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湛江市区学龄前儿童25-羟维生素D水平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目的  调查湛江地区学龄前(0~6岁)健康儿童25-羟维生素D[25(OH)D]水平,了解该人群中维生素D的健康状态。方法选取2017年6月1日~2018年5月31日在我检验中心进行体检的0~6岁儿童共3164例,测定25(OH)D水平,比较不同性别、不同季节的25(OH)D水平。结果  湛江市儿童血清25(OH)D总体水平为(42.75±12.20)ng/ml,男童为(42.27±11.88)ng/ml、女童为(42.93±12.58)ng/ml,不同性别儿童的25(OH)D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25(OH)D缺乏和不足的比例随着儿童年龄的增加而增多;秋季25(OH)D水平较其他季节略低。结论  湛江市区0~6岁儿童中缺乏和不足率均随年龄的成长而增高,应积极采取有效措施监督和提高儿童维生素D水平,以减少维生素D相关疾病的发生,提高健康水平。
  关键词:维生素D缺乏;维生素D不足;25-羟维生素D;年龄;性别;季节
  中图分类号:R725.9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6-1959.2019.07.041
  文章編号:1006-1959(2019)07-0137-03
  Abstract: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level of 25-hydroxyvitamin D [25(OH)D] in preschool children (0-6 years old) in Zhanjiang, and to understand the health status of vitamin D in this population. Methods  A total of 3164 children aged 0-6 years who underwent physical examination at our test center from June 1, 2017 to May 31, 2018, were selected to measure 25(OH)D levels and compare 25(OH) of different genders and seasons. D level. Results  The overall serum 25(OH)D level of children in Zhanjiang City was (42.75±12.20) ng/ml, boys (42.27±11.88) ng/ml, girls (42.93±12.58) ng/ml,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25(OH)D levels between children of different genders (P>0.05). The proportion of 25(OH)D deficiency and deficiency increased with the age of children; the 25(OH)D level in autumn was slightly lower than other seasons. Conclusion  The deficiency and deficiency rate of children aged 0-6 years in Zhanjiang City increase with age. Active 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to supervise and improve children's vitamin D levels to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vitamin D-related diseases and improve their health.
  Key words:Vitamin D deficiency;Vitamin D deficiency;25-hydroxyvitamin D;Age;Gender;Season
  维生素D是一种脂溶性类固醇激素前体,主要由皮肤经光照后产生[1]。维生素D本身无生物活性,必须在肝脏和肾脏经过两步连续的羟基化过程成为有生物活性的1,25-二羟基维生素D。维生素D是维持骨骼健康的主要元素。维生素D是人体发育过程中的必需维生素主要参与钙、磷代谢,儿童期维生素D严重缺乏将导致骨骼畸形,即佝偻病,轻度缺乏将导致食物钙的利用效率下降;维生素D不足很可能引起儿童骨量的减少,最终导致骨折发生率升高[2]。另外,有研究表明维生素D可通过多方面作用影响小儿喘息性疾病的发病及严重程度[3,4],研究提示补充维生素D可使喘息患儿获益[5]。我国维生素D缺乏和不足在各个年龄段人群中均普遍存在,本研究通过对湛江地区学龄前儿童25(OH)D水平的调查,了解湛江地区学龄前健康儿童维生素D的状态,为改善维生素D缺乏和不足的状态提供指导和建议。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选取2017年6月~2018年5月于湛江市妇幼保健院防保科常规体检的0~6岁儿童3164例,其中男1841例,女1323例。近期无急性感染,既往无慢性疾病。根据不同性别与年龄分为以下14组:男性<1岁组(n=189),男性1岁组(n=907),男性2岁组(n=279),男性3岁组(n=187),男性4岁组(n=118),男性5岁组(n=113),男性6岁组(n=51),女性<1岁组(n=135),女性1岁组(n=717),女性2岁组(n=199),女性3岁组(n=112),女性4岁组(n=64),女性5岁组(n=50),女性6岁组(n=46)。   1.2方法  体检当天抽取空腹静脉血3 ml,标本采集后,先以3000 r/min离心5 min,取血清进行检测,使用ROCHE公司的Cobas8000 E602型全自动电化学发光分析仪及配套试剂检测血清25(OH)D。判读标准:以血清25(OH)D水平代表维生素D营养状态,按其水平分为3种状态:①缺乏:25(OH)D≤20 ng/ml;②不足:21 ng/ml≤25(OH)D≤29 ng/ml;③充足:25(OH)D≥30 ng/ml。
  1.3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 17.0统计软件处理数据,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和方差检验,计数资料以(%)表示,采用?字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为统计学意义显著。
