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负压封闭引流术治疗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治疗的临床观察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目的 分析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患者应用负压封闭引流术治疗的效果。方法选取2014年6月~2018年6月66例我院收治的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患者,应用随机序列法将抽取患者分为比对组(n=33)和观察组(n=33),所有患者均接受彻底清创以及全身抗炎处理,同时为其提供创面感染治疗、补液治疗、输血治疗以及创面清洁和缝合治疗,对存在骨折现象患者进行骨折复位。比对组患者同时采用常规换药治疗,应用植皮术并封闭创面,观察组患者应用负压封闭引流术,观察患者移植皮瓣或者皮片成活情况、骨折愈合情况、渗出物情况、并发症情况,对比治疗前后患者创面面积。结果 比对组患者治疗优良率为84.85%,观察组患者治疗优良率为96.97%,两组患者临床疗效经对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9.237,P=0.015)。比对组出现并发症患者共计8例,总发生率为24.24%,观察组出现并发症患者共计3例,总发生率为9.09%,两组患者并发症总发生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3.238,P=0.033)。两组患者治疗前创面面积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1.835,P=0.074),治疗后观察组患者创面面积明显小于比对组患病者,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t=15.263,P=0.031)。结论 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患者应用负压封闭引流术疗效显著且有助于提升患者治疗安全性,具有较高的临床应用价值。
   [关键词]负压封闭引流术;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治疗效果
   [中图分类号]R65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2019)03-196-04
  四肢创伤复杂创面由于与骨外露、创伤性软组织缺损以及骨折等现象同时存在,因此,治疗难度较大且出现感染的几率较高,不但会导致治疗难度进一步加大,同时还会加重患者的身心痛苦[1]。患者疼痛感明显且易引发机体应激反应,出现感染等并发症的几率较高。封闭式负压引流术有助于促进创面愈合,加快患者预后改善,对于改善患者的身心健康以及生活品质有重要意义[2]。此次研究旨在分析2014年6月~2018年6月我院收治的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患者应用负压封闭引流术的治疗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66例2014年6月~2018年6月我院收治的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患者,排除重度内外科疾病患者、严重语言或者听力障碍患者、造血系统功能异常患者、重度血液系统疾病患者、心脑血管疾病患者[3]。应用随机序列法将抽取患者分为比对组(n=33)和观察组(n=33),比对组男19例,女14例,年龄27~83周岁,平均(53.2±4.6)岁,11例四肢骨折患者、10例上肢骨折患者、12例下肢骨折患者,观察组男21例,女12例,年龄25~82周岁,平均(54.6±4.2)岁,8例四肢骨折患者、10例上肢骨折患者、15例下肢骨折患者。比較两组患者骨折类型、年龄、性别等一般资料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方法
  所有患者均接受彻底清创以及全身抗炎处理,同时为其提供创面感染治疗、补液治疗、输血治疗以及创面清洁和缝合治疗,对存在骨折现象患者进行骨折复位[4]。比对组患者同时采用常规换药治疗,应用凡士林油纱以及无菌纱布对创面进行包扎直至患者创面新鲜,应用植皮术并封闭创面,治疗期间需为患者提供抗感染治疗。观察组患者应用负压封闭引流术,首先测量创面面积并裁剪负压封闭引流敷料,然后将敷料覆盖于创面部位[5]。全面清洁创面以及周边皮肤,应用生物半透膜封闭创面。然后进行负压吸引治疗,调节负压值为50~350mmHg,根据患者创面密封情况、薄膜敷料以及创面渗出液
  以及深浅程度对负压值进行适当调节。治疗期间需观察患者创面是否存在水肿以及创面渗出情况、组织坏死情况,及时清洗创面并对坏死组织进行剪除,待患者病情基本得到控制后为患者提供皮瓣移植术或者植皮手术,最后行创面封闭操作[6]。
   1.3 观察指标
  观察患者移植皮瓣或者皮片成活情况、骨折愈合情况、渗出物情况、并发症情况,对比治疗前后患者创面面积。
   1.4 疗效评估
  优:移植皮瓣或者皮片全部成活,愈合过程中未出现严重并发症或者明显渗出物,骨折愈合理想;良:移植皮瓣或者皮片基本成活,愈合过程中有轻微渗出物,骨折愈合理想;可:移植皮瓣或者皮片成活率>50%,愈合过程中有渗出物,骨折愈合比较理想;差:移植皮瓣或者皮片大量坏死,创面有大量渗出物,患者骨折愈合效果不佳[7]。
   1.5 统计学处理
  采用统计学软件SPSS17.0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百分数(%)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
  比对组患者治疗优良率为84.85%,恢复优良患者为28例,恢复不佳患者为5例,观察组患者治疗优良率为96.97%,恢复优良患者为32例,恢复不佳患者为1例,两组患者临床疗效经对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并发症情况比较
  比对组出现并发症患者共计8例,总发生率为24.24%,观察组出现并发症患者共计3例,总发生率为9.0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治疗前后两组患者创面面积比较
