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60例剖宫产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分娩方式的临床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对剖宫产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分娩方式进行临床分析。 方法 方便选取2017年6月—2018年7月在该医院进行剖宫产后疤痕子宫再次分娩的60例患者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30例。对照组行剖宫产妊娠分娩,观察组行阴道妊娠分娩。将两组分娩成功率、产妇出血量、住院时间、新生儿和产妇不良事件发生情况以及新生儿体重阿氏评分进行比较分析。结果 两组产妇分娩出血量、住院时间以及新生儿产妇不良事件发生率相比,观察组明显低于对照组(χ2=34.448 4,P<0.05);新生儿阿氏评分、体重相比,两组有差异性(t=3.680 6,6.239 0,P<0.05);分娩成功率相比两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剖宫产再次分娩采用阴道分娩可以减少出血量和住院时间,并能减少母婴不良反应事件,可以应用推广。
  [关键词] 剖宫产;疤痕子宫;再次分娩方式选择;临床分析
  [中图分类号] R719.8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9)04(a)-0093-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clinical mode of re-pregnancy and delivery of scar uterus after cesarean section. Methods Convenient select sixty patients with recurrent uterine scar after cesarean section were enrolled in the author's hospital from June 2017 to July 2018. They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and observation group, with 30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cesarean delivery and delivery,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received vaginal pregnancy and delivery. The two groups of delivery success rate, maternal bleeding volume, hospitalization time, neonatal and maternal adverse events, and neonatal weight Ashi score were compared and analyzed. Results 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group,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χ2=34.448 4, P<0.05). The neonatal Ashi score and body weight were compared. There wer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t=3.680 6、6.239 0,P<0.05); the success rate of delivery was not significantly significant different between the two groups (P>0.05). Conclusion Vaginal delivery after cesarean section delivery can reduce the amount of bleeding and hospitalization, and can reduce the adverse events of maternal and child, which can be applied and promoted.
  [Key words] Cesarean section; Scar uterus; Choice of re-delivery mode; Clinical analysis
