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腹腔镜下肾盂癌根治术与开放手术的临床对比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分析肾盂癌患者应用后腹腔镜下根治术以及开放手术治疗的效果。方法:选取82例在我院接受肾盂癌治疗的患者,应用随机序列法将纳入对象分为比对组(n=39)和探析组(n=43),比对组患者接受传统开放肾盂癌根治术,探析组患者接受后腹腔镜肾盂癌根治术。结果:探析组患者术中出血量显著少于比对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24.5097,P=0.0348),术后引流量显著少于比对组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20.2739,p=0.0241),探析组患者术后拔管时间明显较比对组患者短,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16.3829,P=0.0183),肠胃功能恢复时间明显较比对组患者短,差异有统计学意义(1=9.2391,P=0.0477)。比对组术后出现不良反应者为10例,总发生率为25.64%,探析组术后出现不良反应者为4例,总发生率为9.30%,探析组患者不良反应总发生率明显低于比对组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x2=16.2906,P=0.0281)。结论:与开放手术相比,肾盂癌患者应用后腹腔镜下根治术能够减少术中出血量并可提高手术治疗安全性,临床疗效确切。
  [关键词]后腹腔镜;肾盂癌根治术;开放手术
  [中图分类号]R737.11
  [文献识别码]B
  [文章编号]1002—8714(2019)03—0046—01
  作为临床常见上尿路移行细胞癌,肾盂癌化疗以及放疗效果均不理想,手术切除治疗为临床主要治疗方式,此次研究旨在分析我院2017年3月至2018年10月收治的肾盂癌患者应用后腹腔镜下根治术以及开放手术治疗的效果,现做如下分析:
  1 资料与方法
  1.1 基线资料选取82例在我院接受肾盂癌治疗的患者,病情均经MRI、CT检查以及病理性检查确诊,排除并发严重肝肾肺等重要脏器功能异常患者、有肢体功能障碍史患者、重度出血性疾病患者、语言或者听力功能障碍患者、合并其他恶性肿瘤患者、凝血功能异常患者[1。应用随机序列法将纳入对象分为比对组(n=39)和探析组(n=43),比对组患者男性21例,女性18例,23至76周岁,平均(51.5±2.8)岁,23例I期患者、9例I期患者、7例皿期患者,探析组患者男性22例,女性21例,21至79周岁,平均(53.2±2.6)岁,27例I期患者、8例II期患者、8例Il期患者,2组患者肿瘤分期等基线资料经比较差异不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
  1.2 方法比对组患者接受传统开放肾盂癌根治术,取其健侧卧位并行全身麻醉,在患肾一侧腰部肋骨间做切口,自肾脏后侧对肾蒂进行游离操作,结扎并切断肾动脉和肾静脉,然后对肾周筋膜以及腰肌进行分离操作,对肾蒂周围脂肪囊以及淋巴结沿输尿管方向进行游离操作,然后在下腹部切口部位对输尿管远端进行游离操作,袖状切除输尿管壁内段壁组织以及膀胱,将标本取出后放置引流管并关闭切口。探析组患者接受后腹腔镜肾盂癌根治术,对患者进行全身麻醉并留置导尿管,然后取其健侧卧位,在其第12肋间隙做切口并建立人工气腹,对腰背筋膜进行分离后进入腹膜后腔,以手指自后而前推开腹膜并对腹膜后间隙进行分离,在腹膜后腔中置入自制球囊,持续扩张腹膜后间隙3min左右将球囊退出,然后将10mmTrocar置入其中,调节气腹压力为13—15mmHg,然后将腹腔镜置入其中,在腹腔镜引导下在患者腋后线肋缘以及腋前线肋缘部位分别放置10mmTrocar、5mmTrocar,对腹膜外脂肪进行游离[3]。在腰大肌前将输尿管游离出并应用钛夹夹闭,向下游离输尿管,沿肾周筋膜以及腰大肌筋膜后层间隙向中线部位进行分离操作,确保肾动脉得到充分游离,远心端上1个hem—o—lok夹,近心端上2个hem—o—lok夹,将肾动脉离断后对肾静脉进行分离操作,应用3个hem—o—lok夹对肾静脉进行阻断操作后分离,在肾周筋膜外对整个肾脏进行游离操作,切除患肾后放置1根引流管并将腹腔镜器械以及穿刺管套退出41。改患者姿势为平卧位,在其下腹部做Gibson切口,对输尿管全段进行游离直至膀胱壁,袖状切除与输尿管开口相距约2em膀胱全层,自下腹小切口内取出标本并止血后将切口关闭[5]。
