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体脂肪移植在面部抗衰老中的应用及疗效评价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讨面部抗衰老治疗中自体脂肪移植技术的应用疗效与安全性。 方法 收集本院2019年2~7月收治的因面部容积缺失、老化患者50例,均采取自体脂肪颗粒移植手术治疗,对患者持续进行随访调查,评价该技术治疗效果与安全性情况。 结果 纳入患者单次手术面部脂肪的填充量在24.0~58.0 mL,50例患者术后疗效评价显示,显著改善37例、部分改善12例、无改善1例,治疗总改善率为98.0%。患者术后早期均存在有面部肿胀现象,且均于术后1周内消退;4例患者术后填充区出现淤青;随访末期显示,患者均未发生注射针孔瘢痕、注射区域皮肤凹凸不平、局部钙化或结节症状。 结论 自体脂肪移植术在面部抗衰老治疗应用的疗效明确且安全性高,该术式具有临床推广与应用价值。
  [关键词] 自体脂肪移植;面部抗衰老;临床疗效;安全性
  [中图分类号] R622.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14-0031-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autologous fat transplanta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facial anti-aging. Methods 50 patients with facial volume loss and aging treated in our hospital from February to July 2019 were collected. All patients were treated with autologous fat particle transplantation. The patients were continuously followed up. The treatment effect and safety of this technology were evaluated. Results The filling amount of facial fat in a single operation was 24.0-58.0 mL. The postoperative curative effect evaluation of 50 patients showed significant improvement in 37 cases, partial improvement in 12 cases, and no improvement in 1 case. The total improvement rate was 98.0%. Patients had facial swelling in the early postoperative period, and all of them subsided within 1 week. 4 patients had bruises in the postoperative filling area. At the end of follow-up, none of the patients had pinhole scars, uneven skin, localized calcification, or nodules in the injection area. Conclusion Autologous fat transplanta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facial anti-aging treatment has clear efficacy and high safety. This method has clinical promotion and application value.
  [Key words] Autologous fat transplantation; Facial anti-aging; Clinical efficacy; Safety
