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现状及其提升策略

作者:未知

  [摘 要] 促进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是提升学前教育质量的重要途径,教育行政部门及幼儿园应该为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提供适宜的保障与支持。虽然调查显示当前重庆市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水平总体较高,但是其中低年龄、低职称教师的专业发展仍存在较大不足,专业发展支持体系有待完善。为进一步提升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水平,应为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提供充分的物质及制度保障,建构园本支持体系,扩展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途径,激发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的自主性,提升其专业发展的自我效能感。
  [关键词] 专业素质;专业发展;专业规划
  随着学前教育实践的不断深入,人们对学前教育的关注逐步从数量转向质量,不断提升学前教育发展质量成为学界的普遍共识和家長的普遍诉求。[1]幼儿园教师作为幼儿园教育教学活动的组织者和实施者,是提升和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关键因素,提升幼儿园教师队伍的整体素质和促进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是提升学前教育质量的突破口。[2][3]我国学前教育事业发展底子薄、任务重,政府在进一步扩大学前教育数量供给的同时,提出要关注和支持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不断提升幼儿园教师的专业素质和专业能力。尽管当前我国学前教育取得了飞跃式的发展,幼儿园教师队伍也通过增大培养规模、安排中小学富余教师转岗进入幼儿园以及通过各级各类培训来提升幼儿园教师队伍的数量和质量,[4][5]但幼儿园教师队伍的建设仍存在队伍不稳定、专业素质偏低、保障支持体系不完善等问题,[6]幼儿园教师队伍学历层次整体偏低且存在显著的城乡差异,[7]同时“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也对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提出了更大的挑战和进一步的要求。[8]优质的师资是提升学前教育质量的基本前提,聚焦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现状及其存在的问题,可以为优化幼儿园教师专业成长环境找到突破口。
  一、当前我国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的现状分析
  本研究以自编《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调查问卷》为研究工具,对重庆市1400名幼儿园专任教师的专业发展现状进行了调查。研究共回收问卷1233份,其中有效问卷1075份,有效回收率76.8%。问卷包含师德理念、专业知识、专业能力、保障与支持、职业发展规划等5个维度,其中师德理念包含4个二级指标,专业知识包含3个二级指标,专业能力包含7个二级指标,保障与支持包含2个二级指标,职业发展规划包含3个二级指标。问卷采用Likert5点计分法,数据利用SPSS 21.0进行统计与分析。
  分析显示,幼儿园教师的师德理念(M=4.58)、专业知识(M=4.43)、专业能力(M=4.61)、保障支持(M=3.22)、职业发展规划(M=3.17)得分均较高,表明幼儿园教师的整体专业发展水平较高,但不同维度的发展水平不同。
  首先,不同年龄阶段幼儿园教师的专业知识和专业能力发展水平不同,不同教龄阶段幼儿园教师专业能力发展水平不同。在专业知识方面,41~50岁、50岁以上、31~40岁、21~30岁、20岁以下年龄组的得分依次递减,表明教师的专业知识与其实践经验相关,但50岁以上的教师知识更新缓慢。在专业能力方面,得分从高到低依次为50岁以上、41~50岁、31~40岁、21~30岁、20岁以下年龄组,表明专门能力与教师的实践经验相关。在教龄比较方面,16年以上、11~15年、5~10年、5年以下教龄组的得分依次递减,表明教龄越长,教师的专业能力发展水平越高。
  其次,不同职称幼儿园教师的师德理念、专业知识和专业能力发展水平不同。在师德理念方面,中学高级、小学高级、小学一级、小学二级职称和未评级的教师得分依次递减;在专业知识方面,小学高级、中学高级、小学一级、小学二级、未评级教师的得分依次递减,表明职称越高的教师其知识水平越高,但中学高级职称教师得分要低于小学高级职称教师;在专业能力方面,中学高级、小学高级、小学一级、小学二级、未评级教师的得分依次递减。中学高级职称教师的专业知识与专业能力在发展水平上存在不一致,可能是虽然其实践经验丰富,但对新知识的吸收和利用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滞后。
