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重组人干扰素α-2b雾化吸入治疗小儿疱疹性咽峡炎临床疗效分析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 目的 分析使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雾化吸入治疗小儿疱疹性咽峡炎臨床疗效。方法 130例疱疹性咽峡炎患儿, 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 每组65例。对照组患儿接受常规对症治疗, 观察组患儿在对照组基础上使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进行治疗。比较两组患儿治疗后相关指标、治疗效果及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结果 观察组患儿的总治疗时长、退热时长、咽喉腔疱疹消失时长以及咽喉疼痛消失时长分别为(5.26±1.22)、(1.72±0.39)、(3.33±1.04)、(2.33±0.64)d, 明显短于对照组的(7.11±1.66)、(2.90±0.67)、(5.03±1.72)、(3.89±1.02)d,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患儿的治疗总有效率为75.38%(49/65), 显著低于观察组的95.38%(62/65),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儿的不良反应发生率6.15%(4/65)显著低于对照组的18.46%(12/65),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于小儿疱疹性咽峡炎患儿使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开展雾化治疗, 能够取得满意效果, 有助于减少患儿治疗时间, 缓解患儿疼痛, 降低不良反应发生率, 提升治疗效果, 促进疾病转归, 值得进一步在临床中推广使用。
  【关键词】 重组人干扰素α-2b;疱疹性咽峡炎;雾化吸入
  疱疹性咽峡炎属于一类临床常见的急性传染类疾病。该疾病的好发期为夏秋季。1~7岁儿童为该疾病的高发群体, 在发病早期患儿会出现咽喉出血, 同时存在散在性灰白色疱疹, 直径长度为1~2 mm[1], 四周存在红晕;发病2~3 d后, 红晕迅速扩大;之后, 疱疹破溃, 继而形成溃疡。疱疹性咽峡炎有着起病急的特征。高热、流涎、咽喉疼痛、拒食、呕吐为疱疹性咽峡炎的重要临床表现。临床中, 疱疹性咽峡炎患儿通常使用抗病毒法进行支持性治疗, 但单纯使用抗病毒药物, 无法取得显著效果。有文献证实, 对于疱疹性咽峡炎患儿使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注射液雾化吸入法进行治疗, 能够取得满意效果。为了证实该理论的真实性, 结合实际情况, 本文选择2012年6月~2017年6月本院收治的130例疱疹性咽峡炎患儿作为研究对象, 并对部分患儿使用了重组人干扰素α-2b雾化吸入治疗, 观察疗效, 现将具体结果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择2012年6月~2017年6月本院收治的130例疱疹性咽峡炎患儿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符合我国卫健委颁布的关于疱疹性咽峡炎的诊断标准;患儿出现骤然发热现象。排除标准:肝肾功能不全者, 无法配合雾化治疗者, 先天性心脏病者, 1周内使用过抗病毒治疗者, 精神疾病者, 癌症及自身免疫系统病变者。将其随机分为对照组以及观察组, 每组65例。对照组中男35例, 女30例;年龄0.28~4.88岁, 平均年龄 (3.25±1.27)岁。观察组中男36例, 女29例;年龄0.38~4.94岁, 平均年龄(3.64±1.29)岁。两组患儿一般资料比较,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对照组患儿接受常规对症治疗:使用能量合剂、退热药、清热解毒中成药物等依照患儿临床症状开展治疗。观察组患儿在对照组基础上使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注射液(北京凯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国药准字S20030031)进行治疗:将100万U重组人干扰素α-2b加入到浓度为0.9%氯化钠溶液(NS)中, 以氧气驱动雾化法进行吸入治疗, 2次/d, 治疗时间为1周。
  1. 3 观察指标 ①分析比较两组患儿治疗后相关指标, 包括总治疗时长、退热时长、咽喉腔疱疹消失时长以及咽喉疼痛消失时长。②分析比较两组患儿治疗效果。③分析比较两组患儿治疗过程中不良反应发生情况。
  1. 4 疗效判定标准 1周后, 对两组患儿的治疗效果进行分析。本实验使用卫健委颁布的关于疱疹性咽峡炎治疗标准, 分析患儿的治疗效果。判定标准[2]:显效:治疗后, 受试者72 h内体温降低到正常标准, 病灶消退;有效:治疗后, 受试者72 h内体温降低到正常标准, 病灶显著缓解;无效:未达到以上治疗标准者, 视为临床无效。总有效率=显效率+有效率。
