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不同剂量配伍的三黄泻心汤总蒽醌含量比较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建立紫外分光光度法测定不同剂量配伍的泻心汤中总蒽醌的含量。以大黄素为对照品,用浓度为1%的醋酸镁甲醇溶液作为显色剂,在512 nm波长处测定吸光度,计算不同剂量配伍的泻心汤总蒽醌的含量,最后比较其差异。结果表明,不同剂量配伍的泻心汤总蒽醌含量有差异,这可能与配伍后不同剂量的黄芩与黄连对大黄总蒽醌溶出率的影响有关,该方法可作为不同剂量配伍的中药方剂质量控制方法,为今后综合开发和利用不同剂量配伍的中药方剂提供参考依据。
  关键词:泻心汤;剂量配伍;紫外分光光度法;总蒽醌
  中图分类号:O657.32         文献標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114(2019)09-0098-03
  DOI:10.14088/j.cnki.issn0439-8114.2019.09.022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
  Abstract: To establish a UV spectrophotometric method for the determination of total anthraquinones in Xiexin decoction with different doses. The content of total anthraquinone in Xiexin soup at different doses was calculated by determining at 512 nm wavelength and the solution of magnesium acetate with a concentration of 1% as a colorant. The content of the total anthraquinone in Xiexin soup with different doses was calculated, and the difference was compared. This method reveals the change of total anthraquinone content in Xiexin soup with different dosage. The content of total anthraquinones in Xiexin soup with different doses is different, which may affect the dissolution rate of total anthraquinone with different doses of Scutellariz baicalensis and Coptis chinensis. This method can be used as the quality control method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escription in different dosages, and the combination of different dosa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n the future.
  Key words: Xiexin decoction; dose compatibility; ultraviolet spectrophotometry; total anthraquinone
  中药复方是中国中医临床治疗的基础,也是中医理论的体现。本试验的三黄泻心汤来自张仲景的《金匮要略》[1],方剂中君药大黄主要活性物质成分为蒽酮类、番泻苷类等[2],黄芩主要活性成分有黄芩苷、汉黄芩苷、黄芩素、汉黄芩素等黄酮类成分[3,4],黄连主要活性成分物质有小檗碱、黄连碱、巴马汀等生物碱物质[5-7]。三黄泻心汤主要有抗菌[8-11]、抗细菌内毒素[12]、降血糖[13]、保护胃黏膜[14]和泻下[15]等药理作用,还对心血管系统及血液系统有影响[16-20],对脑缺血再灌注也有很好的抗损伤作用[21]。
