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形体艺术治疗对精神疾病患者康复效果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探讨形体艺术治疗对精神疾病患者康复效果的影响。方法 选取2017年3月~2018年3月我院收住的80例精神疾病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研究组和对照组,每组各40例。两组均给予常规药物治疗,研究组在药物治疗基础上给予形体艺术治疗。分别于入组时及治疗后12周采用阳性和阴性症状量表(PANSS)、住院精神疾病康复疗效评定量表(IPROS)、一般自我效能量表(GSES)对两组进行评估。结果 治疗后研究组的PNASS总分、阴性症状、一般病理、IPROS评分均低于治疗前和对照组,GSES总分高于治疗前和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 5),对照组的PANSS总分、阴性症状、一般病理、IPROS工疗情况、讲究卫生、关心和兴趣评分均低于治疗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形体艺术治疗能提高患者的生活自理能力、社會能力及自我效能感,改善精神症状,对促进患者康复和回归社会有积极作用,值得在临床工作中推广和应用。
  [关键词]形体艺术治疗;精神疾病患者;康复效果;自我效能
  [中图分类号] R74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9)2(a)-0100-04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effect of physique art therapy on rehabilitation of patients with mental illness. Methods A total of 80 mental patients who were admitted to our hospital from March 2017 to March 2018 were selected as the research subjects, and were divided into research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according to random number table method, 40 patients in each group. Both groups were treated by routine therapy, the research group was given routine therapy and physique art therapy for 12 weeks. The positive and negative symptoms scale (PANSS), psychiatric rehabilitation scale (IPROS) and 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 (GSES) was used to evaluate patients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 Results The scores of PANSS, PANSS-N, PANSS-G, IPROS of the research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and before treatment, and the scores of GSES of the research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and before treatment,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scores of PANSS, PANSS-N, PANSS-G, occupational therapy, attention to hygiene, care and interest in IPROS of the control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ose before treatment,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Physique art therapy can improve the living ability and self-efficacy of mental patients, improve mental symptoms. It has positive effect on the patients′ recoverg and return to society, worthy of promotion and applications.
  [Key words] Physique art therapy; Mental patients; Rehabilitation effect; Self-efficacy
  精神疾病有复发性高,慢性迁延,社会功能受损等特点,不仅严重影响患者和家属的正常生活,也是危害居民健康安全较大的社会性问题,已成为我国公共卫生事业主要防治的疾病之一[1-4]。因此,促进精神疾病患者的精神康复,使其早日回归家庭、重返社会日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5-6]。形体艺术治疗是心理治疗的一种,通过即兴动作和舞蹈表达内心、抒发情感,对个体的情绪和身体进行整合,可以帮助患者认识自我价值,适应周围环境,创建良好的人际关系。本研究通过探讨形体艺术治疗对精神疾病患者精神症状和生活自理能力的改善情况,探讨该治疗方法对患者康复效果的影响,为促进患者康复和早日回归社会提供一种有效的方法。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3月~2018年3月我院收住的80例精神疾病患者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①年龄17~66岁;②符合《国际疾病分类第10次修订本》(ICD-10)中精神疾病的诊断标准[7];③初中及以上文化程度,能理解量表内容;④患者或其监护人知晓本研究,自愿参与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经我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排除标准:①严重躯体疾病患者;②器质性精神障碍患者;③参与其他心理治疗或康复治疗者。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患者分为研究组和对照组,每组各40例。研究组中,男26例,女14例;其中精神分裂症31例,抑郁症5例,双相情感障碍4例;年龄19~61岁,平均(34.3±10.8)岁;病程2~460个月,平均(97.1±91.3)个月;平均受教育年限(11.7±3.6)年。对照组中,男23例,女17例;其中精神分裂症29例,抑郁症6例,双相情感障碍5例;年龄21~62岁,平均(34.7±10.6)岁;病程2~480个月,平均(97.3±91.5)个月;平均受教育年限(11.9±3.8)年。两组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方法
  两组均给予利培酮胶囊(宁波大红鹰药业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60697;规格1 mg/粒)或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山东京卫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80599;规格5 mg/片)口服治疗,共治疗12周。研究组在药物治疗基础上给予形体艺术治疗,每周2次,1 h/次。包含开端、中间和收尾3个阶段。①开端阶段主要是让患者先做放松练习,然后以动作、节奏、呼吸、声音等各种方式介绍自己,再根据听到的指示按节律做动作,让患者消除交流障碍的第1步,逐渐熟悉与适应团体,释放紧张的情感、放松身体,从而获得身心愉悦的感觉。②中间阶段主要是通过创造性的舞蹈探索不同的元素,如時间、空间、患者间的关系以及生活中的某个场景等,在患者身体互动中,治疗师通过患者身体动作定位患者的问题,然后使用语言、动作、意象和不同的主题性行动带领患者更加深入地探索自我,找到一个通过身体表达深层思想和情感的方法,通过身体动作来发现潜意识,以便让患者从经历,澄清到最后完全整合感情,思想和动作,起到疗愈作用。③收尾阶段主要是让患者放松身体,自发的用言语分享感情、经历、记忆,通过这样的分享,情感被组织成有意义的言语表达,可以增强患者的沟通表达能力,能更好的处理自己与他人的关系,能使患者在分享中发现自我,得到成长。
