。
  具体到《诗经》学史上,作为汉代官学之一,三家《诗》历来是不容回避的重要论题,而作为三家《诗》辑佚巅峰之作的《三家诗遗说考》必在研究之列。如胡朴安《诗经学》,单列三家《诗》一章,对陈氏父子的辑佚成就给予高度评价:“数家之中,陈氏之书,最为丰富;乔枞本其父寿祺之学,寿祺为阮氏元之弟子,既渊源之有自,复用力之颇勤,故其书极为可观也。”[5]他还摘抄《三家诗遗说考》序文于书中,可见对《三家诗遗说考》推崇之至。后来关于《诗经》学史研究的著作增多,如夏传才《诗经研究史概要》、洪湛侯《诗经学史》等,都为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学术视角和丰富的参考资料。
  陈氏父子是福建籍著名学者,故一些地方志类著作,如徐心希主编的《闽都书院》(闽都文化系列丛书),都对其予以特别关注。其中《闽都书院》介绍陈寿祺与鳌峰书院的关系及学术特色:陈寿祺传承书院历任山长学风,陈寿祺的学术生涯与学风转变,学术思想的深化与“通儒”理念的形成。[6]还有赵尔巽《清史稿》中关于陈氏二人生平世事的记载,这些著作有助于我们从大的方面了解陈寿祺的学风,为进一步具体分析他的著作奠定了基础。
  (二)相关论文
  大陆方面,笔者查询到1990年相关论文仅有1篇,进入新世纪之后明显增多,并以近来研究成果最多。
  1.单篇论文方面
  有关陈氏父子生平及著作的研究,如谷颖《陈寿祺生平及著述考》、林东进《陈寿祺学术年表》专事论述陈寿祺的生平及著述,胡建军《陈乔枞<齐诗翼氏学疏证>整理考辩》对陈乔枞有关三家《诗》又一重要著作——《齐诗翼氏学疏证》成就有所论述,刘奕《学文汉宋之间:陈寿祺的文论》、方挺《清代福建私人藏书》讨论了陈氏父子其他方面的业绩,周艳《清儒陈寿祺、陈乔枞父子研究现状概说》、方鹏《陈寿祺陈乔枞<诗>学研究综述》则是有关陈氏父子的研究综述(其中《三家诗遗说考》是讨论的重点)。
  有关陈氏父子辑佚成就的研究,有俞艳庭《清代三家<诗>辑佚的得与失》,房瑞丽《清代三家<诗>辑佚研究论略》《清代三家<诗>辑佚成果考述》,郭国庆《清儒辑佚缘起考》《辑佚与清代图书编纂》《清代辑佚凡例考》等。其中俞艳庭的文章以历史发展的眼光论述了清代学者在三家《诗》辑佚上取得的巨大成就,同时也分析了各类著作不同方面的局限性,并专门分析陈氏父子《三家诗遗说考》的特点。郭国庆的三篇文章讨论了清代辑佚学兴起的原因,清人辑佚的凡例、特点及学术贡献,都对陈氏父子的《三家诗遗说考》有所论述。房瑞丽《清代三家<诗>辑佚成果考述》重点论及陈氏父子。   有关陈氏父子学术思想的研究,如陈庆元《乾嘉间福建的学人之诗——以陈寿祺为中心》、史革新《陈寿祺与嘉道年间闽省学风的演变》、陈忠纯《学风转变与地方志的编撰——道光<福建通志>体例纠纷新探》、刘奕《学文汉宋之间:陈寿祺的文论》。其中史革新、陈忠纯的文章主要围绕陈寿祺的学术活动与清代福建地区的学术风气转化展开论述,刘奕则论及陈寿祺兼学汉宋的学术特点。对陈氏父子《三家诗遗说考》的研究方面,有李霖《论陈乔枞与王先谦三家诗学之体系》、赵茂林《王先謙与陈乔枞三家<诗>研究比较》、房瑞丽《陈寿祺、陈乔枞父子<三家诗遗说考>考论》等。其中李霖在文章中指出,王先谦辑佚三家的依据模糊不清,而陈氏父子则是遵循师法、家法建立自己的《诗》学体系。赵茂林在文章中概括了《三家诗遗说考》的特点,认为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多据陈氏《三家诗遗说考》,又在内容及方法上较陈氏父子有所突破。房瑞丽文章分析了《三家诗遗说考》的成书原因及创作范式,并从六个方面具体分析了《三家诗遗说考》的特点,这篇文章对于陈氏父子的三家《诗》辑佚成就,论述相对深入。
  2.学位论文方面
  有博士学位论文四篇:赵茂林的《两汉三家<诗>研究》、房瑞丽的《清代三家<诗>研究》、陈国安的《清代诗经学研究》、孙向召的《乾嘉<诗经>学研究》。硕士学位论文两篇:魏菊英的《清代诗经学研究》、包凯的《陈寿祺学术思想研究》。赵茂林在其博士学位论文“陈乔枞的三家《诗》研究”一节中,首列《三家诗遗说考》,并把该书对三家《诗》的研究归纳为五个特点:钩沉异文遗说、校勘所据文本、纠正其他学者在辑佚中的失误、考证家数、比较三家异同。房瑞丽在其博士学位论文“陈寿祺、陈乔枞父子的三家《诗》研究”一节中,探究了陈氏父子其人其学,以及《三家诗遗说考》的体例、内容、贡献及意义,其中对于该书内容部分的论述,较为深刻、具体。陈国安的博士学位论文在“道光朝诗经学研究”一章的个案研究中,考究了陈氏父子的生平及其著作,对《三家诗遗说考》的成就作了粗略的论述。孙向召在其博士学位论文“陈寿祺、陈乔枞父子与《诗经》研究”一节中,论述了陈氏父子的生平及其著述,并特别阐述了《三家诗遗说考》的著作过程,并对陈氏父子在三家《诗》研究方面的成就予以肯定。魏菊英在其硕士学位论文“辑佚学的成果间接地对今文经学的勃兴起了推动作用”一节中提到了《三家诗遗说考》。包凯的硕士学位论文主要围绕陈寿祺的生平、著述、论学、治经成就、教育主张以及学术影响等几方面展开论述。
  三、结语
  迄今学界对陈氏父子及其《三家诗遗说考》的研究,大体涉及陈氏父子的生平、著述、辑佚成果、学术思想等方面内容,由于诸家研究各有侧重,为《三家诗遗说考》进行全面研读留下了进一步拓展空间。同时,随着近年学界对陈氏父子关注度的持续增强,对于他们的代表性著作——《三家诗遗说考》的研究也亟待深入,这是文章试图着力的原因。
  参考文献:
  [1]陈国安.清代诗经学研究综述[J].苏州大学学报,2004(5):55.
  [2]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M].夏晓红,陆胤,校.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317.
  [3]皮锡瑞.经学历史[M].周予同,注.北京:中华书局,2004:233-234.
  [4]周予同.群经概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2:29.
  [5]胡朴安.诗经学[M].长沙:岳麓书社,2010:55.
  [6]徐心希.闽都书院[M].福州:福建美术出版社,2009:114-123.
  作者单位:
   山东凯文科技职业学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4369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