  面部衰老化是一类常见现象,也是人体老化的主要表现。面部拥有丰富的表情肌,加上日晒风吹等各种外界因素的影响,皮肤更容易衰老,面部组织容积程度不等减少,包括面部皱纹、上下睑袋的形成、鼻唇沟的加深等。随年龄增长,不少人发现面部中、上部脂肪容积表现为逐渐减少的情况,尤其是颊部脂肪垫处,可使面颊部变得凹陷,下面部的脂肪堆积,面部轮廓发生改变,尽显老态[1-2]。随着当前脂肪抽吸及填充技术的不断发展,自体脂肪移植在临床针对面部衰老化患者的抗衰老治疗中得到广泛应用[3]。资料表明,自体脂肪不会对人体的内分泌环境造成不良影响,不威胁女性今后的生育、哺乳。更重要的是,其生物学特性远远优于任何假体材料,对求美者自身來说不会产生免疫反应和排异反应,而且兼具再生、嫩肤的功效。但当前临床对于自体脂肪移植技术尚无明确的规范术式,对于自体脂肪选择、获取以及移植等方法存在一定差异。本研究主要探讨本院针对面部容积缺失、老化患者进行面部抗衰老治疗中自体脂肪移植技术的应用疗效与安全性。本次研究在面部抗衰老治疗中应用自体脂肪移植技术,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收集本院2019年2~7月收治的50例因面部容积缺失而表现出衰老的患者作为该次研究对象。本次纳入患者均为女性;年龄36~53岁,平均(43.6±6.8)岁。纳入患者包括33例进行1次自体脂肪填充手术、17例2次进行自体脂肪填充手术患者。
  1.2 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面部容积缺失;患者对研究内容完全知情,并签署同意书;无出血倾向;无重要器质性病变。排除标准:术前2周未戒除的吸烟患者;月经期或妊娠期患者;术前2周用过阿司匹林等非甾体类抗炎药;合并面部皮肤感染灶患者[4]。本次研究已经由伦理委员会的审核,予以开展。   1.3 方法
  选取下腹、大腿内或外侧为自体脂肪供区,在开展手术前,精准标记脂肪获取区域,取肿胀液常规注射,与直径为3 mm的钝头吸脂套管连接,对供区脂肪开展负压吸脂操作,动作需轻柔,并最大程度维持抽吸脂肪细胞活性。抽吸操作结束后,应用生理盐水清洗脂肪颗粒并作静置分层操作,将多余油脂和水分去除。脂肪颗粒于注射器填装,作密封处理后,以1000 r/min速度完成离心操作,时间为3 min,离心去除杂质后,将纯化脂肪颗粒抽吸至注射器中备用。
   在开展手术前,指导患者取站立位,对面部脂肪填充部位进行标记。实施局麻后,对填充区域周围相对隐蔽的部位确定,取18 G型号锐针应用,对皮肤进行穿刺,以此为填充进针孔。同时,将规格为1 mL的注射器连接18 G型号钝头侧孔填充针,采取多层次、低压力、少量、多点的退针方式,对脂肪进行填充,需使脂肪颗粒呈均匀分布的状态,与周围组织之间需有相对自然的过渡。就额部脂肪填充而言,需对皮下层或骨膜浅层进行选取应用,每次填充量控制在10~25 mL;针对颞部脂肪填充选择颞浅筋膜浅层或骨膜浅层进行填充,每次填充量控制在5~12 mL/侧。
  术后加压包扎,维持时间为5~7 d,术后24 h内注意避免蒸桑拿、避免池浴、避免剧烈活动;术后2~3个月内,需嘱患者穿着塑身衣,以加快供区皮肤平整进程。均需对针孔缝合,术后防范受压,并向患者强调减少面部表情活动;常规行感染防范。第1次填充不理想、吸收明显者,于术后3~6个月予以第2次自体脂肪填充手术治疗。患者均安排人员术后随访6个月,末期随访于2020年1月结束。
  1.4 观察指标
  于末次术后4周对患者手术治疗效果进行评价,疗效依据《面部脂肪移植的研究进展》评价,分为无改善、部分改善及显著改善3个等级[5],显著改善:整形后患者面部轮廓光滑、丰满,整形皮肤与周围皮肤组织无明显差别;部分改善:整形后患者面部轮廓较光滑、较丰满,但与周围皮肤存在轻微差别;无效:整形后患者面部轮廓存在明显凹陷,且与周围皮肤组织存在明显差别。治疗总改善率=显著改善率+部分改善率。分析患者术后6个月随访结果。
  2 结果
  2.1 患者单次脂肪填充量及改善效果分析
  纳入患者单次手术面部脂肪的填充量在24.0~58.0 mL;50例患者术后疗效评价结果显示,显著改善37例,占74.00%;部分改善12例,占24.00%;无改善1例,占2.00%;治疗总改善率为98.0%。