  常将大黄与其他药物配伍使用,如大黄与黄芩、黄连、厚朴、枳实等中药材配伍使用,从而改变其化学活性成分、降低肝毒性等[22,23]。研究发现,大黄和黄芩配伍时,蒽醌类成分溶出率增加,而与黄连配伍时,蒽醌类成分溶出率降低,三者合煎时,总蒽醌的溶出率增加。大黄、黄连、黄芩配伍组合成泻心汤来降低大黄的毒性,并通过与不同剂量黄连、黄芩的配伍来改变蒽醌类成分的溶出率,从而进一步筛选出不同剂量配伍的总蒽醌含量较高的剂量配伍比例,具有一定的科学意义。
  1  材料与方法
  1.1  药材与试剂
  大黄(批号:161008891、170307001)、黄连(批号:161106631)、黄芩(批号:161105141),3种药材均购于广州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甲醇(色谱纯,Fisher)、醋酸镁、氯仿购于国药集团化学试剂有限公司;大黄素对照品(批号:170224),纯度≥98%,购于上海融禾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1.2  仪器
  岛津UV1780型紫外;纯水仪,法国密理博;电子分析天平,赛多利斯科学仪器有限公司;UV-1800 型紫外分光光度计,日本岛津公司;全波长酶标仪,美国BIOTEK-Epoch;ZH-B6型代谢笼,安徽正华有限公司;PYX-190H-B型育温箱,广东科力有限公司;离心机,德国Thermo Fisher;HWS12型水浴锅,上海一恒公司;DZTW型电热套,北京市永光明医疗仪器有限公司。   1.3  方法
  1.3.1  对照品溶液的配制  取大黄素对照品10.08 mg,置于25 mL容量瓶中,加1%醋酸镁甲醇至刻度,摇匀,即得0.403 2 mg/mL。
  1.3.2  供试品的制备  按照剂量配伍比例分别精密称取4组泻心汤药材:①大黄∶黄芩∶黄连=1∶0.97∶0.028;②大黄∶黄芩∶黄连=1∶1.70∶0.096;③大黄∶黄芩∶黄连=1∶1.18∶0.61;④大黄∶黄芩∶黄连=1∶0.5∶0.5。
  精密称取适量药材,加10倍量的纯水浸泡30 min后加热至微沸,持续微沸状态煎煮20 min,过滤后13 000 r/min離心10 min,随后取上清液5 mL,加8%盐酸10 mL超声3 min,再加20 mL氯仿超声30 min,氯仿分层,酸液再用氯仿萃取3次,每次10 mL,合并氯仿溶液并挥干,残渣加1%醋酸镁甲醇溶液定容至50 mL,备用。
  1.3.3  波长的选择  精密取对照品溶液0.5 mL,置25 mL容量瓶,加1%醋酸镁甲醇溶液至刻度,摇匀。以1%醋酸镁甲醇溶液为空白对照,按紫外-可见分光光度法,在400~800 nm波长范围内扫描(图1)。结果表明, 大黄素在512 nm处有较大吸收,且该波长不易受到溶剂和杂质的干扰,故选择测定波长512 nm。
  1.3.4  测定  以1%醋酸镁甲醇溶液为空白对照,于512 nm波长处测定其吸光度,计算总蒽醌的含量。
  2  结果与分析
  2.1  方法学考察
  2.1.1  标准曲线绘制  精密取大黄素对照品溶液0.25、0.50、0.75、1.00、1.25、1.50和2.00 mL分别置10 mL容量瓶,加1%醋酸镁溶液至刻度,于512 nm波长处测定吸光度[24]。以大黄素浓度为横坐标,吸光度为纵坐标,得线性方程y=10.092x+0.009 8,R2=0.999 1,即大黄素在0.010 1~0.080 6 mg/mL内有良好的线性关系。
  2.1.2  精密度试验  以剂量①的比例称取药材,精密称定,按照“1.3.2”方法制备样品,以1%醋酸镁甲醇溶液为空白,于512 nm波长处连续6次测定吸光度,结果测得RSD为0.50%,表明该方法精密度良好。
  2.1.3  重复性试验  按照“1.3.2”方法各制备6份供试品,以1%醋酸镁甲醇溶液为空白,在512 nm处测吸光度,计算泻心汤剂量①、剂量②、剂量③和剂量④水提取液的平均浓度分别为0.631 4、0.675 8、0.286 2和0.402 4 mg/mL;RSD分别为2.15%、1.46%、1.83%和1.27%,表明该方法重复性良好。
