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原发性肝癌患者心理状态相关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为了探讨原发性肝癌患者的心理状态,本文通过问卷调查,分析其相关性,发现当患者家属的照顾方式消极时,患者大部分会处于焦虑及抑郁状态,故护理人员应引导照顾者采取有利于健康的应对方式。
  关键词:患者照顾者;原发性肝癌;应对方式;心理状态
  在临床上原发性肝癌属于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也是全世界癌症致死的第三大原因。在我国恶性肿瘤病死率排名中肝癌位居前列,且我国的肝癌新发患者数占全世界新发病例的55%。由于受我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在原发性肝癌患者照顾的过程中,家庭照顾者发挥重要的作用,且大多数照顾者在患者病情进展中,伴随出现生理、心理及社会等问题,这些问题严重降低了照顾者生活质量。2017年1月~2018年6月,我们对272名原发性肝癌照顾者进行问卷调查,分析其应对方式、心理状态及相关性。现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采用随机抽样法,抽取原发性肝癌患者272例和主要家庭照顾者272名,其中所有肝癌患者临床上均确诊为原发性肝癌;年龄>18周岁;患者意识清醒,并能理解及独立完成相关问卷;至少有1名固定的家属照顾者;均自愿参与本研究。其中患者男198例、女74例,年龄32~78(54.00±10.33)岁;已婚225例,丧偶、离异及未婚47例;文化程度:小学以下50例,初中72例,高中、职高、技校及中专76例,大学及以上74例;付费方式:自付55例,全部報销10例,部分报销207例。本研究中主要家庭照顾者是指为患者提供无偿生活、治疗方面相应照顾的主要家属,如患者配偶、子女及亲戚等。所有照顾者年龄>18周岁;身体无重大疾病,且能够独立完成问卷;自愿参与本研究。其中男121名、女151名,年龄29~71(48.00±9.86)岁;已婚218名,单身54名;文化程度:小学以下34名,初中70名,高中、职高、技校及中专101名,大学及以上67名;家庭月收入<3000元89名,3000~5000元88名,5000~10000元56名,>10000元39名;照顾患者时间>8h/d121名、<8h/d151名。
  1.2方法
  1.2.1调查工具
  针对患者填写一般资料;针对照顾者涉及一般资料调查、中文版的简易应对方式问卷、焦虑自评量表(SAS)及抑郁自评量表(SDS)。中文版简易应对方式量表是基于国外应对方式量表并结合我国人群的特点,根据实际应用的需要进行编制。简易应对方式问卷是由积极应对和消极应对两个维度即分量表所组成的,包括20个条目,积极应对分量表由1~12条目所组成,重点反映积极应对方面的特点;但消极应对分量表由条目13~20组成,重点反映消极应对方面的特点。该问卷是自评量表,采用多级评分标准,即在每一项应对方式条目后列有4种选择,即不采用、偶尔采用、有时采用和经常采用,其相应的评分分别为0、1、2、3分,由照顾者根据自己实际情况选择作答。SAS及SDS量表均含有20个项目,是4级评分的自评量表,用于评价焦虑及抑郁患者的主观感受,具体项目及评分细则见参考文献。
  1.2.2调查方法
  所有患者及家庭照顾者均自愿接受调查问卷,由调查者逐一发放问卷,解释并指导问卷的填写要求。患者的一般资料由调查者填写,照顾者问卷则全部交由照顾者填写。1.3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18.0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相关性研究采用Spearman分析。检验水准α=0.05。
  2结果
  原发性肝癌患者家庭照顾者应对方式与心理状态相关性为观察原发性肝癌患者家庭照顾者应对方式的影响因素,本研究以简易应对方式量表消极应对方式得分为因变量,以家庭照顾者的教育程度、家庭收入为自变量进行Spearman秩相关检验。为观察原发性肝癌患者家庭照顾者的心理健康状况对生活质量的影响,本研究以简易应对方式量表消极应对方式得分为因变量,以SAS总分、正负向得分及SDS标准分为自变量进行Spearman秩相关检验。
  3讨论
  3.1应对方式
  应对方式可分为有利于健康的积极应对和不利于健康的消极应对。有研究支持积极应对方式是利于健康的,而消极回避的应对方式对于健康的影响却尚无定论。相对于常模而言,原发性肝癌患者主要照顾者较多采取消极回避的应对方式,而较少采用积极面对的应对方式。在治疗过程中,虽能有效控制患者的临床症状,但却并不能治愈,照顾者在患者治疗过程中会对治疗逐渐丧失信心,故采取消极回避的应对方式。照顾者心理受患者病程长期性以照顾任务特殊性的影响,在护理患者过程中,应注意发现照顾者的消极情绪,及时进行疏导,并引导照顾者保持良好的心态,使之能更好地完成照顾任务。本研究对不同教育程度、家庭收入等应对方式进行分析,发现以上因素均与消极应对方式呈显著负相关。
  3.2心理状态
  有研究显示,长期陪护、担心遗传或被感染、巨额医疗费用、需承担更多的家庭义务和责任等成为影响患者家庭照顾者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从而使照顾者产生焦虑、抑郁等不良心理。本研究发现,原发性肝癌患者家庭照顾者SAS总分和正向得分均高于常模,而负向得分低于常模。且照顾者抑郁量表标准分高于常模,说明家庭照顾者大多存在不同维度的心理障碍。因此需要对患者主要照顾者进行相应的心理干预,为家属提供医疗护理及讲解患者疾病发展过程中的注意事项,让照顾者有充分的认识,使其对照顾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做好思想准备,以避免因期望值过高而造成的失望等不良心理。建议有条件的家庭可请专职陪护人员照料患者,这样可使照顾者能够兼顾工作与家庭,有机会适当休息,从而减少由于睡眠不足对身体造成的影响,以减轻主要照顾者的压力和焦虑、抑郁等不良心理。
  3.3应对方式与心理状态相关性
  本研究应用简易应对方式问卷对原发性肝癌患者家庭照顾者进行测评,发现原发性肝癌患者照顾者的应对方式较消极;同时照顾者焦虑、抑郁心理状态与消极应对方式呈正相关,说明其心理健康水平与应对方式关系密切,积极应对方式可提高家庭照顾者的心理健康水平,而消极应对方式有损身心健康。因此,应重视照顾者的感受,关注其不同需求,并积极采取相应的护理措施。
  参考文献:
  [1]张颖,邱秀敏,杨婴,等.癌症患者主要照顾者的负荷及研究进展[J].上海护理,2010,10(2):80-83.
  [2]戴铮铮.大学毕业生初入社会挫折现状分析及对策研究[D].成都:四川师范大学,2009.
  [3]刘弘.音乐演奏专业大学生自我效能感、特质焦虑及其应对方式的相关性研究[D].大连:辽宁师范大学,2010.
  [4]金亚静.上海市妊娠妇女心理健康状况调查及团体心理辅导的研究[D].上海:华东师范大学,200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5256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