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微信平台的母乳喂养健康教育模式的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要】 随着互联网与护理工作的跨界融合,健康教育模式逐步从医院向社区和家庭、线下向线上转移。微信平台作为当今最热门的社交平台,在母乳喂养健康教育中越来越受到重视,笔者就微信平台在母乳喂养健康教育中的应用研究做一综述。
   【关键词】 微信平台; 母乳喂养; 健康教育
   doi:10.14033/j.cnki.cfmr.2019.13.08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6805(2019)13-0-03
   Research Progress of Breastfeeding Health Education Model Based on Wechat/DAI Xiaohong,LI Xiaomang.//Chinese and Foreign Medical Research,2019,17(13):-183
   【Abstract】 With the integration of Internet and nursing work,health education has gradually shifted from hospital to community and family,from offline to online.As the most popular communication software nowadays,WeChat has been paid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inbreast-feeding health education.This review is about WeChat in breastfeeding health education.
   【Key words】 WeChat; Breastfeeding; Health Education
   First-author’s address:Guilin Medical University,Guilin 541004,China
   母乳喂养的优点早已为人们熟知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联合推出的《婴幼儿喂养全球策略》建议:6个月以内的婴儿采用纯母乳喂养[1]。《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明确了“0~6个月婴儿纯母乳喂养率达到50%以上”的目标[2]。但相较于WHO所建议的纯母乳喂养时间(6个月),我国纯母乳喂养时间依旧较短。有研究显示,对产妇、重要家庭成员和医务人员进行深入的母乳喂养知识健康宣教,有利于增加母乳喂养社会支持度,提高产妇母乳喂养意愿和自我效能[3],从而提高母乳喂养率。但是因孕期和哺乳期的时间跨度较长,健康教育受到了时间和空间的制约,缺乏连续性。随着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母乳喂养健康教育方式趋于信息化,依托信息技术的健康教育是一种简便可行的方式。信息技术健康教育包括电话随访、网络视频健康教育、移动电子终端(手机、平板等)APP或者微信学习平台等。国外的一些研究显示,利用社交网络促进科学喂养模型的研究发现,给予充分和精确的网络信息支持组产后6个月纯母乳喂养率较对照组高,遇到哺乳问题的参与者更喜欢通过互联网解决这些问题[4]。Jin等[5]也发现网络健康教育比人力资源健康教育更能改善母乳喂养的相关知识和态度,提高纯母乳喂养率,延长母乳喂养时间。有研究显示,以信息技术为载体的健康教育对母乳喂养的有效性是人力资源教育效果的两倍[6]。国内目前人们使用最广泛的是手机微信,微信平台已经发展成为最为热门的社交平台,简便实用,不需要占用过多的物力和人力,并且具有文字、语言、图片和视频等多种功能,微信平台在各大医院的母婴健康教育中已经逐步开展,一些优质母乳喂养信息可以在这些微信公众平台上找到,如国际母乳会-中国-LLL、育人母乳喂养促进中心等。现笔者就微信平台在我国的母乳喂养健康教育应用的研究进展情况综述如下。
  1 微信平台的发展简况
   微信是腾讯公司在2011年推出的一款即時通讯的APP,可以快速地发送免费的语音、文字、图片和视频。2012年8月,微信开发出微信公众平台这一新功能。2013年8月微信公众号再次做了一系列的调整,进行了分类,分为订阅号和服务号两种。服务号主要面向企业、媒体及政府机构的业务服务及管理方式;订阅号主要服务于媒体和个人,申请方式相对简单。从腾讯公司发布的《2018微信年度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每天有10.1亿用户登录微信;日发送微信消息450亿条,较2017年增长18%;每天音视频通话次数达4.1亿次,较去年增长100%[7]。通过微信数据可以看出,移动互联网应用日益融入中国人的日常生活。
  2 以微信平台为载体的母婴健康教育的概况
   在我国微信平台应用于母婴健康教育的研究始于2013年,期初是微信平台应用于妊娠期糖尿病的健康教育,通过微信平台提供医学营养、运动和母乳喂养等生活方式的指导,可以帮助妊娠期糖尿病产妇产后的体重恢复和血糖控制,减少2型糖尿病的发生[8]。通过微信平台将孕期保健、母乳喂养和产后母婴护理等相关知识,传递给孕产妇,缩短了与孕产妇的距离,健康教育更加直观和连续,提高了母婴健康身心健康水平。
  2.1 以建立微信群为基础,推送健康指导,促进护患沟通
   以微信平台为介质创建“母乳喂养交流”微信群,将产妇加入此群。定期在群内推送母乳喂养相关知识,并及时回复和解决在母乳喂养中遇到的问题[9]。通过建立微信群定时发布有关的产后健康知识、新生儿哺乳等注意事项,并对微信群内产妇提出的疑问进行集体解答,指导其延续护理,实现充分交流[10-11]。薛志辉等[12]建立“母乳喂养同伴咨询交流”微信群,鼓励分享、交流母乳喂养的经验,相互支持鼓励,增强母乳喂养的信心,从而坚持母乳喂养,提高纯母乳喂养率,值得推广应用。   2.2 以建立微信公众号平台为依托,定期推送相关知识进行健康教育
