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瑶医药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要】壮、瑶医药历史悠久、特色鲜明、地域优势突出,以其独特的医药理论和疗法流传至今,临床观察发现,类风湿性关节炎是壮、瑶医优势病种之一,疗效确切且副作用小,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文章就近年来壮瑶医药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常用疗法进行综述。
  【关键词】壮医药;瑶医药;类风湿性关节炎
  【中图分类号】R593.21【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8-0072-03
  Abstract:ZhuangFolkMedicine,Yaomedicinehasalonghistory,distinctivecharacteristics,prominentregionaladvantages,withitsuniquemedicaltheoryandtherapyspreadsofar,clinicalobservationfoundthatrheumatoidarthritisisoneofthezhuang,yaomedicineadvantagesofdisease,effectiveandsideeffectsaresmall,withagoodprospectfordevelopment.Inthispaper,thecommontreatmentofrheumatoidarthritisbyzhuangyaomedicineinrecentyearswasreviewed.
  Keywords:ZhuangFolkMedicine;YaoMedicine;RheumatoidArthriti
  类风湿性关节炎(Rheumatoidarthritis,RA)是一种以侵蚀性、对称性关节炎为主要临床表现的慢性免疫性疾病,关节滑膜异常增生、滑膜炎形成绒毛状突入,侵蚀关节软骨等组织的同时破坏软骨、骨和关节囊,患者出现持续疼痛、关节畸形甚至不同程度的全身癥状[1]。该病在我国发病率为0.32%左右,好发于中年女性,给患者带来带来极大的生活不便以及心理负担[2]。目前西医针对RA的治疗以糖皮质激素、非甾体类药物和生物制剂为主,长期服用易引起骨质疏松、肝肾功能损伤、糖尿病等[2]。近几年,在壮瑶医优势病种的挖掘和整理中,发现壮瑶医治疗本病,临床疗效显著,疗法多样易操作、副作用小,值得临床推广。笔者就壮瑶医对RA的病因病机、常用疗法作简要综述,以期为防治RA提供一定思路。
  1病因病机
  壮医认为RA属于“发旺”的范畴,风、寒、湿、邪毒等趁人体正气不足或情志失调时入侵人体,导致人体“三道”(谷道、水道、气道)、“两路”(龙路、火路)阻滞,天、地、人三气不能同步而致病[3]。治疗以活血化瘀、祛邪外出为主,以疏通龙路、火路为辅。RA在瑶医中病名为“风敌闷”,风为百病之长,故瑶医有十病九因风的说法。瑶医盈亏平衡论认为,人与自然环境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根据盈则满,满则溢,溢则病致病理论,认为本病因风、寒、湿侵袭人体太过,致经络阻塞不通,发为此病[4]。治疗以去除风邪为主。
  2壮医疗法
  2.1壮医外治法
  2.1.1药线+药酒法滕红丽等[5]运用壮医药线点灸联合涂擦药酒法治疗RA,临床辨证后以梅花穴+关常穴为原则取穴,以药线的药效和温热刺激局部患处,再以涂擦武打将军酒以活血通络、通调人体龙路火路,达到祛除风、湿、寒等邪毒的目的,临床观察该疗法疗效确切、无不良反应。该疗法针对寒湿较重患者疗效更为显著。
  2.1.2药线+火针法肖敬[6]在观察药线点灸联合火针疗法对RA患者的临床疗效中,遵循“梅花穴+关常穴”的取穴原则,以本穴为中心,在关节最受累处进行取穴,左右1.5寸处各取一穴,形似梅花状,关常穴主要以膀胱经和督脉为主,药线点灸后施以火针治疗。观察发现,虽然两组症状体征均有所改善,但治疗组治疗后血清IL-1β、TNF-α均有所下降,疗效较对照组更为显著。
  2.1.3针挑法韦南山等[7]治疗RA采用壮医针挑疗法,其原理是通过针挑龙路、火路,鼓动气血的运行,达到祛瘀生新的作用。操作:三棱针横刺表皮,挑高针尖左右摇摆继而拉断表皮,将皮下纤维缠于针体拉出。针挑疗法结束后仍需进行关节康复锻炼联合治疗,共治疗36例,总有效率达90%(P<0.05)。该疗法尤宜于以疼痛为主的RA患者。
  2.1.4针挑+药酒法韦南山等[8]痛必灵酊联合壮医针挑疗法治疗RA,操作:壮医针挑疗法后依据患者疼痛部位使用纱布蘸取适量痛必灵酊(小肠风、丢了棒、山泽兰等壮药组成),经微波炉加热后敷于患处,共治疗30例,总有效率达90.0%。该疗法适用于寒湿痹阻型RA。