  2.2 患者术后并发症及相应恢复情况分析
  50例患者术后早期均存在面部肿胀现象,且均于术后1周内自行消退;4例患者术后填充区出现淤青,于术后1~2周完全消退;纳入患者围术期内均未见发生血肿或面部感染症状;随访末期资料显示,患者均未发生注射针孔瘢痕、注射区域皮肤凹凸不平、局部钙化或结节症状。
  3 讨论
  对于年轻面部,通常以中、上面部较饱满,且同时呈圆润状,下面部呈较紧致显示。而随着人们年龄的增加,其面部将逐渐老化,主要表现为中、上面部的容积相对减少,同时,在面部组织不断下垂的情况下,可使下面部组织容积也呈不断增加显示,最终促使面部轮廓发生改变;面部骨骼特别是颌骨也发生明显的变化,它使人看上去更显得苍老。对于求美者而言,改善面部容积状况是抗衰老的一项重要措施。近年来研究发现,自体脂肪抽吸与填充技术在面部容积改善方面具有重要作用[6-8]。自体脂肪是一种软组织的填充材料,其来源较丰富,具有易取材、抽吸操作便捷、重塑性好等特点。自体脂肪移植技术应用于面部修饰是通过特定的方式对采集的脂肪颗粒进行处理提纯,注射于面部的各个层次,整个移植过程均依靠很细的导管来完成,与传统开刀拉皮术相比不需要开刀,在保证患者安全的基础上,术后不留伤痕,无异物感,不痛苦。自体脂肪移植在恢复患者面部组织容积、改善其面部轮廓等方面均具有明显作用。临床研究发现,自体脂肪移植在发挥改善患者面部轮廓作用的同时,其本身具备的脂肪源间充质干细胞,该物质具多向分化潜能,脂肪间充质干细胞在特性上,同骨髓间充质干细胞较为相似,可向神经、软骨、脂肪等多种组织分化,脂肪间充质干细胞对皮肤伤口愈合也具促进作用,另外,还可加快损伤部位组织细胞再生进程,抗衰老[9-10]。因此,采用自体脂肪移植手术治疗还能有效改善患者面部皮肤的质地、光泽与弹性,进而促进组织愈合并发挥改善面部皱纹等多種作用。在当前,自体脂肪移植手术已成为面部抗衰老化治疗的一项安全、长效的微创外科手术方式[11]。
   研究发现,自体脂肪颗粒移植手术治疗患者一次手术后可能存在二次手术情况,其原因可能是自体脂肪在移植后存在有一定程度吸收率。临床上需采取有效措施提高患者脂肪移植后成活率,减少自体脂肪移植后被吸收的情况[12-13]。本次研究针对自体脂肪的获取、处理以及填充过程中,应用规格为10 mL的注射器与钝头吸脂套管进行连接,开展负压条件下对脂肪的抽吸操作,动作需轻柔、快捷,经钝头吸脂套管和较小程度的抽吸压力,可防范在自体脂肪取材期间可能引发的脂肪细胞受损;对采集后脂肪开展有效的低速离心纯化操作,可达到将脂肪杂质去除的目标,进而促使单位体积内所含有的脂肪细胞浓度上升,作低速离心操作,对脂肪细胞完整性具保护作用。此外,本研究采用1 mL注射器与18 G钝针连接注射填充,以少量、多层次、多点、多隧道与退针注射可有效降低注射压力,尽量保护脂肪颗粒薄膜,防范脂肪细胞在移脂后受损,保证其存活率,并可为多点、微量注射创造条件,以充分保证填充脂肪的分布均匀,有利于移植后组织的再血管化,并增加移植组织成活率,减少脂肪细胞被吸收的现象。本研究对50例因面部容积缺失、老化患者均采取自体脂肪颗粒移植手术治疗,结果显示,患者单次手术面部脂肪的填充量在24.0~58.0 mL范围内;50例患者治疗总有效率达98.0%。患者术后早期均存在不同程度的面部肿胀现象,且均于术后1周内消退;4例患者术后填充区出现淤青;随访末期显示,患者均未发生注射针孔瘢痕、注射区域皮肤凹凸不平、局部钙化或结节症状。研究发现,自体脂肪颗粒移植手术在面部皮肤抗衰老治疗应用中具有重要价值。    目前,自体脂肪移植填补缺陷已成为医美范畴内新的曙光,虽然方便取得、没有排斥性,但仍然有其限制。权威资料表明自体脂肪移植技术在一年后会吸收掉50%~75%,建议追加注射2~3次,以达到最佳手术修饰效果。饱满的面部可让脸部显嫩,但是填充后的效果不一定尽如人意。对于进行自体脂肪移植抗衰老治疗患者,术后仍存在有一定的并发症,临床常见并发症包括矫正不足、矫正过度、皮肤水肿、皮肤硬结、皮肤钙化以及皮肤表面凹凸不平等,严重者甚至导致发生脂肪栓塞等症状,此类症状往往易导致患者发生失明、皮肤组织坏死、脑梗死等症状。