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乳腺肿块超声诊断与鉴别诊断的临床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分析超声对乳腺肿块诊断与鉴别诊断的价值。方法 78例经穿刺活检确诊的女性乳腺肿块患者, 其中30例恶性肿块患者作为恶性组, 48例良性肿块者作为良性组。患者入院后均实施超声检查, 分析超声对乳腺肿块诊断与鉴别诊断的价值。结果 良性组形态规则、边界清晰、有包膜、内部回声均匀、后方回声无变化或增强、血流信号0~1级的构成比均高于恶性组, 蟹足或毛刺样改变、钙化的构成比均低于恶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超声诊断78例患者中有32例为恶性肿块, 46例为良性肿块。超声对恶性乳腺肿块诊断的准确率为89.74%(70/78)、特异度为89.58%(43/48)、灵敏度为90.00%(27/30)。结论 对乳腺肿块患者实施超声检查可明确诊断, 且对肿块的良恶性鉴别有较高的临床价值。
  【关键词】 超声;乳腺肿块;鉴别诊断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11.022
  乳腺癌是女性高发的恶性肿瘤, 约占女性死亡癌因构成比的14%[1], 乳房肿块作为乳腺癌的主要特征之一, 及时对其良恶性质做出鉴别诊断, 并采取有效的治疗, 是降低病死率的关键。影像学检查是辅助诊断乳腺肿块的主要方式, 超声以可重复性好、操作方便、安全无创的优势成为首选。本研究通过对本院收治的78例乳腺肿块患者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 探讨超声诊断与鉴别诊断的价值, 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4月~2018年4月本院收治的78例经穿刺病理活检确诊的乳腺肿块患者, 患者均为女性, 其中30例恶性肿块患者作为恶性组, 48例良性肿块患者作为良性组。恶性组患者年龄28~58岁, 平均年龄(36.5±7.2)岁;发病部位:左侧15例, 右侧13例, 双侧2例;病理类型:浸润性导管癌28例, 浸润性小叶癌2例。良性组患者年龄26~60岁, 平均年龄(37.0±7.7)岁;发病部位:左侧20例, 右侧22例, 双侧6例;病理类型:乳腺纤维瘤18例、乳腺增生13例、乳腺囊肿9例、乳腺内乳头状瘤6例、乳腺结核2例。两组患者年龄、发病部位、病理类型等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使用日本东芝 Aplio300 Tus-A300 多普勒彩色超声仪器, 线阵探头, 检查前叮嘱患者选择平卧位, 双上臂上举, 上衣上掀, 充分暴露乳房, 首先以二维超声对乳腺的各个象限及腋窝处进行仔细扫查, 若发现乳腺肿块, 观察其大小、位置、直径、边界、包膜、内部回声、是否有钙化等情况, 之后改为彩色多普勒超声模式, 观察肿块周边及周围的血流信息, 并测量血流指数。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①对比两组声像特征。②评价超声对恶性乳腺肿块的诊断价值。通过彩色多普勒超声血流Adler分级判断良恶性, 分为0~3级, 0级为无血流信号;1级为少量的点状血流信号;2级为中等血流信号, 可见1条主要血管和部位小血管;3级为丰富的血流信号, 可见多条主要血管, 血管交织成网。Adler分级0~1级为良性, 2~3级为恶性。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声像特征对比 良性组形态规则、边界清晰、有包膜、内部回声均匀、后方回声无变化或增强、血流信号0~1级的构成比均高于恶性组, 蟹足或毛刺样改变、钙化的构成比均低于恶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超聲对恶性乳腺肿块的诊断价值 超声诊断78例患者中有32例为恶性肿块, 46例为良性肿块。超声对恶性乳腺肿块诊断的准确率为89.74%(70/78)、特异度为89.58%(43/48)、灵敏度为90.00%(27/30)。见表2。
  3 讨论
