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论《文心雕龙》创作论对微信网文创作的启示

作者:未知

  【摘要】《文心雕龙》的创作论不仅对古人的写作有帮助,而且对于当今微信网文的创作也有着重要的启示。宏观层面,《定势》和《情采》两篇分别指导要认识到微信网文的独特性、要明确网文的创作动机。具体方法层面,《附会》篇指出要先构建网文框架,《章句》篇说明了在网文中分段落的技巧,《熔裁》则具体说明了写网文应如何引用恰当的例证,最后《神思》篇强调了完成网文后还要进行修改。
  【关键词】文心雕龙  创作论  网文  启示
  【课题项目】本论文参与南京工业大学2018年党建与思想政治教育研究课题,为薛正新主持的课题《论传统文化在高校思政微信公众平台中的传播》的研究成果,课题项目编号:SZ20180436。
  【中图分类号】G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9)17-0011-02
  《文心雕龙》是中国古代的重要文论,全书不仅用精美的骈文写成,而且逻辑组织严密,全书分为总论、文体论、创作论、批评论四个部分。其中的总论是全书总领,文体论详细分析了齐梁以前出现的各种文体,创作论则绝妙地阐述了写文章的各种注意事项和技巧,批评论则是对历史上有名的作家、作品的点评。若从古为今用的角度来看,《文心雕龙》中对当代最有借鉴意义的当属创作论。因为,文体论中不少文体,如今早已不用,而总论和批评论虽然有着很高的文献价值和文学研究价值,但对于当代文学的指导意义不大。只有创作论,对当今各类文章的写作都起到了很好的指导作用。
  近些年,在“互联网+”的时代背景下,国内微信公众平台迅速发展,微信网文的数量急剧增多,能否写好微信网文,直接决定了微信公众平台的阅读量和推广量。微信网文较为独特,更多地要靠语言文字、图片、例证来阐述观点。那么,对于微信网文的创作,我们可以从《文心雕龙》创作论中得到哪些启示呢?
  一、对《文心雕龙》创作论的剖析
  如果要从《文心雕龙》创作论中得到启示,那么必须先明白创作论到底在谈什么。
  创作论是《文心雕龙》的第三部分,共19篇。根据周振甫先生的考证,批评论中的《物色》也应属创作论,这样,创作论共有20篇。创作论对文章的“构思、风格、继承和革新、内容和形式、篇章结构、声律和修辞等作了全面的探讨”。首篇《神思》的赞语点明了整个创作论的体系,《神思》赞曰:“神用象通,情变所孕。物以貌求,心以理应。刻镂声律,萌芽比兴。结虑司契,垂帷制胜。”这句话说明了创作论是由三个板块组成的,第一板块“神用象通,情变所孕”,神是《神思》,情性是《体性》,情变和风势指的是《风骨》、《通变》和《定势》,这五篇是创作的根本,要求创作时“务先大体”。第二板块是“物以貌求,心以理应”,物貌指《物色》,它应该处在《情采》之后。第三板块“刻镂声律,萌芽比兴”,阐述了声律和修辞的作用,包括《声律》、《章句》、《丽辞》、《比兴》、《夸饰》、《事类》、《练字》、《隐秀》、《指瑕》这几篇,“结虑司契,垂帷制胜”则要求以《养气》使文思畅通,以《附会》来“总文理,统首尾”。
  这三个板块一共讲了六方面要义:第一,在构思上,他提出了“神与物游”,说明了精神活动与外界事物的关系。第二,在风格上,他探索了风格的形成由于才气学习,虽然看重先天的才气,但对于后天的学习也极看重,认为“八体屡迁,功以学成”,这就高出于天才决定论。第三,在继承和革新上,他在《通变》篇里提出“体必资于故实”,认为文体有待于继承,“数必酌于新声”,文辞气力有待于变革。第四,在内容和形式上,《情采》里强调内容为主、形式为次,赞美“为情而造文”,反对“为文而造情”。第五,在篇章结构上,《熔裁》里主张炼意炼辞,做好写作提纲。最后,在声律和修辞上,他提出要注意声响的调协,以及对偶、比喻、夸张等修辞手法。
