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临床诊治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研究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的临床诊治方法。方法:回顾性分析2013年1月至2017年12月期间10例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患者的临床资料,对其诊治效果进行观察。结果:经诊断发现,上环、取环以及局麻下腹腔镜输卵管绝育术举宫时是子宫穿孔发生的原因,穿孔位置以峡部居多;经保守治疗的患者多于手术治疗的患者,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在计划生育手术中子宫穿孔的发生与诸多因素相关,因此应严格规定对相关操作进行规范,以防出现子宫穿孔。
  关键词:子宫穿孔;计划生育手术;诊治
  计划生育手术包括上环(取环)手术、结扎手术、引产手术、人流手术等类型[1],由于目前在术前医生不能够全面、准确地评估患者的子宫情况,因此在术中容易出现失误,造成子宫及其他组织损伤[2]。宫内节育器能够提高避孕效果,但是上环、取环时由于无菌操作不严、技术不熟练、放置不妥或动作粗暴等情况易导致严重并发症的发生。子宫穿孔是计划生育术后较为常见的并发症之一,若是未得到及时、有效的诊治,不仅会对患者的身心健康造成影响,严重者还会危及到生命安全,故此及时的诊治意义重大。本文旨在对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的临床诊治方法进行分析,正文阐述如下:
  1资料和方法
  1.1资料
  于我院接收的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患者中选取10例开展本次研究,病例选取时间:2013年1月至2017年12月。年龄范围:22岁至36岁,年龄平均值(27.65±2.07)岁。穿孔原因:因上环而穿孔3例,因取环而穿孔2例,因局麻下腹腔镜输卵管绝育术举宫时而穿孔5例。
  1.2方法
  (1)子宫穿孔诊断方法:术者在对患者进行宫腔操作期间,感到失去無底感,或是在手术期间宫底不断加深,当手术器械进入宫腔内深度超过手术前的评估深度,通过探查宫腔深度可发现其与子宫大小存在不符情况。对患者进行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查时,可观察到患者穿孔位置存在缺损、节育环异位、子宫肌层下出血样回声等情况,可将肠管、大网膜中的内容物钳出;当患者存在下腹牵拉、剧烈疼痛、血压下降、面色苍白等表现时则可诊断为子宫穿孔。
  (2)子宫穿孔的治疗:针对计划生育术中存在可疑或确诊子宫穿孔的情况,立即停止手术。针对子宫中线附近且远离子宫血管的小穿孔,常规检查结果显示正常且计划生育手术已完成者予以保守治疗,给予缩宫素注射或是口服阿莫西林胶囊、替硝唑片,保守治疗患者若有内出血、感染加重等现象出现,则进行开腹治疗。针对计划生育手术未完成者,予以一周的保守治疗,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和B超检查情况彻底清理宫腔内容物,予以止血、缩宫素、抗感染等治疗;针对症状严重的患者,如穿孔较大、内出血明显等,进行剖腹探查和手术治疗,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选择手术方式。
  1.3评价指标及判定标准
  观察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患者的诊断结果和治疗情况。
  1.4统计学处理
  应用软件SPSS21.0进行统计学分析,计数资料采取率表示,采用χ2检验,以P<0.05表示差异具有明显的统计学意义。
  2结果
  诊断结果:穿孔位置:左角2例(20.00%),右角2例(20.00%),宫底2例(20.00%),峡部4例(40.00%)。
  治疗结果:10例患者中保守治疗9例(90.00%),手术治疗1例(10.00%),数据对比存在差异(P<0.05)。所有患者经过治疗后均痊愈出院,且随访未发现有后遗症存在。
  3讨论
  计划生育手术的操作难度并不大,但是由于妊娠期、哺乳期女性患者的子宫较软且子宫肌壁薄[3],具有丰富的血窦,部分患者存在子宫过度前屈或后屈、子宫瘢痕的情况,加上手术设备、手术器械和医生操作经验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导致术中容易出现子宫穿孔等并发症。在计划生育手术期间,对手术人员的临床经验、责任心和主观感觉存在较高的要求[4],术中采用金属器械在患者子宫腔内进行操作,若是手术人员责任心不高,缺乏对此种疾病相关高危因素的认知以及应对各种情况的经验[5],也容易导致子宫穿孔的发生。
  本次研究中10例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患者中,因局麻下腹腔镜输卵管绝育术举宫时所致子宫穿孔的比例最高,其次为放置和取出宫内节育器;峡部出现穿孔的比例最高。10例患者中有9例因穿孔较小、出血量少及无内脏损伤而接受保守治疗,1例穿孔大、出现明显内出血的患者进行手术治疗,均取得了较好的疗效,全部痊愈出院,说明了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合理选择治疗方法能够提高临床效果。
  为了避免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情况的发生,在临床中可采取以下防治措施:术前对患者的病史进行充分掌握,并安排患者进行全面的妇科检查,对患者的子宫大小、位置等情况进行了解。由临床经验丰富的医师进行操作,可在术中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对手术操作进行及时的调整。针对子宫位置不正的患者,在术中利用宫颈钳对宫颈前唇进行轻柔地牵拉,促使子宫位置恢复,然后再进行计划生育手术;针对哺乳期、瘢痕子宫、长期服用避孕药的患者,先注射缩宫素或是进行低负压吸宫,轻柔、缓慢地送入器械;针对宫颈口较紧的患者,将米索前列醇0.6mg置入到阴道中,不得强行扩张宫颈。若是术中出现子宫穿孔,则必须立即停止手术,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对症处理,明确穿孔原因,选择进行保守治疗或修补手术。
  总而言之,临床应对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的高危因素进行重视并予以积极的防治措施,术者应提高自身专业知识掌握度和操作技能熟练度,增强责任心,做好术前病史了解和全面检查工作,促进计划生育手术成功率的提高及子宫穿孔发生率的降低。
  参考文献:
  [1]李鑫.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临床诊治分析[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8,12(16):210-211.
  [2]廖靓.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的高危因素和防治措施[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02):20-21.
  [3]田丽杰.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的防治方法探讨[J].中国医药指南,2016,14(08):171-172.
  [4]王淑青.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17例临床分析[J].按摩与康复医学,2016,7(01):65.
  [5]杨静,杨晓龙.计划生育手术致子宫穿孔临床诊治与预防探讨[J].吉林医学,2015,36(09):178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2956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