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李凤珍教授运用壮医药治疗痛风性关节炎阳证经验浅析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 痛风性关节炎是由于嘌呤代谢障碍或高尿酸血症引起的一组异质性疾病,壮医治疗痛风性关节炎急性发作期疗效显著。本文整理李凤珍教授的门诊医案,结合临床病例,分析李凤珍教授治疗痛风性关节炎(阳证)的壮医理论及用药经验,展示壮医药治疗痛风性关节炎(阳证)的独特优势,为临床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 壮医药;痛风性关节炎;阳证;临床经验;李凤珍教授
  【中图分类号】R29 【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1-0074-03
  Abstract:Gouty arthritis is a purine metabolic disorders or high uric acid hematic disease caused by a group of heterogeneous diseases, zhuang medicine treatment of acute gouty arthritis curative effect is distinct.The author collated the clinical cases of professor li fengzhen, the clinical treatment of gouty arthritis (Yang zheng) by professor li fengzhen was analyzed, and the experience of clinical treatment of gout arthritis (Yang syndrome) was presented, showing the unique advantages of zhuang medicine in the treatment of gout arthritis (Yang syndrome), providing reference for clinical research.
  Keywords:Zhuang Medicine; Gout Arthritis; Yang Syndrome; Clinical Experience; Professor LI Fengzhen
  痛风性关节炎是一种以嘌呤代谢紊乱和尿酸排泄障碍所致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其病因及发病机制尚不明确。该病急性发作期的临床表现主要为血尿酸升高、关节的红、肿、热、痛等症,关节畸形,甚至导致肾脏病变等,患病率男性多于女性。最新流行病学研究显示,我国大陆地区高尿酸血症的总体患病率为13.3%,其中痛风总体患病率1.1%,高尿酸血症已经成为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之后的第四高[1],而高尿酸血症是诱导痛风性关节炎发病的主要因素。临床上秋水仙碱、非甾体抗炎药和糖皮质激素是急性痛风性关节炎治疗的一线用药,但其效果不佳。壮医治疗急性痛风性关节炎的历史悠久,积累了大量的临证经验,具有独特优势。
  李凤珍教授从事临床、教学、科研近30年,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尤其对各种风湿病的治疗有独到的见解,擅长运用壮药内服及壮医外治法治疗风湿病,其药物、外治疗法经验丰富,“效宏功专,专病专药”,治疗方法具备“简,便,廉,验”的特色与优势,极具地域、民族性特色,且疗效显著。笔者将李凤珍教授运用壮医药治疗痛风性关节炎(阳证)的临床经验整理如下,以飨同道。
  1 连古今,究病机
  李凤珍教授认为,痛风性关节炎属于中医的“痛风”疾病范畴,属于壮医的“发旺”疾病范畴,病名为“隆芡”[2]。唐·陈藏器《本草拾遗》记载“岭南多毒物”,故李教授追崇壮医学的“毒虚致病论”。认为邪毒(风毒、寒毒、热毒、湿毒等)乘虚入侵人体,致使邪毒客于筋骨,阻滞人体龙路、火路,最终导致气滞血瘀,产生气血失调,阴阳失衡,“天、地、人”三气不能同步,毒邪滞留人体四肢关节,龙路、火路不通,痹阻关节而致病[3]。其病机实质是“邪毒网络阻滞致痹”[4]。《素问·异法方宜论》就明确指出:“南方者,天地所长养,阳之盛处也,雾露之所聚也。”故壮医认为,很多疾病皆由湿毒造成。对于痛风性关节炎(阳证)的发病机制,如同《灵枢·周痹论》中记载:风寒湿气,客于外分肉之间,迫切而为沫,沫得寒则聚,聚则排分肉而分裂,分裂则痛,痛则神归之,神归之则热,热则痛解,痛解则厥,厥则他痹发,发则如是。周痹者,在于血脉之中,随脉以上,随脉以下,不能左右,各当其所。故认为痛风多为急性起病,症状以关节的“红、肿、热、痛”为特点,且易反复发作。