  二、《文心雕龙》创作论对微信网文创作的启示
  微信网文是文章的一种,其文法有着与其他文体相同的方面,但网文又是一种以灵活性、吸引力为核心的文体。在《文心雕龙》创作论中,《神思》、《定势》、《情采》、《熔裁》、《章句》、《附会》这6篇文章对微信网文的写作有着重大的指导作用。
  (一)宏观启示
  从宏观上看,《定势》和《情采》两篇分别指导学生要认识到网文的独特性并明确网文的写作动机。
  1.《定势》篇启示作者要认识到网文的独特性
  《定势》篇开篇就强调“夫情致异区,文变殊术,莫不因情立体,即体成势也。势者,乘利而为制也。如机发矢直,涧曲湍回,自然之趣也。圆者规体,其势也自转;方者矩形,其势 也自安:文章体势,如斯而已。”这段话强调要依照情思制定体式,依照体式形成文式。那么,如何定文势呢?《定势》篇中又写道:“是以囊括杂体,功在铨别,宫商朱紫,随势各配。”运用到现实中就是说,对于不同的文体,要按照文体特点来写。记叙文要以叙事为主,描写铺叙相结合,详略得当;散文要以抒情为主,用笔灵动,形散神聚;而微信网文则要以生动性、吸引性为中心,层层递进,抓住读者的阅读兴趣,语言要简洁精炼,符合碎片化阅读的习惯。
  相反,如果中小学生弄不清文体特点,把记叙文写得像散文,这样的作文必然会被判定为“文体不清”而得不到高分;如果微信网文长篇大論,枯燥无味,写得像工作汇报,那也必然不符网文的文体要求,势必会失去大量读者。
  2.《情采》篇启示作者要明确网文的写作动机
  马克思主义哲学强调人具有主观能动性。所以说人的行为势必要受到主观意志的驱使,创作微信网文也是如此。正如《情采》篇中所说的:“昔诗人什篇,为情而造文;词人赋颂,为文而造情。……为情者要约而写真,为文者淫丽而烦滥。”这句话的本意是说要为了抒情而创作,不能为了创作而虚构感情。这里的“情”体现在网文写作中就是“写作动机”,写网文必须是作者出于对某一事件理解和感悟,产生了强烈的写作动机,真的“想写”。而不是为了完成任务,在没有任何写作冲动的情况下生拼硬凑。   但现实生活中经常可以发现,不少微信公众平台的作者对于创作网文的动机不明,根本不是“我要写”,有的是针对某一新闻,抢时间地发表评论,结果事件来龙去脉还未弄清,就妄下定论,就比如“重庆公交坠江事件”;还有的根本就是无病呻吟,发表大量毒鸡汤、正确的废话等,是典型的“为文而造情”,这必然是写不出好文章的。
  (二)具体方法启示
  《文心雕龙》创作论不仅在宏观上阐释理论,在具体方法层面也给了人们重要启示。其中《附会》篇指出写网文要先构建框架,《章句》篇说明了在网文中分节的技巧,《事类》篇强调了网文中引用例证的重要性,《熔裁》则具体说明了写网文如何选取例证,最后《神思》篇强调了网文完成后还要进行修改。
  1.《附会》篇启示作者要构建完整的网文框架
  在《文心雕龙》创作论的宏观启示下,网文的主题基本确定下来,接下来就要进行具体的写作了。网文应该先写什么?《附会》篇开篇就告诉我们“何谓附会?谓总文理,统首尾,定与夺,合涯际,弥纶一篇,使杂而不越者也。若筑室之须基构,裁衣之待缝缉矣。”这段话启示作者在写作网文时,不要急着下笔,要根据内容情理来确定纲领,再根据纲领来安排段落,不能尺接寸付,想一段写一段,想一句写一句。
  反观现实,不少作者认为网文就是自由阅读,在写网文时,脑中没有一个宏观的总体框架,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结果写完后回头一看,才发现篇章结构混乱,跳跃性太强。这样的现象,恰恰印证了刘勰所说的“夫文变多方,意见浮杂,约则义孤,博则辞叛,率故多尤,需为事贼。且才分不同,思绪各异,或制首以通尾,或尺接以寸附;然通制者盖寡,接附者甚众。若统绪失宗,辞味必乱,义脉不流,则偏枯文体。夫能悬识凑理,然后节文自会,如胶之粘木,豆之合黄矣。”所以,在写网文时,第一步就是要写好网文的提纲框架,要根据网文的主题,明确核心观点,然后围绕观点行文。
