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医治疗妇科肿瘤的研究概况

作者:未知

  【摘 要】 传统壮医药历史悠久、疗效显著、副作用小、价格低廉。民间壮医防治妇科肿瘤的方法和药物众多。文章通过查阅相关文献进行整合分析,对壮医药诊疗、防治妇科肿瘤的基础、临床、实验方面的研究现状进行综述,以期为妇科肿瘤的临床治疗和新药研发提供参考。
   【关键词】 壮医药;妇科肿瘤;研究概况
   【中图分类号】R737.3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7-8517(2020)8-0051-03
  Research status of Zhuang Nationality Medicine on Gynecological Tumor
  WANG Yiqiao1 TENG Hongli2*
  1.Hu bei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 ENShi 445000,China;2.Guang xi International Zhuang Medicine Hospital,Nangning 530001,China
  Abstract:Traditional Zhuang medicine has a long history, remarkable curative effect, small side effects, and low price. There are many special methods and drugs for folk gynecologists to prevent and cure gynecological tumors. This article reviews the related literature and conducts an integrated analysis to review the research status of basic,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aspects of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Zhuang Medicine and th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gynecological tumors, hoping to provide a reference for the clinical treatment of gynecological tumor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new medicine.
  Key words: Zhuang Medicine; Tumor; Experimental Research; Gynecology
  
  女性生殖器官因其生理結构易受感染、生理功能活跃而好发肿瘤。由于妇科肿瘤的发病率逐年增加,发病呈高度年轻化。其病因复杂尚不明确,目前妇科肿瘤的发病多与体内环境、生殖、行为、遗传等多种因素相关。妇科肿瘤的防治逐渐受到了人们的重视[1]。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主要有子宫颈癌、卵巢癌、子宫内膜癌、外阴癌等,其中子宫颈癌,卵巢癌,子宫内膜癌并称为妇科三大恶性肿瘤[2]。由于乳房在女性的生理和生殖过程中的特殊作用,传统医学也把乳腺肿瘤归类为妇科肿瘤。现代医学治疗妇科肿瘤以手术为主,辅以放疗、化疗、生物治疗等[3]。这些治疗手段存在副作用大,患者生存质量差等弊端[4],且患者需要承受较大经济压力。。