  2 定治法,谴方药
  李凤珍教授认为,痛风性关节炎的发生是正气渐损、瘀濕渐盛的过程。“痛风之患,常始于微而成于著,始于脾胃而极于肺肾”,与壮医学理论中的“三道”(谷道、水道、气道)相呼应。在治疗疾病的过程,注重整体审查,数诊合参,重视辨证论治。明代撰修的《广西通志》称,壮医民间“笃信阴阳”,历经文化的变迁,后逐渐形成一套完整的以“阴阳为本”的理论体系。故其认为大凡壮医对疾病的认识及总的治疗原则:关键在于辨证分型(阳证或阴证等),内治与外治相结合,注重壮医特色外治疗法,突出壮医“简、便、验、廉”的特色与优势。在壮医辨证论治理论的指导下,痛风性关节炎可分为阳证、阴证。其“阳证”见于疾病的急性发作期,以湿热毒邪蕴结证多见。该期主要临床表现为单关节的红、肿、热、痛(常累及的关节有第一跖趾关节、膝关节、踝关节、肘关节等),猝然发作、迅速加重,疼痛剧烈,呈刀割样疼痛,昼轻夜重,拒按,或关节屈伸不利等症状;兼症:发热,头痛,口苦,口渴,胸闷等。壮医目诊征:“勒答”上龙脉脉络,红活浅表而怒张,边界混浊、模糊不清,或呈雾斑状[5]。该阶段疾病的本质以邪毒盛为主,应以“解毒”为首,主张以“清热除湿、解毒通络,调和气血”总的治疗原则[6]。其中壮医解毒的方法主要通过内服解毒药和外治排毒的综合疗法进行排毒,祛除人体内的毒邪,畅通龙路、火路气机,使“天、地、人”三气得以同步,使人体趋于康复。   李凤珍教授在临床治疗中,根据患者临床表现,整体审查,数诊合参,结合自己近三十年的临床经验,总结出了采用壮医药治疗痛风性关节炎(阳证)内服验方。其常用壮药:肿节风、忍冬藤、虎杖、萆薢、车前草、路路通、透骨草、土太片、徐长卿、田七、甘草等;全方共奏祛风毒、清热毒、除湿毒、消肿痛、补气行血、畅通龙路、火路之功效,对痛风引起的关节疼痛、肿胀、灼热、或屈伸不利等症具有较好的治疗作用,并根据患者的兼症调整相应的用药方案。此外,李教授在验方的基础上针对痛风性关节炎(阳证)的发病特点,根据壮医药基本理论,经过长期的临床实践和反复的药物筛选研制出痛风立安胶囊作为院内制剂,(其主要成分包括:忍冬藤、肿节风、虎杖、粉萆薢、车前草、透骨草、徐长卿、甘草等),并有研究表明壮药痛风立安胶囊在治疗痛风性关节炎(阳证)关节疼痛和肿胀的疗效与西药相当,且具有一定的降尿酸作用,安全无毒副作用,优于西药,适宜长期服用[7]。正如《血证论》所云:“凡物有根者,逢时必发。失血何根,瘀血即其根也。故凡复发者,其中多伏瘀血。”所以为提高壮医治疗痛风性关节炎急性发作期的临床疗效,李教授还特别注重结合壮医特色的外治疗法,在治疗痛风性关节炎急性发作期临床上常采用“壮医刺血疗法”。该项技术分别列入2009年第一批广西基层常见病多发病壮医药适宜技术推广项目、2010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民族医药适宜技术筛选推广项目。壮医刺血疗法是在壮医理论指导下,利用特制的针具针刺人体的一定穴位(常采用壮医的“梅花穴+关常穴”选穴方法)、病灶处、病理反应点或浅表血络,运用挤压或拔罐原针刺部位等方法放出适量血液,加强驱毒外出,改善循环从而达到治疗目的,且可以极大程度缓解关节疼痛、肿胀及改善关节功能,且无不良反应,是壮医外治特色的外治技法之一[8]。此外还可配合壮医院内制剂武打将军酒涂擦疗法、壮医敷贴疗法或壮医药物竹罐疗法等辅助治疗。以上疗法均具有泄热除湿、活血舒筋止痛,拔毒消肿,通龙路,火路气机的功效,对其关节疼痛、灼热肿胀、活动受限等症具有良好的泄热消肿止痛、活血舒筋、改善关节活动功能的作用,而且直达病所,消肿止痛作用安全,起效快、疗效显著,体现壮医的“效宏功专,专病专药”的地域、民族特色。同时需注重生活调摄,并对患者情志及饮食进行指导。
  3 病案举隅
  患者杨某,男,49岁,2018年05月03日因“反复发作性单关节发作性肿痛5年余,右踝肿痛3天”于我院初诊。患者自诉5年前因多饮啤酒及多食肉后出现左足背肿胀疼痛,迅速加重,疼痛24小时达高峰,约3天后缓解,之后反复发作,每于饮酒及多食肉后发作,症状同上,发作次数逐年增加,近两年发作次数增加,每年3次左右。曾在当地医院查血尿酸值为518μmol/L,诊断:“痛风”,服用过双氯芬酸钠肠溶胶囊100mg治疗后,疼痛可缓解,期间未系统治疗,未服用降尿酸药物治疗。近3天因出现右踝肿痛,疼痛剧烈,活动困难,夜不能寐,为求壮医药治疗来诊。患者形体肥胖,既往有高血压病史1年,否认其他特殊病史及药物过敏史。