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国内消化性溃疡药物治疗现状

作者:未知

  摘要:消化性溃疡是消化内科的常见病、多发病,其发病率高达10%,消化性溃疡的出现受胃酸、十二指腸粘膜和胃蛋白酶的影响。该病诱因与胃酸过高、胃粘膜屏障功能降低有关,最主要的原因为幽门螺旋杆感染。现阶段关于该病的治疗,临床上存在多种多样的药物,作用机制主要是加强防御和削弱侵袭因素,现就国内关于药物治疗现状与进展进行综述。
  关键词:消化性溃疡;药物治疗;消化内科;胃酸
  中图分类号:R573.1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6-1959.2019.11.012
  文章编号:1006-1959(2019)11-0042-03
  Abstract:Peptic ulcer is a common and frequently-occurring disease in gastroenterology. Its incidence rate is as high as 10%. The appearance of peptic ulcer is affected by gastric acid, duodenal mucosa and pepsin. The cause of the disease is related to hyperacidity and decreased gastric mucosal barrier function. The most important cause is pyloric screw infection. At this stage, there are a variety of drugs in the treatment of this disease. The mechanism of action is mainly to strengthen defense and weaken the invasive factors. Now we review the current status and progress of drug treatment in China.
  Key words:Peptic ulcer;Drug treatment;Gastroenterology;Stomach acid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较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提高,再加上饮食与生活结构的改变,致使消化性溃疡的发生率逐年增加[1],致使患者生活质量不断下降。消化性溃疡患者若无狭窄、穿孔等合并症则可以给予进行保守治疗,常用药物有质子泵抑制剂、H2受体拮抗剂、中西医结合用药等。为增强临床治疗效果,减少不良反应和降低复发率,需严格按照患者实际情况来进一步确定是否存在幽门螺旋杆菌感染,在此基础上结合实验室检查来确定合理的治疗方案,从而为患者的生命安全与生活质量提供充足的保障。本文对国内使用的相关药物治疗现状机制做一总结。
  1抑制胃酸
  1.1制酸剂  制酸剂的作用侧重于胃液酸度的降低,可以提高胃内pH超过4以上,并且能够对胃蛋白酶进行弱化或失活。常用药物包括胃得乐、胃必治片、氢氧化镁合剂、乐得胃等。
  1.2 H2受体阻滞剂  H2受体阻滞剂对于组胺和胃粘膜上H2受体的结合能够产生有效的阻止作用,减少壁细胞的胃酸分泌量,同时能够对于胃泌素和胰岛素刺激所造成的胃酸分泌进行有效的抑制[2]。常用药物有:西咪替丁,最早在国内使用,能够通过血脑屏障,副作用主要是精神方面的,因此精神障碍者应该慎重考虑;雷尼替丁具有较强的抗酸作用,且副作用小;法莫替丁的抗酸作用更强,副作用更小。
  1.3质子泵抑制剂  质子泵主要是H+-K+-ATP酶,该酶能够从细胞内排出H+,将位于细胞外的K+摄入到细胞内,然后通过交换来对胃酸分泌进行有效的抑制。质子泵本身的抑酸功能十分强大,在治疗消化性溃疡中是一种首选药物,如奥美拉唑、兰索拉唑、雷贝拉唑、埃索美拉唑等。
  1.4谷丙胺  这是促胃液素阻滞剂的一种,能够对促胃液素、胃蛋白酶、攻击因子胃酸进行有效的抑制,并且能够增加防御因子的合成,尤其是对于H2受体阻滞剂治疗中促胃液素的反跳。