  此外,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水平与其专业发展的保障支持与职业规划存在显著的正相关,保障支持、职业规划对幼儿园教师的师德理念、专业知识和专业能力的发展具有显著的预测作用,保障支持和职业规划水平越高,教师的专业发展水平就越高。
  二、当前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存在的问题
  首先,职称较低和未评定职称的幼儿园教师师德理念有待提升。职称较低或未评职称的幼儿园教师的师德理念发展水平要低于其他职称的教师,其在保教认知、儿童观、保教态度和个人素养等方面的发展水平要更低。这可能是因为职称较低或者未评定职称的教师,由于从教时间较短和教学实践经验不足,其对幼儿及其教育的态度和认知比较片面,在实际的教育教学中没有切实地践行并发展科学合理的教育观念。
  其次,教龄较短的年轻幼儿园教师的专业知识和专业能力水平有待提高。教龄较长的幼儿园教师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能够将专业知识与教育实践进行紧密结合,在实践中可以进一步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和知识结构,也能够根据幼儿身心发展的特点来设计和开展各项教育教学活动,能够对幼儿进行科学合理的评价。新入职的幼儿园教师则因为教学经验不足,对幼儿发展及其教育的理解不够全面、系统和深刻,对教学活动的组织和实施还有待改进和完善,且容易在工作中忽视教学反思。[9]
  再次,幼儿园教师的职业发展规划不明确且保障支持体系有待完善。调查显示,幼儿园教师普遍缺乏明确的专业发展规划和发展意识,不能认清不同阶段的专业发展特点。部分幼儿园教师则因职业发展空间不大、幼儿园工作烦琐、家庭事务影响等原因,对工作的态度按部就班,不追求专业上的主动发展。此外,在专业发展的保障方面,幼儿园教师认为最需要得到提高的是提高工资待遇、完善奖励机制和管理制度。调查也显示,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的制度、经费和管理保障等支持水平都还有待提高。   三、促进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的建议
  (一)加强政策与经费支持,丰富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路径
  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需要政府提供必要的制度和经费保障,教育行政部门应该建立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资金整合机制,使专业发展经费来源多元化。在加强投入的同时,教育行政部门和幼儿园要加强对教师专业发展的规划和管理,使不同类型的幼儿园教师能够得到充分且有针对性的专业发展机会。[10]在此基础上,要为幼儿园教师创造多样化的专业发展平台。首先,为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构建不同层级的学习共同体,充分发挥当地学前教育专家、高校教师、园长和骨干教师的专业引领作用。[11]学习共同体可以分为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区域核心小组,着眼于为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提供基本理论、思想理念等方面的支持;第二个层面是区域教研支持小组,通过区域教研的方式为幼儿园教师专业实践能力的发展提供支持;第三个层面是园际学习共同体,通过园所之间的经验共享和合作研究,为幼儿园教师的专业发展提供更为真实的实践平台。其次,建立和完善幼儿园教师继续教育机制,为幼儿园教师的学历晋升和专业培训提供渠道和平台。教育行政部门应该为幼儿园教师提升学历水平提供支持和保障,让学历较低的教师能进入高校进行系统的专业学习并取得相应的学历。与此同时,高校要针对幼儿园教师的实际情况开设各种专题培训或者研修项目,在优化幼儿园教师思想理念、知识储备的同时,不断提高其教学实践和教育研究能力。
  (二)构建园本支持体系,增强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的可持续性和有效性
  首先,建立和完善促进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的园本制度,为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提供相应的经济和制度基础。完善且合理的制度设计和管理有利于规范幼儿园教师的专业行为并激发他们的专业发展动力,幼儿园应该通过制度设置来保障幼儿园教师良好的工作和发展环境。与此同时,幼儿园要建立园本教研共同体,形成以促进专业学习为主旨的“问题提出—专业学习—分享交流—行动研究”园本教研网络,通过开展教研活动、专题讲座、主题沙龙、网络研修等学习活动引领教师建构领域教学知识和发展教学实践能力。[12]在此基础上,幼儿园要注重对教师专业发展的差异评价和有效激励。在评价过程中,要注重教师专业发展的个体差异和阶段差异,针对不同发展阶段和发展水平的教师制定不同的评价标准,并根据教师的工作表现在薪酬、福利、晋升等方面制定相应的激励措施,全方位激发幼儿园教师专业发展的积极性。