  2.1.4  稳定性试验  按照剂量比例称取药材,精密称定,按照“1.3.2”方法制备供试品,以1%醋酸镁甲醇溶液为空白,于512 nm处分别在0、10、20、30、40、50、60、80、100、120 min测定吸光度,计算泻心汤剂量①、剂量②、剂量③和剂量④的RSD分别为2.25%、0.91%、1.93%和 1.58%,表明样品在2 h内稳定。
  2.1.5  加样回收率试验  按“1.3.2”方法各制备6份供试品溶液,加入适量大黄素对照品溶液,以1%醋酸镁甲醇溶液为空白,于512 nm处测定吸光度,计算泻心汤剂量①、剂量②、剂量③和剂量④的平均加样回收率分别为101.63%、99.90%、98.39%、99.09%,RSD分别为1.22%、1.23%、2.72%和2.11%,表明该方法加样回收率良好。
  2.2  样品测定
  精密称取泻心汤剂量①、剂量②、剂量③、剂量④各3批,按“1.3.2”方法制备样品溶液,在512 nm波长处重复测定3次吸光度,计算泻心汤剂量①、剂量②、剂量③、剂量④的总蒽醌含量分别为0.626 8、0.685 6、0.288 7和0.399 5 mg/mL,RSD分别为1.14%、1.97%、1.73%和0.73%(表1)。
  3  讨论
  试验选用紫外分光光度法来测定不同剂量配伍泻心汤的总蒽醌含量,由于蒽醌类成分来自大黄,为了便于比较黄芩和黄连的量对泻心汤总蒽醌的影响,通过固定大黄的剂量不变,考察大黄与不同剂量的黄连、黄芩配伍对泻心汤总蒽醌类溶出率变化的影响。试验过程中通过改变黄芩和黄连的剂量,观察大黄总蒽醌含量在提取过程中是否受黄连、黄芩的影响及影响是否显著。不同剂量配伍的三黄泻心汤的总蒽醌含量各有差异,剂量①、剂量②的总蒽醌含量最高,其次是剂量④,最少是剂量③,适当增加黄芩的量或减少黄连的量有助于提高大黄总蒽醌的溶出率,引起这种变化可能与不同剂量配伍后化学成分的转移或转化有关,因此,想要提高复方中某一有效成分的溶出率,需要控制好复方中各药之间的比例,才有可能提高某一临床疗效,但是复方中药之间存在着相当复杂的协同疗效和相互作用机制,要想完全了解最优剂量配伍比例对某有效化学成分的溶出率影响以及剂量配伍对有效成分的溶出率的规律,还需要从不同视角多学科研究。
  大黄与不同剂量药材配伍后都会引起蒽醌类成分含量的改变,有研究报道大黄蒽醌类成分对肝肾存在潜在毒性[25]。大黄与不同剂量药材配伍后蒽醌类成分含量升高有助于减轻大黄的毒性作用,从而增强大黄的泻下作用,但两者的相关性有待进一步研究验证。
  在此基础上,中药复方的化学成分研究在复方配伍过程中是否有新成分的产生,是否由于新成分的产生才显示出复方的独特疗效。复方配伍过程中各成分的含量变化规律,是否由于各化学成分的协同作用产生复方的独特疗效[26]。中药的物质基础极为复杂,包括黄酮类、有机酸、生物碱、无机元素、皂苷及蛋白质、多糖等。近年来复方配伍的化学成分研究主要集中在配伍前后个别化学成分的定量分析、复方配伍后质变研究以及配伍后多成分定量研究[27-30]。   参考文献:
  [1] 苗婷婷.三黄泻心汤研究进展[J].湖南中医杂志,2016,32(3):190-192.
  [2] 魏江存,陈  勇,谢  臻,等.中药大黄炮制品的化学成分及药效研究进展[J].中国药房,2017,28(25):3569-3574.
  [3] 吉晓丽.黄芩的化学成分与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中医临床研究,2017,9(9):128-129.
  [4] 施高翔,邵  菁,汪天明,等.黄芩及其有效成分抗菌作用新进展[J].中国中药杂志,2014,39(19):3713-3718.
  [5] 赵  楠,李隆云,白志川.中藥材黄连的研究现状与展望[J].重庆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5,29(1):53-58.
  [6] 马红梅,陈  刚,裴月湖.黄连化学成分的分离鉴定及其药理活性[J].沈阳药科大学学报,2013,30(10):759-763,828.
  [7] 曹俊辉.复方泻心汤的物质基础及其作用研究[D].广东汕头:汕头大学,2009.
  [8] 秦亚东,席先蓉,梁光义,等.高效液相色谱法测定泻心汤不同煎液中黄芩苷的含量及体外抗菌作用比较[J].时珍国医国药,2006,17(12):2387-2389.
  [9] 张秀桥,刘焱文,林清华.三黄泻心汤两种汤剂体外抗菌实验研究[J].湖北中医杂志,2007,29(7):61-63.