  治疗后两组患者创面均较治疗前缩小,治疗前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治疗前创面面积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观察组患者创面面积明显小于比对组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四肢创伤复杂创面由于与骨外露、创伤性软组织缺损以及骨折等现象同时存在,不但会加大治疗难度同时也会加大出现感染发生几率,还会加重患者的身心痛苦[8]。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患者有明显的疼感感,容易引发机体应激反应,加快组织分解代谢速度并会对切口愈合产生不良影响,易加大各类严重并发症发生率,不但影响治疗效果同时也会降低患者的治疗依从性[9]。对患者的生存质量以及生活品质均会产生负性影响。作为临床应用较广的复杂创面治疗方式,封闭式负压引流术有助于促进创面愈合,可加快患者预后改善[10]。
  四肢创伤患者出现大面积软组织损伤的可能性较大,由于坏死组织较多、创面大,因而临床治疗难度较大且容易出现继发感染,病情严重者致残率较高,因此,必须采取有效的病情控制措施,加快患者术后恢复[11]。常规治疗方式需要长时间进行创面清理,在清除创面坏死组织时需要多次重复用药,待患者炎症反应减轻后再进行创面修复,反复换药会导致患者疼痛感加重,同时也会加大感染发生率,难以保证治疗效果[12]。
  负压封闭引流技术通过对软组织缺损创面以及皮肤进行填充或者覆盖,利用生物半透膜进行封闭并形成封闭空间,有助于加快创面愈合。负压封闭引流术不但能够显著缩短治疗时间,同时还能够使医护人员的工作量得到减少并减轻患者的身心痛苦,可显著提升治疗效率[13]。负压封闭引流技术在密闭系统内进行治疗,可及时处理引流部位坏死组织以及渗出物,避免引流区出现聚积现象,有助于加快创面部位肉芽组织生长。负压封闭引流生物透性薄膜具有良好的透湿性以及透气性,可抵御细菌入侵,而且不会对患者皮肤产生刺激性,可加快创面愈合,能够使治疗有效率得到提升。此外,负压封闭引流技术还能够使残余死腔或者脓肿发生率得到抑制,使患者创伤水肿等表现得到减轻。通过负压吸引创面,能够保证创面引流的充分性,同时避免创面与外界接触,有助于保持创面的清洁性,从而使感染几率得到有效降低,能使患者疼痛感得到减轻,对于提升患者身心舒适度具有重要的应用价值[14]。
  此次研究中,比对组患者治疗优良率为84.85%,观察组患者治疗优良率为996.97%,两组患者临床疗效经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比对组患者并发症总发生率为24.24%,观察组总发生率为9.09%,两组患者并发症总发生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比对组患者治疗前创面面积为(69.23±23.28)cm2、治疗后创面面积为(42.45±12.97)cm2,观察组治疗前后分别为(69.46±22.97)cm2、(25.95±12.34)cm2,治疗后观察组患者创面面积明显小于比对组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陈芹[15]研究表明,应用负压封闭引流术治疗的患者创面面积为(24.17±9.87)cm2,应用常规治疗的患者创面面积为(43.37±11.27)cm2,为患者提供负压封闭引流术能够有助于加快患者創面愈合。综上所述,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患者应用负压封闭引流术疗效显著且有助于提升患者治疗安全性,对于加快患者病情好转、提升其生理心理舒适度以及改善其生活品质均能够发挥重要的推动作用。
   [参考文献]
   [1]刘如春,张瑞云.负压封闭引流术治疗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治疗的临床效果观察[J].临床医学工程,2014,21(9):1171-1172.
   [2]李辉.负压封闭引流术治疗四肢创伤复杂创面治疗的效果分析[J].黑龙江医药科学,2017,40(5):57-58.
   [3]钟孝政.负压封闭引流技术治疗四肢创伤复杂创面的临床应用研究[J].实用预防医学,2011,18(2):306-308.
   [4]池凯,毋磊,陈龙金,李永林.评价四肢创面修复中应用皮肤牵张闭合器的效果及预后[J].中国医疗美容,2017,7(3):35-37.
   [5]柏海涛.负压封闭引流术在3例截肢术后伤口愈合的应用[J].饮食保健,2016,3(20):185-186.
   [6]黄绍雄.应用负压封闭引流技术治疗四肢创伤复杂创面的临床探讨[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5,6(14):104-105.
   [7]刘丹,陈子华.负压封闭引流技术治疗四肢创伤复杂创面的临床应用研究[J].中国卫生产业,2012,10(29):152-152.
   [8]施万义,侯凤娟,王玉林.可冲洗负压封闭引流技术在四肢复杂性创面修复中的应用[J].包头医学院学报,2015,31(12):41-42.
   [9]周炎,刘世清,瞿新丛,潘晓辉,等.保留内植物结合负压封闭引流技术治疗四肢骨折术后早期感染[J].生物骨科材料与临床研究,2015,12(6):54-57,63.
   [10]刘羽,袁正江.负压封闭引流术与加压包扎对于四肢创面一期游离植皮术的疗效对比[J].中国医学工程,2015,23(6):134,137.
   [11]罗杰,陆道望,陈顺兴,游嵚.改进型负压封闭引流技术治疗骨科复杂创面的临床效果分析[J].岭南现代临床外科,2016,16(4):472-475.
   [12]郭丙杰.负压封闭引流技术治疗四肢创伤复杂创面的疗效观察[J].河南外科学杂志,2015,19
   (2):97.
   [13]冯卓文.评价VSD技术治疗在四肢创伤复杂创面中的应用价值[J].疾病监测与控制,2017,11(7):528-529.
   [14]代强,吴礼孟,孙充州,等.负压封闭引流技术治疗四肢创伤复杂创面的临床效果探讨[J].检验医学,2016,28(B09):212-213.
   [15]陈芹.负压封闭引流术在骨科四肢创伤治疗中的临床效果分析[J].心理医生,2017,23(9):62-6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905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