  其次,健全幼儿园教师分层培养计划,增强教师专业发展的针对性和目的性。幼儿园可依据教师的职业状况将其发展分为适应期、稳定期、突破期三个阶段,适应期的教师要着重提升其教学实践能力,帮助她们接纳并融入幼儿园的工作与人文环境;稳定期的教师则要为他们搭建展示的平台,让他们在实践中不断提高自身的专业能力和施教水平;突破期的教师要为他们搭建名师共同体发展平台,帮助他们实现专业发展的自我突破。[13]在具体的策略和方法上,幼儿园可以通过“导”“引”“带”“赛”等措施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导”即发挥园长和骨干教师的引领作用,促进教师在专业理念、专业知识、专业能力等方面的提升;“引”即发挥园本教研的培养功能,引领教师团队专业共同发展;“带”即通过师徒结对的方式,让熟手教师带领新手教师获得专业能力上的成长;“赛”即发挥竞赛的激励作用,让教师自觉地不断完善自身的专业知识储备和提升自身的教学实践能力。[14]此外,幼儿园还应根据不同教师的专业成长需要,采取引进来、走出去两种方式,拓展教师的专业学习渠道,不断扩大他们的思维和视野,提升他们的专业发展动力。
  最后,重视幼儿园教师的职业生涯规划,提高教师专业成长的科学性和计划性。有明确的职业生涯规划就可以帮助幼儿园教师进一步确定自己的专业发展计划,使其能更好地明确不同职业时期的专业发展目标,以及帮助他们不断地反思自身的专业发展状况,进而实现专业发展自觉。[15]幼儿园应该通过设立相应的制度和平台来帮助幼儿园教师制订相应的职业生涯和专业发展规划,做到有计划、有目的、有重点、有保障、有平台,增强其专业发展的可持续性。
  (三)激发幼儿园教师专业学习的自主性,提升其专业发展效能感
  幼儿园教师的学习意识和意愿会影响其专业发展水平,幼儿园应该引导教师树立正确的教育和学习观念,鼓励他们成长为具有学习自主性、有批判思维的专业教师。在教师的专业发展过程中,要着重培养他们两个方面的能力,一是教学监控和教学探究能力,让老师成为教学者的同时成为研究者。教学监控和教学探究能力的培养要坚持实践导向,以真实问题入手,以解决专业学习中的重点问题;要坚持理论知识与教学相结合,以解决专业学习中理论实践问题;要坚持行动研究,在教学中培养教师的研究能力。二是实践反思能力,让他们能够对教育教学活动有更为深刻和本质的认识,并以此来增强他们的专业认同感和自我效能感,从而以更为积极主动的姿态去应对和规划自身的专业发展。
  参考文献:
  [1]中共教育部党组.办好新时代学前教育,实现幼有所育美好期盼[N].人民日报,2018-11-30.
  [2]朱旭东.教师专业发展理论研究[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10.
  [3]黄俊.全景式幼儿园教师成长支持体系探析:基于焦作市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调查[J].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8(3):45-48.
  [4]曲铁华,王凌玉.我国学前教师培训政策的演进历程及特点:基于1978~2016年政策文本的分析[J].河北師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18(1):24-31.
  [5]王艺芳.幼儿园转岗教师的个体经历分析与转岗制度的完善[J].学前教育研究,2015(5):15-22.
  [6]孙现红.困境与出路:农村民办幼儿园师资问题及其改进策略[J].淄博师专学报,2018(2):6-8.
  [7]刘占兰.幼儿园教师的专业能力[J].学前教育研究,2012(11):3-9.
  [8]张璐扬.“全面二孩”背景下儿童受教育权实现的国家义务研究[J].吕梁教育学院学报,2016(4):5-8.
  [9]刘幼玲.学前教师专业发展的阶段特征与提升路径[J].贵州师范学院学报,2018(6):80-84.
  [10]王晓雨.黑龙江省学前教育师资队伍研究[D].哈尔滨:黑龙江大学,2018:65-71.
  [11]黄俏甜,黄虹坚.创新学前教育区域教研的实践探索[J].学前教育研究,2018(3):67-69.
  [12]李蔚芳.园本教研与教师专业成长的探索与实践[J].教育教学论坛,2012(35):33-34.
  [13]刘小林.基于《专业标准》的幼儿教师专业素质的培养与提升[J].中国成人教育,2014(13):124-126.
  [14]吴黛舒.教育实践与教师发展[M].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14:5-6.
  [15]卢素芳,曹霞,唐翠萍.利用课程故事提升幼儿园教师的专业自觉[J].学前教育研究,2017(12):64-66.
论文来源:《学前教育研究》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7213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