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化护理在血液肿瘤患儿植入式静脉输液港中的应用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分析人性化护理在血液肿瘤患儿植入式静脉输液港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10例血液肿瘤患儿作为研究对象, 所有患儿均进行人性化护理干预联合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 观察其护理治疗效果。结果 10例患儿护理后的一次性穿刺成功率为90.00%(9/10), 护理满意度为90.00%(9/10)。结论 血液肿瘤患儿使用人性化护理联合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治疗, 安全性强, 护理满意度以及一次性穿刺成功率高, 值得进一步推广。
  【关键词】 人性化护理干预;植入式静脉输液港;血液肿瘤;小儿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19.01.086
  植入式静脉输液港(venous port acess, VPA)属于一类能够植入皮下留置性静脉输液装置。主要由穿刺坐以及静脉导系统构成, 应用于补液、输注药物、血样采集、输血等。该技术1982年首次应用,  现已被广泛应用到肿瘤化疗者及胃肠外营养等相关领域。儿童血液肿瘤患儿通常需要长时间接受输液治疗[1], 婴幼儿患儿的外周血管直径小, 并且化疗药物对于血管损伤程度大, 加上药物外渗等原因, 进而引起局部组织坏死。上述因素对患儿造成痛苦, 提升了护理穿刺难度[2]。为从根本上降低患儿心灵创伤, 对接受输液港治疗的患儿开展人性化护理干预取得了满意效果。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择2017年1月~2018年1月本院收治的10例血液肿瘤患儿作为研究样本, 经诊断以及相关检查, 受试者确诊, 符合血液肿瘤的临床诊断标准。受试者均使用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其中男3例, 女7例;年龄4个月~6岁, 平均年龄2.3岁;疾病类型:白血病 5例、肾母细胞瘤1例、神经母细胞瘤1例、朗格汉斯细胞组织细胞增多症3例。入院后患儿家长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1. 2 治疗方法 患儿均实施了输液港植入术, 建立长期的静脉通路。征得患儿家长同意后由医生在手术室进行。输液港为美国bard公司提供, 以无菌操作为原则, 经过颈静脉/锁骨下静脉穿刺, 将导管的头端进入颈内静脉, 最佳的位置是上腔静脉和右心房交界处, 同时在前胸壁如锁骨下窝的脂肪组织内做储囊袋放置注射座, 導管的一端由穿刺点经皮下隧道与注射座相互连接。回抽通畅, X线定位后缝合皮肤, 手术完成。输液港必须使用无损伤针, 使用无损伤针是为了保护穿刺隔不受损伤, 治疗期间无损伤针最长使用7 d, 休疗期间每4周冲洗导管1次。在对患儿给药之前, 首先插入无损伤针, 以全面保证针头位于静脉港体内。
  1. 3 护理方法 所有患儿均开展人性化护理模式进行护理, 具体如下。
  1. 3. 1 心理干预 血液肿瘤发病多见于幼儿, 此年龄段患儿对疼痛敏感, 绝大部分患儿对医院存在恐惧和抵触心理, 不配合治疗。为了保护患儿幼小的心灵, 使其配合治疗, 开展具有针对性的心理指导, 同时需要家长参与到心理护理工作中, 并说明心理护理的重要性。<2岁的患儿因为年龄小可控性大, 护理人员要轻柔操作以便减轻患儿疼痛。>2岁的患儿根据其表现分为3种类型:第一种为勇敢型, 患儿表现为非常自信, 满不在乎, 喜欢得到表扬;第二种为恐惧胆小型, 患儿神态紧张, 少言, 依赖性强;第三种为抗拒不配合型, 性格倔强, 极不配合, 攻击性强。护理干预措施要首先与家长进行有效的沟通, 取得家长的配合, 对于勇敢型患儿要鼓励其说出内心真实想法, 轻柔操作让患儿减轻疼痛;对于胆小型患儿, 不要急于操作, 给患儿作简单的解释, 多鼓励、多引导, 保护其自尊心, 边表扬边操作, 分散其注意力达到缓解疼痛目的;对于不配合型患儿, 在沟通无效的情况下教会家长协助固定患儿的方法, 取得配合后进行强迫治疗, 之后要主动与患儿多沟通拉近距离, 让其明白治疗的重要性和必须性。总之, 针对患儿实际情况, 开展相关心理交流游戏、播放心理活动剧等, 以确保患儿心灵成长。以面对面交流的方式, 对患儿开展个性化心理干预治疗。经深入式讨论后, 患儿与护士会建立起和谐护患关系。护士要使用有效方式, 全面激发患儿的需求欲望, 积极了解自我价值、自我存在的意义。使用认知疗法、意向对话等心理干预技术, 为患儿减轻心理压力, 减少疼痛。全面提升治疗依从性, 提升其战胜病魔的信心[3]。
  1. 3. 2 环境护理 保持病房安静整洁、温馨。可以在病房内播放动画片以及轻音乐, 张贴患儿喜欢的卡通形象, 全面分散患儿注意力, 使用这种方式, 缓解患儿紧张感和疼痛感。
  1. 3. 3 穿刺护理 在给患儿开展测试之前, 应当对皮肤情况加以评估, 常规输液港皮肤的消毒, 全面明确穿刺点。无损伤针以垂直方向进针, 进入时, 保证有落空感, 直达储液槽底部。抽回血, 弃血2~3 ml, 用生理盐水脉冲式冲洗导管。为了提升穿刺质量专科护理人员应当加强穿刺操作练习, 尽可能做到一次成功[4]。
  1. 3. 4 撤针护理 连续输液时无损伤针每周更换1次, 用1 ml含100 U肝素液正压封管, 规范消毒左手用无菌棉球稍微用力按压注射座针眼处, 右手垂直向上缓慢拔出针头, 按压针眼处无液体渗出, 覆盖无菌敷料贴膜。拔针后要安抚患儿, 减轻恐惧感。
  1. 3. 5 冲封管护理 导管的维护必须是10 ml以上的注射器, 输液时间如果持续在24 h以上, 应当在输液12 h时, 使用0.9%氯化钠溶液10 ml脉冲式冲洗管路1次, 若长时间没有使用输液港, 每4周维护1次, 先使用0.9%的氯化钠溶液10 ml脉冲式冲洗导管, 再用100 U/ml的肝素液5 ml正压封管。