  1.3项目评价对比分析两组患者手术情况以及术后不良反应情况。1.4统计学应用此次研究进行数据资料分析软件为SPSS 17.0,通过(n,%)表示计数资料,组间差异以x或者t检验进行比较,x±s表示计量资料,差异显著且存在统计学意义则P<0.05。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手术情况对比分析探析组患者术中出血量以及术后引流量均显著少于比对组患者,2组上述观察项目数据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探析组患者术后拔管时间以及肠胃功能恢复时间均明显较比对组患者短,2组上述观察项目数据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术后不良反应情况对比分析比对组术后出现不良反应者为10例,总发生率为25.64%,探析组术后出现不良反应者为4例,总发生率为9.30%,探析組患者不良反应总发生率明显低于比对组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肾盂移行细胞癌具有浸润性强、多灶型以及转移率高等特点,表现为菜花状肿块,患者预后不佳,通过手术治疗有助于提升患者生存几率[6]。腹膜后人路可使腹膜后间隙得到充分暴露,可减轻对患者腹腔产生的干扰,而且具有清晰的解剖层次,因而手术治疗安全性和精确性均较高,有助于缩短患者术后康复时间7。此次研究中,探析组患者术中出血量以及术后引流量均显著少于比对组患者,2组上述观察项目数据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探析组患者术后拔管时间以及肠胃功能恢复时间均明显较比对组患者短,2组上述观察项目数据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比对组术后出现不良反应者为10例,总发生率为25.64%,探析组术后出现不良反应者为4例,总发生率为9.30%,探析组患者不良反应总发生率明显低于比对组患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沈宏峰等人研究[8]表明,应用后腹腔镜肾盂癌根治术患者术后并发症发生率为20%,应用开放手术患者术后并发症总发生率为5%,后腹腔镜肾盂癌根治术治疗安全性明显更高,与此次研究结果一致。综上所述,与开放手术相比,肾盂癌患者应用后腹腔镜下根治术能够减少术中出血量并可提高手术治疗安全性。
  参考文献
  [1]杨占坡,周文辉,刘谦,马洪顺.经腹腔途径腹腔镜下肾盂癌根治术临床体会[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8,5(26):25—26.
  [2]王鸿,刘波,齐振阳.肾盂癌的手术方法探讨[J].中国医药指南,2015,(19):124—124,125.
  [3]朱遵伟,黄辉,曾涛,熊煥腾,等.Gibson切口在后腹腔镜下肾盂癌根治术中的应用研究[J].实用癌症杂志,2015,(12):1818—1820,1825.
  [4]陈放,熊玮,杜杨春,吕骥,等.腹部小切口联合后腹腔镜术治疗肾盂癌的临床观察及预后影响因素分析[J].解放军医药杂志,2017,29(3):35—38.
  [5]孙爱军.后腹腔镜联合下腹小切口治疗肾盂癌的临床效果分析[J].中国当代医药,2018,25(7):81—83,86.
  [6]姜文元,蔡学辉,曲更庆,柳勇,等.后腹腔镜联合下腹小切口行肾盂输尿管癌根治术[J].中国实用医药,2015,(8):94—94,95.
  [7]胡祥,王保营,李自忠.后腹腔镜配合下腹部小切口肾盂癌根治性切除术效果分析[J].河南医学研究,2017,26(23):4332—4333.
  [8]沈宏峰,李威,何耿,黄尉,等.后腹腔镜下肾盂癌根治术的临床效果[J].中国肿瘤临床与康复,2015,22(4):456—45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879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