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艾灸联合康复训练治疗脑卒中偏瘫患者的疗效

作者:未知

  【摘 要】目的:本研究主要探究艾灸联合康复训练治疗脑卒中偏瘫患者的疗效。方法:选取2016年6至2018年6月我院康复科住院的脑卒中患者86例,按照随机数字法随机分为治疗组43名和对照组43名。两组患者均予常规的康复治疗,治疗组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予艾灸治疗,比较两组治疗的疗效。结果:两组治疗后的F-M评分均高于治疗前(P<0.05),治疗治疗后的F-M评分比较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治疗后的改良Ashworth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治疗组治疗后的Berg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结论:艾灸联合康复训练较单纯的康复训练更有助于改善脑卒中偏瘫患者的肢体功能。
  【关键词】艾灸;脑卒中;肢体功能障碍;疗效
  脑卒中在我国高发病种之一,且发病率具有上升的趋势。脑卒中具有较高致残率,导致患者肢体运动功能下降[2],影响患者的生活治疗[3],加重社会经济负担。目前,脑卒中偏瘫的治疗主要康复训练治疗。康复训练能提高患者的肌张力,降低痉挛肌肉的张力,抑制异常的运动模式,对于脑卒中偏瘫患者具有良好的效果。艾灸具有温经散寒和活血通络的作用,对于改善脑卒中偏瘫患者也具有一定的疗效。因此,本研究主要探究艾灸联合康复训练对脑卒中偏瘫的疗效。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6至2018年6月我院康复科住院的脑卒中偏瘫患者86例,按照随机数字法随机分为治疗组43名和对照组43名。其中,治疗组男性25例,女性18例,平均年龄53.2±18.6岁,脑出血17例,闹梗死26例。对照组治疗组男性23例,女性20例,平均年龄52.9±17.7岁,脑出血16例,闹梗死27例。两组在性别、年龄、病因等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方法
  两组都常规给予康复训练治疗。包括抗痉挛体位的摆放、坐位平衡训练、步行训练和上肢控制能力训练等治疗,每周五次,每次40分钟。治疗组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予艾灸治疗。艾灸选穴:上肢取穴:肩髓、曲池、手三里、阳池和合谷;下肢取穴:阳陵泉、阴陵泉、足三里和涌泉;腹部取穴:中脘、氣海和关元。将点燃的艾条放距离皮肤2-3cm处,以病人感觉温热,皮肤微红而无灼热痛为宜,每次艾灸治疗15min,每天一次,一周五次,共治疗4周。
  1.3 观察指标
  (1)比较两组治疗前后的Fugl-Meyer(F-M)评分;
  (2)比较两组治疗前后的改良Ashworth评分;
  (3)比较两组治疗前后的Berg评分。
  1.4 统计学方法
  所有的研究数据用Epidata3.1软件双人录入,按一致性核对结果。采用SPSS 19软件统计和分析。对于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以()表示,两组间的比较采用t检验。P<0.05为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F-M评分的比较
  两组治疗后的F-M评分均高于治疗前(P<0.05),治疗治疗后的F-M评分比较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Ashworth评分的比较
  治疗组治疗后的改良Ashworth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2。
  2.3 Berg评分的比较
  治疗组治疗后的Berg评分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3。
  3 讨论
  脑卒中是具有较高的发病率[4],是我国重要的致死是致残的病因,偏瘫是脑卒中常见的临床表现[5,6]。脑卒中后偏瘫中医多认为是“元气亏虚”为本,“痰瘀痹阻”为标[7]。而艾灸具有“温通”的作用,并在常规康复治疗的基础上,通过艾灸补虚助阳,同时选择肢体穴位进行艾灸,可以推动相关经络乃至全血气血的运行,发挥濡养经脉的功能。现代研究表明,艾灸可以促使穴位附近乙酰胆碱的含量明显增加,引起血管扩张,改善局部微循环[8]。艾灸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神经元的兴奋性,使患者能够好更多的配合康复训练动作[9,10]。
  F-M量表是评定肌张力的,分值越高,肢体功能越好;改良Ashworth评分主要用于评定患者肢体痉挛程度;Berg评分主要是评定患者的来衡功能。研究结果表明,两组治疗均能改善脑卒中偏瘫患者的肌张力,且治疗组在改善患者肢体痉挛方面和提高患者平衡能力方面优于对照组。
  综上所述,艾灸联合康复训练较单纯的康复训练更有助于改善脑卒中偏瘫患者的肢体功能。
  参考文献
  [1]曾晶,刘淑花.脑卒中老年患者采取分级康复护理对吞咽与肢体功能障碍的作用研究[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88):296-297.
  [2]李惠芳.早期康复护理干预对脑卒中偏瘫患者肢体功能恢复的影响[J].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18):139-141.
  [3]陈晨,陶剑青,陈振中.针刺配合手法对脑卒中患者肢体功能恢复的影响[J].针灸临床杂志,2017(12):20-22.
  [4]Wei H,Liu Y,Jie F,et al.The Epidem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Stroke in Hunan Province,China[J].Frontiers in Neurology,2018,9:583.
  [5]樊文香.缺血性脑卒中的机制研究进展[J].中国药科大学学报,2018(06):751-759.
  [6]Grant V M,Gibson A,Shields N.Somatosensory stimulation to improve hand and upper limb function after stroke-a systematic review with meta-analyses.[J].Topics in Stroke Rehabilitation,2017,25(5):1-11.
  [7]郝重耀,杨发明,齐江敏.艾灸联合水中运动疗法干预脑卒中后偏瘫痉挛状态的临床研究[J].山西医药杂志,2016(15):1783-1786.
  [8]刘超蕾.分析艾灸在中风后遗症肢体功能康复中的临床应用[J].智慧健康,2018(17):44-45.
  [9]霍新慧,赵百孝,周钰.艾灸结合康复治疗脑卒中偏瘫上肢痉挛临床研究[J].中医学报,2016(02):306-308.
  [10]林苏进,支英豪,金永喜.艾灸结合康复治疗脑卒中偏瘫上肢痉挛临床研究[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8(09):139-141.
论文来源:《现代养生·下半月》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70819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