  乳腺肿块是女性乳腺疾病常见的体征, 不仅乳腺腺病、乳腺纤维腺瘤、乳腺囊肿及乳头状瘤等良性乳腺疾病有乳房肿块体征, 乳腺癌也可出现乳房肿块。乳腺疾病的良恶性质不同, 其治疗方式及预后也不尽相同, 因此明确乳腺肿块的性质, 对于治疗方案的制定和预后的判断有重要意义[2-4]。X线、CT、磁共振成像(MRI)、超声等影像学检查方法均可用于乳腺癌的辅助诊断, 但X线、CT、MRI因有放射性、价格昂贵、操作时间长等缺陷而受到限制, 超声检查则以无创、简单、经济的特点成为乳腺疾病检查首选[5-7]。
  本研究结果中显示, 良性组形态规则、边界清晰、有包膜、内部回声均匀、后方回声无变化或增强、血流信号0~1级的构成比均高于恶性组, 蟹足或毛刺样改变、钙化的构成比均低于恶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证实乳腺肿块的良恶性质有明显的超声声像特征;超声诊断78例患者中有32例为恶性肿块, 46例为良性肿块。超声对恶性乳腺肿块诊断的准确率为89.74%(70/78)、特异度为89.58%(43/48)、灵敏度为90.00%(27/30), 证实超声对于乳腺肿块的诊断及鉴别诊断有较高的临床价值。
  超声是利用脉冲反射技术在人体组织不同界面的反射强度不同, 对组织的变化做出判断。目前临床所使用的超声主要为高频彩色多普勒超声, 其高频探头可对乳腺内部结构的微小肿块进行清晰的显示, 并能对病灶的形态进行动态跟踪, 获得肿块的位置、形态、大小、边界、包膜、回声等声像特征, 并可通过观察病灶部位的血流情况, 对其性质做出判断。恶性肿块的侵袭性高, 多呈浸润性生长, 因此其形态多不规则, 呈毛刺或蟹脚状, 边界模糊, 无明显的包膜, 而肿瘤组织发生变性、坏死, 其肿块内部多有钙化盐沉积, 超声检查有钙化灶[8-11]。因恶性肿瘤浸润至周围组织中, 导致肿瘤边界回声不规则, 且肿块间质胶原成分较多, 排列紊乱, 有明显的纤维化特征, 使声波的穿透性减弱, 肿块后方的回声衰减。另外恶性肿瘤细胞发展过程中会释放肿瘤血管生成因子, 以利于肿瘤的发展和远处转移, 随着病情的发展, 其新生血管逐渐增多, 超声检查可见内部存在较为丰富的血流信号[12]。因此, 通过超声检查可对乳腺肿块的诊断及鉴别诊断提供指导。   综上所述, 超声检查对乳腺肿块的诊断与鉴别诊断有较高的临床价值, 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 宋宇, 张宇虹, 曲晓霞. 超声弹性成像评分法和比值法在乳腺非肿块型病变鉴别诊断中的价值. 中国超声医学杂志, 2016, 32(3):199-201.
  [2] 刘舜辉, 刘倚河, 秦青秀, 等. 常规超声联合超声造影及三维成像对乳腺良恶性肿块的鉴别诊断价值.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7, 26(6):670-672.
  [3] 袁志宏. 乳腺肿块的超声诊断与鉴别诊断价值探讨. 医学影像学杂志, 2016, 26(10):1946-1948.
  [4] 崔凤荣, 芦桂林, 吴芳. 常规超声及声脉冲辐射力弹性成像鉴别诊断乳腺肿块良恶性的价值. 临床超声医学杂志, 2016, 18(9):621-623.
  [5] 余芳, 郭金玲. MRI扩散加权成像与三维超声对乳腺肿块良恶性鉴别诊断的临床价值. 中国CT和MRI杂志, 2018, 16(7):39-42.
  [6] 聂俊青. 超声弹性成像在乳腺良恶性肿块鉴别诊断中的应用. 中国继续医学教育, 2015(26):45-46.
  [7] 代旭平. 乳腺肿块超声诊断与鉴别诊断的临床价值分析. 現代养生月刊, 2017(11):86-87.
  [8] 姚秀萍. 彩色多普勒超声用于乳腺肿块鉴别诊断的临床研究. 临床合理用药杂志, 2014, 7(6):89-90.
  [9] 孔莹. 超声检查鉴别诊断乳腺良恶性肿块的临床价值分析. 实用妇科内分泌杂志(电子版), 2016, 3(15):22-23.
  [10] 季宇, 李丽, 候小霞. 彩色多普勒超声在乳腺肿物良恶性鉴别诊断和乳腺癌分期中的临床研究. 陕西医学杂志, 2017, 46(12):1702-1703.
  [11] 章红燕, 李岩玲. 高频彩超在乳腺良恶性病变鉴别诊断中临床价值分析. 医学影像学杂志, 2016, 26(9):1747-1749.
  [12] 吴芳, 崔凤荣, 卢桂林, 等. 二维彩色多普勒超声与声脉冲辐射力成像技术鉴别乳腺肿块良恶性的临床研究. 中国全科医学, 2014(29):3487-3490.
  [收稿日期:2018-10-0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81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