  1.3评价指标及评价标准
  1.3.1阳性和阴性症状量表(PANSS)[8]  该量表共30个条目,由3个分量表组成,7项阳性症状群量表,7项阴性症状群量表,16项一般精神病理学量表。采用1分(无症状)到7分(极其严重)7级评分,总分30~210分,得分越高表明症状越重。
  1.3.2住院精神患者康复疗效评定量表(IPROS)[9]  评定社会功能恢复情况,共36个项目、5个维度,即工疗情况、生活能力、社交能力、讲究卫生、关心和兴趣等5个维度,每个条目分为6级,分值范围为0~5分,总分36~180分,得分越高表明社会功能受损就越严重。
  1.3.3一般自我效能量表(GSES)[10]  该量表共10个条目,从1分(完全不符合)到4分(完全符合),总分10~40分,得分越高,表明自我效能感越好。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处理,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采用t检验,不符合正态分布者转换为正态分布后行统计学分析;计数资料用百分率(%)表示,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治疗前后PNASS评分的比较
  2.2两组治疗前后IPROS评分的比较
  2.3两组治疗前后GSES评分的比较
  3讨论
  精神疾病患者社会功能受损明显[11-13],日常生活能力、社交能力明显下降,严重影响患者和家属的生活质量,因此,采取有效的康复手段,恢复或提高患者原有的社会功能是学术界关注的重点。本研究从临床症状,生活能力、社交能力及自我效能感等方面评估形体艺术治疗对精神疾病患者康复效果的影响。
  本研究结果显示,在药物治疗基础上合并形体艺术治疗,研究组的IPROS评分、PNASS总分、阴性症状、一般病理分均低于治疗前和对照组,GSES总分高于治疗前和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 5),对照组PANSS总分、阴性症状、一般病理、IPROS大部分指标均低于治疗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通过形体艺术治疗,能改善患者的精神症状,对促进患者康复和回归社会有积极作用。形体艺术治疗是一种创造性的治疗方法,通过舞蹈或动作抒发情感,对个体的情绪、生理、认知和身体进行整合[14]。在治疗过程中,治疗师通过患者身体表现出的内在情绪冲突,引导患者自发性的动作,通过即兴动作使个体投入到一个创造性的过程中,启发他们尝试新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分析并整合自己的身体记忆,通过动作行为的变化促进心理的变化,建立人体的身心平衡,从而促进健康和成长。
  有研究表明,运动可提高患者的自我掌控感,从而缓解抑郁情绪[15],运动还可以提升患者应对应激的能力,改变患者对刺激事件的认知,从而达到促进精神康复的作用[2]。治疗过程中治疗师通过系统性的观察患者身体动作的方式,鼓励患者在团体动作中积极响应并互动,通过群体有节奏性的动作,帮助其放松身体、调整情绪,促进患者的人际沟通与交往能力,进而使他们能顺畅的表达情绪,感受到与他人在一起的快乐,从而增强与他人交流的愿望,走出自我封闭的误区,减低抑郁和焦虑,提高活力。当通过动作发展促进了患者心灵的成长后,既可以缓解精神上的压力,使不良的情绪得到释放,也可以使患者自我评价向积极方向发展,使其能感受到个人的价值,自我效能感从而得到提升,对其日后的行为表现、生活、生命的观念等都会产生影响与改变。   综上所述,通过形体艺术治疗对可有效促进精神病患者社会功能的恢复或提高,改善精神疾病患者的精神症状、生活能力、社交能力和自我效能感,促进患者康复,对患者回归社会有积极作用,值得在临床工作中推广和应用。
  [参考文献]
  [1]薛金花,詹晓明.健身操联合音乐治疗对慢性精神分裂症患者康复的影响[J].福建医药,2018,40(1):160-161.
  [2]张瑞星,李丽,Michel Probst,等.精神运动统合治疗在精神康复中的应用与研究进展[J].中国全科医学,2017,20(20):2539-2542.
  [3]梁超胜,徐英妹,陈声,等.团体心理治疗对康复期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效果观察[J].中国医学创新,2017,14(1):44-47.
  [4]梁金梅,康星星.舞蹈疗法对抑郁症患者的影响[J].中国民康医学,2015,27(10):88-89.
  [5]庞云燕.北京市交道口地区精神病人管理康复工作情况[J].首都公共卫生,2017,11(6):292-293.
  [6]杜仁仁,朱燕.运动疗法治疗抑郁症的研究进展[J].按摩与康复医学,2018,9(6):8-9.
  [7]范肖冬,汪向东,于欣,等译.ICD-10精神和行为障碍分类(临床描述与诊断要点)[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3:72-102.
  [8]Phillips MR,Xiong W,Wang RW,et al.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the Chinese versions of the scales for assessment of positive and negative symptoms[J].Acta Psychiatr Scand,1991,84(4):364-370.
  [9]李功安,胡雄,金德珍.住院精神病人康复疗效评定量表信度检验[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1990,5(5):150-152.
  [10]刘延锦,王敏,董小方.中文版运动锻炼自我效能感量表在脑卒中患者中的信效度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6,32(13):974-977.
  [11]Bhui K,Fletcher A.Common mood and anxiety states:gender differences in the protective effect of physical activity[J].Soc Psychiatry Psychiatr Epidemiol,2000,35(1):28-35.
  [12]陈宁贵,沈子童.团体认知行为治疗对服用利培酮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认知功能影响对照研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7,25(9):1289-1292.
  [13]Korniloff K,Vanhala M,Kautiainen H,et al.Lifetime leisure-time physical activity and the risk of depressive symptoms at the ages of 65-74 years:the FIN-D2D survey[J].Prev Med,2012,54(5):313-315.
  [14]陈丽.舞动的力量-浅谈舞蹈治疗的内涵及其运用[J].北京舞蹈学院学报,2007,21(2):54-57.
  [15]Wiles NJ,Haase AM,Lawlor DA,et al.Physical activity and depression in adolescents:cross -sectional findings from the ALSPAC cohort[J].Soc Psychiatry Psychiatr Epidemiol,2012,47(7):1023-1033.
  (收稿日期:2018-08-13  本文編辑:张晨晖)
论文来源:《中国当代医药》 2019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74462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