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探讨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分娩方式的选择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对阴道试产与剖宫产在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分娩中的应用效果进行分析。方法:入选此次研究156例剖宮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产妇的收治时间为2017年10月至2018年10月,根据产妇实际情况将其分为Ⅰ组(阴道试产)与Ⅱ组(剖宫产),对比两组产妇产后出血量及住院时间、产妇总并发症发生率与新生儿总并发症发生率。结果:1)Ⅰ组产妇产后出血量及住院时间均比对照组产妇少,数据差异显著(P<0.05);2)Ⅰ组产妇总并发症发生率16.7%低于Ⅱ组产妇总并发症发生率30.8%,数据差异显著(χ2=4.287,P<0.05);3)Ⅰ组新生儿总并发症发生率15.3%比Ⅱ组新生儿总并发症发生率29.5%低,数据差异显著(P<0.05)。结论:应根据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产妇的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生产方式,在产妇符合阴道试产指征后才能尝试阴道试产,阴道试产缩短了产妇住院时间,更保证了母婴安全。
  【关键词】 阴道试产;剖宫产术;疤痕子宫;妊娠分娩
  分娩带来了极大的疼痛,并不是所有女性均能承受分娩带来的疼痛,再加上为了保证分娩的安全性,导致剖宫产呈逐年上升的趋势[1]。剖宫产虽然避免了疼痛、解决了疼痛等问题,但是也极易发生疤痕子宫,疤痕子宫再次妊娠产妇在分娩时承担了比较大的风险[2]。此次研究旨在分析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分娩方式的选择,以下为详情报告。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入选此次研究156例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产妇的收治时间为2017年10月至2018年10月,根据产妇实际情况将其分为Ⅰ组与Ⅱ组。Ⅰ组产妇78例;年龄22~30岁,平均(26.0±4.2)岁;孕周34~41周,平均(37.5±5.3)周。Ⅱ组产妇78例;年龄22~33岁,平均(27.5±4.5)岁;孕周36~41周,平均(38.5±5.5)周。将两组产妇各项数据资料录入统计学软件中进行对比分析,结果提示无显著差异(P>0.05)。
  1.2 方法
  1.2.1 Ⅰ组 分娩方式为阴道试产。适应证:距离上次剖宫产术的时间超过2年,通过B超证实子宫延续性比较好,且没有缺陷,疤痕厚度2~4mm。分娩:在生产前密切监测产妇心率、胎心、脉搏等,在试产的过程中一旦出现分娩困难与剖宫产指征后应及时转为剖宫产,在第二产程时根据产妇宫缩实际情况静滴葡萄糖+宫缩素,并将其控制在20~30滴/min,在胎盘分娩后对宫腔进行探查,查看是否有子宫破裂的症状。根据分娩实际情况选择会阴侧切等措施。
  1.2.2 Ⅱ组 分娩方式为剖宫产。适应证:剖宫产指征明显,剖宫产史在2次以上,距离上次剖宫产术的时间超过2年,通过B超证实子宫延续性比较差,阴道试产失败。分娩:实施改良侧入腹膜外剖宫产术,切口位于脐耻间,将子宫下段暴露后进行手术。
  1.3 观察指标
  1)比较两组产妇产后出血量、住院时间;2)比较两组产妇总并发症发生率;3)比较两组新生儿总并发症发生率。
  1.4 统计学分析
  所有计数数据皆以例(n)、率(%)的形式描述,并采用卡方(χ2)进行检验;另外以(±s)表示计量数据,使用t进行检验。统计学软件为SPSS 19.0。当P<0.05时,认定为差异显著,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产妇产后出血量、住院时间的比较
  Ⅰ组78例产妇产后出血量为(195.2±12.5)mL、住院时间为(3.2±0.9)d,Ⅱ组78例产妇产后出血量为(257.6±15.4)mL、住院时间为(5.0±1.5)d,数据差异显著(t=14.069、4.601,P<0.05)。
  2.2 两组产妇总并发症发生率的比较
  Ⅰ组78例产妇产后出血率为7.7%(6例)、产后子痫率为5.2%(4例)、心力衰竭率3.8%(3例),Ⅱ组78例产妇产后出血率为14.1%(11例)、产后子痫率为8.9%(7例)、心力衰竭率7.7%(6例)。Ⅰ组产妇总并发症发生率16.7%(13例)低于Ⅱ组产妇总并发症发生率30.8%(24例),数据差异显著(χ2=4.287,P<0.05)。
  2.3 两组新生儿总并发症发生率的比较
  Ⅰ组新生儿窒息率、肺不张、吸入性肺炎发生率分别为5.1%(4例)、5.1%(4例)、5.1%(4例),Ⅱ组新生儿窒息率、肺不张、吸入性肺炎发生率分别为10.3%(8例)、9.0%(7例)、10.3%(8例)。Ⅰ组新生儿总并发症发生率15.3%(12例)比Ⅱ组新生儿总并发症发生率29.5%(23例)低,数据差异显著(χ2=4.457,P<0.05)。
  3 讨论
  在实施剖宫产术后,切口在愈合后会形成不同程度的疤痕,临床将其称为疤痕子宫,疤痕子宫的子宫延续性及弹性均比较差[3]。通过临床实践发现,针对正常子宫来说纤维富有弹性,扩展能力比较强,可承受妊娠与分娩时增大的子宫内压力,从而不会出现子宫破裂的现象,然而对于疤痕子宫来说,伴随着孕周的增加,子宫腔内压力也渐渐增大,尤其是在临产时子宫阵缩导致宫腔压力增加,疤痕子宫疤痕处子宫肌层变得比较薄,降低了弹性与伸展性,严重时甚至引发自发性破裂或梗阻性破裂,严重威胁着产妇的生命安全[4-5]。
  在本次研究中,将本院收治的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产妇分别采取阴道试产分娩(Ⅰ组)与剖宫产分娩(Ⅱ组),通过研究证实,Ⅰ组产妇产后出血量、住院时间、产妇总并发症发生率、新生儿总并发症发生率均低于Ⅱ组产妇,数据差异显著(P<0.05)。剖宫产属于有创手术,增加了出血、感染等的发生率,另外新生儿肺不张、透明膜病的发生率也高于自然分娩的新生儿。阴道分娩的优势较为显著,且阴道分娩更利于产妇产妇的恢复,因此越来越多的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产妇尝试阴道分娩。然而在实际中,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产妇不能随意尝试阴道分娩,在分娩前应由医务人员进行全方面的评估,当产妇符合阴道试产指征后才能尝试阴道试产,以提高母婴安全。
  综上所述,应根据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产妇的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生产方式,在产妇符合阴道试产指征后才能尝试阴道试产,阴道试产缩短了产妇住院时间,更保证了母婴安全。
  参考文献
  [1] 张桃.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阴道分娩的研究进展[J].医药前沿,2016,06(11):10-11.
  [2] 刘蔚曼,张崚.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分娩方式的临床分析[J].中国保健营养,2016,26(11):48-49.
  [3] 陈先琴.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妊娠的分娩方式选择[J].中外女性健康研究,2016,23(22):61,63.
  [4] 付娟娟,张妤,王文艳,等.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足月妊娠分娩方式的临床分析[J].河北医学,2017,23(07):1080-1083.
  [5] 陶玲,陈茂林.剖宫产术后疤痕子宫足月妊娠分娩方式探讨[J].皖南医学院学报,2018,37(06):570-57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04900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