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密关于中医益气活血法治疗乳腺癌的经验总结

作者:未知

  摘要:乳腺癌是我国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中医药在治疗乳腺癌病情、改善其体征症状、提高生活质量等方面效果显著。张亚密主任医师认为正气亏虚是乳腺癌发病之本,瘀血阻滞为乳腺癌的基本病理,故以中医补气健脾、活血化瘀为法治疗乳腺癌气虚血瘀的本质,可提升正气,巩固治疗疗效,也可预防化疗副反。
  关键词:乳腺癌;治疗;益气活血法
  中图分类号:R737.9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6-1959.2019.08.051
  文章编号:1006-1959(2019)08-0164-02
  Abstract:Breast cancer is one of the most common malignant tumors in China.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as a significant effect in treating breast cancer, improving symptoms and improving quality of life. Chief physician Zhang Yami believes that Zhengqi deficiency is the main cause of breast cancer, and blood stasis is the basic pathology of breast cancer. Therefore, the treatment of qi and spleen and promoting blood circulation and removing blood stasis in the treatment of breast cancer qi deficiency and blood stasis can improve the righteousness. To consolidate the therapeutic effect, it can also prevent chemotherapy and vice-anti.
  Key words:Breast cancer;Zhengqi deficiency;Yiqihuoxue method
  乳腺癌(breast cancer)是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是指乳腺导管上皮细胞在各种内外致癌因素的作用下,细胞失去正常特性而异常增生,以致超过自我修复的限度而发生癌变的疾病[1]。近年来,乳腺癌在城市中的发病率为女性恶性肿瘤的第二位,一些大城市中已经上升为第一位[2],呈逐年上升的趋势。在治疗上,除了现代医学疗法外,中医药治疗可以辅助其他治疗手段,减少放化疗副作用,同时还能进一步降低手术后肿瘤复发的概率,有效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最终延长患者的生存期[3,4]。张亚密主任致力于中西医结合治疗恶性肿瘤近30年,多以中医补气健脾、活血化瘀为法治疗乳腺癌气虚血瘀的本质,现将其经验分享如下。
  1病因病机
  我国传统医学称乳腺癌为“炻乳”、“乳癌”以及“乳岩”等。《外证医案汇》认为正气虚则成岩;《妇人大全良方》则认为初起内结小核,或如鳖棋子,不赤不疼,积之岁月渐大,或内溃深洞,此属气血亏损,俗称乳岩。《青囊秘诀》载曾经提到,“乳岩为性情多疑忌之时产生,失于调理忿怒所酸都所积浓味酿成,阳明之血沸。所以,乳腺癌的病因包括体质虚弱、饮食不规律、过分操劳等,最终导致机体正气亏虚,脏器功能下降,终至气滞血毒凝结于乳中构成乳岩”。