其中,皮肤瘀斑是由于机体血液渗出所致,一般不需特殊处理,可在2~3周内自行消退;皮肤硬结可能是脂肪血脂或者纤维未清除干净造成的,早期结节可以通过按摩消散让脂肪吸收;脂肪填充后在存活过程中由于血液供给量不足会引起表面钙化,需返回医院用微细管将硬块粉碎,再抽掉;局部皮肤凹凸不平一般于术后3~6个月出现,大多患者皮肤可自行恢复平整,如仍有不平整可返回医院进行专业矫正。对此,在进行自体脂肪移植抗衰老治疗过程中需高度警惕,自体脂肪填充存活跟手术操作和技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要求施术者熟悉吸脂、填充区域的具体解剖特征,对于重要血管走行的区域应设法避开;同时,尽量选择于局部麻醉下进行脂肪填充,少量局部麻醉药物能起到收缩局部血管的作用,且便于患者及时对自身感受进行反馈,以对相关并发症发挥防范作用[14-15]。同时在开展吸脂、填充等系列操作期间,宜选用钝头套管,以避免血管出现损伤的情况。移植过程中需遵循以低压力、多点、少量、多层次、多隧道的退针注射方法填充脂肪,以降低自体脂肪移植术后并发症的发生风险。此外,术后口服营养,通过推送新活血液来维护盘活填充的脂肪颗粒也十分重要。口服營养中的弹性蛋白能够稳定注入的脂肪细胞,保持结构不移位,内外结合,促进填充新脂肪颗粒和填充部位的交织结合。
   综上所述,自体脂肪移植术在面部抗衰老治疗应用的疗效明确且安全性高,该术式具有临床推广与应用价值。
  [参考文献]
  [1] 李凯,秦巍,周明,等.自体脂肪颗粒结合富血小板血浆(PRP)移植在面部年轻化治疗中的应用研究[J].中国美容医学,2019,28(12):17-19.
  [2] 张亚美,王敬.纳布啡复合右美托咪定保留自主呼吸全麻在面部自体脂肪填充术中的应用[J].心理月刊,2019, 14(20):211.
  [3] 陈晓玲,姚炎燚,孙恒寿,等.自体脂肪移植配合蛋白线在面部塑形中的应用[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9, 6(77):43.
  [4] 管利娜,刘合胜,刘振用.自体脂肪移植综合技术在面部轮廓整形中的应用效果观察[J].中国医疗美容,2019, 9(9):16-18,22.
  [5] 赵国青.自体脂肪颗粒移植在面部轮廓整形中的临床应用观察[J].医药论坛杂志,2019,40(7):111-113.
  [6] 杨玉巧.自体脂肪颗粒移植术修复面部凹陷性及萎缩性瘢痕的体会[J].河南外科学杂志,2019,25(4):148-149.
  [7] 任姝锦,刘玉丽,李正斌.自体脂肪颗粒移植在面部凹陷整形美容中的应用研究[J].中国医疗美容,2019,9(7):31-34.
  [8] 冯牧夷.面部自体颗粒脂肪注射移植术并发症防治研究[J].医学信息,2019,32(8):81-84.
  [9] 左永士.自体颗粒脂肪移植治疗面部凹陷的临床疗效观察[J].中国冶金工业医学杂志,2020,37(1):28-29.
  [10] 邓晖,鲁明,杨熙,等.自体脂肪颗粒的处理方法及其在面部年轻化治疗中的研究进展[J].中国美容医学,2020, 29(1):158-161.
  [11] 韩星,胡守舵,陈晓芳,等.自体脂肪移植在面部年轻化中的临床应用[J].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2019,30(6):328-330,387.
  [12] 李虎,史高峰,蒋朝龙,等.自体脂肪移植行面部年轻化治疗就医者满意度及对其自身正向评价的影响[J].中国美容医学,2019,28(11):11-14.
  [13] 赵伟,廖农,王君,等.自体脂肪及脂肪干细胞填充治疗面部老化的疗效[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9,29(13):94-97.
  [14] 王希华.自体脂肪颗粒移植在面部年轻化及塑形中的应用[J].当代医学,2019,25(9):54-55.
  [15] 张若冰,谢惠明,张杰.自体脂肪干细胞的浓缩提取及在面部填充中的应用效果[J].中国美容医学,2019,28(8):22-25.
  (收稿日期:2020-02-1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27798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