  [10] 陈芳园,闵仲生.三黄泻心汤水提物对痤疮丙酸杆菌体外抑制实验[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31(1):10-13.
  [11] 肖永平,冯四林,邱连建,等.三黄泻心汤中西医结合根除幽门螺杆菌感染的体内外实验研究[J].中国药业,2011,20(15):6-8.
  [12] 熊玉霞,孟宪丽,张  艺,等.泻心汤及其拆方抗内毒素作用研究[J].中药药理与临床,2007,23(1):7-9.
  [13] 耿慧春,杨  波,李彦冰.三黄泻心汤对实验性糖尿病大鼠影响的研究[J].中医药信息,2010,27(4):57-59.
  [14] 刘保林,宣园园,王晓虎,等.三黄泻心汤治疗上消化道出血的药效学研究[J].中药药理与临床,2003,19(3):1-3.
  [15] 陈  勇,陈子隽,魏江存,等.不同剂量配伍的泻心汤泻下作用比较研究[J].井冈山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8,39(6):82-85,110.
  [16] 白  羽,肖  箫,薛莹雪,等.三黄泻心汤有效成分逆转LPS诱导急性肾损伤的机制研究[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15,8(5):1-2.
  [17] 谿忠人,大野智子.大小柴胡汤、三黄泻心汤与祛脂酸对类固醇激素大鼠改善作用的比较研究[J].国外医学-中医中药分册,1990,12(2):24.
  [18] 刘保林,陶  玉.三黄泻心肠及其组方对凝血系统的影响[J].中药药理与临床,1996,5(2):5-6.
  [19] 刘保林,刘晓华.三黄泻心汤治疗上消化道出血的实验研究[J].中药药理与临床,1998,14(1):16-18.
  [20] 李静华,魏晓芬,郭玉成,等.三黄泻心汤不同剂型的抗炎及泻下作用研究[J].时珍国医国药,2006,17(8):1439.
  [21] 张  祎,陈  文,孟宪丽.三黄泻心汤对全脑缺血再灌注大鼠氧化应激及炎性损伤的保护作用[J].中药药理与临床,2014, 30(4):1-5.
  [22] 魏江存,陈  勇,庾延和,等.中药复方安全性因素的研究分析[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6,25(23):115-118.
  [23] 邓丽红,谢  臻,陈  勇,等.剂量配伍对泻心汤蒽醌类成分溶出率变化规律研究[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18,38(6):590-594.
  [24] 魏江存,陈  勇,谢  臻,等.紫外-可见分光光度法测定生大黄和醋大黄的总蒽醌含量[J].井冈山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38(6):88-92.
  [25] 王伽伯,马永刚,张  萍,等.炮制对大黄化学成分和肝肾毒性的影响及其典型相关分析[J].药学学报,2009,44(8):885-890.
  [26] 刘建利.中药复方疗效的物质基础及其化学成分研究方法[J].中成药,1992(10):49.
  [27] 何  伟,秦  林,司淑媛.川乌与防己配伍前后乌头碱和粉防己碱煎出量的测定[J].中草药,2002(7):27-29.
  [28] 魏江存,秦祖杰,谢  臻,等.大黄不同炮制品对大承气汤泻下作用变化研究[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8,33(12):5392-5396.
  [28] 彭  伟,蒋燕萍,傅超美,等.四逆汤中甘草与其他药味配伍药效成分变化规律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2015(1):84-88.
  [30] 陈建萍,谭炳炎,吴伟康,等.四逆汤中附子甘草配伍规律研究[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01(3):16-17.
  收稿日期:2018-09-30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81360524;81660701);广西自然科学基金项目(2016GXNSFAA380148)
  作者简介:魏江存(1989-),男,广西贺州人,药师,硕士,主要从事中药、民族药质量分析及其药效机制研究,(电话)18177479182(电子信箱)WJC2553@163.com;通信作者,陈  勇(1961-),男,江西南昌人,教授,主要从事中药及其制剂质量分析研究,(电子信箱)cy6381@163.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8/view-1489329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