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课堂
作者 :  苏菲芷

  告别小学生活,上初中了,语文、数学、英语、政治、体育、历史、地理、生物、音乐、美术,到了初二初三还有物理和化学。你会发现:令你眼花缭乱的不单是林林总总的课程,还有各种各样的老师,“各师各样”的别样课堂。
  
  “问题老师”和“分贝学生”
  鲁小陆
  
  我喜欢上历史课,教历史的刘老师,上课说话总把声音拖得长长的,很多问题都是他在问,我们在没有章法地乱答。有时就算我什么也不知道,但都可以拖长声音回答他,且做一回“南郭先生”,反正他不会批评我,他也弄不清楚是谁在回答,因为实在是太吵了。当他听到一个主流的声音时,他才会点点头,我们知道正确答案出来了。刘老师被我们称为“问题老师”,我们则是他的“分贝学生”。
  
  安静,安静
  苏立延
  
  数学老师从我们上初中第一节数学课就跟我们说:“你们已经是中学生了,不能像小学生那样上课叽叽喳喳,不要和我说任何与上课无关的事,除非是生病或是你拉肚子要上厕所。”现在都初三了,他经常说的还是:“安静,安静!不要说话,也不要问同学,自己认真思考,给同学一个思考的安静环境。”
  更绝的是不管是小测验还是平时练习,做作业时他也反复告诫同学:不要抄同学的答案,也不要把你的答案给同学看。现在我们班要抄数学作业那就是一个字――“难”,两个字――“没门”。不过现在我们倒是十二分感谢他一开始就把我们的“猫猫狗狗”的心理扼杀了。因为,我发现:中考,我只对数学有信心。
  
  谁来拯救全班
  淑华
  
  上学年,我们班的政治课真的太糟糕了。有一次,上课开始,政治老师用眼睛盯了我们足足5分钟,班上才安静下来。同学们开始拿出练习本和笔,老师开始在黑板抄题,一边抄还一边侧着身子,斜着眼睛来看我们,看到有人不抄,她决不放过:“×××你不要偷懒!”老师突然把身子全部转过来,手里拿着一个纸团,大声说“谁干的?”上帝才知道,是谁干的。教室里面很安静,谁都不会主动承认的,那是小学时代的表现,也许并不是故意扔老师的吧,只是那个人技术烂加上运气差而已。我也开起了小差,心里总在想:这个个子不高的女老师怎么就不尖叫呢?她应该尖叫才对啊。我们心里都明白不管老师怎么问,怎么查,这样的事件是没有结果的。接下来半个小时就是老师对我们班进行思想和纪律教育了,我们听得耳朵起茧。这节课老师很生气,同学们也不爽,倒是本班那几个“变形金刚”在很得意地显摆他们幸灾乐祸的表情,他们才不在乎学不学习呢。也许大家都没有课上就是他们上课捣鬼的真正目的。可恨!哎,可恼我当时为什么不做一回英雄,牺牲我一个,拯救全班呢?
  
  爱上音乐课
  余微微
  
  为什么要上音乐这样的课呢?不怕笑话,从小学起我就不喜欢音乐,认为音乐不重要,数学语文才是最重要的。于是,我始终是个音盲,五线谱的唱名知道些,但是你写一个“6”,我一时还不能说出是“la”,更别提唱得准不准了。初中的第一节音乐课老师并没有长篇大论地说纪律要求,她把我们带到小礼堂,在那里给我们组织了一场“才艺秀”。我还记得那天音乐老师穿了条白边粉红的裙子,这真是心情非常愉悦的一堂课,从那以后我爱上了音乐课。
  
  违纪的课堂一定热闹,缺少活力的课堂一定死气沉沉。我们理想的课堂是闹中有静。闹,不是违纪的闹;静,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静。美妙的课堂是积极健康的,在美妙的课堂里,老师和同学是幸福的一家人在共同联欢,让学习像游戏,又超越游戏。
  本栏责任编辑 吴昕颖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