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加强物流、寄递环节涉烟违法行为监管

作者:未知

  摘 要:近年来,以淘宝、京东为代表的电商和各类微商迅猛发展,网购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网购的兴起也带动了各类物流、寄递企业的快速发展。而不法分子瞄准物流、寄递运输隐蔽性强、人货分离、成本低和快速方便的特点,疯狂运输、贩卖违法卷烟,攫取巨额非法利润,严重危害国家利益和消费者利益。加强物流、寄递环节涉烟违法行为监管势在必行。本文通过调查和分析物流、寄递环节涉烟违法行为的现状,找出监管工作面临的困难,有针对性的进行总结并制定相应对策。
  关键词:物流;寄递;涉烟;监管
  一、物流寄递环节涉烟违法行为现状
  (一)销售数量触目惊心
  以我们重点关注的某快递企业发货站点的一个快递员为例,仅12月1日到5日就揽收4961个包裹,平均每天992个,其中到安徽146个。从各地查获情况看,这批包裹全是假烟,每个包裹2—10条不等。保守的按4条/个计算,仅这一个售假者每天销售假烟4000余条。这已经达到了安徽省一个县级营销部日平均销量的三分之一。而类似的嫌疑发货站点多达几十个,可以说销售数量触目惊心。通过物流、寄递企业贩售违法卷烟已经成为违法分子的一个重要渠道。
  (二)实名验视制度形同虚设
  我国邮政管理相关制度明确规定要做到“开包验视、实名登记、X光机安检”三个管理措施100%到位。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以上管理措施在广东、福建等制假、售假重灾区基本上形同虚设。
  安徽省合肥市烟草专卖局曾一次性在某寄递企业查获从广东省揭阳市发来的假冒卷烟2000余条,且快递面单全部是虚假信息;2017年2月,广东省惠州市烟草专卖局在辖区某圆通站点查获2600多个快递包裹。20余人6小时拆出5000多条假冒卷烟,“寄件人姓名”均为“张豆腐”,寄件人地址和电话也是假的,但收件人地址却遍布全国各个省份。这些假烟包裹占该站点所有揽件量的80%以上。由于很多寄递企业在揽件环节没有落实实名验视制度,更有甚者,其部分从业人员利用工作便利与不法烟贩相互勾结,导致非法卷烟通过物流、寄递渠道大肆流通。
  (三)资金结算方式多种多样
  随着各种电子结算方式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利用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软件交易已经成为新的趋势。这些支付方式都是建立在因特网基础上的,有的还同时交叉使用qq红包、网银等多种支付方式。对于使用双方来说支付快速便捷,但是一旦发生违法行为,监管起来难度较大。
  综上所述,“网上联系、电子结算、寄递送达”已经取代“电话联系、银行转账、专车运输”成为当前不法烟贩违法经营的主要模式。
  二、监管工作面临的困难
  (一)执法权限不足
  由于物流、寄递环节监管发现违法卷煙大多在运输过程中,嫌疑包裹内是否为违法卷烟需要开箱验视后方能确定。而烟草专卖人员没有开包检查权,稍有闪失,有可能面临违法检查的法律风险。个别地方的物流、寄递企业甚至出现了只接受邮政管理部门监管,拒不接受烟草专卖部门检查的现象。
  (二)情报线索不准
  违法分子利用货物托运发货方便、隐蔽性强的特点,有的采取少量多批次的方式,每个包裹装5—10条假烟,分多个批次发运,即使被查获一部分,损失也不会太大;有的用木箱、电器包装箱等方式伪装,掺杂在成千上万的货物中,如果没有准确的单号等线索,执法检查犹如大海捞针,收效甚微。而当前各地烟草专卖部门发展线人工作参差不齐,想要获得准确的情报线索难度较大。
  (三)调查取证不易
  一方面,上、下线之间仅通过微信、qq等聊天软件联系,互不相识,不见面交易,一定程度上减少了违法活动被发现、被查处的风险;大多数没有直接的违法交易现场,属于“人货分离”式交易,烟草专卖部门很难做到人赃俱获,打击难度很大。