  2.《章句》篇启示作者如何划分网文段落
  《章句》篇开篇就说:“夫设情有宅,置言有位;宅情曰章,位言曰句。故章者,明也;句者,局也。”强调了段落、句子的重要性。而后具体说明如何分段:“夫裁文匠笔,篇有大小;离章合句,调有缓急;随变适会,莫见定准。句司数字,待相接以为用;章总一义,须意穷而成体。其控引情理,送迎际会,譬舞容回环,而有缀兆之位;歌声靡曼,而有抗坠之节也。”说明段落的划分必须随着内容变化加以调整,在文辞方面,前后联系要密切;在内容方面,脉络要贯通,各部分要连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对于微信网文来说,这尤为重要,网文的特點就在于自由度高、符合浅阅读、碎片化阅读的习惯,各个段落都要能独立吸引读者,但在宏观上又要相互联系。
  3.《神思》篇启示作者在网文完成后要认真修改
  《神思》篇虽以讲构思为主,但它作为创作论的第一篇,有创作总论的意味。范文澜先生在《神思》篇的注说“《文心》各篇,前后相衔,必于前篇之末,顶告后篇所将论者。”其中提出作品写成后需要修改。《神思》篇提出:“若情数诡杂,体变迁贸,拙辞或孕于巧义,庸事或萌于新意;视布于麻,虽云未贵,杼轴献功,焕然乃珍。”在这里刘勰以加工布料为比喻,强调了修改的重要性。
  在网文写作中,道理同样如此。很多作者觉得,反正读者都用零碎时间读网文,不会认真看,没必要对自己的网文精益求精。但是,“文章不厌百回改”、“三分文章七分改”。在写网文的时候,不少作者更多地关注的是网文的局部,而且在较长时间的写作中,作者难免会因注意力不集中、中途打岔、输入法错误等情况,出现错别字、病句等。所以,回过头来修改网文是十分重要的,此时,应该跳出局部段落,不仅要从整体上再对篇章进行审视,而且还要对观点、例证、图片、字句等进行详细检查。如此,才能让半成品变成“焕然乃珍”的成品。
  三、结语
  根据以上论述可知,《文心雕龙》不仅对古人写诗作文有着重要帮助,而且对当今微信网文的创作也有着重要启示。优秀的文学成果就是这样,无论在哪个时代,都能产生积极的影响。
  参考文献:
  [1]周振甫.文心雕龙今译[M].北京:中华书局,2013(9)
  [2]黄侃.《文心雕龙札记》[M].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6)
  [3]范文澜.《文心雕龙注》[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
  [4]詹锳.《文心雕龙的定协论》[J].《文学评论从刊》第五辑
  作者简介:
  薛正新(1992.02-),男,汉族,江苏如皋人,南京工业大学能源科学与工程学院,思政助教,辅导员,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研究方向:主要从事中国传统文化角度的思政教育研究。
  吕梦醒(1990.06-),女,汉族,河南荥阳人,南京工业大学能源科学与工程学院,思政讲师,辅导员,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研究方向:主要从事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538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