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宫产瘢痕妊娠出血的止血方法及其适应证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分析剖宫产瘢痕妊娠(CSP)出血的止血方法和适应证情况。方法 100例剖宫产瘢痕妊娠出血患者, 根据止血方法的不同分为A组、B组、C组、D组, 每组25例。A组患者选择纱条填塞压迫宫腔下段和切口进行止血;B组患者使用Foley导管将球囊腔封闭压迫宫腔下段和切口达到止血效果, 同时使用另一个开放腔连接引流袋进行引流, 在止血手术完成24 h后将止血导管拔出;C组患者选择腹腔镜经腹切除病灶进行止血;D组患者采取子宫动脉栓手术进行止血。比较四组患者治疗前后出血量及停经时间、超声显示孕囊和胚胎组织物大小、治疗前血β-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HGG)、距浆膜面组织厚度, 治疗前后血红蛋白(Hb)值变化。结果 四组患者治疗前后出血量、停经时间、超声显示孕囊和胚胎组织物大小、治疗前血β-HGG、距浆膜面组织厚度、治疗前后Hb值变化对比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F=58.1417、190.8154、4.5803、39.9107、110.8307、40.1709、18.3516, P=0.0000、0.0000、0.0048、0.0000、0.0000、0.0000、0.0000<0.05)。C组患者治疗后出血量(122.0±32.0)ml明显高于A、B、D组的(43.2±13.6)、(12.4±1.7)、(26.3±6.8)ml,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4种止血方式均非常成功, 临床可以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进行选择或是交叉使用, 尽可能保留患者的生育功能, 减少出血等并发症情况。
  【关键词】 剖宫产瘢痕妊娠;止血方法;适应证
  剖宫产瘢痕妊娠在临床发生率比较少, 但是剖宫产率缺失不断增多, 而且出现逐年增长的趋势[1-3]。对于剖宫产瘢痕妊娠出血情况的治疗难度还是比较大的, 特别术前和术中是无法控制大出血情况, 对于这种情况目前临床还没有明确给予定义, 同时也没有明确的治疗方案以及预防并发症发生的措施[4]。本次研究随机选择在本院诊治的剖宫产瘢痕妊娠出血患者100例进行分析, 探讨不同的止血方法的临床效果。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5年5月~2017年8月接受治疗的剖宫产瘢痕妊娠出血患者100例, 所有患者均符合流产出血诊断标准, 根据止血方法的不同分为A组、B组、C组、 D组, 每组25例。A组患者平均年龄(33.6±4.5)岁, 平均孕次(4.1±3.2)次, 平均剖宫产数(1.2±0.3)次, 与上次剖宫术后相隔平均时间(57.4±45.1)个月。B组患者平均年龄(34.6±4.7)岁, 平均孕次(4.2±3.3)次, 平均剖宫产数(1.2± 0.3)次, 与上次剖宫术后相隔平均时间(59.4±45.6)个月。 C组患者平均年龄(34.6±4.3)岁, 平均孕次(4.5±3.0)次, 平均剖宫产数(1.0±0.0)次, 与上次剖宫术后相隔平均时间(60.4±47.1)个月。D组患者平均年龄(35.7±4.1)岁, 平均孕次(4.0±3.1)次, 平均剖宫产数(1.3±0.2)次, 与上次剖宫术后相隔平均时间(58.7±45.9)个月。四组患者的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A组患者选择纱条填塞压迫宫腔下段和切口进行止血;B组患者使用Foley导管将球囊腔封闭压迫宫腔下段和切口达到止血效果, 同时使用另一个开放腔连接引流袋进行引流, 在止血手术完成24 h后将止血导管拔出;C组患者选择腹腔镜经腹切除病灶进行止血;D组患者采取子宫动脉栓手术进行止血。如果第1次止血没有成功, 可以再选择另外3种的其中一种。另外, 若患者术中出血过多, 则临床及时给予输血。
  1. 3 观察指标 对比四组患者治疗前后出血量及停经时间、超声显示孕囊和胚胎组织物大小、治疗前血β-HGG、距浆膜面组织厚度, 治疗前后Hb值变化。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3.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 等级计量资料比较采用方差分析;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四组患者治疗前后出血量、停经时间、超声显示孕囊和胚胎组织物大小、治疗前血β-HGG、距浆膜面组织厚度、治疗前后Hb值变化对比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C组患者治疗后出血量高于A、B、D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传统的止血方式是纱条填塞压迫宫腔下段和切口, 新兴的止血方式有子宫动脉栓塞术、Foley尿导管压迫宫腔止血。本次研究中, A组和B组的治疗前血β-HGG值均明显高于C组和D组(P<0.05), 这与患者滋养细胞的活性有关, 说明患者的妊娠组织物比较新鲜, 主要是以剥离血窦开放出血形式为主, 临床采取机械止血效果会更好[5]。纱条填塞的方式比较适合在术中和术后出血速度比较快的患者, 而且对孕周的要求不是很高, 但是要求操作者有较高的技术, 填塞不能出现空隙, 同时也不能太紧, 这样会造成切口破裂情况。Foley尿导管止血方式适合在术中和术后出血速度慢、持续性出血、孕周小、距浆膜面厚度薄的情况下使用[6-8]。直接将病灶切除对患者距浆膜面厚度要求不是很高, 而且比较适用存在膀胱浸润的患者;而且这种方法避免残余细胞停留在原位, 在移去微管道时, 可以减少复发率, 但是临床给患者造成的创伤较大, 以后在发生植入性前置胎盘存在的风险较大。本次研究中的C组患者术前出血量很多, 而且停经时间很长, 而且妊娠组织面积比较大, 所以, 临床对于这种情况可以采取局部病灶切除手术进行止血。
  综上所述, 4种止血方法的临床止血均比较成功, 但这 4种方法既可以独立使用, 也可以联合使用, 临床主要是根据患者的病情变化采取更加有效的止血方法, 尽量保留患者的生育能力达到止血效果。
  参考文献
  [1] 苏英花, 程丽君, 王瑞珍. 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联合采用宫腔镜与水囊压迫法治疗的有效性探讨. 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 2016, 3(48):9546.
  [2] 黄碧瑗, 吴兰, 李婷. 米非司酮、局部注射甲氨蝶呤联合可视人流吸宫及Foley导尿管压迫止血保守治疗剖宫产瘢痕妊娠的临床研究. 中国实用医药, 2017, 12(8):23-26.
  [3] 李鈺. 剖宫产瘢痕妊娠并发大出血临床治疗分析. 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13, 7(21):101-102.
  [4] 袁英, 曾俊仁, 李渊渊, 等. 子宫动脉栓塞治疗妇产科急性子宫大出血及有大出血风险患者26例疗效分析. 中国医药指南, 2016, 14(7):88-89.
  [5] 方丽华, 柳水琴, 季金英, 等. 子宫外压迫止血法在凶险型前置胎盘伴胎盘植入剖宫产术中的应用价值. 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 2017, 25(1):60-62.
  [6] 罗智菊, 刁永强, 张映平, 等. Bakri球囊填塞术治疗瘢痕子宫二次剖宫产术产后出血的临床效果分析. 中国医学创新, 2016, 13(21):101-103.
  [7] 诸葛听, 徐嬿, 黄紫蓉, 等. 剖宫产瘢痕部位妊娠止血方法的临床分析. 中华生殖与避孕杂志, 2012, 32(11):760-764.
  [8] 李文军, 安洪宾. 剖宫产瘢痕妊娠并发大出血患者的三种处理方式的效果探讨分析. 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15, 9(5):96-97.
  [收稿日期:2018-11-0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389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