  1.5选择性毒蕈碱受体阻滞剂  临床应用较为广泛的哌吡氮平能够对壁细胞上的M1受体进行选择性的结合,能够对乙酰胆碱进行阻断,进而对酸分泌发挥强有力的抑制作用。相比较于老的抗胆碱,该药物具有较强的亲和性,抗酸作用的充分发挥可以完全借助口服;同时不会对胃排空产生抑制作用,可以经过血脑屏障,因此不具备中枢性抗胆碱作用,不会引发一系列的不良反应,如心动过速、瞳孔调节障碍等。另外,该药物能够致力于胃粘膜微循环的有效改善,促进粘液分泌的增加等,进而能更好地保护细胞,且中断后不会出现酸反跳的情况,疗效接近H2受体阻滞剂,可以用于对胃十二指肠溃疡的治疗[3]。
  2胃粘膜保护剂
  2.1粘膜屏障增强剂  硫糖铝具有较弱的抗胃蛋白酶的效果,对于溃疡病灶的吸附性良好,能够有机结合溃疡面上的蛋白质,进而有助于保护膜的形成;同时,对于胃粘液的分泌及其前列腺E2的合成能够起到促进作用[8]。该药物在临床上的应用时间已经有二十多年之久,其治疗消化性溃疡的效果已经被证实,疗效显著,治疗后患者的总有效率可高达93%,并且能够对复发进行有效的抑制。TDB在酸性胃液中该药物可以结合溃疡面坏死组织中的蛋白质,进而有助于薄膜层的合成并致力于溃疡面的有效保护,同时还能对胃黏膜产生一定的刺激作用而促进前列腺素的合成,实现对幽门螺杆菌的消除,该药对于胃十二指肠和出血性溃疡具有显著效果[4]。相比较于西咪替丁,药物具有接近的治疗效果,但是却可以极大的降低临床复发率,用药剂量为120 mg,4次/d,服用方式为餐前半小时嚼服,一个疗程共计28 d,通常多进行为期1~2个疗程的治疗,维持剂量不需要服用,且极少会出现副作用,只会出现轻度的不良反应,如腹泻、恶心呕吐、黑便等,这些症状在停药以后可以自愈。合欢香叶脂(胃加强)对于胃粘膜血流和防御功能的增强、组织修复的促进、内源性前列腺素合成的增加等方面具有显著效果,临床治疗有效率在80%左右 [4],能够对溃疡瘢痕后的复发进行有效的预防,对于长时间的使用比较适用。   2.2粘液合成分泌促进剂  替普瑞酮能够有效的合成胃粘膜修复因子高分子糖蛋白与磷脂,进而能够促进胃粘膜防御功能的显著增强和和内源性前列腺素合成的增加,能够更好地治疗难治性溃疡,针对消化性溃疡的总有效率控制在81.8%左右[5],副作用很少,患者偶尔会出现类似肝酶升高和便秘的情况,服用方法为每天150 mg,分3次餐后服用。其他粘液合成与分泌促进剂包括促胰液剂和前列腺抑制剂,如瑞巴派特[5]。
  2.3微循环改善剂  舒宁即舒必利、止呕灵,能够对下丘脑交感神经兴奋进行有效的抑制,致力于未粘膜血流的增加和胃液素分泌的减少,主要用来治疗应激和精神因素患者,副作用偶尔出现,如男性乳腺增生、溢乳和震颤等。每次服用剂量为50 mg,三餐后服用[6]。盐酸肌醇烟酸脂β是一种包环糊精包接化合物,能够对胃粘膜直接发生作用,有助于血流的增加和高分子糖蛋白的合成,副作用偶尔出现,如便秘、恶心、胸部不适等,每次400 mg,服用2次,于早饭后、睡前。其他药物有曲洛西匹特、索法酮等药物,均能够有效的改善微循环[7]。
  2.4前列腺素制剂  米索前列素(喜克溃)能够对胃粘液分泌产生强烈的刺激作用,进而有助于血流、重碳酸氢钠分泌与磷脂生成的增加,并能够实现对胃酸分泌的抑制,从而能够实现对胃粘膜的有效保护。相比较于西咪替丁,该药的治疗效果十分接近,每次服用200 μg,4次/d,分别于三餐前、睡前服用,1个疗程共计4~8周,不良反应主要是腹泻,临床发生率为7%[8]。奥诺前列素能够有效的保护细胞,对于胃粘膜粘液的合成与分泌可以起到促进作用,可以极大的增加HCO-3分泌而定增加,从而可以将粘膜防御功能充分发挥出来,并且能够对攻击因子胃酸进行有效的抑制。针对8难治性溃疡,采用H2受体阻滞剂和该药物能够增强临床治疗效果,且复发率低。每次5 mg,4次/d,三餐前、临睡前服用,很少有出现不良反应,如白细胞增加、血小板减少、月经周期异常、头痛、腹泻和便秘等[9]。
  2.5表皮生长因子(EGF)及转化生长因子(TGF)  EGF是一种单链多肽,由唾液腺、十二指肠腺组成,能够对胃酸和胃蛋白酶的分泌起到有效的抑制作用,对于粘液的产生与分泌可以发挥有效的促进作用,该药物能够有效的保护因刺激所造成的胃、十二指肠粘膜损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直接影响到PU的发生、发展、愈合,为此在治疗消化性溃疡中具有显著效果,且能够有效的抵抗复发;通过口服可以有效的保护与营养正常、应激性胃溃疡的胃粘膜,该药物在防御胃粘膜中的保护作用逐渐引起高度的重视,研究表明其治疗效果与米索前列醇相比具有显著的优越性。TGF是新型粘液保护剂之一,对于该病的治疗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10]。