  2.2壮医综合疗法
  2.2.1内服壮药+点灸法窦锡彬[9]运用壮医内服外敷加药线点灸的综合疗法治疗RA。水煎九龙藤、千斤拔、过江龙等壮药内服,配合熨烫包(山霸王、宽筋藤、伸筋草等熬制)敷于关节疼痛处,最后运用药线点灸法,利用其温热效力作用通调人体龙路、火路,使邪去正安。共治疗37例,治疗后患者血沉、C反应蛋白等指标均有所下降,临床治愈13例,总有效率达91.9%。该疗法内服方中含有补益类壮药,可提高患者免疫力,尤宜于虚证RA患者。
  2.2.2内服壮药+外洗法庞宇舟等[10]临床治疗RA采用壮医综合疗法,将80例RA患者随机分为2组,对照组40例给予西医常规治疗,观察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加内服龙钻通痹方(大钻、飞龙掌血等壮药组成),配以加倍的龙钻通痹方外洗共同治疗。结果对照组总有效率65%,明显低于观察者85%(P<0.05)。该疗法在西医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加用龙钻通痹方,明显改善患者的晨僵、疼痛等症状,适用于活动较为受限的RA患者。
  2.2.3内服壮药+竹罐疗法李凤珍等[11]将RA辨证为阴症和阳症,辨证采用壮药内服和竹罐疗法联合治疗。阴症采用半枫荷、九龙藤、大风叶等药物治疗,阳症采用忍冬藤、九节风、海风藤等药物治疗,分别将经壮药熬制的药液浸泡后的竹罐,趁热扣于患处,第1次拔罐后采用三棱针放血,第2次常规壮药竹罐拔疗。共治疗36例,总有效率为91.67%。该疗法辨证给药,适用于RA阴阳症状明显的患者。   2.2.4内服西药+药罐法卓秋玉[12]运用壮医药物竹罐疗法治疗RA共60例,对照组30例给予常规西药口服治疗,治疗组30例在观察组的基础上加用壮医药物竹罐法治疗,治疗后观察发现,治疗组总有效率达93.33%,对照组70.00%(P<0.05)。该疗法诸药合用,疗效明显,有效降低患者致残率。
  2.2.5内服西药+壮医热敏探穴针刺法黄安等[13]治疗RA采用内服西药联合壮医热敏探穴针刺法共同治疗。依据患者病情遵循“先主穴后配穴”的选穴方法,使用壮医药艾条在皮肤施灸,当患者感受到出现腧穴热敏化现象时,此穴为热敏点,随后针刺热敏点。共治疗36例,总有效率达91.7%。该疗法可明显调节炎症因子水平,显著缩短患者晨僵时间,缓解疼痛。
  3瑶医疗法
  3.1瑶医外治法
  3.1.1挑针法钟丽雁[14]在临床上运用挑针疗法治疗RA取得较好的临床疗效。该疗法原理是利用植物长刺挑治疾病,现在发展为使用三棱针或银针在患处进行挑刺,挑出或挑断皮下纤维后加以拔罐,使患处出血,驱邪外出,损盈调虚,从而维持机体盈亏平衡,减轻关节疼痛、改善关节功能。该疗法可较快减轻关节红肿疼痛,安全性较高。
  3.1.2点灸法闫国跃等[15]治疗RA使用经童子尿浸泡以后的断肠草进行点灸,借助灸火的热力和断肠草的药力,去湿除寒、驱邪扶正,达到调节人体盈亏平衡的作用。该疗法较为适宜湿气痹阻型RA。
  3.1.3药浴法黄玲玲等[16]观察瑶医药浴治疗RA的临床疗效。瑶医药浴选用入山虎、大钻、青九牛、小红钻等瑶药熬煮,患者使用专用药浴桶浸泡20~30min,每周2次。结果发现,该疗法可加速全身血液循环,促进药物吸收,患处红肿胀等症状明显缓解,共治疗40例,总有效率为77.5%。
  3.1.4火攻法莫绍强等[17]运用瑶医火攻法治疗RA多年,采用经过炮制后的药枝,点燃后熄灭明火,使用牛皮纸将其暗火包裹,间接灸于患者皮肤从而刺激患处气血,该疗法尤宜于寒凝血滞型RA患者。
  3.1.5药推法莫绍强等[17]运用药推法治疗RA多年,该疗法又称挟药刮推疗法,为瑶族特有的一种医疗技法,使用推、刮手法配合药物推拿于患处,祛邪外出。该疗法流传民间多年,简单易操作,具有疏通经络、缓痉镇痛、活血化瘀等功效,尤宜于早期轻症RA患者。
  3.2瑶医综合疗法王明杰等[18]采用口服盘龙七片联合瑶药千斤拔油针治疗RA。将60例患者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采用口服盘龙七片联合普通针刺治疗,观察组采用口服盘龙七片联合瑶药千斤拔油针治疗,首先在瑶药千斤拔中提取油状物,将一次性针置于油状物中浸泡10s,针体在酒精灯上烧灼后快速刺入患处。结果观察组总有效率为86.7%,明显高于对照组56.7%(P<0.05),观察组在改善关节疼痛、晨僵等临床症状上较为明显。
  4小结
  近年来,RA已经逐渐成为常见病、多发病,其病因病机尚未明确,西医治疗偏于缓解症状,难以根治,长期服用西药治疗对人体胃肠功能有所损害,故转向中医、壮瑶医等传统医学寻求疗效确切、副作用小的疗法,以期为有效治疗RA提高新思路。壮族、瑶族自古以来居住于崇山峻岭之中,深山野林,各种毒物,各种恶劣的环境,使壮医、瑶医在长期的艰难生活实践中形成了独特的医药理论体系。其中瑶药有72味风类药物,可见民族医药治疗本病优势明显。但是壮瑶医药治疗RA作用的基础研究较浅,缺乏相关动物实验报道,壮瑶药发挥疗效的有效成分、作用途径等研究机制有待进一步研究。在今后的研究中,应该吸取现代医学的优点,多因素分析,建立较统一的辨证分型标准,为更好地推广壮瑶医药打下扎实基础。
