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不忘初衷,方得始终

作者:未知

  【摘要】在当今世界主流的三大音乐教学法中,柯达伊教学法被认为是最适合中国国情,最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音乐教学法。但柯达伊教学法的本土化是一个系统工程,要完成好这一工程,需要教育行政部门、音乐教育学者、民族音乐学者、一线音乐教师密切配合。
  【关键词】柯达伊教学法;本土化
  【中图分类号】J60                               【文献标识码】A
  柯达伊·佐尔坦是20世纪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匈牙利作曲家、民族音乐理论家和音乐教育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柯达伊音乐教学法”是当代世界影响最深远的音乐教育体系之一。这个体系具有深刻的教育哲学思想和高标准的艺术审美要求。简要地讲,柯达伊音乐教育思想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全民音乐教育观、民族音乐教育观和优质音乐教育观。全民音乐教育观主要是指柯达伊倡导的“音乐应该属于每一个人”,“音乐教育必须从儿童早期开始”,“学校课程中一定要包含音乐教育”等主张;民族音乐教育观即柯达伊倡导的“以本民族民歌、母语、民间音乐为基础”的音乐教育;优质音乐教育观是指柯达伊倡导的“给孩子必须是最好的”以及他对于音乐教师培养的重视。在目前中国,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班额大,音乐教学硬件跟不上,器乐普及困难等问题仍普遍存在。鉴于此,老一辈音乐教育家花费了大量的心血来关注和研究这套教学法,认为它也适合当下中国国情,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目前,柯达伊教学法在我国发展迅速,各种形式的学术研究和实践如火如荼,但不可否认的是,柯达伊教学法在实践过程中依然存在不少问题。在基础音乐教学方面,目前对于柯达伊教学法的应用层次并不高,还只是对一些表面的教学方式方法的借鉴和使用,缺乏对其隐含的教育哲学和教育思想的深刻领会和应用。目前应用较多的是柯尔文手势、首调唱名法、字母谱、节奏读法等一些技术层面的、操作性、实用性较强的方法,属于“看了就能懂,拿来就能用”这一类。即使如此,这种应用还仅限于经济较发达地区,并且多数音乐教师还只是上公开课用来装装门面,未形成应用的习惯,对于广大欠发达地区(笔者认为最应该采用柯达伊音乐教学法的地区),柯达伊教学法依然还很陌生。对于柯达伊音乐教学思想中最精髓的部分,如营造以本民族音乐为基础的音乐母语环境;重视读写能力的培养等,目前普遍涉及较少。柯达伊教学法的本土化,必须是思想、理念以及教学材料的本土化,绝非仅仅几种教学技术的本土化。
  柯达伊教学法的本土化是一个系统工程,要完成好这一工程,需要教育行政部门、音乐教育学者、民族音乐学者、一线音乐教师密切配合。对于如何提升柯达伊教学法在我国的应用水平,笔者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1.重视音乐学科教学,关注儿童音乐创作;2.丰富民族音乐理论,完善的民族音乐教学体系;3.调整师资培养模式,提升教师专业水平;4.重视音乐教材编写,突出地方特色。
  一、重视音乐学科教学,关注儿童音乐创作
  柯达伊教学法在匈牙利的实践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个成就的取得,既离不开柯达伊、巴托克等一大批优秀音乐家的努力,也离不开匈牙利政府的大力支持,二者缺一不可。音乐家们收集整理了大量的匈牙利民间歌曲,设计了完整的音乐教育体系,很好地解决了“怎么教”和“教什么”的问题,而匈牙利政府的大力推动则让这一实践迅速有力地推向全国,并得到全体民众的支持和参与。
  在我国,由于高考制度导致的基础教育功利化倾向,音乐学科长期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在儿童音乐创作领域,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儿童音乐创作长期得不到应有重视,创作缺乏活力,优秀儿童音乐难以出现。孩子们还唱着父辈们小时候传唱的歌曲,教材上出现的众多曲目既无经典性,又无时代性,于是就出现了“学生爱音乐,但不爱上音乐课”的现象。柯达伊在教学中严格选材,坚信“给孩子的必须是最好的”,他为此创作了大量的练习曲目,这些作品在匈牙利被称为“黄金储备”。我们也急需一大批热衷于音乐教育事业的优秀作曲家来从事这一工作,需要政府部门政策的引导,在社会上形成重视儿童音乐创作的风气,让给孩子们写作品的作曲家们能有所成,有所获。近几年出现的“优秀童谣传唱”就是一个好活动,既激发了作曲家的创作活力,又丰富了儿童音乐储备。笔者认为,类似的活动还可以多一些,内容也可以更丰富一些,既要有声乐作品,也要有器乐作品、舞蹈作品、曲艺作品等。有了量的积累,好的作品才能出现。
