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诊断中的应用效果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究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诊断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选取诊断为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患者200例作为研究对象, 患者均行超声检查, 以病理诊断结果为金标准, 将超声检查结果与病理诊断结果进行对比分析。结果 以病理诊断结果作为诊断金标准, 结果显示阳性198例, 阴性2例。超声诊断准确率为99.00%(198/200), 漏诊率为0.51%(1/198), 误诊率为50.00%(1/2)。超声诊断结果显示, 胎盘早剥患者86例, 胎盘前置患者69例, 胎盘边缘血窦破裂患者45例。超声诊断方式与病理诊断胎盘早剥、胎盘前置、胎盘边缘血窦破裂诊断准确率对比,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诊断中诊断准确率较高, 可以确诊患者的出血原因, 为患者对症治疗提供依据, 超声应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诊断中广泛应用。
  【关键词】 超声;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诊断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14.037
  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发生于妊娠28周以后, 是由胎盘早剥、胎盘前置等其他因素而导致的出血现象。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是产科临床中极为常见的一种疾病, 发病率相对较高。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若未及时诊断能够影响胎儿及产妇的生命安全, 因此, 临床中用尽早判断出血原因并给予针对性治疗, 能够使母婴结局得以改善[1]。本文主要探究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诊断中的应用效果, 探究结果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1月~2018年1月本院接诊的200例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患者进行研究分析。患者年龄最大39岁, 最小23岁, 平均年龄(30.25±3.25)岁;孕周30~40周, 平均孕周(35.68±3.25)周;产次1~3次, 平均产次(1.68±0.49)次。纳入标准:①患者孕周均>28周;②患者均伴有不同程度的阴道流血、腹痛等症状;③患者知情本实验, 并自愿加入。排除标准:①排除血液疾病患者;②排除精神疾病的患者;③排除双胎以及多胎妊娠。
  1. 2 方法 所有患者均采用美国GE公司生产的型号为LOGIQ7的彩色多普勒超声仪器进行检查。检查前患者应适当憋尿, 保持膀胱充盈, 患者取仰卧位, 将探头的频率设置为3.5 MHz, 并于患者的腹部涂抹耦合剂, 将探头放置于患者的腹壁进行检查, 主要扫查患者胎盘的位置、形态、大小等一般情况, 并注意超声检查的回声强度变化情况, 了解供血情况, 并观察胎盘胎儿面与脐带的连接情况, 记录异常情况。
  1. 3 观察指标 根据检查结果分析患者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的相关因素, 并将超声诊断结果与病理诊断结果进行对比。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7.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处理。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超声诊断与病理诊断结果对比 以病理诊断结果作为诊断金标准, 结果显示阳性198例, 阴性2例。超声诊断准确率为99.00%(198/200), 漏诊率为0.51%(1/198), 误诊率为50.00%(1/2)。见表1。
  2. 2 两种诊断方式对胎盘早剥、胎盘前置、胎盘边缘血窦破裂诊断准确情况对比 超声诊断结果显示, 胎盘早剥患者86例, 胎盘前置患者69例, 胎盘边缘血窦破裂患者45例。超声诊断方式与病理诊断胎盘早剥、胎盘前置、胎盘边缘血窦破裂诊断准确率对比,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是较为常见的妊娠期并发症, 具有较强的危害性, 发病率约在1%左右。针对存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的患者临床应给予有效的治疗手段, 若不采取治疗措施会使胎儿及产妇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导致胎儿窘迫以及产妇大出血等症状的发生[2]。目前临床中主要通过超声诊断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 可及时观察到产妇子宫、胎盘以及胎儿的状况, 并由此找出出血原因, 对给予患者对症在治疗有着重要意义。
  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的发生与多种因素有关, 例如产妇血管突然性病变、宫内压力骤减以及机械性因素等。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的发生主要为胎盘早剥、胎盘前置、胎盘边缘血窦破裂[3]。胎盘早剥通常发生于妊娠20周以后, 胎盘正常应于分娩时全部从子宫壁脱离, 而胎盘早剥是指未到分娩期胎盘前部分或全部从子宫壁剥离, 主要分为隐性胎盘早剥、混合性胎盘早、剥显性胎盘早剥, 不同性质的胎盘早剥出血时间和出血量均存在差异, 经过超声检测能够有效诊断出胎盘早剥, 并明确其性质, 超声表现为扫描胎盘时能够发现回声不均匀增强, 可观察到形态不规则的液性暗区, 从超声显示可知, 子宫壁间与胎盘边缘的厚度均存在异常变化[4]。胎盘前置主要发生于妊娠期20周以后, 胎盘位置
  较低, 并且低于胎先露部, 前置胎盘是产妇妊娠期最为严重的并发症之一, 可严重危及胎儿及产妇的生命, 经过超声检查可明确胎盘下缘与宫颈口的关系, 并将此作为依据判断患者是否存在胎盘前置的现象, 但胎盘前置经过超声检查会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 若患者膀胱充盈程度未达到相关标准会使诊断结果受到影响, 因此, 检查胎盘前置应保证膀胱充盈, 否则增加误诊率和漏诊率[5-9]。胎盘边缘血窦破裂也是引起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的主要因素, 胎盘边缘血运较为丰富, 尤其胎盘边缘静脉系统属于胎膜的一部分, 当子宫收缩时胎膜也会受到影响, 在收缩牵拉力的作用下, 能够使胎盘拉动边缘静脉系统, 由于静脉血管极为纤细, 容易发生破裂, 导致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的发生。通常情况下, 胎盘边缘血窦破裂在临床中发生率相对较低, 通过超声检查仔细分辨即可有效诊断, 诊断准确率极高, 可达100.0%[6]。从本文探究中可以发现, 超声诊断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诊断准确率极高, 漏诊率和误诊率也相对较低, 并且能够确诊胎盘早剥、胎盘前置、胎盘边缘血窦破裂等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病因, 本文受到数据因素的影响, 误诊率偏高。
  综上所述, 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诊断中具有较高的应用价值, 该种诊断方式值得在临床中推广。
  参考文献
  [1] 张庆霞. 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病因诊断中的应用价值分析. 医药前沿, 2017, 7(28):61-62.
  [2] 张懿华. 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病因诊断中的应用价值. 大家健康(中旬版), 2013, 7(5):50-51.
  [3] 刘畅. 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病因诊断中的应用价值分析. 母婴世界, 2016, 25(15):35, 38.
  [4] 王麗. 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诊断中的应用分析. 中外医学研究, 2017, 15(19):65-67.
  [5] 蒋艳艳. 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病因诊断中的应用价值. 现代医用影像学, 2016, 25(5):950-953.
  [6] 秦婕. 分析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病因诊断中的应用价值. 实用妇科内分泌杂志(电子版), 2016, 3(20):54-55.
  [7] 王奕. 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病因诊断中的应用价值. 中外医疗, 2012, 31(28):161-162.
  [8] 成映富. 应用超声检查诊断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的临床价值. 当代医药论丛, 2014(13):52-53.
  [9] 秦婕. 分析超声在妊娠晚期产科性出血病因诊断中的应用价值. 实用妇科内分泌杂志(电子版), 2016, 3(20):54-55.
  [收稿日期:2018-11-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408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