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道超声、MRI及宫腔镜检查测量子宫内膜癌病灶大小的临床意义观察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研究比较在测量子宫内膜癌病灶大小中应用阴道超声检查、磁共振成像(MRI)检查、宫腔镜检查的临床价值。方法 40例经手术病理证实的子宫内膜癌患者, 术前均开展阴道超声检查、MRI检查、宫腔镜检查, 比较阴道超声检查、MRI检查、宫腔镜检查与病理检查的诊断符合率、病灶最大直径。结果 阴道超声检查与病理检查病灶最大直径比较,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11.0778, P<0.05);MRI检查、宫腔镜检查与病理检查病灶最大直径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t=1.7674、1.7490, P>0.05)。阴道超声检查低估7例, 高估8例, 符合25例, 诊断符合率为62.50%, 与病理检查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8.4615, P=0.000<0.05);MRI检查低估1例, 高估2例, 符合37例, 诊断符合率为92.50%, 与病理检查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3.1169, P=0.0774>0.05);宫腔镜检查低估1例, 高估1例, 符合38例, 诊断符合率为95.00%, 与病理检查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2.0513, P=0.1520>0.05)。结论 将阴道超声检查、MRI检查、宫腔镜检查用于术前诊断子宫内膜癌病灶中均存在一定应用价值, 但阴道超声检查应用价值有限, 宫腔镜和MRI检查的准确性相对较高, 但容易对病灶大小进行高估。
  【关键词】 阴道超声;磁共振成像检查;宫腔镜检查;子宫内膜癌病灶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07.022
  近年来随着在临床治疗子宫内膜癌疾病中不断应用孕激素保守治疗以及腹腔镜根治性手术, 有效判断子宫内膜癌患者病灶大小, 有利于合理选择治疗方式[1]。所以, 获取病理检验结果前, 需要有效且准确的对子宫内膜癌病灶大小进行评估。本研究选择2017年5月~2018年5月本院收入的40例经手术病理证实的子宫内膜癌患者, 分析阴道超声检查、MRI检查、宫腔镜检查测量子宫内膜癌病灶大小的临床价值, 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择2017年5月~2018年5月本院收入的40例经手术病理证实的子宫内膜癌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年龄最大70岁, 最小30岁, 平均年龄(50.32±6.54)岁;其中33例子宫内膜样腺癌患者, 4例子宫内膜浆液性癌患者, 3例子宫内膜浆液性癌和子宫内膜样腺癌混合患者。依据国际妇产科联盟分期标准显示:30例Ⅰ期患者, 7例Ⅱ期患者, 3例Ⅲ期患者。纳入标准:经病理学证实得到完整的肿瘤, 且在子宫内膜癌分期手术前不实行放疗、诊刮、化疗等操作, 患者知晓此次手术与检查内容以后表示自愿参与, 且得到医院伦理委员会的批复许可。排除标准:严重凝血功能异常、精神障碍、不配合手术、依从性较差等患者。
  1. 2 方法 病理学检查:分期手术后得到5 mm厚的切片标本, 在肉眼下以直尺对肿瘤最大直径进行测量, 并且得到的最大病灶直径成为病理学测量结果, 以病理学诊断结果作为金标准, 结果符合即为相差5 mm, 低估即为相差<5 mm, 高估即为相差≥5 mm。阴道超声检查:选择美国GE公司研发以及提供的VOLUSON730EX 彩超检查仪进行扫描, 探头频率为7~10 Hz, 基于最大病灶层面进行图像的固定, 检测最大病灶直径。宫腔镜检查:对患者成功静脉麻醉后, 选取其膀胱截石位姿势, 消毒处理阴道和会阴部位, 予以常规铺巾导尿处理, 钳夹且暴露子宫颈, 对子宫颈管搔刮后不存在明显组织物, 及时探查患者宫腔深度和子宫位置, 置入检查镜, 并且进行膨宫处理, 膨宫压力需<70 mm Hg(1 mm Hg=0.133 kPa), 200 ml/min为基本流速, 对宫腔病灶大小以及位置进行仔细观察, 将病变组织取出后进行送检, 不存在活动性出血之后进行撤镜完成手术。MRI检查:选择美国GE公司研发以及提供的DISCOVERY MR750w 3T检查仪进行扫描, 层厚设置为4~7 mm, 距阵设置为256×224, 予以T2加权图像子宫矢状位、T1加权图像子宫横断位扫描, 同时予以增强扫描处理。检查患者子宫内膜-肌层交界位置低信号带连续性以及子宫内膜信号强度等情况。
