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货币政策对房地产价格的传导效应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选取2010年1月至2018年11月区间的月度数据建立向量自回归(VAR)模型,对我国货币政策对房地产的传导效应进行了分析,得出以下结论:我国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和利率的变动是房地产价格增长率变动的格兰杰原因,当货币供应量增长率产生冲击时,房价增长率产生显著的正向响应,利率产生冲击时,房价增长率的响应由正向转为负向,负向响应较为显著,国家通过货币政策手段调控房地产市场是有效的。
  关键词:货币供应量;利率;房地产价格
  中图分类号:F822.2
  文献识别码:A
  文章编号:1001-828X(2019)010-0012-01
  一、引言
  货币政策与房地产价格关系密切。许多国家通过调节货币政策来调节房地产价格以应对房地产泡沫的产生与破裂,房地产价格也同时影响货币政策的传导,货币政策与房地产价格的相互影响关系对社会经济影响较大,故本文选取货币政策对房地产价格的传导效应进行研究。
  二、理论分析
  货币政策对房地产价格的影响主要是通过货币供应量和利率这两大途径发生作用。
  货币供应量通过以下方式影响房价:第一,通过影响房地产商的信贷量影响供给,同时通过影响购房者的信贷量及消费者预期影响需求,房价的变动取决于新的均衡点的位置。第二,通过增加投资者持有资金提高房产投资需求。第三,通过通货膨胀效应提高房价。
  利率通过以下方式影响房地产:第一,影响资金成本从而影响房产供给量和需求。房价的变动取决于新的均衡点的位置。第二,通过改变投资者投资结构影响房产需求量从而影响房价。
  三、实证分析
  1.选取指标
  本文选取流通中的现金加单位活期存款货币(M1)作为货币供应量指标,选取7天银行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RATE)作为利率指标,选取商品房销售价格(HOUSEPRICE)作为房地产价格指标,商品房销售价格由商品房销售额与商品房销售面积比值得到,其中每年一月的数据未公布,采用上年12月与当年2月销售价格的平均值替代一月销售价格,样本区间为2010年1月至2018年11月,数据来源为中经网。为研究货币政策的变动对房地产价格变动的影响,本文使用增长率指标代替绝对值,增长率指标由以下公式得到:
  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公式
  房价增长率公式
  并对利率指标取对数处理得到LNRATE。
  2.模型选择
  本文选取向量自回归模型(VAR)进行分析。
  3.单位根检验对各变量的进行单位根检验,GM1、GHP、LNRATE均为平稳序列,可建立向量自回归(VAR)模型。
  4.Granger因果检验
  进行格兰杰因果检验,结果表明,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变动是房价增长率变动的Granger原因,利率变动是房价增长率变动的Granger原因,利率变动是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变动的格兰杰原因,房价增长率变动是利率变动的格兰杰原因,因此本文认为利率和房价增长率的变动互为因果,使用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和利率有助于预测房价。
  5.脉冲响应函数
  由于本文主要关注货币政策的变动对房价增长率的影响,故建立货币政策指标的随机误差项产生的一个标准差新息的冲击后,房价增长率的响应函数。
  脉冲响应函数结果显示:当货币供应量增长率GM1的随机误差项产生冲击时,房价增长率GHP短期内的响应为正向,在2期后减小。当利率LNRATE的随机误差项产生冲击时,房价增长率GHP在第一期至第三期产生微弱的正向响应,第4期产生显著的负向响应,4期后逐渐趋近于0。总体而言,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对房价增长率的影响为正向,利率对房价增长率的影响为负向,但存在滞后。
  6.方差分解
  基于脉冲响应分析,用方差分解法研究A变量被B变量解释的贡献率,用以分析各成分的冲击水平,结果表明,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和利率对房价增长率的贡献率呈现上升趋势,从长期来看货币供应量增长率的方差贡献率稳定在12%左右,而利率的方差贡献率稳定在10%左右,两个货币政策指标对房价增长率的方差贡献率共计达到22%,由此可见,货币政策能直接影响房地产价格,国家通过货币政策手段调控房地产市场是有效的。
  四、研究结论
  本文利用VAR模型,对我国货币政策对房地产的传导效应进行了分析,得出以下结论:我国货币供应量增长率和利率的变动是房地产价格增长率变动的格兰杰原因,利率和房价增长率的变动互为因果,当货币供应量增长率产生冲击时,房价增长率产生显著的正向响应,利率产生冲击时,房价增长率的响应由正向转为负向,负向响应较为显著。两个货币政策指标对房价增长率的方差贡献率共计达到22%,国家通过货币政策手段调控房地产市场是有效的。
  参考文献:
  [1]贾丽平,郭薇.我国货币政策调控房地产价格的实证分析[J].統计与决策,2014(8):124-127.
  [2]贾俊雪,秦聪,张静.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与资产价格稳定[J].世界经济,2014(12):3-26.
  [3]陈诗一,王祥.融资成本、房地产价格波动与货币政策传导[J].金融研究,2016(3):1-14.
  [4]刘晓欣,雷霖,靳亚阁.货币供给、房地产价格与金融稳定性——基于SVAR模型的实证研究[J].上海经济研究,2017(7):31-4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3/view-1485456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