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伐单抗辅助治疗肺癌的临床进展

作者:未知

  【摘  要】贝伐单抗对肿瘤血管具有抑制生成的作用,属重组人源化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单克隆抗体,其通过辅助铂类药物、自噬抑制剂及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等化疗药物,能够对肺癌患者的治疗起到良好的临床效果。但其也存在出血、肝损害、胃穿孔、高血压等副作用,需要临床医护人员控制好其使用浓度。本文就贝伐单抗辅助治疗肺癌的临床进展作综述。
  【关键词】贝伐单抗;辅助治疗;肺癌;进展
  【中图分类号】R73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83(2019)05-0100-01
  肺癌属恶性肿瘤,具有极高的发病率与致死率,若不采取及时、有效的治疗,不仅会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还会缩短患者的生存时间。现临床中虽对贝伐单抗进行了应用,但很少将其与其他化疗药物进行联合用药,因此在贝伐单抗及各类化学药物单独使用的过程中,虽然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但其生存率仍较低,无达到理想的效果。近年来,贝伐单抗开始应用于恶性肿瘤的治疗中,对肿瘤血管的新生及向邻近组织浸润有抑制作用。并且大量的临床研究表明,贝伐单抗辅助各类化疗药物,能够增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并使副作用发生率大大降低,进而取得显著的临床效果。
  1 贝伐单抗辅助铂类药物
  贝伐单抗辅助铂类药物具有抗肿瘤的作用机制,能够促进微管的拆卸与分解,并表现出对M期细胞及G2期细胞的敏感性,现普遍应用于非小细胞癌的治疗当中。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血管的生成具有抑制作用,进而使离血管较远的肿瘤细胞不能得到及时、持续的营养供给,最终凋亡,便使肿瘤体积大大减小;二是抑制了分化不成熟细胞的大量生成,使肿瘤血管的间质压力及通透性得以降低,进而促进顺铂更为顺利的到达肿瘤病灶,进而抑制或是杀死肿瘤。
  众多研究表示,贝伐单抗辅助铂类药物进行肿瘤的治疗,能够减少顺铂对患者的使用剂量,并减少不良反应的发生,具有十分显著的治疗效果。邓涛,李改丽,戎健,周辉[2]应用贝伐单抗辅助顺铂来治疗肺癌的方法,其一般的治疗方法为培美曲塞联合顺铂化疗,虽然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但其生存率仍较低,无达到理想的效果。与贝伐单抗辅助治疗相比,其无论是近期疗效还是远期疗效,均表现较差。另外在对两种治疗方法所产生的恶心呕吐、头痛头晕、肾功能损伤、肝功能损伤等不良反应发生率的比较中,贝伐单抗辅助铂类药物治疗显著高于培美曲塞联合顺铂化疗。并验证了VEGF具有拮抗肿瘤的生物学作用,进而抑制血管新生过程和肿瘤浸润过程。
  2 贝伐单抗辅助自噬抑制剂
  自噬是蛋白质在降解过程中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正常的细胞借助这一机制,能够对已经衰老、受损、过量的细胞、蛋白质进行清除,达到稳定细胞内环境的作用。同时细胞自噬还能双向作用于肿瘤细胞,进而清除维护正常细胞的同时,减少外界代谢对肿瘤细胞所产生的刺激,增强了新生血管的耐受力,延长了患者对药物的耐受时间。
  有研究证明,贝伐单抗辅助3-MA可以形成抗肿瘤的作用机制,对细胞器损害有抑制、自噬作用,阻滞了细胞的周期。柴婷,任爽,张燕燕,匡菁,杨家梅[1]等人也验证3-MA和贝伐单抗均可诱导 HCT116 细胞凋亡,且两者有协同作用。并提出贝伐单抗和3-MA的作用浓度应选用16mg / L和5 mmol / L,进而使副作用的发生率大大降低。同时3-MA可降低 HCT116细胞中Beclin-1蛋白的表达,贝伐单抗则促其表达,两者有拮抗作用,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
  3 贝伐单抗辅助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
  贝伐单抗、人血管内皮抑制素均为目前抗肿瘤治疗的常见药物,两者虽作用机制不同,但均具有抗肿瘤血管生成的作用,但现在鲜有医院采取两者联合的治疗方法。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属一线的治疗药物,得到了医患的广泛亲睐,作用机制为通过对血管内皮细胞不断迁移的抑制,而使肿瘤的新生血管在生成过程中遭受阻碍,因缺乏营养供给,最终达到抑制肿瘤转移、增殖的作用。
  经过大量的临床研究及实践证实,贝伐单抗辅助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可以显著降低患者血清中的VEGF、CEA,并减少一系列不良反应,同时可以减少患者的出血量。卢明清,周红梅,周旭光[3]研究探討了贝伐单抗联合DP方案或血管内皮抑制素联合DP方案治疗局部晚期基因野生型非小细胞肺癌的近期疗效及毒副反应,发现两者的抗肿瘤作用虽存在一定差别,但证实了贝伐单抗与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均可以显著降低患者血清中的VEGF、CEA,并减少了胃肠反应、皮肤反应、心脏毒性的发生率,同时可以减少患者的出血量,并且两者在联合使用的情况下存在协同作用,需要在临床治疗中根据患者特点的差异性做到治疗方案的合理选择,最大程度的减轻患者的毒性反应。
  4 结束语:
  肺癌组织具有较强的分泌功能,能够大量的分泌及合成促血管新生因子,由此而出现肿瘤血管。有报道明确表示,血管内皮细胞中生长因子具有参与血管新生的功能,期间需要同受体进行结合。贝伐单抗作为一种单克隆抗体,借助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做靶点,与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中存在的人源化单克隆抗体进行结合,进而实现对肿瘤血管结构的改变,使血管通透性增强,组织间的渗透压也会不断降低,最终产生拮抗的生物学作用,对肿瘤血管的新生及向邻近组织浸润进行抑制。同时其同不同化疗药物的联合应用,能够减少患者不良反应的发生与使用剂量,具有十分显著的临床效果。
  综上,贝伐单抗辅助铂类药物、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自噬抑制剂具有很好的临床疗效,能够为肺癌患者的临床治疗提供新的用药依据。
  参考文献
  [1] 柴婷,任爽,张燕燕,匡菁,杨家梅.抑制自噬对贝伐单抗诱导的结肠癌HCT116细胞凋亡的影响[J].郑州大学学报(医学版),2017,52(03):356-359.
  [2] 邓涛,李改丽,戎健,周辉.贝伐单抗辅助培美曲塞联合顺铂化疗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观察[J].肿瘤药学,2014,4(03):193-196.
  [3] 卢明清,周红梅,周旭光.贝伐单抗或血管内皮抑制素联合化疗治疗局部晚期EGFR野生型非小细胞肺癌的近期疗效及毒副反应[J].中国肿瘤生物治疗杂志,2019,26 (04):426-43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871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