   我国的传统医学源自于各族劳动人民长期努力对抗各种疾病的宝贵经验积累,历史悠久,疗效明确。在辨证论治的优势理论指导下,在肿瘤不同阶段采取相应治法。可以有效地防治初期恶性肿瘤,对于放化疗起到减毒增效作用,在肿瘤术后或晚期放化疗后的辅助治疗可有效防治肿瘤转移和复发。弥补了现代医学治疗的弊端,是现代抗肿瘤治疗的有力补充。近年来,在支持和发扬民族传统医学的重大政策优惠下,壮医药治疗妇科肿瘤的理论基础和实验临床研究工作取得了一些可喜的进展。现将壮医药防治妇科肿瘤的研究现状综述如下。
  1 壮医对肿瘤的认识
  1.1 壮医肿瘤的命名 古壮医对于肿瘤并无严格良恶界限,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有良恶性的概念。壮医将肿瘤称为“baenzbaez”或“baenzfoen”,意为体表肉眼可见或者手指可触及之肿物。壮医以“baenzbaez”+肿瘤的生长部位及形状特点的描述方式为基础来进行命名。例如孬喯卑“(nauqbaenzbaez)”,即生长于乳房的肿块,壮族民间又称为奶花疮症,与乳腺癌的表现相似[5]。古壮医对位于内脏或深部组织的肿瘤并没有没有明确的部位和性质描述,只是根据体内肿瘤病理变化表现出来的症状体征加以描述,因而不能与现代肿瘤病名一一对应。如“鹅蛋痞”,表现为腹中硬块,推之不移,疼痛有时。多因肿瘤伤血凝瘀而成,多见于恶性宫颈癌、卵巢癌等典型的妇科恶性肿瘤[6]。
  1.2 壮医肿瘤的病因病机和治疗原则 壮医肿瘤理论认为肿瘤属于无名肿毒,肿瘤的发生多由于机体的正气不足,毒邪内侵,阻滞“三道两路”,气血运行不畅。三气失于同步,邪毒久聚而成癌肿[7]。壮医以“三气同步”“三道两路”“毒虚致百病”等生理病理观为其理论基础。在预防和治疗恶性肿瘤乃至其他的疾病方面形成了调气、解毒、补虚、养生的基本治疗原则[8]。壮医在肿瘤的诊断上有独特的经验和方法。如凡是患者额部及印堂部位出现暗黑色或灰色无华者,揭示体内有阴疮(肿瘤)存在。
  2 壮医妇科肿瘤的临床诊断与治疗
  2.1 子宫肌瘤
  2.1.1 中医与壮医对子宫肌瘤的认识 子宫肌瘤是指位于子宫平滑膜的良性肌瘤,是最常见的一种良性妇科肿瘤。临床有子宫异常出血、盆腔压迫、疼痛及不孕等症状[9]。子宫肌瘤在中医属于“症瘕”“石瘕”“积聚”的范畴,壮医名子宫奔呗(swjgunghbaenzbaez)。子宫肌瘤主要通过激素药物治疗和外科手术的治疗[10]。中医针灸和活血化瘀法对于子宫肌瘤有很好的治疗作用[11]。子宫肌瘤属于壮医学“培嘻病”(Baezcij)范畴。多因毒邪阻滞龙路、火路,气血毒邪相搏结于“咪花肠”(子宫)中。治疗以多以药物内服和壮医外治法联合应用[12]。   2.1.2 壮医目诊在子宫肌瘤诊断中的应用 壮医目诊是根据患者的眼睛各部位的形态、色泽、斑点、穹窿及位置结构的动态变化,来辨别疾病的病因、病位、病性和推测预后的一种诊断方式[13]。目诊技术是壮医重要的诊断特色之一,通过医者眼睛洞察百病,患者眼睛反映百病,两者结合来诊断各种疾病[14]。子宫肌瘤的临床目诊技术要点(六分法)包括眼部血管脉络的形态、走向、大小、弯曲度、颜色和形状以及末端斑点的性状等[15]。梁江洪等[16]运用目诊对160位子宫肌瘤患者例进行临床观察,研究结果显示,其中出现子宫肌瘤阳性眼征136例,诊断符合率高达85%.李珪[17]对102例确诊疑似子宫肌瘤患者进行临床观察及诊断技术规范研究,经b超确诊子宫肌瘤患者97例,目诊阳性眼征者88例,目诊符合率为90.72%。在目诊临床表现与子宫肌瘤中医证型关联性研究中,发现本病患者在虚亏型、瘀阻型、湿毒型三大证型里瘀阻型患者占了56.73%,表明血瘀是对子宫肌瘤特征最明显的病理特征[18]。通过壮医目诊,可以有效的诊断出子宫肌瘤,尽早采取治疗措施,防止病情进一步加重。
  2.1.3 子宫肌瘤的壮医药治疗 邓杰等[19]用药线(呈梅花状点) 点灸于经七星针叩击留罐后的穴位包块上,并予以药物外敷和内服等壮中医综合疗法治疗子宫肌瘤 52 例,治愈 27 例,显效18例,有效5例,有效率为 96.15%。《中国壮医病证诊疗规范》[20]中载有3种治疗子宫肌瘤的方法:①药物内服:半枝莲 25 g,茯苓20 g,马齿苋15 g,三棱,莪术,夏枯草各10 g,水蛭、炮山甲、桂枝各6 g水煎服,日1剂。②壮医药物热熨疗法,透骨草、独活、白芷、三棱、莪术等药物,纳入布袋加热,热敷下腹,每日1~2 次,每次30 min,10 d为1个疗程,经期停用。③壮医火针疗法,取穴中极、关元、水道、归来、痞根、曲池、合谷、足三里、肾俞,每周3次,10次为1个疗程。
