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润了华年
作者 : 未知

  望向田埂旁的小野花,看著捕蝴蝶的孩童,拿起手中的画笔,勾勒出他们最美的容颜,渲染出属于他们无忧的色彩,我最喜欢的事莫过于此。
  15岁,生活似乎被忙碌占据而停不下脚步,此时,最惬意的事便是拿起笔,抒发心灵,用文字记录似花般绚烂的青春。唯有爱与岁月不可辜负,畅游在属于自己的小时光里,我记录下关于生活的温暖瞬间。
  温煦的朝阳交织出轻薄的光束,我在窗台向外望去,星星雪花,飘得漫天都是,似乎把整个小城包裹住了,远远望去,那轻柔的雪花美得让人心醉。
  捧着一碗热乎乎的豆浆,喝上一口,从口腔一直漫到胃里,暖暖的。没错!这就是童年的味道!看着窗外的风景,伴着那纯纯的豆浆,记忆乘着片片雪花飘回了那个清晨。
  “豆浆――热腾腾的豆浆哟!”一声声热腾腾的吆喝声热情而宏亮,它唤醒了贪睡的孩童,也唤醒了我的童年。听到这熟悉的吆喝声就知道老爷爷到了,像往常一样,他头上扣着一顶灰色的棉帽,穿着藏蓝色的棉袄,骑着那辆小三轮,褪了色的布袋依旧挂在车把两边。
  我们这些馋嘴猫都一窝蜂地挤在老爷爷身边,端着大小不一的瓷碗,眼巴巴地望着桶里,那垂涎三尺的模样和冻得通红的小脸可爱极了,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喝一碗热乎乎的豆浆。老爷爷慢慢将车停稳,掀开盖在桶上的白布,那热气像长了翅膀似的一个劲儿地向上蹿,蹿得很快,像是飞翔的精灵。老爷爷伸出手来,一手拿起孩子们的瓷碗,一手掌着长柄大勺。舀起一勺豆浆,扬起手臂,然后那大勺里的豆浆就乖乖地倒入碗中。轮到我了,老爷爷总是会多舀半勺再加一个糖糕,让我格外开心。
  老爷爷知道我上学的路途远,尽管他生活拮据但每次那半勺豆浆和糖糕他都不会忘记给我,他的善良让我心怀感激。三轮车渐渐地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安静的小巷也洒满了阳光,飘出久违的暖意。
  “喂,干啥呢?看雪看得那么出神。”妈妈的声音将我拉出回忆,“没,没什么。”我道,回过神来,碗中的豆浆不觉已见了底,窗外的雪花依旧飞舞着。
  童年走了,却忘不了那热腾腾的豆浆;时光走了,却忘不了那善良的老爷爷;美味远了,却忘不了那感人肺腑的温暖。老爷爷的善良,暖了我的童年,也润了我的年华。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