  剖宮产再次分娩方式的选择在临床上有重要意义。疤痕子宫出现的原因是患者行剖宫产术或者子宫穿孔修补术以及子宫肌瘤剔除术后在子宫上形成的疤痕。其中,疤痕子宫最常见的因素就是剖宫产术后引起的。尤其是近几年来,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提升,剖宫产手术有了较强的安全性,因而越来越多的孕妇选择剖宫产。但是疤痕子宫产妇再次妊娠可能发生子宫破裂的危险。临床上对疤痕子宫患者再次行剖宫产,会发生相关并发症,对母婴造成不良影响[1]。因此对这些产妇可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行阴道分娩。此外,据相关资料显示[2],剖宫产产妇再次行剖宫产分娩会将手术风险提高,增加产妇出血量。因此随着人们安全意识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剖宫产再次分娩患者采用阴道分娩方式。该文方便选取2017年6月—2018年7月在笔者医院治疗的60例患者为研究对象,对剖宫产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分娩方式进行临床分析。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方便选取在该院进行剖宫产后疤痕子宫再次分娩的60例患者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30例。对照组年龄在24~37岁,平均年龄在(28±3.5)岁,孕周在(37-41)周,平均孕周为(39.5±1.5)周,与上次分娩时间间隔2~7年,平均(4.2±2.5)年。观察组年龄在23~36岁,平均年龄在(27±3.5)岁,孕周在(38~41)周,平均孕周为(39.4±1.5)周,与上次分娩时间间隔2~8年,平均(4.5±2.5)年。其中对照组患者行剖宫产的原因分为以下几点,头盆不称患者有10例,前置胎盘患者有5例,子痫前期患者有3例、胎儿宫内窘迫患者有4例、臀位患者8例。观察组行剖宫产的原因为头盆不称患者有11例,前置胎盘患者有4例,子痫前期患者有4例、胎儿宫内窘迫患者有3例、臀位患者8例。两组一般资料相比具有差异性,可进行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所有患者均经伦理委员会批准,并均将知情同意书签订。   1.2  方法
  对两组患者进行产前检查,评估患者有无妊娠高危因素和相关并发症高危因素。对照组行剖宫产妊娠分娩方式,观察组行阴道妊娠分娩方式。严格观察两组患者分娩情况进行针对性的必要处理。其中两组患者分娩前相关指征检查如下。
  1.2.1  阴道试产指征  观察组行阴道分娩指征为:①患者本次分娩时间距离上次剖宫产时间大于两年以上,上次剖宫产采用子宫下段剖宫产,术后患者没有发生合并感染的情况,无相关并发症出现。②本次行阴道分娩没有出现上次剖宫产的相关指征,并且没有发现新的剖宫产指征。③阴道试产中胎先露已经入盆,产程进行的非常顺利。④对患者行超声检查,发现患者子宫下段的瘢痕厚度平均为3.5 mm,并且子宫下段延续性较好,没有发现缺陷问题存在。⑤医院有完善的医疗护理条件,可以满足剖宫产后疤痕子宫孕妇性阴道分娩的可能。
  1.2.2  剖宫产指征  对照组行剖宫产指征为:①患者本次分娩存在剖宫产指征。②存在不利于阴道分娩的相关疾病。③上次患者行剖宫产的切口方式为古典式,或者患者对切口方式认识模糊。④对照组本次分娩距离上次剖宫产分娩时间不足两年。⑤患者剖宫产的次数大于一次,有的为两次以上。⑥患者子宫下段行超声检查,发现子宫下段壁非常薄。⑦对孕妇进行体征检查发现孕妇耻骨联合处存在压痛或者自发痛的现象。⑧其他社会因素导致患者不能行阴道分娩者。
  1.3  观察指标
  将两组患者分娩成功率、出血量、住院时间以及产妇新生儿不良事件发生率进行比较,并对比两组新生儿的阿氏评分和新生儿体重。
  1.4  统计方法
  数据资料统计、分析和处理采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其中计数资料行χ2检验,用(%)表示;计量资料行t检验,用(x±s)表示,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分娩成功率比较
  对照组分娩成功率为100.00%。观察组分娩成功率也为100.00%。两组均成功分娩。
  2.2  产妇、新生儿不良事件发生率比较
  对照组发生新生儿窒息的有5例,产妇发生产后出血的5例,出现严重粘连的4例,手术切口愈合不良的3例,其中不良事件发生率为56.67%。观察组新生儿窒息的有2例,产妇发生产后出血的1例。出現严重粘连的1例,手术切口愈合不良的1例,其中不良事件发生率为16.67%。见表1。
  2.3  两组患者分娩出血量和住院时间比较
  观察组患者分娩出血量和住院时间与对照组相比,明显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4  两组新生儿阿氏评分和新生儿体重比较