  2.2 子宫癌、外阴癌、乳腺癌的壮医药治疗 广西药材资源丰富,流传于中国广西壮族地区的解毒药,已成为壮族人民治癌的主要药物。独脚莲、钩吻、黄药子、香茶菜、六耳棱、朝天罐、了刁竹、罗芙木可用于治疗子宫癌;续随子、都淋藤、绞股蓝、铁包金、蛇总管、了哥王、芽姐美、九里明、蜂房能治疗外阴癌等。广西钦州地区利用壮族民间的解毒药,如抱树莲、红铁树、一匹绸等治疗子宫癌患者,疗效确切。
   通过对传统壮医药和流传于壮族民间的解毒药进行现代科学研究,筛选抗癌有效的壮药。苏汉良[21] 经反复探索研制出壮药消癌散1~9号系列药物。其中针对妇科肿瘤的有乳腺癌6号、外阴癌9号,应用于临床抗癌效果显著。有一外阴癌患者李某因年高体虚,不宜手术。予以消癌散9号,水煎服,每天1剂,日服3次,又予中药每天早晚外洗。前后内服、外洗共60余剂,疼痛明显减轻,肿块逐渐缩小。后外阴肿瘤结痂,竟不药而无痛,经复查发现外阴处癌细胞已消失。
   广西民间广泛使用壮药防治妇科肿瘤效果显著,但其抗肿瘤机制有待进一步规范化实验和临床研究。
  3 壮药成分抗妇科肿瘤的实验研究
   壮药是产自壮族地区并在壮医理论指导下广泛使用的药物,壮医药在治疗妇科肿瘤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近年来,对壮药的药理和毒理相关研究工作发展迅速,取得了丰硕成果,开辟了新的研究方向,为壮药的研究与临床应用提供指导。
   微波法提取壮药毛果鱼藤藤茎中的有效成分,以 MTT 法研究其不同极性部位对人宫颈癌Hela细胞的生长抑制作用时发现,毛果鱼藤藤茎的石油醚、氯仿、乙酸乙酯、正丁醇4个提取部位均能不同程度地抑制宫颈癌细胞生长,并呈正性量效关系,且石油醚、氯仿部位显示出较强的抗癌活性[22]。梁宁等[23]的实验结果证实鸡血藤提取物(MHD)具有抑制Hela細胞增殖及移植的作用,抑制率随着浓度升高而升高,呈一定的量效关系。宁德生[24]进行的壮药鸡尾木的化学成分及其细胞毒活性实验表明,提取的14种化合物中化合物1,2,6 对宫颈癌Hela细胞株的增殖具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其他化合物未见有抑制作用。
   韦柳婷[25]MTT法检测苦丁茶叶和罗汉茶叶醇提物包括人卵巢癌细胞株SKOV-3 在内的5种肿瘤细胞株的抗肿瘤作用。最终结果呈阴性,说明两种壮药的醇提物均无抗肿瘤活性,但此研究结果为壮药应用开发提供实验研究方面的依据。
  4 小结与展望
  传统壮医对肿瘤的病因病机和治法治则上均有独到的见解,与中医相辅相成。通过观察患者神面色和壮医目诊来诊断妇科肿瘤也是壮医的一大优势。除中药壮药内服外,壮医外治法如药线点灸、热熨疗法、火针疗法等在治疗妇科肿瘤中也卓有成效。然而壮医药防治妇科肿瘤的实验研究鲜有文献报道。
   壮医药治疗妇科肿瘤的有效方法和药物因为传统壮医多以民间草药医口传身授的方式传承,没有得到系统地发掘和整理。壮医理论体系研究起步较晚,有待进一步完善。壮医药治疗妇科肿瘤的基础与临床研究仍有诸多局限。目前的壮医药治疗妇科肿瘤的临床试验样本量相对较少,缺少代表性,研究往往也得不到国内外同行的重视和广泛认可。缺乏对壮药有效成分的实验和临床应用研究等工作。应积极引进先进技术手段从丰富的壮药资源中提取抗癌有效成分,研制抗肿瘤新药。既要保持传统壮医药理论的民族特色,坚持以传统壮医理论和辨证方法指导妇科抗肿瘤研究;又要吸收细胞诱导凋亡、诱导分化、基因学、蛋白组学等前沿科学理论,利用先进的现代科学技术对壮医药加以继承、发展和创新,以期促进壮医药发展。
  参考文献
  [1]王瑜,李再元,胡雪琴.妇科肿瘤患者围手术期心理状况与照护者社会支持度的相关性研究[J].医院管理论坛,2018,35(1):42-45.
