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治疗甲状腺功能亢进症验案一则

作者:未知

  【摘要】甲亢是内分泌的常见病,近年来随着生活压力增加,发病率有逐年升高的趋势,现代医学治疗本病主要有药物、放射碘及手术治疗,副作用较多且有时效果不理想,甲亢归属于中医的“瘿病”、“瘿气”范畴,以下总结中医药治疗甲状腺功能亢进症验案一则,为临床治疗本病提供思路。
  【关键词】甲状腺功能亢进症;验案;中医药
  【中图分类号】R249;R2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ISSN.2095.6681.2020.1..02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简称甲亢,是最常见的内分泌疾病之一,临床上发病率居甲状腺疾病首位,病理基础为甲状腺腺体本身产生过多的甲状腺激素,引起的甲状腺毒症[1],主要症状有易激动、心悸、手抖、乏力、怕热、多汗,食欲亢进、消瘦等。发病原因复杂,主要归为自身免疫、遗传、环境等因素。甲亢归属于中医的“瘿病”、“瘿气”范畴。
  朴春丽教授为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中医科学院博士后,二级教授,长期从事中医药防治内分泌代谢疾病方向,于临床、科研、教学方面均有所建树,擅长治疗甲状腺疾病(甲亢、甲减、甲状腺炎等),糖尿病及其各种并发症等内分泌系统疾病。本文整理朴春丽教授中医药治疗甲状腺功能亢进症验案一则,以供临床参考。
  1 典型案例
  罗xx,女,30岁,青年女性,2017.8.2初诊。主诉:颈部肿胀,伴心慌1个月。患者1个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心慌、颈部肿胀,未予重视,症状持续不缓解。现为求中医药系统治疗,遂来我院门诊就诊。现症:颈部肿胀,心慌,怕热,乏力,纳可,睡眠尚可,二便尚调,体重变化不大。舌红,苔黄微腻,脉弦数。查体:心率114次/分,手抖(+),甲状腺二度肿大。门诊查:甲功三项:TSH <0.005 uIU/mL↓,FT3 39.64 pmol/L↑,FT4 52.93 pmol/L↑;TRAb:5.30 IU/L↑;肝功:ALT 52 IU/L↑,血常规未见明显异常,甲状腺彩超示:甲状腺弥漫性改变。诊断:瘿病,肝郁化热证。
  诊疗措施(初诊):
  1)低碘饮食;2)保持心情舒畅;3)规律服用心得安及保肝药;
  4)浙贝10 g、远志10 g、香附10 g、白僵蚕20 g、夏枯草30 g、生牡蛎35 g、
  山药15 g、柴胡10 g、白芍15 g、牡丹皮10 g、山栀子10 g、15付,水煎服,每日2次,早晚分服。
  2017.8.16二诊:服药两周后,心慌、怕热症状好转,仍有乏力,复查肝功恢复正常,前方加黄芪20 g,续服15付。
  2017.9.1三诊:心慌、怕热、乏力明显好转,自觉颈部肿胀减轻,手抖较前减轻,心率88次/分,查肝功正常,甲功三项:TSH <0.005 uIU/mL↓,FT3 14.30 pmol/L↑,FT4 40.86 pmol/L↑,前方加穿山龙20 g。15付,水煎服,每日2次,早晚分服。加小剂量赛治10 mg口服,每日1次。
  2017.9.16四诊:病情较稳定,症状皆有好转。复查肝功正常,血常规未见明显异常。前方加半边莲20 g,半枝莲20 g,续服15付。
  2017.10.01五诊:心慌、怕热、乏力症状基本消失,颈部肿胀明显减轻,心率76次/分。血常规、肝功正常,甲功三项:TSH 0.057 uIU/mL,FT3 6.20 pmol/L,FT4 20.45 pmol/L,前方之夏枯草变为20 g,加炒白术20 g,续服15付。赛治减为5 mg,每日1次。
  此后3个月一直坚持口服中药汤剂,病情稳定向愈,直至颈部肿胀消失,甲功正常,TRAb转阴后停药。随访1年,未见复发。
  2 讨 论