  新生儿阿氏评分、新生儿体重相比,两组有差异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疤痕子宫的孕妇再次妊娠可能会促使患者子宫破裂、切口愈合情况不良、前置胎盘、产褥期的感染以及再次剖宫产由于手术造成的损伤等。剖宫产疤痕子宫的孕妇再次行阴道分娩会提高子宫破裂的风险,而产妇一旦发生子宫破裂就会威胁到母婴生命。因此临床上对于剖宫产产妇再次分娩方式的选择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但是对于剖宫产瘢痕子宫的产妇再次分娩会发生子宫破裂的风险是医学界公认的[3]。因此,临床上不管选择哪种分娩方式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保障母婴的安全。在医学技术不断发展的过程中,临床上对于剖宫产指征的范围也越来越宽泛[4]。之前对于剖宫产产妇再次行剖宫产的说法也在逐步的瓦解,有关资料证实剖宫产产妇再次分娩选择阴道分娩有较高的成功率。据相关资料显示[5],剖宫产产妇再次分娩采用阴道分娩的成功率大于90.00%,并且可以确保母婴的安全,缩短住院时间、减少出血量,减少新生儿窒息和产妇再次分娩并发症等。因为剖宫产产妇再次进行剖宫产,容易将胎盘黏连与子宫下段的疤痕处,或者使胎盘置入子宫下段疤痕处,这样容易诱发大出血的情况。再者剖宫产患者再次进行剖宫产会增加术后的难度,在腹膜、大网膜、子宫和附件在黏连的状态下,会加重手术的风险。此外,引导分娩的胎儿进过挤压可以将胎儿肺中的潴留物质清除,从而减少了新生儿窒息的情况。这证明剖宫产产妇再次分娩采用阴道分娩具有较高的安全性。因此,对于剖宫产产妇再次分娩,在情况允许的条件下,尽可能的选取阴道妊娠分娩,这里所说的条件允许是指孕妇这次分娩时间和上次剖宫产时间至少大于两年以上,患者上次剖宫产切口位于子宫下段,上次剖宫产术后患者恢复情况良好,没有发生合并感染的情况,无相关并发症出现。再次分娩没有出现头盆不称、前置胎盘、子痫前期、胎儿宫内窘迫、臀位等剖宫产指征。患者在阴道试产中胎先露已经入盆,产程进展顺利。超声检查患者子宫下段显示瘢痕厚度平均为2~4 mm,子宫下段延续性较好,没有发现缺陷问题存在。此外,医院有完善的医疗护理条件,可以满足剖宫产后疤痕子宫孕妇性阴道分娩的可能。以上条件满足可以选择阴道分娩,这样对新生儿和产妇都是具有重大意义的[6]。
  该次研究选取在该院进行剖宫产后疤痕子宫再次分娩的60例患者为研究对象。对照组采用剖宫产妊娠分娩方式,观察组采用阴道妊娠分娩方式。结果发现两组分娩成功率无显著差异,都是100.00%,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这与相关文献报道显示剖宫产产妇再次分娩采用阴道分娩的成功率大于90.00%具有一致性。此外,观察组患者出血量和住院时间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这说明观察组采用阴道分娩避免了术中大出血的可能,减少了患者的出血量,这与文献报道的结果具有一致性[7]。此外,产妇和新生儿不良事件发生率比较,观察组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这说明经阴道分娩,胎儿受到阴道壁的挤压,肺中潴留物被清除,降低了新生儿窒息的风险。以上结果与文献资料具有一致性[8]。
  综上所述,剖宫产再次分娩采用阴道分娩可以减少产妇出血量、缩短住院时间,并能减少母婴不良反应事件,有较高的安全性,因此在临床上可以被应用并推广。
  [参考文献]
  [1]  陈寸. 基于B超的检查对预测妊娠疤痕子宫破裂的临床意义[J]. 生殖医学杂志,2017,26(3):266-268.
  [2]  袁洁,许凌懿,刘德行,等. “二胎政策”前后疤痕子宫产妇再次妊娠剖宫产的临床探讨[J].遵义医学院学报,2017,40(4):413-416,421.
  [3]  叶惠娟. 疤痕子宫再次妊娠二次剖宫产与非疤痕子宫剖宫产的比较分析[J]. 临床医学工程,2017,24(10):1413-1414.
  [4]  江笑贞. 米非司酮在疤痕子宫妊娠早期终止妊娠清宫前的应用疗效分析[J]. 数理医药学杂志,2018,31(1):83-84.
  [5]  罗丽莉,伊媛,杨艳贞,等. 剖宫产后疤痕子宫再次妊娠经阴道分娩方式对母婴结局的影响[J]. 实用临床医药杂志,2018,22(4):116-119.
  [6]  韩田凤,郑燕兰,冯珍娇. 早期全程连续性分娩管理在疤痕子宫妊娠后阴道分娩中的应用[J].锦州医科大学学报,2018,39(1):47-49.
  [7]  管建英,孔双,杨晓艳,等. 疤痕子宫足月妊娠孕妇阴道分娩产程监测及分娩结局分析[J]. 实用预防医学,2018,25(8):981-983.
  [8]  刘征. 疤痕子宫再次妊娠经阴道分娩的可行性及安全性临床分析[J]. 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6,37(7):942-943.
  (收稿日期:2019-01-0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5745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