  1. 5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处理。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患儿治疗后相关指标比较 观察组患儿的总治疗时长、退热时长、咽喉腔疱疹消失时长以及咽喉疼痛消失时长分别为(5.26±1.22)、(1.72±0.39)、(3.33±1.04)、(2.33±0.64)d, 明显短于对照组的(7.11±1.66)、(2.90±0.67)、(5.03±1.72)、(3.89±1.02)d, 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两组患儿疗效比较 对照组患儿的治疗总有效率为75.38%(49/65), 显著低于观察组的95.38%(62/65),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 3 两组患儿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比较 对照组治疗期间发生支气管炎3例, 腹泻4例, 发热5例, 不良反应发生率为18.46%(12/65);观察组治疗期间发生支气管炎1例, 腹泻3例, 不良反应发生率为6.15%(4/65)。观察组患儿的不良反应发生率显著低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疱疹性咽峡炎为临床常见病多发病, 通常是柯萨奇病毒A型所导致。当前临床还没有治疗该疾病的特效药。有文献指出[3], 疱疹性咽峡炎患儿使用干扰素α-2b进行治疗, 能够取得满意效果。干扰素α-2b有着极强的水溶性, 属于一类广谱抗病毒制剂, 可被作为一种低分子蛋白质, 进而存在于机体血液内, 属于病毒感染淋巴因子的一种, 其不但可以积极控制病毒扩散以及肤质, 也能够加速免疫反应以及增加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活性, 进而加大巨噬细胞吞噬效应。干扰素α-2b会对病毒复制和蛋白核酸合成所需要的酶加以阻断, 对病毒的繁殖过程进行抑制;同时也能起到一定免疫节效应, 全面提升T细胞, B细胞免疫能力, 加大巨噬细胞吞噬功能, 防止病毒进入到正常细胞组织中。当前临床研究证实, 重组干扰素α-2b注射液在治疗疱疹性咽峡炎方面有着良好的效用。在患儿感染柯萨奇病毒A型后, 因为其体内缺少内源性干扰素, 继而减少了制造T细胞干扰素水平[4-9]。由此可知, 使用有效的外源性干扰素开展辅助性治疗有着相当重要的现实意义。使用此法能够令患儿在短时间内取得抑制病毒复制后有效浓度的作用, 进而起到人工被动免疫效果, 积极改善患儿免疫功能低下。   在重组人干扰素α-2b对患儿进行治疗时, 应当注意该类群体和成人的药代动力学方面差异。和成年人相比, 儿童机体代谢速度较快, 而年幼儿童的药物代谢速度更快。患儿开展吸入治疗过程中, 进入肺内药物量和年龄呈现相关性, 年龄越低所吸入肺内药量也就越小, 所以说, 通常不需要依照单位体重计算吸入治疗药物的具体剂量, 可以使用压缩泵或者氧气驱动雾化器, 对患儿开展雾化吸入治疗。主要原理为:经过高速运动压缩气体, 通过狭小开口之后, 突然减少压力, 并在局部生成负压挤出药液, 形成药物微粒。在此其中, 大型药物微粒经过挡板回落到贮药瓶内, 而小型药物微粒则会随着气流输出而输出[10-14]。相较于口服法, 使用雾化吸入法能够利用药物可以直接达到病变位置, 可作用在受体局部之中, 起效速度较快, 不良反应少, 可同时吸入数种药物, 无需吸入配合, 该类药物特别适用于年老体弱患儿以及急性期患儿。雾化吸入治疗时, 肺部吸收面积较大, 药物可以从患儿的肺泡进入到患儿血液之中, 且距离较短, 可以避免肝脏首过效应, 全面提升药物的生物利用度。
  综上所述, 小儿疱疹性咽峡炎患儿使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开展雾化治疗, 能够取得满意效果, 有助于减少患儿治疗时间, 缓解患儿疼痛, 降低不良反应发生率, 提升治疗效果, 促进疾病转归, 值得进一步在临床中推广使用。
  参考文献
  [1] 李学艳, 吴琼, 于小清. 干扰素治疗疱疹性咽峡炎临床疗效及对患儿的炎症因子的影响. 中国妇幼保健, 2017, 32(16):3818-3820.
  [2] 杨丽萍, 王敬君. 核黄素磷酸钠联合干扰素α1b治疗疱疹性咽峡炎的临床观察. 海南医学, 2016, 27(6):1005-1006.
  [3] 郑亚文, 严建佳, 钟秋兰. 不同亚型干扰素雾化吸入与常规抗病毒治疗疱疹性咽峡炎临床疗效对比研究. 海南医学, 2017, 28(6):898-900.
  [4] 林泳, 胡颖宇, 林治. 干扰素α-2b喷雾剂治疗儿童疱疹性咽峡炎疗效及安全性评价. 儿科药学杂志, 2017(5):9-12.
  [5] 王学梅, 张晓丽, 王会娟. 雾化吸入重组人干扰素α-2b治疗小儿疱疹性咽峡炎的疗效相关性及安全性研究. 生物医学工程与临床, 2015(6):618-620.
  [6] 张娟, 万雅平. 重组人干扰素a2b雾化吸入治疗小儿疱疹性咽峡炎效果观察. 社区医学杂志, 2017(24):18-19.
  [7] 徐红. 重组人干扰素a1b雾化吸入治疗小儿疱疹性咽峡炎价值分析. 养生保健指南, 2016(25):2.
  [8] 劉强, 王芳, 王新红, 等. 重组人干扰素α1b雾化治疗疱疹性咽峡炎临床分析. 中外健康文摘, 2013(12):138.
  [9] 覃薇, 于波. 重组人干扰素α-2b雾化吸入联合开喉剑治疗小儿疱疹性咽峡炎的临床研究. 中国医药指南, 2017(9):26-27.
  [10] 魏玉芳. α-2b干扰素雾化吸入治疗小儿疱疹性咽峡炎临床分析. 中国现代药物应用, 2010, 4(10):64-65.
  [11] 安丽娜. 重组人干扰素α-1b雾化在小儿疱疹性咽峡炎治疗中的价值分析. 中国妇幼健康研究, 2017, 28(S4):186-187.
  [12] 王芳. 重组人干扰素α1b雾化治疗疱疹性咽峡炎临床经验. 大家健康(学术版), 2015, 9(10):146.
  [13] 马向萍, 赵娟萍, 蒋少华, 等. 重组人干扰素气动雾化治疗640例疱疹性咽峡炎临床疗效分析. 大家健康旬刊, 2016, 10(1):165-166.
  [14] 李东辉, 李石志, 李金凤. 注射用重组人干扰素α-2b(假单胞菌)雾化吸入佐治疱疹性咽峡炎的疗效观察. 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 2016, 16(8):1053-1055.
  [收稿日期:2018-11-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399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