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进行微创介入疗法的近远期临床效果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目的:探究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进行微创介入疗法的近远期疗效。方法:回顾本院在2015年1月到2016年1月收治的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的临床资料,对其中100例患者的临床资料进行分析,根据治疗方式不同将其分为对照组、观察组,对照组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采用外周静脉化疗,观察组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开展微创介入疗法,对比两组患者近远期临床疗效。结果:观察组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总有效率为96.00%,明显高于对照组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的总有效率80.00%,组间差异性对比:P值<0.05。两组中晚期患者1年生存率对比无统计学差异性:P值大于0.05。但是观察组患者3年生存率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性对比:P值<0.05。结论:对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开展微创介入治疗有助于提高患者近远期临床疗效,具有较高的应用意义,值得推荐。
  关键词:中晚期;恶性肿瘤;微创介入;外周静脉化疗;近远期疗效
  临床上主要以放化疗的方式治疗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常见的化疗方式是通过外周静脉注射化疗药物来杀死癌细胞,但是很多化疗药物由于没有专一性、靶向性,所以容易将正常细胞一并杀死,部分患者对此耐受性较差,容易出现化疗不良反应,使其中断或终止继续化疗[1-2]。而随着当前研究不断深入,微创介入治疗恶性肿瘤逐渐取得理想效果,为了了解该治疗方式的有效性,在本次研究中,回顾本院收治的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的临床资料,以下是具体报道。
  1  资料、方法
  1.1 资料
  选择2015年1月到2016年1月在本院接受治疗的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回顾100例患者的临床信息,将其按照治疗方式不同分为对照组、观察组,一组50例。
  对照组:男性27例、女性23例,年龄34~74岁,平均(45.8±7.6)岁,病因:肝癌8例、胃癌5例、胰腺癌5例、肠癌6例、胆道肿瘤4例、食管癌2例、子宫癌7例、宫颈癌8例、卵巢癌5例。
  观察组:男性28例、女性22例,年龄35~78岁,平均(45.9±7.3)岁,病因:肝癌7例、胃癌6例、胰腺癌4例、肠癌4例、胆道肿瘤5例、肝血管瘤3例、食管癌3例、盆腔癌4例、子宫癌7例、宫颈癌4例、卵巢癌3例。
  比较上述两组患者的性别、年龄、病因,差异性并无统计学意义,具有可比性:P>0.05。
  1.2 方法
  对照组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给予外周静脉化疗药物治疗,根据患者病理、病程遵循医嘱给予化疗药物,采用外周静脉给药。
  观察组患者开展微创介入法治疗,具体方法为:在影像学设备的引导下,将导管插入肿瘤营养动脉中,并将化疗药物灌注至肿瘤病灶,必要时需采用导管注入栓塞剂(碘油、明胶海绵等)栓塞供养肿瘤动脉。所有患者均间隔3-4周接受一次治疗,并以3-4周作为一个疗程,共接受3~6个疗程[3]。
  1.3 观察指标
  观察对比两组中晚期恶性肿瘤患者临床疗效以及1、3年存活率。临床疗效根据《内科学》相关标准进行评价分為:完全缓解(CR)、部分缓解(PR)、无变化(NC)、进展(PD)。有效=CR+PR。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统计学软件SPSS23.0版,计数资料以(%)表示,两两对比采用卡方检验;计量资料符合正态分布以()表示,两组数据比较采用t检验;以P值<0.05表达组间差异性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观察组中晚期患者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组间差异性对比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 讨论
  恶性肿瘤属于当前临床上重点研究内容,其发病机制尚未明确,并且具有较高的致死率,尚未出现治愈手段。作为当前全世界性公共卫生问题,恶性肿瘤的研究始终在缓慢进行中。对于部分早期恶性肿瘤患者,通过尽早诊断、手术治疗根除肿瘤细胞,能够提高患者生存期限,但是对于中重度恶性肿瘤患者,由于错过的最佳治疗时机,只能通过放化疗来控制病情发展[4]。
  微创介入法是一种微创治疗方式,通过影像学引导以最小的创伤,将药物或者器具放置到病灶部位,从而达到治疗作用,适用于恶性肿瘤患者中。该治疗方式的优点在于:微创伤性、靶向性较强,不会导致患者产生副作用,而且具有较高的安全性,可以明显杀死肿瘤细胞,并通过阻断肿瘤的供养血管,进一步促进肿瘤细胞死亡。与传统的静脉灌注治疗相比较,微创介入治疗更能够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5]。
  在本次研究中,对观察组中晚期恶性患者采用微创介入治疗后,患者治疗效果明显高于对照组,治疗1年生存率明显提高,3年生存率也略有提高,与对照组相比较差异性具有统计学意义:P值<0.05。
  综上所述,微创介入法治疗效果具有低创伤性、高效性,能够有效提升恶性肿瘤中晚期患者治疗效果,并延续患者的生命时限。
  参考文献:
  [1]白红艳,张晔.微创介入法联合中药治疗多房性巨大卵巢囊肿临床疗效观察[J].河北医学,2016,22(7):1172-1174.
  [2]丁战玲,彭洋,刘军杰,李红学,陆丹梅,胡巧勤,龚雨涛,陈苗,李航.肝细胞肝癌介入、序贯综合治疗的研究进展[J].中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杂志,2017,15(3):372-375.
  [3]郭俊,马东阳.介入治疗结合中医药治疗中晚期贲门癌的临床观察[J].中国民间疗法,2018,26(4):61-62.
  [4]骆彩英.参莲消瘢汤联合射频消融术治疗中晚期肝癌临床观察[J].湖北中医杂志,2017,39(12):24-25.
  [5]严稳开,周静.超声微创介入治疗复发性肝癌的近远期疗效分析[J].微创医学,2014,9(6):717-71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046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