  1. 3. 6 出院指导 对于患儿家长开展针对性出院宣教。指导患儿家长输液港植入位置保护工作, 防止外力撞击, 观察输液港局部皮肤是否存在渗出物以及红肿等不良情况, 如果存在, 及时就诊。指导患儿及家长日常的生活, 如运动锻炼、洗澡。   1. 4 观察指标 观察患儿护理后一次性穿刺成功率及护理满意度。
  2 结果
  10例患儿护理后的一次性穿刺成功率为90.00%(9/10), 护理满意度为90.00%(9/10)。
  3 讨论
  小儿血液肿瘤疾病主要包含白血病和恶性淋巴瘤等。和以往相比, 血液肿瘤疾病的发生率呈现出了逐年上升的趋势, 小儿群体为该疾病的好发人群。引起患儿出现血液肿瘤的因素诸多, 比如环境因素、患儿长时间接触化学物质、化学药物、X线辐射以及遗传因素等。因为患儿正处于生长期, 不但影响其身心健康, 同时对于患儿家庭来讲也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由此能够看出, 使用何种有效方式对血液肿瘤患儿开展临床治疗, 是值得广大医务工作人员所关注的问题。化疗为治疗血液肿瘤的常见方式, 但因为该疾病患儿的年龄偏小、外周静脉血管较细, 很难承受反复静脉穿刺, 造成的巨大痛苦, 继而对治疗效果造成影响[5-8]。对于此, 临床上通常使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开展输液治疗, 取得了满意效果, 一方面, 因为静脉输液港导管和泵体完全藏匿于患儿皮下, 进而可以有效的延长置管时间、减少感染率[9-12]。另一方面, 静脉输液装置完全藏匿于患儿皮下, 患儿的日常活动不会受到限制, 所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患儿的生活质量。另外, 输液港在休疗时每个月维护1次即可, 降低了医护人员的工作量。值得说明的是, 在此同时对患儿使用输液港开展人性化护理, 能够给予其充足的关怀以及温暖, 全面安抚患儿紧张心理, 进而更好的提升护理效果[13-15]。本实验相关研究结果中可见:10例患儿护理后的一次性穿刺成功率为90.00%(9/10), 护理满意度为90.00%(9/10)。
  综上所述, 血液肿瘤患儿使用人性化护理联合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治疗, 安全性强, 护理满意度以及一次性穿刺成功率高, 值得进一步推广。
  参考文献
  [1] 陈英梅, 王正霞. 外周静脉植入中心静脉导管在肿瘤患者化疗中的应用及护理. 中国民康医学, 2010, 22(22):2878-2879.
  [2] 刘琼芳. 肿瘤合并颈内静脉血栓患者人性化护理干预研究. 中国民康医学, 2015, 27(2):114-116.
  [3] 胡育斌, 林海澜, 郝明志, 等. DSA引导下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在恶性肿瘤患者中的应用. 中国介入影像与治疗学, 2016, 13(8):455-459.
  [4] 汪洋, 武佩佩. 肿瘤患者应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导管堵塞的研究现状. 护士进修杂志, 2017, 32(3):229-232.
  [5] 陶静楠, 王晓楠. 肿瘤化疗患者导管相关性血栓的预防与处理. 中国临床医生, 2016, 44(7):11-14.
  [6] 王朋朋, 应燕萍, 黄惠桥, 等. 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治疗肿瘤患者血栓发生率的Meta分析. 中国全科医学, 2017, 20(26):3259-3266.
  [7] 戚士芹, 卞剑, 吕成超. 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在婴幼儿恶性肿瘤化疗中的应用. 中华临床营养杂志, 2016, 24(2):124-126.
  [8] 樊丽群, 许秀贤, 黄海英, 等. 人性化护理干预联合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对血液肿瘤患儿的护理效果分析. 黑龙江医学, 2015(5):561-562.
  [9] 梁丽芳, 龚要玲. 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在血液肿瘤患儿中的应用和护理. 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6, 13(7):114-115.
  [10] 谢丽丽. 植入式静脉输液港与PICC在血液肿瘤化疗患者中的应用效果比较. 护理实践与研究, 2017, 14(11):114-115.
  [11] 徐燕平. 对用TIVAP进行化疗的血液肿瘤患者实施人性化护理的效果. 当代医药论丛, 2017, 15(18):242-243.
  [12] 馮爱君. 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在儿童血液肿瘤化疗中的应用及护理. 中国实用医药, 2017, 12(31):170-171.
  [13] 杨艳平, 董建英, 王志敏. 完全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在儿童血液肿瘤中的临床应用和护理. 中国小儿血液与肿瘤杂志, 2014(5):262-264.
  [14] 何越, 孙艳萍, 李宁, 等. 血液恶性肿瘤患者应用PICC与植入式静脉输液港的效果比较. 中华护理杂志, 2012, 47(11):1001-1003.
  [15] 王迪. 植入式静脉输液港在肿瘤患者中的临床应用及护理方法. 中西医结合心血管病杂志(电子版), 2014(4):158-159.
  [收稿日期:2018-10-3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7061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