  另一方面,由于上线在发货时会故意填写虚假信息,发货人姓名、电话、地址均为虚构,就算执法人员查到了违法包裹,也很难进一步追查发货人和收件人的真实信息。目前物流寄递环节案件查处模式基本上为以烟找人、以资金流找人和以信息流找人。不管何种模式,现场能够获取真实有效的信息是调查取证的基础。再加上深挖案件需要烟草和公安机关的网安、技侦等多个部门协调配合,追查上线甚至需要多个省、市公安机关的配合,是一个复杂的联合作战过程。能否有效协调各有关单位,及时获取并固定证据,是案件经营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实名验视制度执行不到位也进一步增加了案件调查取证的难度,导致出现了很多物流寄递环节的无主案件。
  三、加强物流寄递环节涉烟违法行为监管的对策
  (一)加强多部门联合执法
  要协调邮管、公安、交通等执法部门,建立合作机制,形成执法合力。通过下发文件、联合执法等方式,加强对涉烟物流、寄递企业的监管。
  实践中,鉴于邮管部门执法人员较少和违法卷烟包裹多为夜间到货的特点,可以协调邮政管理局牵头召开物流、寄递企业负责人座谈会和为烟草专卖执法人员办理联合执法工作证等方式,有效解决物流寄递企业拒不接受烟草部门检查和烟草专卖部门单独执法权限不足的问题。
  (二)成立物流、寄递环节监管专业队伍
  随着物流寄递环节涉烟违法行为的多发,烟草专卖部门应当充分借鉴公安部门专业化队伍建设的经验,成立物流寄递环节监管的专业队伍。
  一方面不断总结经验,提炼技战法,建立本地物流寄递企业档案,摸清广东、福建等重点来源地区涉烟包裹的常见揽件人、发货站点、运输路线、到货时间、包装特征等规律特点,分析研判,提高精准打击能力。同时采用“承包制”、“网格化”等监管方式,日常巡查和重点检查相结合,做到不留死角,全面覆盖,重点打击。
  另一方面要在物流、寄递企业内宣传相关法律法规和举报奖励政策,采用留微信、发传单等方式培养线人,逐步建立情报信息网络,提高打击的精准度,牢牢把握工作的主动权。   (三)加强“大数据”导侦
  全国各地的烟草专卖执法人员各尽其才,总结、研发了很多技战方法,培养了一批专业人才。有的通过快递“推单”软件分析涉烟包裹;有的建立涉烟情报分析研判中心,充分利用烟草、公安执法合力,加强重大案件的摸排;有的利用“流向示意图”原理开发了全省物流寄递环节“云析”系统,直观、形象的建立了全省物流寄递环节涉烟违法案件的大数据库,为案件分析、数据碰撞奠定了基础。
  但不管是哪种方式,都要注意两点:一是要善于通过数据分析锁定本地市场的重点监控对象。对于通过物流、寄递渠道购进违法卷烟的本地人要采取“以烟找仓”的方式,找出其藏匿违法卷烟的仓库进行重点打击;二是要协调公安部门“抓主犯、追上线、端窝点、办网案”。对于有经营价值的线索,做到不急于求成,不急于结案。要以资金流为突破口,调取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数据,查清违法经营网络,深挖、侦办网络案件。
  (四)加强信息共享,编织天罗地网
  以“全国烟草专卖打假一盘棋”为中心,通过建立全国烟草金叶卫士打假联络微信群、qq群等方式,编织一张遍布全国的信息网和打假网。一方面是查获物流寄递渠道涉烟案件的单位,将面单信息推送到群里共享,群成员单位通过面单信息来分析、研判同一发货站点发往本地的包裹进行检查;另一方面货物发出地的烟草部门要对发货站点进行重点监管,查来源、断渠道,严防再次发生“张豆腐”类型的案件。
  (五)建立通报机制,强化责任追究
  以查获的物流寄递渠道涉烟案件为依据,分析研判物流寄递环节涉烟违法行为特点。视情况通报有关企业,要求其增强规范经营意识。要联合邮政、公安等主管部门加强监督检查,督促物流寄递企业规范、守法经营。同时建立责任倒查机制,对整改措施不力、屡查屡犯的企业及其责任人,依法追究其责任,给予相应处罚。
  四、结语
  物流、寄递环节涉烟违法行为给我们带来了挑战,但同时也提供了机遇。从揽件、发件到收件是一个完整的流程,利用支付宝、微信红包等进行资金结算也是有迹可循的。虽然违法者会采取种种手段掩盖真实信息,但仍会留下蛛丝马迹。作为烟草专卖执法部门,维护国家利益、维护消费者利益是我们的神圣使命。我們有责任更有义务协调邮政、公安、交通等部门,加强对物流寄递环节涉烟违法行为的监管,切断违法卷烟运输的渠道,为卷烟市场平稳、有序发展保驾护航。
  参考文献:
  [1]王建设.南京市物流业发展中的政府监管问题研究[D].新疆农业大学,2016.
  [2]韦继颖.卷烟非法托运管理对策探析[A].广西烟草学会2011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331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