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基层医院诊治腹部手术后胃瘫综合征8例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探讨中西医结合治疗腹部手术后胃瘫综合征的临床疗效。方法:收治腹部手术后胃瘫综合征8例,采用心理治疗,减轻患者的思想负担;禁食,胃肠持续减压,高渗盐水洗胃;加强营养支持治疗,早期即给予肠内营养,由少量开始,逐步增加,以患者能耐受为宜;促进胃动力药物的应用;运用中医中药。结果:8例患者均取得好转或治愈,胃肠功能恢复时间10-15 d3例,15 - 30 d 4例,30d以上1例。结论:合理选择中西医结合治疗,扬长避短,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将有助于患者的尽快恢复。
  关键词 基层医院;腹部手术;胃瘫综合征
  腹部手术后胃瘫综合征(PCS)是指患者经过腹部(主要是胃部的于术)于术后发牛的功能性胃排空障碍,临床上主要表现为非机械性胃潴留,如胃脘部饱胀、胃食管反流、恶心、呕吐、体重下降等,严重者可导致一系列并发症,并可加重患者的经济负担,降低患者的牛活质量,延长患者的住院时间。其实质是胃排空延迟,通常发牛在于术后最初2周内,近3年收治PGS患者8例,现报告如下。
  资料与方法
  本组患者8例,其中男3例,女5例,年龄42 - 77岁,平均62岁,其中胃窦癌4例,贲门癌3例,肠套叠l例;术后均常规放置胃肠减压管及十二指肠营养管。8例患者术后均已排气,其中3例排出稀便,但进食后出现胃瘫症状。
  临床表现:临床症状发牛于术后10余天,进食后出现上腹部饱胀压迫感,恶心、呕吐,呕吐物为胃内容物,量多并含有胆汁,无排气排便,或排气很少,呕吐后症状明显缓解。无腹痛和腹肌紧张,肠鸣音减弱。化验检查:8例患者均无低蛋白血症、低血钾及水电解质紊乱。本组患者均行上消化道复方泛影葡胺造影检查,见胃扩张,无张力,未见胃蠕动或者蠕动很微弱,吻合口未显示。除l例肠套叠术后患者行胃镜检查外,其余7例均不宜行胃镜检查。8例患者均排除机械性肠梗阻。
  诊断标准:依据《黄家驷外科学》的诊断标准应符合以下条件【l】:①经l项或多项检查提示无胃出口机械性梗阻;②胃引流量> 800 mL/d,并且持续>lO d;③无明显水电解质与酸碱失调;④无引起胃瘫的基础疾病如糖尿病、甲状腺功能减退等;⑤无应用影响平滑肌收缩的药物史,如吗啡等。术后IO d以上仍未有肛门排气或者术后曾有排气,但拔除胃管后又出现胃瘫表现者。
  治疗方法:心理治疗,减轻患者的思想负担;禁食,胃肠持续减压,高渗盐水洗胃;加强营养支持治疗.早期即给予肠内营养,南少量开始,逐步增加,以患者能耐受为宜;促进胃动力药物的应用;运用中医中药。
  疗效评价:腹胀、呕吐症状消失;胃蠕动功能良好,胃引流量500 mL/d以下;上消化道泛影葡胺造影显示胃扩张缓解,运动恢复。结果
  8例患者应用上述治疗方法取得好转或治愈,胃肠功能恢复时间10- 15 d 3例,15 -30d4例,30d以上l例,进食后患者营养状态及体力迅速得以恢复。讨论
  发病机制:PGS的发病原因至今不明,可能与以下因素有关:①于术导致胃壁完整性缺失。胃癌根治术中切除大部分或全部胃体后,胃的连续性被破坏,胃的正常蠕动传导受阻,同时吻合口也阻碍了胃蠕动的传播;又由于胃的电起搏点被切除,使得产牛蠕动的胃电慢波减少,不足以产牛胃蠕动。②消化道的重建力‘式中以毕I式、胃空肠Roux-en-Y吻合和毕Ⅱ式较为常见,研究发现毕Ⅱ式患者的PGS发牛率明显高于毕I式和胃肠Roux-en-Y吻合方式。原因可能是毕Ⅱ式破坏了消化道本来的牛理结构,导致胃正常蠕动节律和胃肠激素分泌紊乱,加之肠内容物反流刺激,十二指肠电活动难以到达空肠袢,使得胃排空延迟。③胃癌根治术中,淋巴结清扫范围广,损伤或者切断了胃迷走神经,使得残胃失去了神经的调控,从而降低了术后残胃的活动。④于术本身的刺激可影响胃正常的调控功能,术后胃动素、胃泌素等促进胃动力的激素分泌减少,使胃动力减弱,同时抑制胃排空的相关激素增加,从而胃的蠕动进一步受到抑制。此外,麻醉药物、精神因素、高血压、高血糖状态、甲状腺功能低下、水电解质平衡紊乱、术后腹腔感染及早期进食不当等都可以成为PGS的原因或诱因。
  PGS的治疗:国内外有关资料显示,PGS的治疗除极少数需再手术外,绝大多数经保守治疗即可治愈,因此不可盲目选择手术治疗。(l)-般治疗:术前及术后应告知患者和家属PGS是术后较常见的并发症,经积极治疗完全能够治愈,以消除患者的思想负担,为进一步治疗创造条件。禁食、胃肠减压持续减压引流,给予2% - 3%高渗盐水洗胃,以减轻或消除吻合口水肿,同时积极治疗基础疾病。(2)加强营养支持治疗:能口服者,可给予少量流质饮食,以患者能耐受为限,不能口服者,可采用静脉营养或者经十二指肠营养管注入肠内营养,对维持肠道正常结构和功能至关重要,并可刺激胃的蠕动。(3)胃动力药物的应用:此类药物包括胃复安、曲美苄胺、氨甲酰甲基胆碱、多潘立酮及大环内酯类抗牛素。此外,质子泵抑制剂、牛长抑素及复力‘泛影葡胺等也具有不同程度的促进胃动力的作用。值得强调的是泛影葡胺还兼具诊断作用。(4)内镜治疗:经内镜重新置入十二指肠营养管给予肠内营养及内镜本身的刺激均可能诱发胃蠕动的产牛。(5)中醫中药:祖国医学在PGS的治疗中有其独特的作用,为PGS的治疗提供了更广泛的选择。根据我们的体会,包括:①中药内服或经胃肠营养管注入。代表方药是复方承气汤;②中药灌肠和外敷,可用和胃承气汤保留灌肠,加味承暖脐散外敷于脐部;③针灸,足三里是最常用的养牛穴位,为治疗消化系统疾病的要穴,针刺及艾灸可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迄今,术后胃瘫的发病原因尚不明确,其假说也众说纷纭,这也提示我们存在许多潜在的治疗胃瘫力‘法。PGS -旦发牛,持续时间长,影响患者的身体功能恢复和牛活质量。目前治疗PGs的方法多种多样,各有千秋。中西医治疗各有利弊。有学者提出了将综合治疗方法应用于PGS的治疗中【2】,实行个体化治疗,可有效提高患者的治疗效果。因此,合理选择中西医结合治疗,扬长避短,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将有助于患者的尽快恢复。
  参考文献
  【1】吴孟超.吴在德.黄家驷外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1426.
  【2】邹金艳,林军 术后胃瘫综合治疗的诊断与治疗【J】国际消化病杂志,2014,34(2):99-10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8959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