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资本和劳动力对上海经济增长的影响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运用Eviews8软件和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模型对数据进行一系列的分析和比较,研究两个变量对上海市经济增长的影响作用,发现资本和劳动力作为生产要素都会影响区域经济的增长,而且两者对不同时期、不同区域的经济增长影响不同,资本和劳动力都对上海市的经济增长起到过一定的积极作用,而资本对上海市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更大。
  关键词:经济增长;资本;劳动力;道格拉斯生产函数
  中图分类号:F127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06-0130-01
  一、国内外相关研究综述
  根据上海市的人均GDP水平将其经济发展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1978—1994年,为起飞创造条件阶段;第二阶段:1995—2003年,为经济起飞阶段;第三阶段:2004—2009年,为成熟阶段;第四阶段:2010年至今,进入持续发展阶段。对应于第一阶段上海人均GDP在1 146~1 920美元之间,第二阶段上海人均GDP在2 129~4 650美元之间,第三阶段上海人均GDP在5 417~9 637美元之间,第四阶段上海人均GDP在10 125~16 665美元之间。在上海市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劳动力和资本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各有不同。在国外,一些著名学者对劳动力或者资本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作用也做了研究分析,Maddaloni等人就经济增长和人口要素的问题的研究采用以Solow[1]的增长核算模型来定量测算,把劳动年龄人口增长、劳动生产率提升及劳动力利用的增长作为实际GDP增长分解的三个要素,来研究美国和欧洲人口要素对经济增长影响的不同。最后结果表明,在1961—2005年,由于美国积极的移民政策,使得劳动力的流动更为频繁,进而人口流动对实际GDP增长的作用比欧洲大得多,量化结果为美国为40%,而欧洲为19%。而国内劳动力或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影响的研究更为丰富,如廖远等人[2](2012)运用一种估计上海从业人员的人力资本存量的方法,研究了从业人员人力资本对上海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王金营等[3]和易纲等[4]研究了劳动力规模的变动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国内学者有关资本投入对经济增长的研究,严成、崔小勇[5]研究表明,地区不同,资本投入对国人均实际产出水平就不同,而且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重要原因就是各地区资本投入力度的大小和资本投入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差异。严成[6]则根据1998—2007年我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数据,分析了资本投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以及对我国人均实际产出的影响。武鹏[7](2013)就改革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来源问题利用SFA和DEA方法,基于中国1978—2010年的省级面板数据,实证出资本投入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投资拉动特征非常明显,是中国经济增长持续稳定的最主要来源。大量文献研究劳动力或者人力资本以及资本投入对经济的影响,但鲜有文献对劳动力或者人力资本和资本投入对上海市经济增长的影响结果做对比。所以,本文的创新点在于利用道格拉斯函数模型和Eviews 8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对比分析两个要素对上海市经济增长的影响作用大。
  二、实证分析
  本文研究的是劳动力和资本投入对上海经济增长的影响作用,选取的3个指标分别是:GDP(亿元)、固定资产投资额(亿元)和从业人员(万人),其中,从业人员数量代表劳动力数量,相应选取的时间段是1993—2015年,数据根据历年《上海统计年鉴》中的数据整理得到。
  1.建立道格拉斯生产函数GDP=ALαKβ,两边取对数,得到线性方程:
  其中,GDP代表用国民生产总值,用来衡量经济增长水平;K代表投资水平,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表示;L代表劳动力,用从业人员数量来表示;A代表常数。
  2.用取对数后的变量在Eviews8软件建立时间序列LN(GDP)、LN(K)、和LN(L),然后分别进行单根检验,检验序列平稳性,从ADF的检验结果可以看出,(下转135页)(上接130页)LN(GDP)、LN(K)、和 LN(L)的ADF检验值分别为,-5.393846、-4.740281、-5.467273,相应的在1%的临界值为-3.831511、-3.788030、-4.467895,显示序列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平稳。
  3.回归分析,本文采用EG两步法检验协整关系,即先进行回归分析,再对回归残差的平稳性进行检验,从回归结果可以得出,Adjusted R2=0.961020,方程拟合较好,参数显著性P值通过检验。
  4.回归方程残差项进行ADF单根检验,进行协整检验,得到残差一阶差分序列单位根检验,由ADF单位根检验的结果可知,残差一阶差分的ADF值为-5.105334,而在1%、5%和10%的临界值分别为-4.498307、-3.658446和-3.268973,则序列是平稳的。
  5.拟合方程如下:GDP=0.00271L0.842600K1.139295,其中,固定資产投资系数是1.139295,劳动力变动系数为0.842600,劳动力和投资水平对上海市经济增长是正向相关关系,都是上海市经济增长的推动力,但是固定资产投资系数大于劳动力系数,说明影响上海市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是资本投资。
  三、结语
  通过固定资产投资系数和从业人员数量系数比较出了劳动力和资本投入对上海市经济增长促进作用的大小,即固定资产投资相对于劳动力具有更加明显的作用。虽然劳动力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不容忽视,但是影响上海经济增长更为重要的因素是资本的投入。1994—1998年是上海市资本投入增量最明显的阶段,尤其是1995年和1996年。其中主要原因在于,1990年中央政府宣布了上海浦东新区对外开放的政策,使得上海市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热点,吸引了国内外大量资本的流入,所以资本投入对上海市经济增长的影响更为持久。劳动力对上海市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主要发挥在户籍制度改革之后,更多的劳动力进入上海且更为自由,国有企业改革不仅使得大量劳动力失去工作岗位,而且对经济增长产生一定的影响。所以相比之下,资本的流入使得上海市经济快速发展,成为上海市经济发展的发动机。近些年,由于互联网、金融等产业的兴起,上海依靠大量资本投入促进经济发展的时代已经过去。换句话说,在强调资本投入的同时,也要兼顾诸如服务业等其他新兴产业的发展。
  参考文献:
  [1]  Solow R M.Technical Change and the Aggregate Production Function[J].The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1957,(39):312-20.
  [2]  廖远甦,朱平芳.上海从业人员人力资本估计——1978—2010[J].上海经济研究,2012,(12):23-30.
  [3]  王金营,杨磊.中国人口转变——人口红利与经济增长的实证[J].人口学刊,2010,(5):15-24.
  [4]  易纲,樊纲,李岩.关于中国经济增长与全要素生产率的理论思考[J].经济研究,2003,(8):13-20.
  [5]  严成樑,崔小勇.资本投入、经济增长与地区差距[J].经济科学,2012,(2):21-33.
  [6]  严成樑.资本投入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基于拓展的MRW框架的分析[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1,(6):3-19.
  [7]  武鹏.改革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转换[J].中国工业经济,2013,(2):5-17.
  [责任编辑 吴 迪]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91005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