  二、丰富民族音乐理论,完善民族音乐教学体系
  在音乐教育理论研究领域,对柯达伊教学法的科学性、民族性、有效性以及与我国国情的适应性都已达成共识,特别是对于柯达伊教学法采用的“以课堂为中心”复兴民族音乐的途径,已经引起了学界的强烈共鸣。众多学者在著作、文章中强烈呼吁加强音乐课堂教学中民族音乐的成分,对提高学生的民族音乐素养给出了许多中肯的建议。然而,现实是:一些本民族、本地区有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传统音乐,但由于理论知识的缺乏,当地民众的创作很受局限,他们更多地凭借多年養成的习惯进行创作,也不能系统总结出创作这一类传统音乐的具体创作技法,自然也就无法推广和普及。殿堂级的音乐学者能够对某一类传统音乐中的音乐传统进行深入分析与归纳,但长期以来只局限于自己领域里耕耘,未能和其他民族音乐学科融合形成系统的民族音乐体系。
  建立健全民族音乐教学体系是弘扬民族音乐的前提,如果学习教学法是解决怎么教的问题,建立健全民族音乐教学体系则是解决教什么的问题。现今音乐师范教育中的民族音乐教学,更多的是在学习传统音乐作品,而对创作出传统音乐的民族音乐传统涉及很少。反观西洋音乐教学体系中俗称“四大件”的曲式、复调、配器、对位法等几门课,全是为了创作而设,学生知道了创作的规则,自然也有了审美的标准。再看我们的民族音乐教学,在音乐师范教育体系内常设的几门课是“中国民间音乐概述”“音乐欣赏”等,这些课程大都专注于某一类作品的分析,而对作品的创作技法涉及很少,即教的是“传统音乐”而非“音乐传统”。如果音乐教师对民族音乐传统技法知之甚少,面对课本中出现的传统音乐作品自然不敢妄言,在遇到此类作品时,或浅尝辄止,或绕道而行,学生对于传统音乐作品不懂、不会、不爱也就不奇怪了。一项传统艺术的传承单靠几个传承人是不行的,人民才是创新的主力军,但创新的前提必须是人民深入领会了这项技艺的创作方法,并能从中获得美的体验。当一门传统艺术越来越不为人所知,就得不到创新和发展,消亡也就在所难免了。   因此,必须尽快建立民族音乐教学体系,并在音乐师范教育中增设民族乐理、民族和声、声律、传统戏剧、曲艺、民族器乐等相关课程为必修课,让音乐教师充分了解民族音乐传统。
  三、调整师资培养模式,提升教师专业水平
  音乐是一门技能学科,技术水平的高低与表演的艺术水准呈正相关。柯达伊教学法对音乐教师的素质要求很高,特别是视唱练耳的训练极为严格。我国的音乐师资培养目前存在两种模式,一种是类似于音乐学院的培养模式,这种教学模式基本上还是沿袭欧洲的音乐教育体系,这种模式下的音乐师范教育以钢琴、声乐等技能学科为主,但专业深度不及音乐院校,加之又对音乐教学法和课堂教学实践重视不够,极易造成专业音乐教育的人才培养模式与基础音乐教育出现脱节,出现学生“既上不了舞台,又站不稳讲台”的状况。另一种是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的“新体系”培养模式,这种模式以音乐教学法为教学主线,基于科达伊、奥尔夫音乐教育体系构建教学内容。主要包括这两个体系的教学原则和理念、音乐的读与写、教学法、合唱与指挥、音乐与动作、乐器重奏与合奏、合唱文献等,并将之与中国本土音乐文化相结合,形成了具有时代与民族特色的教师培养新体系。
  2001年在广西艺术学院召开的“21世纪面向基础教育的高师音乐课程改革研讨会”,就以“高师音乐教学如何面向基础音乐教育改革”为中心议题进行展开。由此可见,国家教育部已经充分肯定了高师音乐教育改革的方向,即面向基础音乐教育教育。因此,不论哪种音乐教师培养模式,都必须面向基础音乐教育,以提升基础音乐教育工作者专业素养为中心任务,才能培养出高水平的音乐教师。
  四、重视音乐教材编写,突出地方特色
  我国是个多民族国家,音乐文化丰富多样,在教材的编写上,除了必须掌握的部分,还应当鼓励各地自编乡土教材,校本教材。特别是对于有音乐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区域,政府部门应当组织当地音乐家、非遗传承人将音乐文化遗产进行归纳整理,提炼出创作技法,编写成乡土教材,引入校园,教会学生传唱和创作。
  总之,柯达伊教学法的本土化,不仅仅是教学技术的本土化,还包括教育思想,教學材料的本土化。如今,我们研究柯达伊音乐教学法,是为了借鉴其中的先进理念和思想,并且把它和我国音乐教学中的实际结合起来,解决当下音乐教学中的问题。因此,广大学者和音乐教师依然需要对柯达伊教学法的本土化进行深入探索,才能不断提升柯达伊音乐教学法的应用层次,促进我国音乐学科的发展。
  参考文献
  [1]杜亚雄.“传统音乐”与“音乐传统”[J].浙江艺术职业学院学报,2016(1).
  [2]陈一帆.构建当代中国音乐教育体系探析[J].音乐创作,2011(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09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