  2结果
  2.1不同性别、年龄儿童25(OH)D水平  研究数据显示,3164例学龄前儿童25(OH)D总体水平为(42.75±12.20)ng/ml;男童为(42.27±11.88)ng/ml,女童为(42.93±12.58)ng/ml,不同性别儿童的25(OH)D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68,P>0.05),儿童25(OH)D缺乏和不足的患病率在不同性别间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字2=5.93,P>0.05)。不同性别的儿童每个年龄段分组比较,统计学意义显著(F=7.91,P<0.01)。其中,4、5、6岁年龄段与1、2、3岁年龄段分别比较,统计学意义显著(P<0.01),见表1,表2。随着年龄的增长,25(OH)D平均水平逐渐下降。
  2.2不同季节儿童25(OH)D水平比较  夏季和冬季25(OH)D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其他季节两两比较,统计学意义显著(P<0.01),见表3。
  3讨论
  维生素D又称为骨化醇、抗佝偻病维生素,是不同的维生素D原经紫外照射后的形成的脂溶性固醇类衍生物,也是一种类固醇激素,1922年由Edward Mellanby等研究发现。目前已知维生素D至少有10种,但其中最重要、与人类健康最密切的成员是Vit D2(麦角钙化醇)和Vit D3(胆钙化醇)。维生素D本身无生物活性,必须在肝脏和肾脏经过两步连续的羟基化过程成为有生物活性的1,25-二羟基维生素D。维生素D两个最重要的形式是维生素D3(胆钙化甾醇)和维生素D2(麦角钙化甾醇)。与维生素D3不同,人体不能合成维生素D2,只能从强化食品或食品补充剂中获取。在人体内,维生素D3和D2与血浆中维生素D结合蛋白结合,并转运到肝脏,两者经羟基化成为维生素D(25-OH),即25-羟基维生素D。25-羟基维生素D是应在血中被检测的代谢物,由于它是人体内维生素D的主要储存形式,通过检测它可以确定总体维生素D的情况。维生素D的最初循环形式无生物活性,它大约是循环中1,25(OH)2维生素D水平的1000倍。循环中25-羟基维生素D的半衰期为2~3周。血清中检测出来的95%以上的25-羟基维生素D为25-羟基维生素D3,而只有服用了维生素D2补充剂的患者,25-羟基维生素D2才能达到检测水平。维生素D2的有效性被认为较弱。
  3.1湛江市儿童血清25-羟维生素D水平  血清25(OH)D的高低可以反映人体维生素D的储存水平,并且与维生素D缺乏的临床症状是相关的。人体获得维生素D的途径主要是皮肤光照合成及食物摄取,近年来研究发现我国各地区儿童血清25(OH)D水平总体水平均偏低,且存在季节性(夏季血清水平高)[6]。本研究发现湛江地区儿童血清25(OH)D总体水平明显高于30 ng/ml,湛江儿童维生素D不足率与其他地区类似文献的研究结论不一致,原因可能为:①胎儿期贮存充足,胎儿通过胎盘从母体获得维生素D贮存于体内,满足出生后一段时间需要,近年医务工作者对母婴期补充维生素D的宣传和教育工作做到了普及,母孕期维生素D补充充分;②广东湛江地理位置为亚热带地区靠近海边,日照较充足,长辈抱婴幼儿室外活动较多,维生素D生成充足;③湛江人嗜食海鱼类等海产品,天然食物维生素D 含量高。
  3.2血清25-羟维生素D水平与年龄的关系  本研究发现,0~2岁年龄组25(OH)D水平高于其他组水平,且有随着年龄增长,25(OH)D水平逐渐下降,这与既往国内研究结果一致[7]。分析原因:①纯母乳喂养的儿童母亲会遵照医嘱及时补充维生素D,部分婴幼儿饮用配方奶及乳制品,这些配方奶及乳制品都添加了维生素D,大多数3岁以后儿童开始入学减少了饮用配方奶及乳制品;②婴幼儿家长带着进行户外活动的机会较多,随着年龄增长儿童3岁开始上幼儿园减少了出门活动的机会,接受光照较0~2岁年龄组相对要少;③随着年龄的增长儿童挑食的比例增加,部分儿童减少了含维生素D食物的摄入。
  3.3血清25-羟维生素D水平与季节的关系  本研究显示,湛江地区学龄前(0~6岁)健康儿童25(OH)D水平在夏季和冬季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其他季节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与国内其他研究不一致[8,9]。春季的25(OH)D水平缺乏和不足的患病率明显低于其他季节。可能的原因:①样本量不够大,抽样误差较大;②各个季节间的样本量差异大。
  综上所述,湛江市儿童血清25(OH)D总体水平较高,随着年龄的增长3岁以后的儿童25(OH)D缺乏和不足的比例逐渐上升,仍需定期对儿童的25(OH)D水平进行监测并对缺乏和不足的儿童合理的补充维生素D。
  参考文献:
  [1]潘秀花,李小妹,荣成智,等.儿童血清25-羟维生素D水平调查[J].广西医学,2018,40(5):585-587.
  [2]孙祥水,许浩杰,楼跃,等.维生素D缺乏与儿童骨折[J].中华小儿外科杂志,2018,39(9):717-720.
  [3]姚丛月,石祥奎,李华,等.血清维生素D水平与儿童咳嗽变异性哮喘的相关性研究[J].蚌埠医学院学报,2018,43(9):1154-1155.
  [4]冯韬,杨凡.儿童维生素D缺乏与急性毛细支气管炎的研究进展[J].西南国防医药,2018,28(8):791-793.
  [5]陈雷,张云峰,田昕.维生素D与小儿喘息性疾病[J].中国实验诊断学,2018,22(10):1863-1865.
  [6]缪美华,邵雪君,朱宏,等.学龄前儿童血清25羟维生素D调查分析[J].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14,29(7):520-523.
  [7]王娴,刘华伟,邓彪.成都地区学龄前儿童25羟基维生素D水平调查[J].檢验医学与临床,2016,13(5):644-645,648.
  [8]黄飞燕,罗雪,朱红枫.泸州市儿童血清25-羟维生素D水平调查分析[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6,27(11):1319-1321.
  [9]蓝叶彬,郑建方,陈东红,等.儿童25-(OH)维生素D及钙水平调查分析[J].浙江临床医学,2018,20(11):1880-1881.
  收稿日期:2018-12-21;修回日期:2018-1-11
  编辑/王海静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279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