   冉伶[13]创建“母婴健康交流”微信公众号,每周3次发布健康教育信息,并指导研究对象从孕28周到宝宝出生后1周岁关注公众号,研究显示基于微信公众平台的健康教育模式可以使健康信息更有效地传播,比传统的健康教育模式获得更大的收益,在母婴健康促进中值得推广。赵青等[14]建立新生儿保健微信公众平台,平台内容主要包括新生儿合理喂养、科学护理、疾病预防、疾病筛查等,指导孕妇查看,丰富新生儿保健知识,为产后正确护理新生儿打好基础。
  2.3 以微信公众号+微信群的模式,全面提高健康教育的效果
   多项研究显示,建立产科微信公众平台和健康宣教微信群,孕妇及家属定期进入平台学习,并扫二维码加入相关微信群,是目前比较推崇的健康宣教模式[15-18]。公众号主要提供文字、视频、经验分享等知识线上宣教;微信群主要是交流母乳喂养心得和经验,指导和帮助母亲母乳喂养过程中发生的问题。两种方式联合,更好地促进了与孕产妇的及时沟通和具体指导。
  3 依托微信平台的母乳喂养健康教育的效果
  3.1 提高孕产妇的自我效能
   通过微信平台对初产妇进行健康教育的研究发现,在干预4个月后母乳喂养的自我效能显著高于对照组,提高了初产妇的母乳喂养自信心,使其能坚持母乳喂养[9]。张英霞等[19]研究显示,微信联合QQ能够改善产妇母乳喂养态度,提高早产儿母乳喂养成功率,减少甚至避免乳头凹陷,乳头皲裂等母乳喂养问题的发生风险。
  3.2 提高孕产妇的母乳喂养知识和技能的掌握程度
   常鹏环等[20]通过建立“317护”微信公众号对海口市人民医院212例产妇进行健康教育,初产妇可迅速提高哺乳技能,低学历产妇可迅速提高母乳喂养知识。任素英等[21]通过微信公众平台开展连续性产科护理模式研究显示,该模式可以显著提高孕妇的母乳喂养知识掌握程度,是提高母乳喂养率的有效方法,对优生优育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沈漪[22]研究显示,应用微信平台进行孕产妇健康管理教育,有助于提高孕产妇孕期保健知识的知晓率,获得更多孕产妇的欢迎,从而提高其满意度,有助于为孕产妇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3.3 提高纯母乳喂养率,延长母乳喂养时间
   一项对利用微信平台对孕产妇进行健康的研究显示,观察组孕产妇中,对婴儿进行母乳喂养时间<3个月的比例低于同类孕产妇所占的比例,对婴儿喂养时间>6个月的孕产妇所占的比例高于同类孕产妇所占的比例,利用微信平台对孕产妇进行健康教育课延长其对婴儿进行母乳喂养的时间[18]。丁娟等[23]使用微信和QQ等网络工具传输母乳喂养知识,使产后1个月和4个月纯母乳喂养率显著高于常规教育组,12个月断乳率显著低于常规教育组。一个大样本的研究显示,在产妇出院时加入医院建立的微信群,通过微信群平台随时随地交流,指导产后哺乳情况,结果观察组出院后3、6、9个月的母乳喂养率(77.83%、53.34%、43.04%)均高于对照组(59.90%、43.11%、30.86%),通過微信群互动与交流,能显著提高和延长出院后产妇母乳喂养率[24]。
  4 基于微信平台的母乳喂养健康教育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
  4.1 缺乏宏观的制度建设和政府财政支持
   目前我国各医院科室建立的母乳喂养相关的微信公众号大多由科室医生和护士进行维护和更新,他们大部分利用个人的休息时间来完成内容制作与上传;特别是微信群的管理和咨询指导,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尚没有合理的经济和时间补偿,需要医务人员的奉献精神。亟待呼吁政府相关部门建立母乳喂养的法制制度和投入适当的经费支持,方可调动团队成员的积极性,保证微信平台的持续健康发展。
  4.2 缺乏专业的网络软件技术支持
   目前我国的微信平台建设,主要依托医院内的医生和护士建设和维护,她们缺乏研发专业的软件制作和设计的能力,可能会降低微信平台的健康教育效果及民众的满意度。因此,今后微信平台建设应该整合软件设计相关专业人士加入,从而确保微信平台的纵深研究,设计出更符合未来人们发展需要的产品。
  4.3 缺乏专业的泌乳顾问支持
   医务人员对母乳喂养的态度、知识及技能掌握对产妇母乳喂养成功有直接影响。研究发现,护士和医生缺乏母乳喂养教育在研究中被广泛报道[25]。当医务人员缺乏相关知识,给出的意见不一致或者母亲感知的支持缺乏会降低泌乳始动率和增加过早断奶的风险。据了解,目前我国的IBCLC不足500人,而且一大部分是非医学背景的,产科和儿科的在岗护士获得资格的甚少,势必会影响母乳喂养健康教育的科学性和实际效果。
  5 小结
   基于微信平台的母乳喂养健康教育模式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将健康宣教的内容更直观、更人性化地呈现给孕产妇。同时医生和护士也能够及时了解孕产妇自我学习的情况和自我监测的结果;弥补了以往的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固定人员进行孕产妇健康教育模式的缺陷。孕产妇及家属可以利用碎片时间通过微信平台反复阅读,随时观看,有利于知识的理解和技能的掌握。而且微信平台的建立契合了当今国务院倡导的“互联网+”益民服务工作的重点。随着国家的重视,完善我国的母乳喂养制度建设和加大经费的投入;加强对医务人员的母乳喂养教育,使得平台的知识更全面和规范;搭建互联网企业与医疗机构的合作,设计更科学、更便捷、更具欣赏性的微信平台;这些都将推动基于微信平台的母婴健康教育更快速地发展,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母婴健康的需求。
  参考文献
  [1]王惠珊,曹彬.母乳喂养培训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16-20.
