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研究比较经阴道超声与腹部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诊断价值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 目的 比較经阴道超声与腹部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临床价值。方法 选取100例异位妊娠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分别采用经腹部超声和经阴道超声进行检查诊断, 比较两种检查方法的诊断准确率及图像表现。结果 经阴道超声检查患者的诊断准确率98.0%明显高于经腹部超声检查的91.0%,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经阴道超声检查宫外孕囊影(97.0%)、宫外混合性包块(96.0%)、宫外孕囊中胎心与胎芽可见(98.0%)、子宫直肠陷窝积液(95.0%)比例显著高于经腹部超声检查(85.0%、84.0%、86.0%、84.0%),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在异位妊娠的临床诊断上, 经阴道超声检查的诊断准确率更高, 漏诊和误诊率较低, 检查更为便捷, 得到广大医患人员的认可与接受, 值得推广和进一步应用。
  【关键词】 经阴道超声;经腹部超声;异位妊娠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09.027
  异位妊娠是妇科发病率较高的急腹症, 主要是指受精卵在子宫外着床, 又称之为宫外孕。导致异位妊娠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患者输卵管异常, 或合并盆腔炎症, 均会导致异位妊娠。尤其是近些年来, 随着人工流产、药物流产等频繁发生, 异位妊娠的发生率也呈现出逐年递增的发展趋势, 这对广大女性患者的身心健康均造成严重影响。异位妊娠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患者需要接受及时有效的治疗, 而诊断是制定治疗方案的关键所在[1, 2]。超声检查在异位妊娠的诊断上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和应用价值, 操作简单、便捷、准确率高等特点, 使其成为异位妊娠诊断中不可或缺的技术手段。超声检查包括经阴道超声和经腹部超声两种方式。本研究以100例异位妊娠患者为主要对象, 旨在比较两种超声检查方法在异位妊娠诊断中的应用价值, 具体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7年6月~2018年5月收治的100例异位妊娠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所有患者均在本院确诊且接受治疗。患者年龄22~38岁, 平均年龄(28.76±4.13)岁;初产妇71例, 经产妇29例。纳入标准[3]:①均确诊为异位妊娠;②患者知情自愿参与, 经伦理部门批准。
  1. 2 方法
  1. 2. 1 经腹部超声检查 使用仪器为三星UGEO H60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 探头为CA1-7AD, 频率为2.5~6 MHz。检查方法:叮嘱患者在检查前要憋尿, 保持膀胱的充盈。检查过程中, 让患者平卧在床上, 并在探头上涂抹少量的耦合剂, 分别对患者腹部进行纵切面、横切面和斜切面进行检查。扫描过程中注意观察双附件和子宫的情况, 确定患者的盆腔内是否出现液性暗区。同时, 要注意观察并确定孕囊的具体位置, 对异常包块及异常包块的性质进行观察。
  1. 2. 2 经阴道超声检查 使用仪器为三星UGEO H60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 探头为EVN4-9, 探头频率为6~8 MHz。检查方法:开始检查前让患者将尿液排空。取患者膀胱截石位, 先在阴道探头上涂抹耦合剂, 涂抹后套上避孕套, 并在避孕套的外围再次涂抹耦合剂, 将探头轻轻的探入到患者的阴道内。扫描过程中注意对患者子宫的大小进行观察, 同时观察子宫内膜的厚度、清晰度以及子宫、双附件、腹腔其他部位的情况。确定孕囊的位置, 若孕囊不在宫腔内, 则重点观察直肠子宫凹处、附件区域是否存在异常包块, 确定包块的性质以及其与附近组织的关系。
  1. 3 观察指标 比较两种检查方法的诊断准确率及图像表现(宫外孕囊影、宫外混合性包块、宫外孕囊中胎心与胎芽可见、子宫直肠陷窝积液)。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种检查方法的诊断准确率比较 经阴道超声检查患者的诊断准确率98.0%明显高于经腹部超声检查的91.0%,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两种检查方法的图像表现比较 经阴道超声检查宫外孕囊影、宫外混合性包块、宫外孕囊中胎心与胎芽可见、子宫直肠陷窝积液比例显著高于经腹部超声检查,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异位妊娠是临床上较为常见的急腹症, 该病的发生具有突发性和危险性, 患者需要在短时间内确诊并立即接受有效治疗。近年来, 超声技术在临床上的应用越来越广泛, 其优势主要体现在操作简单、无创性、可重复操作、安全性高等方面, 能够为异位妊娠患者提供早期的诊断和治疗依据。腹部超声和阴道超声是诊断异位妊娠的常用技术, 两种技术各具特点[4, 5]。
  本研究结果显示, 经阴道超声检查患者的诊断准确率98.0%明显高于经腹部超声检查的91.0%,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经阴道超声检查宫外孕囊影(97.0%)、宫外混合性包块(96.0%)、宫外孕囊中胎心与胎芽可见(98.0%)、子宫直肠陷窝积液(95.0%)比例显著高于经腹部超声检查(85.0%、84.0%、86.0%、84.0%),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证明经阴道超声进行检查的患者检出率更高, 且图像表现更为清晰, 这充分体现了经阴道超声的应用优势。对比两种检查方式:腹部超声在临床上较为常见, 运用此种方式扫描可以扫描到腹部整体脏器。但采用腹部超声进行检查, 检查前患者需要憋尿, 检查结果容易受到患者腹部其他因素的影响。而采用阴道超声进行检查, 患者检查前不需要憋尿, 这使得操作更加简单、便捷[6-8]。并且, 采用经阴道超声检查, 能够更加清晰、直观的观察到患者子宫和附件的内部情况, 检查过程中的干扰因素更少, 这也大大提高了临床诊断的符合率[9, 10]。
  综上所述, 经阴道超声和经腹部超声是检查诊断异位妊娠的常用方式, 经阴道超声的诊断准确率更高, 值得推广和应用。
  参考文献
  [1] 胡玉藏, 倪文璐, 刘春节, 等. 经阴道超声与腹部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价值比较. 中国实用医药, 2016, 11(26):115-117.
  [2] 熊可. 腹部超声与阴道超声在异位妊娠早期诊断中的应用价值. 中国当代医药, 2017, 24(12):119-121.
  [3] 沈菊. 腹部超声结合阴道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临床研究. 现代诊断与治疗, 2015, 15(20):4686-4687.
  [4] 张金凤. 经阴道彩色多普勒超声与经腹部超声诊断早期输卵管异位妊娠的效果比较. 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 2016, 1(3):54.
  [5] 周丽霞. 腹部超声诊断与阴道超声诊断早期宫外孕应用价值观察. 中国继续医学教育, 2016, 8(34):74-76.
  [6] 朱小明. 探讨经阴道超声与腹部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诊断价值及临床意义. 中外医学研究, 2015, 13(30):59-60.
  [7] 余雪玲, 谢海珊, 吕鉴尧. 经阴道超声与经腹部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临床价值比较. 中国医药科学, 2012, 2(6):84-85.
  [8] 张建设. 经阴道超声与经腹部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临床价值观察. 保健文汇, 2016(1):36.
  [9] 周军, 陈婷婷. 经阴道和腹部超声诊断早期异位妊娠的比较与影像学研究. 中国医药指南, 2014(13):135-136.
  [10] 李爱华, 袁彦芬, 刘扬. 经腹超声及阴道超声诊断异位妊娠的临床价值. 中外女性健康研究, 2015(19):53.
  [收稿日期:2018-08-3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410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