  本案为青年女性,甲亢病程较短,肝主疏泄,喜调达而恶抑郁,长期情志不畅,肝失疏泄,则肝郁气滞,郁久化热,或火热煎灼津液成痰,久病多瘀,氣滞、痰凝、血瘀三者相互作用,互为因果。足厥阴肝经“布胁肋,循喉咙之后,上入颃颡,连目系”[2],甲状腺位于足厥阴肝经循行所到之处,与肝的关系密切。气滞、痰凝、血瘀壅结于颈前则发为瘿病。
  夏枯草归肝、胆经,清肝明目、消肿散结,《神农本草经》谓之:“主寒热、瘰疬”、“散瘿结气”,为治疗甲亢之主药,浙贝母清热化痰,散结消肿,《本草正义》曰其:“最降痰气,善开郁结”、“清肝火”、“解热毒,瘰疬”,远志安神益智,祛痰消肿,《本草再新》:“行气散郁,并善豁痰”,《神农本草经》载其“除邪气,利九窍”,香附理气解郁,《本草纲目》谓其“气病之总司,女科之主帅”且“利三焦,解六郁”,此三味为导师朴春丽教授治疗甲状腺疾病之经验用药组合,三药合用解气郁而化痰凝,郁消痰化则能药到病除,共为臣药。柴胡、白芍并用,寓“逍遥散”之意,二药相合,养阴柔肝,养肝体利肝用,一敛一散,刚柔相济,调和阴阳,为治肝郁气滞之证常用药对,牡丹皮苦寒,入血分,清热凉血,活血散瘀,凉血不留瘀、活血不妄行,山栀子主气分,泻火除烦,清热凉血解毒,可清三焦之热,二药合用,宣散郁火,凉血散瘀,一气一血,气血分之热俱除,生牡蛎化痰软坚散结,消颈部之肿,《本草纲目》谓其能“化痰软坚,清热除湿”、“消疝瘕积块,瘿疾结核”,以上各药共为佐药。山药、白术,补益脾胃之气阴,防苦寒败胃,为使药。本案之加减用药,穿山龙化痰活血通络,黄芪补气升阳、益卫固表,半边莲及半枝莲,均清热解毒,且具有调节或抑制免疫的作用[3],诸药合用,标本兼治,共奏疏肝解郁,清热化痰之功。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是内分泌的常见病、多发病,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压力增加,发病率呈逐年上升的趋势,现代医学对该病的治疗主要有药物治疗、放射碘治疗及手术治疗,药物治疗的副作用多,最常见的有皮疹,粒细胞减少,肝功能异常等,病程较长,通常为1~1.5年甚至更长,易复发,放射碘治疗及手术治疗各有其不同的适应症,虽然能快速缓解或治疗本病,但所带来的收益与后果是值得商榷的,如永久性甲减。患者们常常因治疗感到痛苦或无所适从,有些患者更是对这些治疗方法理解片面,造成两个极端。甲亢病因复杂,缠绵难愈,想要治愈相对困难,而对待这一类慢性病的治疗,中医往往极具耐心,以其独特的辨证思维方式进行治疗,通常能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当然,中医药治疗甲亢也对临床中医医师的思辨能力提出较高要求,根据症、舌、脉,一旦对患者的证型有了判断和把握,就应立即找出对策,即适合或者有效的方剂,在治疗的过程中也要有相应的反思,如若方药一举中的,则守方继进,直至药到病除,不宜频繁变动所用方剂。但是亦不可对中医药治疗本病盲目自信,若方药久不显效,则应制定更加合理的治疗方案,必要时中西医结合治疗,不失为一种最佳方式。最终目的即是提高临床疗效,为患者缩短病程,减少复发率。
  参考文献
  [1] 王 涵,王 丽,唐 程,顾成娟,朴春丽.甲状腺功能亢进的中药治疗进展[J].北京中医药,2018,37(08):759-763.
  [2] 刘 佳,谢春光.调和肝脾法治疗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初探[J].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16,37(10):7-9.
  [3] 李 婷,朴春丽.解毒通络调瘿法在甲状腺功能亢进症治疗中的应用[J].亚太传统医药,2016,12(01):71-72.
  本文编辑:董 京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23505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