  1.1正气亏虚为发病之本  正气亏虚会促进乳腺癌疾病的发生与发展。“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机体由于长时间处于正气先虚的状态,容易诱导肿瘤的发生与发展,逐渐客邪留滞,最终导致不可逆转的病变。肿瘤形成的最本质原因是正氣不足[5],除此之外,还与气虚息息相关,因病致虚,以气虚瘀最为常见,乳腺癌亦是,故以扶正祛邪为乳腺癌的基本治则。
  1.2血瘀为基本病理因素  乳腺癌的病位在乳腺,中医认为:在五脏六腑当中,肝脏的主要功能是疏泄功能,主条达情志,脾脏以健运为主;肝具有藏血之功效,脾具有统血之功效;若是肝脾失和,必定会在病理相互发生作用,最终导致体内气血津液运行不畅,导致痰、瘀、湿等病理现象出现。肝气郁积,长久气滞必会导致血气瘀积,瘀积过久便会形成肿瘤。所以,古人曾有血瘀而成癥这一说法。经过大量临床实践研究证明,乳腺癌的患者都会出现舌黯、瘀斑、舌下静脉的现象,还会出现其他“血瘀”的现象,所以,“血瘀”是乳腺癌的基本病理[6]。
  2治法治则
  乳腺癌患者出现的正气亏虚和瘀血这两个现象并不是相互独立存在的,而是相互依赖共存的,古人云“气为血帅、血为气母”“气行则血行”,所以正气亏虚、气不行血等都会导致机体出现瘀血的现象,在出现瘀血后,便形成了有形的物体,阻碍经络和经气的运行,使得机体内脏的功能发生改变,中医症状体现为正气內虚。因此,正气亏虚会使瘀血内存,瘀血会导致机体正气受到损伤,二者在相互影响的情况下形成恶性循环,气虚血瘀在乳腺癌的发生、发展等过程中始终存在,故而在补气健脾的同时,注重活血化瘀是乳腺癌的基本治则[7]。
  乳腺癌在用药方面选择的是现代医学研究证实能够有效提升机体细胞免疫力与加强脏腑功能的益气活血的药物[8,9],如生黄芪、苡仁、山药等;以及能够抑制肿瘤作用药物,如莪术、鸡血藤、丹参等。张亚密主任采用经验方在临床上取得了良好的疗效,基础方由党参,黄芪,茯苓,牡丹皮,生山栀,煅牡蛎,山慈姑,土贝母,当归,焦山楂,醋三棱,醋莪术组成。方中党参,黄芪,茯苓为补益正气之品;当归,焦山楂,牡丹皮,三棱,莪术以行气活血散瘀;山栀,牡蛎,山慈菇、土贝母以散结消肿。张亚密主任认为,针对疾病的不同时期,方药的选择和用量运用上稍有不同。针对发病初期,以去邪为主,活血化瘀为要。针对乳腺癌术之后的患者,或放疗、化疗患者,以扶正为主,健脾益气为要。或有兼证者,根据情况进行加减,烘热汗者可加知母、生地、浮小麦等;食欲不佳者加焦麦芽、焦神曲、白术等;眩晕者加天麻、钩藤等。   3病案举例
  患者,女,24岁,于2018年1月无意间发现左侧乳腺上有一“花生米”大小肿物,质韧,活动好,无明显触痛及压痛,患者未重视,未行特殊治疗,后自觉肿物较之前增大,遂来我院门诊行乳腺B超,B超提示:左侧乳腺低回声结节,BI-RADS分类4a类,双侧腋窝淋巴结可探及。于18年1月19日在我院肿瘤外科行“右侧乳腺肿物切除、左侧乳腺癌保乳、左侧腋窝淋巴结清扫、任意皮瓣成型、皮肤纹饰美容缝合术”,术后病理:(左侧)乳腺非特殊性浸润癌Ⅱ级;手术上、下、内侧、外侧、基底及皮肤四周切缘未查见癌细胞;另送(左侧)腋窝淋巴结查见转移癌(1/8);(右侧)乳腺纤维腺瘤。免疫组化:ER80%(+),PR40%(+),Her-2(+),E-cad(+),EMA(+),EGFR(-),PgP(-),GST-n(-),TOPOⅡ约40%,Ki-67约30%(+)。骨扫描未见明显异常。再就诊时:患者正在行EC方案化疗第一个疗程,乏力,恶心、呕吐,食纳差,夜休可,小便正常,大便少。舌质暗,苔白,脉弦细,舌下瘀络。西医诊断:乳腺癌术后。中医辨证:气虚血瘀证。张亚密治以补气健脾、活血化瘀、温胃止呕为法。自拟方药:党参30 g、黄芪30、茯苓15 g、牡丹皮10 g、生山栀10 g、煅牡蛎30 g、山慈姑15 g、半夏10 g、高良姜10 g、土贝母12 g、当归10 g、炒鸡内金15 g、焦山楂15 g、醋三棱10 g、醋莪术10 g,3剂,日一剂,水煎250 ml,分早晚温服。患者服用3剂后气虚乏力、恶心呕吐等症状明显改善,原方基础上去半夏、高良姜后,继续服用7剂。患者后续化疗中,长期以此方为基础方加减,一般状况良好,未见明显异常。