  2.6胸腺蛋白  胸腺蛋白口服溶液(欣洛维)由分子蛋白类活性物质制成的药物,提取于猪胸腺,经研究发现该药物同时具备双重功能,即能够对粘膜进行有效的保护、对于长皮细胞的再生修复能够起到促进作用。同时,因该药物能够对粘膜周围环境进行有效的改变,进而有助于促进机体抵抗幽门螺杆菌和毒素的显著增强,为此在临床上具有很高的治愈率。大量研究数据说明,药物在临床上具有显著的效果和愈合率,且年复发率为30%,与其他抑酸药物相比效果显著[11]。
  2.7维生素E  维生素E是一种天然良好的脂溶性维生素,在机体内能够对易被氧化的物质提供保护作用,对于过氧化脂的生成能够进一步的减少。研究发现,受脂肪过氧化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患者胃粘膜本身的抵抗力,然而采用维生素E便能够对患者的脂肪氧化进行调节,实现对氧化自由基的清除,进而可以保护细胞免受氧化剂的损害[12]。同时,大量维生素E能够有效的增生毛细血管与小血管,促使周围血液循环能够得到有效的改善,促进组织中氧供应的显著增减,进而可以提供良好的营养条件以便愈合溃疡面。此外,其对于幽门螺旋杆菌的生长可以发挥有效的抑制作用,从而能够極大的降低愈合后的复发率[13]。有研究发现:给予维生素E胶丸400 mg/次,2次/d,联合胃舒平2片/次,3次/d,进行为期4周的连续治疗。经胃镜检查显示,总有效率高达89.6%,且不良反应少,不会对继续治疗造成影响。通过大量研究发现,对于使用H2受体拮抗剂治疗没有效果的患者,采用维生素E仍然能够取得良好的效果,可见这是一种副作用小、疗效显著、复发率低切价格低廉的药物,治疗初期为更好地缓解疼痛,可以适当的采用解痉止痛剂[16]。
  3治疗消化性溃疡的新途径
  3.1微循环改善  受某些血管类型胃损害机制的影响出现血管痉挛、非血管性平滑肌收缩的可能性较大,该机制又是部分地由血管活性和的质所介导的,若能够将其进行详细的阐明,则可以通过合成抑制剂或受体拮抗剂的方式来进行高效的预防与治疗。为致力于微循环的改善,可以采用某些血管扩张剂,以此能够促进粘膜屏障与处理酸能力的显著增强[17]。
  3.2神经机制的改善  研究发现[18],神经传入反射在浅表粘膜损害中始终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针对消化性溃疡比较敏感的个体,反射受损后上皮会发生异常改变,即“泄漏性”,进而会极大的增加酸逆弥散,或者“正常”酸使上皮很难耐受。为促进粘膜保护作用的不断强化,可以应用对神经反射与反应性有所调节的药物。
  3.3免疫反应调节  研究发现,受消化性溃疡慢性化的影响会导致患者粘膜免疫系统功能受损,无法有效清除抗原,由此会增加消化性溃疡慢性化的可能性,阻碍抗原的消除,基于此临床上多会采用免疫调节药物,现已知众多药物对于抗原的加速愈合十分有效,能够将患者粘膜上的抗原有效的清除干净,进而对抗原的发展进行有效抑制,如转移生长、表皮生长和血小板源性生长因子等。同时,叮嘱患者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需要戒烟戒酒,在选择药物时不要刺激或损害粘膜的药物,对于多数患者而言尽管上述治疗后愈合时间在12~15周内,停药后5年内的复发率控制在25%~60%,其中最多见于半年内[19]。   3.4超氧化物超岐化酶(SOD)  经动物实验证明,SOD能够有效的保护胃肠粘膜,位于活动期的PU边缘 ,会极大的降低SOD的活性,愈合期会相应的升高。数据表明,因阿司匹林所对为胃黏膜造成的伤害,而采用SOD可以将这种损伤降到最低。尽管改进与修饰,有助于促进其自身特性的不断增强,如溶解度、耐酸碱、抗蛋白水解等,由此有助于免疫原性的降低,促进半衰期的有效盐城,进而更有助于开发其药用[20]。
  4总结
  近年来,关于治疗消化性溃疡已经取得一定成绩,也正向着临床需求的方向逐步变革。当下的任务在于彻底根治幽门螺杆菌,过程中需要根据不同症状进行分门别类,开展针对性治疗。现如今,关于该病的治疗临床上不断涌现出新的药物,用药不再单一化,进而能够促进临床治愈率的显著提高和复发率的极大降低,尤其是对一些难治性溃疡的根治,成绩显著。关于该病的治疗原则以患者自觉症状的消除、溃疡愈合和防止复发为主,因此为促进药物生物利用度的显著提高,需要进行科学合理的选择,确保长期用药的安全性与有效性,对于此临床医务工作者必须引起高度的重视。
  参考文献:
  [1]赵文星.益胃汤联合四联疗法治疗Hp阳性消化性溃疡临床观察[J].光明中医,2019,34(4):617-619.