  1. 3 观察指标 比较阴道超声检查、MRI检查、宫腔镜检查与病理检查的诊断符合率、病灶最大直径。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統计学软件对研究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三种检测方式与病理检查病灶最大直径比较 病理检查病灶最大直径为(3.06±0.19)cm, 阴道超声检查病灶最大直径为(2.51±0.25)cm, MRI检查病灶最大直径为(3.12±0.10)cm, 宫腔镜检查病灶最大直径为(3.19±0.43)cm。阴道超声检查与病理检查病灶最大直径比较,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11.0778, P<0.05);MRI检查、宫腔镜检查与病理检查病灶最大直径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t=1.7674、1.7490, P>0.05)。
  2. 2 三种检测方式与病理检查诊断符合情况比较 病理检查显示, 病灶遍布子宫腔患者35例;呈现糟脆样赘且质软生物, 病灶呈现菜花样或者息肉样突起患者5例。阴道超声检查低估7例, 高估8例, 符合25例, 诊断符合率为62.50%, 与病理检查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8.4615, P=0.000<0.05);MRI检查低估1例, 高估2例, 符合37例, 诊断符合率为92.50%, 与病理检查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3.1169, P=0.0774>0.05);宫腔镜检查低估1例, 高估1例, 符合38例, 诊断符合率为95.00%, 与病理检查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2.0513, P=0.1520>0.05)。   3 讨论
  临床判断患者预后过程中子宫内膜癌病灶大小属于重要的影响因素, 病灶直径>2 cm属于切除盆腔淋巴结的临床指征, 病灶直径>4 cm时会显著增加淋巴结转移率, 所以, 术前对病灶大小进行准确评估, 有利于完善临床治疗方案, 明确子宫内膜癌分期情况, 特别是近年来不断普及和应用内分泌保守治疗和腹腔镜根治性手术, 更加严格要求了术前对子宫内膜癌病灶大小评估的准确性[2]。术前评估过程中目前主要是依据阴道超声检查、MRI检查、宫腔镜检查等方式进行判断, 但因不同医师和不同方法之间存在较大差异, 需要合理进行选择。病理学检查结果属于判断的“金标准”, 但一般需在切除肿瘤后才能获得准确结果[3];阴道超声检查存在无痛苦、方便操作、无创、费用低、无辐射等优势, 属于首选的筛查方法, 虽然可对肿瘤最大直径迅速测量, 但不能放大病灶[4]。MRI检查属于对子宫内膜癌病灶大小术前评估且确定最佳手术模式的有效方法, 存在高分辨率、无放射线损害等优势。宫腔镜检查可对子宫颈管内与子宫腔内病灶位置、形态、范围进行直接观察, 于直视下对可疑病灶实施活检, 存在较高诊断准确率[5-7]。
  本次研究結果显示:阴道超声检查与病理检查病灶最大直径比较,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11.0778, P<0.05)。阴道超声检查低估7例, 高估8例, 符合25例, 诊断符合率为62.50%, 与病理检查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18.4615, P=0.000<0.05)。
  综上所述, 将阴道超声检查、MRI检查、宫腔镜检查用于术前诊断子宫内膜癌病灶中均存在一定应用价值, 但阴道超声检查应用价值有限, 宫腔镜和MRI检查的准确性相对较高, 但容易对病灶大小进行高估。
  参考文献
  [1] 杨媛, 赵丽君, 王志启, 等. 阴道超声、MRI及宫腔镜检查测量子宫内膜癌病灶大小的临床意义. 中华妇产科杂志, 2016, 51(1):36-39.
  [2] 齐明. 经阴道彩色多普勒超声对子宫内膜癌中的临床诊断价值. 现代医用影像学, 2017, 26(5):1418-1420.
  [3] 马延霞. 经阴道超声与MRI在诊断子宫内膜癌中的应用比较. 中国CT和MRI杂志, 2017, 15(12):100-102.
  [4] 李英, 许伦. 阴道超声、磁共振成像(MRI)在诊治子宫内膜癌中的临床意义. 中国CT和MRI杂志, 2017, 15(4):114-116.
  [5] 陈鸣, 刘建华. 磁共振成像与术中病灶探查诊断子宫内膜癌肌层浸润及盆腹腔淋巴结转移临床价值研究. 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2016(2):159-162.
  [6] 吴敏, 金玉华, 吴翼军. 宫腔内占位性病变的超声及宫腔镜诊断. 现代仪器与医疗, 2017, 23(6):9-10.
  [7] 李雪凤, 闫雅妮, 冯艳霞, 等. 经腹部和经阴道超声检查联合CA125+CA199辅助诊断子宫内膜癌的临床价值. 中国妇幼保健, 2017, 32(9):2024-2027.
  [收稿日期:2018-09-2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425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