  [2]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关于印发中国妇女发展纲要和中国儿童发展纲要的通知[J].司法业务文选,2011(5):5-40.   [3] Dos S N E T,Zandonade E,Emmerich A O.Analysis models for variables associated with breastfeeding duration[J].Rev Paul Pediatr,2013,31(3):306-314.
  [4] Giglia R,Cox K,Zhao Y,et al.Exclusive breastfeeding increased by an Internet intervention[J].Breastfeeding Medicine,2015,10(1):20-25.
  [5] Jin S V,Phua J,Lee K M.Telling stories about breastfeeding through Facebook:the impact of user-generated content(UGC) on pro-breastfeedin gattitudes[J].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2015(46):6-17.
  [6] Pate B A.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effectiveness of breastfeeding intervention delivery methods[J].Journal of Obstetric Gynecologic and Neonatal Nursing,2009,38(6):642-653.
  [7]日发送微信消息450亿条数据见证2018年中国人数字化生活[EB/OL].人民网,2019[2019-1-10].http://media.people.com.cn/n1/2019/0110/c40606-30513560.html.
  [8]吴伟珍,李湘元,梁丽霞,等.微信平台健康教育项目对妊娠期糖尿病产妇产后体重的影响[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6,13(10):33-35.
  [9]黄玉萍,郑聪霞.基于微信平台的健康教育对初产妇母乳喂养自我效能的影响[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2018(4):133-143.
  [10]崔嫦婷,刘珍,黄晓燕.基于微信平台的延续性护理对产妇产后恢复情况、睡眠质量及母乳喂养行为的影响[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8,15(14):70-72.
  [11]郑小铭.微信平台在产科延续护理中的应用[J].基层医学论坛,2018,22(33):4749-4750.
  [12]薛志輝,杨壁云.利用微信平台进行同伴咨询对初产妇纯母乳喂养的影响[J].当代护士,2016(5):62-63.
  [13]冉伶.基于微信公众平台的健康教育对母婴健康促进的应用研究[J].中国健康教育,2016,32(11):1046-1048.
  [14]赵青,朱利伟,郭文涛.基于微信公众平台的新生儿保健平台的建立和应用[J].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5,23(8):888-890.
  [15]李艳兰,马六九.基于微信平台的健康教育对产后母乳喂养率的影响[J].中外女性健康研究,2018,11(6):189-197.
  [16]易菁,马远珠,李志云,等.基于微信平台的孕妇学校教育在提高产后母乳喂养率中的应用价值[J].广东医学,2017,38(12):1944-1947.
  [17]夏海琴.微信平台在初产妇围产期健康教育中的应用[J].当代护士,2017(11):76-77.
  [18]李佳归,李飞飞.利用微信平台对孕产妇进行健康教育对母乳喂养时间的影响[J].当代医药论丛,2018,16(1):267-268.
  [19]张英霞,何梅香,韩叶,等.微信联合QQ对出院早产儿母乳喂养效果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18,33(22):5147-5149.
  [20]常鹏环,林铃,陈彩云,等.212例产妇母乳喂养知识短期健康教育效果评价[J].护理研究,2018,32(12):1962-1964.
  [21]任素英,孟翠梅.连续性产科护理模式对孕妇母乳喂养认知行为的影响[J].齐鲁护理杂志,2014,20(22):69-70.
  [22]沈漪.产科狐狸采用微信平台对提高产妇健康知识与满意度的作用[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8,26(6):14-16.
  [23]丁娟,刘延锦,刘阳阳,等.基于手机和互联网的社区干预对婴儿期母乳喂养行为的影响[J].中国护理管理,2016,16(4):527-530.
  [24]蔡秀娟,胡军,罗斯,等.微信群对产妇出院后母乳喂养行为影响的研究[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6,13(11):1472-1473.
  [25]景丹,马良坤.移动医疗用于孕期健康管理的应用及研究进展[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6,27(5):662-66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1232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