  [2]陈慧,周思园,孙振球.常见妇科三大恶性肿瘤的流行及疾病负担研究现状[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5,25(6):108-112.   [3]杨丽芳,王晞星.王晞星治疗妇科肿瘤经验[J].中国民间疗法,2019,27(2):13-16.
  [4]周迪,刘苓霜,姜怡,等.中医药联合甲磺酸阿帕替尼治疗Ⅳ期恶性肿瘤的单臂单中心临床研究[J].中国癌症杂志,2018,28(11):833-839.
  [5]黄天壬,张振权,石建基,等.广西恶性肿瘤死亡的流行特点及趋势[J].陕西肿瘤医学,2001,9(3):200-201.
  [6]曾振东,韦涛.论壮医对肿瘤的认识[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6(6):7-9.
  [7]唐汉庆,黄岑汉,赵玉峰,等.壮医“三道两路”理论的辨析及应用[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5,30(12):4236-4239.
  [8]李慧敏,刘兵,章梅芳.壮族医学“三道两路”核心理论的建构[J].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17,70(6):65-71.
  [9]乐杰.妇产科学[M].7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1:269.
  [10]黄雯雯.中医活血化瘀法治疗子宫肌瘤的临床分析[J].安徽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16(4):142-143.
  [11]衡晴晴,曹亮,李娜,等.桂枝茯苓胶囊及其活性成分组合物抗大鼠子宫肌瘤作用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2015,40(11):2206-2209.
  [12]范小婷,方刚,林辰.民族医药诊治子宫肌瘤概况[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3,19(3):54-56.
  [13]钟鸣,牙廷艺.壮医目诊研究近况[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7(3):68-69.
  [14]宋宁.壮医目诊的研究概要[J].辽宁中医学院学报,2005(1):32-33.
  [15]李珪.子宫肌瘤壮医目诊要点分析[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4,20(9):42-43.
  [16]梁江洪,劉智生.壮医目诊诊断子宫肌瘤160例临床观察[J].江西中医药,2000(5):29.
  [17]李珪,余胜民,严付红,等.壮医目诊诊断子宫肌瘤技术规范研究[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4,20(2):30-32.
  [18]李珪,罗志娟,钟鸣,等.壮医目诊表现与子宫肌瘤中医证型关联性研究[J].环球中医药,2015,8(S1):117-118.
  [19]邓杰,赵作锦.壮医药综合疗法治疗子宫肌瘤52例观察[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8,14(9):2-3.
  [20]钟鸣.中国壮医病证诊疗规范[M].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220.
  [21]苏汉良.壮医药治疗癌症临床观察[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00(S1):29-31.
  [22]杨立芳,刘洪存,冯方权,等.中药毛果鱼藤藤茎HPLC指纹图谱及不同极性部位抑制癌细胞增殖活性研究[J].药物分析杂志,2014,34(12):2112-2118.
  [23]梁宁,温海成,陆惠燕,等.壮药鸡血藤提取物毒性作用及体外抗肿瘤作用的实验研究[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0(9):3-4.
  [24]宁德生,闫晓旭,黄思思,等.壮药鸡尾木的化学成分及其细胞毒活性[J].中国中药杂志,2015,40(4):686-690.
  [25]韦柳婷,冯洁,莫书荣,等.壮药苦丁茶和罗汉茶提取物的体外抗肿瘤活性实验[J].中国医药导报,2013,10(1):18-19,22.
  (收稿日期:2020-01-07 编辑:陶希睿)
  基金项目:广西医疗卫生适宜技术开发与推广应用项目(S2019 006)。
  作者简介:王一乔(1993-),女,汉族,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中医民族医防治妇科肿瘤。E-mail:wangyiqiao9392@163.com
  通信作者:滕红丽(1964-),女,壮族,博士,研究员,研究方向为民族医学。E-mail:13317806333@163.com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30517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