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超声在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诊断中的运用探究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观察并分析心脏超声在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诊断中的运用。方法:选取本院收治的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患者40例作为观察组研究对象,另选取在本院进行体检的健康人员40例作为对照组研究对象,对两组研究对象进行心脏超声检查,对比检查结果,分析心脏超声在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诊断中的运用。结果:观察组LVDd、LAD、E/Ea指标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LVEF指标显著低于对照组(P<0.05),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观察组心脏功能分级水平越高,其LVDd、LAD、E/Ea指标值也随着升高;心脏功能分级水平越高,其LVEF指标值也随着降低。结论:心脏超声在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诊断中的运用效果显著。
  【关键词】 心脏超声;高血压左室肥厚;心力衰竭
  大多数高血压患者伴有肾脏、大脑及心脏等重要器官功能改变,随着病情的发展,进而出现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等全身性疾病[1]。对于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及时诊断对治疗及预后有着重要的意义。心脏超声具有操作简单、安全性高、分辨率高等特点,在临床上有着广泛的应用。为了分析心脏超声在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诊断中的运用,笔者通过选取本院收治的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患者40例以及在本院进行体检的健康人员40例作为此次研究的对象,对其实施心脏超声检查并对比检查结果,分析心脏超声在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诊断中的运用,现将具体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入选2017年5月至2018年5月本院收治的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患者40例作为观察组进行研究,纳入标准:符合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的诊断标准、无肿瘤病史、知情并自愿接受治疗。排除标准:精神障碍、智力障碍、伴有贫血及感染、近期进行手术治疗、肝肾等脏器功能不全者。入选2017年5月至2018年5月在本院進行体检的40例健康人员作为对照组。回顾性分析这两组研究对象的临床资料,其中观察组男性患者22例,女性患者18例;年龄为57~79岁,平均年龄(67.5±7.2)岁;按照纽约心功能分级,13例为Ⅰ级,17例为Ⅱ级,10例为Ⅲ级。对照组男性20例,女性20例;年龄为57~81岁,平均年龄(68.7±7.3)岁。将两组研究对象的性别、年龄等资料进行比对,发现其差异不大,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可进行下一步比较。
  1.2 方法
  检查仪器为美国GEvivo9型彩色超声仪,指导并帮助研究对象取左侧卧位,探头的频率设置为2~4MHz,在研究对象胸骨左缘进行探测,把探头放在研究对象的心尖处,密切观察受试者左心室舒张末期的内径(LVDd)、左心房收缩末期的内径(LAD),使用双平面SimPson 法来测量左室射血分数值(LVEF)。通过脉冲多普勒取受试者心尖四个腔的切面,测量其二尖瓣舒张期的最大血流速度(E峰值),再通过多普勒测量二尖瓣舒张早期的最大运动速度(Ea峰值)。
  1.3 观察指标
  1)观察并记录两组研究对象的心脏彩超指标,包括左心室舒张末期内径(LVDd)、左心房内径(LAD)、左心室 EF 值(LVEF)、E/Ea值等。2)记录观察组心脏功能分级指标情况。
  1.4 数据处理
  采取SPSS 19.0软件处理所得数据,计数资料用n表示,行χ2检验;计量资料用(±s)表示,行t检验。P<0.05表示差异显著,具备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对比两组心脏彩超指标
  观察组LVDd、LAD、E/Ea指标显著高于对照组(P<0.05),LVEF指标显著低于对照组(P<0.05),两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如表1所示。
  2.2 观察组心脏功能分级指标情况
  观察组心脏功能分级水平越高,其LVDd、LAD、E/Ea指标值也随着升高;心脏功能分级水平越高,其LVEF指标值也随着降低。如表2所示。
  3 讨论
  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是临床上常见的病症,临床表现主要为心律失常,老年人群发病率最高。高血压可引发心脏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而后者又会引发高血压[2]。从发病机制来看,长期的高血压造成患者心脏循环阻力增加,同时左心室为达到克服外周阻力而进行收缩强化,进一步加大血压的增高力度,所以高血压与心脏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两者相互影响相互促进,使得病情进一步加重[3]。及时且有效地诊断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有助于临床制定有效、可靠的治疗方案。心脏超声属于临床常见的一种诊断技术,有着分辨率高、对机体无损害、操作简单以及经济实惠等优点,能准确的判断心脏各房室腔大小,精准测量室间隔及室壁厚度,分析房室壁的运动及节段性运动,诊断瓣膜功能及间隔的受损部位、大小、大动脉、心肌病等。将心脏超声运用在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的诊断中,可清晰的反应患者心室不规则、较快等规律,有效判断病情程度[4]。本次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LVDd、LAD、E/Ea指标显著高于对照组,LVEF指标显著低于对照组。观察组心脏功能分级水平越高,其LVDd、LAD、E/Ea指标值也随着升高;心脏功能分级水平越高,其LVEF指标值也随着降低。
  综上所述,心脏超声在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诊断中的运用效果显著,能有效判断病情严重程度。
  参考文献:
  [1] 毛雪.心脏彩超在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合并心力衰竭患者中的诊断价值[J].中国医药指南,2018,16(05):59-60.
  [2] 田祚鑫.心脏彩超诊断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力衰竭的价值分析[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17,08(25):110-111.
  [3] 董鑫,耿书军.心脏彩色多普勒超声在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衰竭诊断中的应用价值[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6,14(19):2289-2291.
  [4] 曾林辉.高血压左室肥厚伴左心衰竭心脏彩超检查及应用意义评定[J].中国实用医药,2017,12(27):52-5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417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