  参考文献
  [1]李建洪,杨博,狄朋桃,等.中医药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研究概况[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7(13):41-44.
  [2]唐福林.风湿免疫科医师效率手册[M].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2001.
  [3]庞宇舟,林辰.实用壮医内科学[M].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
  [4]李彤,唐农,秦胜军,等.实用瑶医学[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5.
  [5]滕红丽,胡玉萍,杜广中,等.壮医药线点灸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技术规范研究[J].中医外治杂志,2014,23(3):3-5.
  [6]肖敬,蒋耀平,梁娟.壮医药线点灸联合壮医火针治疗类风湿关节炎35例临床观察[J].风湿病与关节炎,2018,7(1):15-17,43.
  [7]韦南山,卢兰楠.壯医针挑疗法配合关节康复锻炼对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J].广西中医药,2016,39(4):11-14.
  [8]韦南山,卢兰楠.痛必灵酊联合壮医针挑治疗类风湿关节炎30例临床观察[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6,25(10):66-68.
  [9]窦锡彬,李凤珍,谭树聪.壮医综合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37例[J].广西中医药,2006(2):45-46.ZK)
  [10]庞宇舟,邢沙沙,方刚,等.壮药龙钻通痹方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临床观察[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3,19(1):1-2.
  [11]李凤珍.壮药内服加壮医药物竹罐疗法治疗类风湿关节炎36例临床疗效观察[A].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十六届全国风湿病学术大会论文集[C].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华中医药学会,2012:3.
  [12]卓秋玉,陈海艳,李艳艳,等.壮医药物竹罐疗法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观察及护理[J].中国民族医药杂志,2014,20(4):6-7.
  [13]黄安,庞宇舟,汤倩倩,等.壮医热敏探穴针刺辅助治疗类风湿关节炎临床疗效分析[J].中国针灸,2018,38(3):245-250.
  [14]钟丽雁,李凤珍,梁艳,等.瑶医挑针疗法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规范化研究[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3,22(2):1,19.
  [15]闫国跃,李彤,符标芳,等.瑶医特色灸法治疗风症的应用研究[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2,21(3):2.
  [16]黄玲玲,闫国跃,邓秋兰,等.瑶医药浴对改善类风湿关节炎患者临床症状的效果评价[J].护士进修杂志,2016,31(11):972-974.
  [17]莫绍强,英建民,王柳英,等.瑶医外治疗法治疗风湿痹证[J].中国民间疗法,2014,22(4):66-67.
  [18]王明杰,任世定,张运佳,等.瑶药千斤拔油针联合盘龙七片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临床疗效[J].广西医学,2018,40(15):1737-1738.
  (收稿日期:2019-02-19编辑:陶希睿)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0973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