刻诊见:右踝关节灼热(+),肿胀(+)压痛(++),伴屈伸不利,活動受限。舌质暗红,苔黄厚腻,脉弦。壮医目诊:“勒答”上龙脉脉络弯曲、红活。查尿酸:516.1μmol/L;CRP17mg/L;血沉28mm/H;肝肾功能未见明显异常;泌尿系彩超:双肾结石。诊断为:壮医:隆芡-阳证(风湿热型),中医:痛风-湿热蕴结证,西医:痛风性关节炎(急性发作期);高血压病。治则以“清热毒,除湿毒,祛风毒,消肿痛,通水道及龙路、火路”为法。予壮医刺血疗法针刺右踝关节病理反应点放血治疗联合壮药经验内服方加减治疗,组方:肿节风20g,忍冬藤20g,虎杖20g,车前草20g,路路通20g,土茯苓20g,金钱草20g,葫芦茶20g,徐长卿10g,田七6g,甘草6g。14剂,水煎服,每天1剂,饭后温服。并配合口服壮药痛风立安胶囊,武打将军酒涂擦患处疗法巩固治疗,嘱其按时服药,低嘌呤饮食,多饮水,注意休息。
  2018年05月10日复诊,患者自诉右踝关节疼痛、肿胀较前明显减轻,关节活动较前稍改善,睡眠质量较前好转,精神状况较前改善,再予壮医刺血疗法治疗1次,继服上药,不适随诊。随后患者坚持每周复诊1次,在以上治疗基础上随症加减,治疗1个月后复诊,患者自诉无明显不适,右踝关节肿胀、疼痛消失,关节活动正常,复查尿酸降至436.2 μmol/L,血象、血沉等炎症指标降至正常范围,查肝肾功能未见异常,睡眠好,精神愉悦,半年后随访,四肢关节肿痛无再发。
  4 小结
  《灵枢·百病始生论》云:“夫百病之始生也,皆生于风雨寒暑,清湿喜怒。息怒不节则伤脏,风雨则伤上,清湿则伤下。”壮医认为痛风性关节炎(阳证)的病机为湿热毒邪壅滞,瘀血内阻,导致龙路、火路不通,邪毒网络阻滞致痹。方中肿节风、忍冬藤、虎杖祛风毒,除湿毒,清热毒,消肿块,通气道,调龙路、火路,共奏清热解毒祛风之效合为主药。土茯苓、车前草、路路通清热利湿,利水通淋,通水道,调火路;田七止血止痛,除瘀消肿,通龙路火路;四药合为帮药,辅助主药清热利湿,除瘀消肿之功。葫芦茶、徐长卿善祛风毒,除湿毒,调龙路、火路,两药合为带药,调龙路、火路。此外结合壮医的特色外治疗法,直达病所,加强祛毒外出,畅通龙路、火路气机,实现天、地、人三气同步,使机体趋于康复。由此可见壮医内外兼治综合疗法,配合相得益彰,其不仅可以缓解关节红、肿、热、痛症状,改善关节活动,还有一定程度的降尿酸作用,不仅可以抑制疾病的发展,使病情不易反复,而且其治疗方法较为安全,值得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Li Q, Li X, Kwong JS, et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for hyperuricaemia and gout:a protocol for a systematic review of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and consensus statements[J].BMJ Open,2017,7(6): e014928.
  [2]庞声航,王柏灿,莫滚.中国壮医内科学[M].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8.
  [3] 唐汉庆,劳传君,黄岑汉,等.壮医学“毒虚致病论”对防治痹症的指导意义[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6,22(2):171-173.
  [4]庞宇舟,林辰.实用壮医内科学[M].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11:202.
  [5] 李凤珍,钟丽雁,梁艳,等.壮医刺血疗法治疗痛风的规范化技术研究[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0,19(16):184,186.
  [6]中华医学会风湿病学分会.原发痛风诊治指南(草案)[J].中华风湿病学杂志,2004,8(3):178-180.`
  [7]邓凤云,王建芳,罗试计.壮药痛风立安胶囊治疗急性痛风性关节炎的临床观察[J].四川中医,2013,31(2):95-96.
  [8]李凤珍,钟丽雁,梁艳,等.壮医刺血疗法治疗痛风急性发作期临床观察[J].中国中医急症,2011,20(7):1045,1065.
  (收稿日期:2018-11-16 编辑:刘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6258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