  患者就诊时脾气亏虚症状明显,考虑术后患者本身正气亏虚,化疗药物为有毒之邪,侵犯人体,损伤脾胃,致运化失常,气血生化无源,此为正气亏虚,故患者有气虚乏力的症状;气行不畅,有碍中焦气机变化,脾胃升降失常,为胃气不和,上逆致呕,故患者纳差,恶心呕吐;气能行血,气机郁滞会导致血行不畅,而瘀血形成,故患者舌质暗、舌下瘀络。患者脉象弦细,结合临床表现分析,应补气活血、健脾补胃。考虑患者就诊时气虚乏力、恶心呕吐明显,急则治其标,因此治疗时以补气健脾、温胃止呕为主,兼活血化瘀。后续患者症状明显缓解,仍继续进行后续化疗,结合四诊,考虑为脾虚失健,瘀血内结之像,予以补气健脾,活血化瘀为主,随主方加减,既可以提升正气,巩固治疗疗效,也可以预防化疗副反应。张亚密根据兼证不同,予以辩证,灵活调整方药,临证采用此法十之有八。
  益气活血法论治肿瘤在临床也有相关研究。王笑民[7]研究结果表明肿瘤患者普遍存在气虚血瘀,化疗后气虚血瘀出现的机会高于化疗前(72% vs 38%)。徐咏梅等[10]用自拟的扶正活血方药证实对肿瘤患者症状的改善、化疗疗效的提高有明显作用,也可以防治肿瘤转移、预防化疗毒副反应、减少气虚血瘀证出现机会。由此可见,此法已适用于临床,不仅对于乳腺癌,尤其是肿瘤在预防和治疗都有多重功效。在实际工作中应抓住乳腺癌正气亏虚、淤血阻滞的基本病机,结合四诊,辨证论治的使用益气活血法治疗乳腺癌患者。
  参考文献:
  [1]石远凯,孙燕.临床肿瘤内科手册[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5:423.
  [2]陈万青,郑荣寿.中国女性乳腺癌发病死亡和生存状况[J].中国腫瘤临床,2015(13):668-674.
  [3]傅晓璇,甄宏德,张爱琴,等.中医药治疗乳腺癌研究进展[J].新中医,2018,50(12):46-48.
  [4]陈良良,许红霞,谢小红,等.中药辨证论治对乳腺癌患者术后生活质量的影响[J].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38(2):159-162.
  [5]戚益铭,沈敏鹤,阮善明,等.乳腺癌病因病机及中医证治的研究进展[J].黑龙江中医药,2014,43(5):81-83.
  [6]郝炜,刘胜.桔梗防治乳腺癌术后蒽环类药物所致心脏毒性的探讨[J].河南中医,2017(6):1116-1118.
  [7]王笑民.论益气活血法治疗肿瘤[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1998(10):11-12.
  [8]梁欣娜,张兴燊,滕红丽.中药及其有效成分抗肿瘤作用研究[J].时珍国医国药,2013(1):119-122.
  [9]王甜甜,韩倩倩,周新强,等.中药抗肿瘤作用的研究进展[J].中国医疗前沿,2013(13):21-22.
  [10]徐咏梅,郁仁存.益气活血法治疗肿瘤经验[J].中医杂志,2010,51(S1):110-111.
  收稿日期:2019-3-6;修回日期:2019-3-18
  编辑/杜帆
  作者简介:吕依然(1992.3-),女,湖北十堰人,硕士研究生,规培住院医师,主要从事中西医结合肿瘤内科疾病的基础与临床研究
  通讯作者:张亚密(1969.6-),女,陕西咸阳人,本科,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中西医结合治疗恶性肿瘤的研究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281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