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屑病关节炎的中西医治疗进展

作者:未知

  [摘要]银屑病关节炎是临床常见的风湿免疫病,常常反复发作,影响患者工作和生活,目前西药治疗虽可缓解症状,但仍时常反复发作,中医方法治疗银屑病关节炎不仅缓解症状效果明显,同时可降低复发率。中医与西医治疗各有优势,近年来相关文献逐渐成多,故笔者总结如下以供参考。
  [关键词]银屑病关节炎;治疗进展
  [中图分类号]R275.9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2—8714(2019)03—0150—01
  银屑病关节炎(psoriatic arthritis,PsA)是一种炎性关节病,具有银屑病相关皮疹、指(趾)甲病变,外周关节炎、中轴关节炎、腱鞘炎和附着点炎等表现,病情迁延,多数PsA呈良性进展,仅小部分表现为严重的、甚至是残毁性关节炎。PsA的发病年龄一般在30—50岁,无性别差异,全球发病率约1%~3%,其中欧美国家的患病率为2%~3%,显著高于亚洲国家(0.2%~0.5%)。目前西医治疗多以控制炎症,缓解疼痛,阻止关节骨质破坏为目的,同时减轻或消除皮肤损害。中医以辨证论治,四诊合参,在治疗银屑病关节炎中疗效颇丰,有一定的远期疗效。笔者查阅2011年以来中西医治疗银屑病关节炎的文献,现总结如下:
  1 中医药治疗进展
  景宁珍[1]等认为本病发病以瘀血为主,治疗过程中应配合活血药。早期配合活血力度相对较弱的植物类药物,如桃仁、红花、当归、川芎等。中晚期患者病情较重,应用活血力度相对较强的植物药或虫类药物。如乌梢蛇、地龙、穿山龙等。吴晓云等[2]用身痛逐瘀汤联合西药治疗瘀血痹阻型银屑病关节炎。将80例银屑病关节炎瘀血痹阻证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每组40例。对照组患者口服甲氨蝶呤片、柳氮磺吡啶片、双氯芬酸钠缓释片、叶酸片治疗;观察组患者在对照组患者治疗的基础上加服身痛逐瘀汤。两组患者均治疗12周,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后的变化情况。治疗后观察组患者在治疗效果、PASI评分、HAQ评分等方面的疗效均较对照组显著(P<0.05)。结果证实身痛逐瘀汤联合西药治疗瘀血痹阻型PsA患者较单用西药治疗疗效好,患者不良反应轻,值得推广应用。王义军(31总结了胡荫奇教授治疗银屑病关节炎的经验,胡荫奇教授认为银屑病关节炎急性期多以湿热毒瘀为主,缓解期则多以肝肾阴虚、经脉痹阻为主。在治疗上急性期注重清热利湿、解毒通络,药物多选用连翘、土茯苓、土贝母、半枝莲、忍冬藤、白花蛇舌草、丹皮、赤芍等。缓解期则突出滋补肝肾、通经活络,方用独活寄生汤与六味地黄汤加减。临证强调病证结合、分期辨治。临床用药善用药对,如忍冬藤与白花蛇舌草、生地榆与生侧柏叶等,治疗银屑病关节炎疗效显著。张秦[41等应用当归拈痛汤治疗湿热痹阻型银屑病关节炎,将61例湿热痹阻型PsA患者分为31例治疗组和30例对照组。治疗组采用当归拈痛汤加减联合MTX治疗,对照组单独应用那MTX治疗,疗程均为4周,分别在第2、第4周进行PsARC及ACR20的评价。结果证明当归拈痛汤加减联合小剂量MTX组与单纯用MITX组相比,疗效更好。
  2 西医治疗进展
  吳晓亮[5]应用来氟米特联合甲氨蝶呤治疗本病,将80例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40例,治疗组采用来氟米特联合甲氨蝶呤治疗,对照组用甲氨蝶呤治疗。结果显示治疗组总有效率优于对照组(P<<0.05)。证明应用来氟米特联合甲氨蝶呤治疗银屑病关节炎,临床效果显著、安全性高,在临床治疗中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桂银莉等[6]用益赛普联合甲氨蝶呤治疗34例银屑病关节炎患者,将研究对象随机分为观察组及对照组,两组均采用甲氨蝶呤为基础治疗,观察组34例同时给予益赛普皮下注射;对照组30例在甲氨蝶呤基础上,加用来氟米特治疗,总疗程24周。结果显示,观察组总有效率、PASI评分、不良反应发生率等方面均优于对照组。表明益赛普联合甲氨蝶呤治疗PsA,可显著提高治疗效果,降低PASI评分,减少不良反应,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在临床治疗中具有重要意义。吴爱萍等[7]总结了阿普斯特治疗PsA的药理作用、药动学、临床评价、用法用量、药物相互作用和安全性,证明阿普斯特能显著改善银屑病关节炎的体征和症状,为临床银屑病关节炎的治疗提供了新的选择。
  3 小结
  银屑病关节炎是与银屑病相关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主要累及皮肤和关节,病因与发病机制尚未明确。临床治疗以西医为主,但其治疗虽见效快,但易复发,不良反应大等。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生物制剂治疗本病效果显著,能有效缓解关节炎的症状和体征,延缓病情发展,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耐受性,但本类药物昂贵,患者接受能力差,尚不能在临床中推广应用。近年来,中医药治疗本病取得了较好进展,辨证论治、标本兼治、注重个体差异,为临床治疗PsA提供了新的治疗思路与方法。但中药治疗本病也存在诸多局限性,作为中医药发展的接班人,有责任对优化银屑病关节炎的治疗方案进行更多的研究和探讨。
  参考文献
  [1]景宁珍,刘雅.从瘀论治银屑病关节炎[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4,23(226):37—42.
  [2]吴晓云,王晓华,李应宏.身痛逐瘀汤联合西药治疗银屑病关节炎瘀血痹阻证患者疗效观察[J].内科,2017,12:38—41.
  [3]王义军.胡荫奇教授治疗银屑病关节炎经验[J].环球中医药,2013,6:47—48.
  [4]张秦,王玉明,谢幼红,王北,陈爱萍,邵培培,孟娟,马丛,刘宏.当归拈痛汤加减治疗银屑病关节炎湿热痹阻型临床观察[J].北京中医药,2011,30(212):8—10.
  [5]吴晓亮.来氟米特联合甲氨蝶呤治疗银屑病关节炎临床疗效观察[J].内科,2015,10:77—78.
  [6]桂银莉,史丽璞,郇稳,刘志队,韩丹,李陶冉。益赛普联合甲氨蝶呤治疗银屑病关节炎34例临床效果观察[J].北方药学,2017,14:151—152.
  [7]吴爱萍,张志叶,王莉.治疗银屑病关节炎新药阿普斯特的药理作用及临床评价[J]中国新药杂志,2015,24(9):961—99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868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