  [2]王昊.克拉霉素三联疗法治疗小儿幽门螺杆菌阳性消化性溃疡临床分析[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9,13(4):104-106.
  [3]范則晓,程海燕.埃索美拉唑标准剂量间歇给药与大剂量持续给药治疗消化性溃疡出血的效果对比[J].国际消化病杂志,2019,39(1):50-53.
  [4]杨慧敏.慢性胃炎合并消化性溃疡采用奥美拉唑治疗的疗效研究[J].中外女性健康研究,2016(9):74-75.
  [5]梁丽娟,巫桂兵,张燕.三联与四联用药治疗幽门螺杆菌感染儿童消化性溃疡的临床疗效对比[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5,8(36):61-62.
  [6]吴毓秀,尹秀焕.用兰索拉唑联合抗生素治疗酒精型消化溃疡的疗效观察[J].当代医药论丛,2014,12(12):173.
  [7]陈凤,刘震,刘志勇.安胃疡胶囊联合兰索拉唑治疗消化性溃疡的效果及其对胃泌素水平变化的探讨[J].基层医学论坛,2019,23(7):891-892.
  [8]张淑文.雷尼替丁联合奥美拉唑治疗消化性溃疡的临床研究[J].中国实用医药,2019(6):89-90.
  [9]苗萌.四种质子泵抑制剂治疗幽门螺杆菌阳性型消化性溃疡的药物经济学评价[J].中国实用医药,2019(6):90-91.
  [10]王善飞,刘利新.探讨合理应用抗消化性溃疡药物治疗消化性溃疡的方法及临床疗效[J].医疗装备,2015,28(9):149.
  [11]刘梅,许多,马小芬,等.消化性溃疡两种四联疗法的药物经济学评价[J].中华全科医学,2018,16(5):845-848.
  [12]申艳.针对性护理干预对复发性消化溃疡患者的影响分析[J].基层医学论坛,2019,23(5):716-717.
  [13]李艳丽.四种质子泵抑制剂治疗消化性溃疡性出血的药物经济学评价[J].当代医学,2018,24(33):126-128.
  [14]白荣庆.内镜下注射药物法联合内镜下钛夹止血法治疗消化性溃疡出血的效果[J].中国医药科学,2018,8(23):194-196, 213.
  [15]蔡文娟.护理干预联合三联药物治疗消化性溃疡合并幽门螺杆菌感染的临床疗效分析[J].海峡药学,2018,30(12):217-219.
  [16]贾媛媛.消化性溃疡应用抗菌药物联合抑制胃酸分泌药物治疗的临床分析[J].海峡药学,2018,30(12):133-135.
  [17]张乃卫,程红杰,徐珊珊.药物配合皮肤电针治疗消化性溃疡肝胃不和型疗效观察[J].实用中医药杂志,2018,34(12):1458-1459.
  [18]陈婕,高志慧,张瑞,李强.奥美拉唑及奥曲肽联合治疗消化性溃疡合并上消化道出血疗效分析[J].中国实用医药.2016,11(10):141-142.
  [19]庞祖明,张新华.质子泵抑制剂与抑制幽门螺旋菌药物联合治疗消化性溃疡出血的疗效[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8, 3(29):28-29.
  [20]张廷梅,李杭,袁国琴,等.支气管镜在儿童支气管结核诊断治疗中应用价值[J].临床荟萃,2011,26(15):1340-1342,1284.
  收稿日期:2019-1-14;修回日期:2019-3-15
  编辑/肖婷婷
论文来源:《医学信息》 2019年1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354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