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尿道输尿管镜联合经皮肾镜碎石术治疗复杂性上尿路结石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探讨对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选择经尿道输尿管镜+经皮肾镜碎石术完成治疗后获得的临床效果。方法:选择我院2016年12月~2018年09月收治的74例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作为实验对象;抽签法分组后明确各组术式;对照组(37例):选择经尿道输尿管镜碎石术治疗;观察组(37例):选择经尿道输尿管镜+经皮肾镜碎石术治疗;对比手术效果。结果:同对照组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一次结石清除率、碎石成功率以及并发症发生率对比,观察组前两项获得明显提升(P<0.05);后一项无明显差异(P>0.05)。结论: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在接受治疗期间,经尿道输尿管镜+经皮肾镜碎石术的有效应用,于一次结石清除率、碎石成功率提升,效果理想,可为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病情治疗的首选方案
  【关键词】 经尿道输尿管镜;经皮肾镜碎石术;复杂性上尿路结石;临床效果
  【中图分类号】 R197.1  【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5-0019(2019)12-266-01
  输尿管结石属于发生率较为显著的泌尿外科疾病之一,临床在确诊后,需要及时进行手术治疗[1]。本次研究将针对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明确最佳术式,以说明与经尿道输尿管镜碎石术比较,经尿道输尿管镜+经皮肾镜碎石术应用可行性。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我院2016年12月~2018年09月收治的74例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作为实验对象;抽签法分组后明确各组术式;对照组(37例):男21例,女16例;年龄分布范围为30岁~49岁,平均年龄为(37.52±6.35)岁;结石直径为0.99cm~2.06cm,平均直径为(1.66±0.42)cm;观察组(37例):男22例,女15例;年龄分布范围为31岁~50岁,平均年龄为(37.59±6.39)岁;结石直径为1.01cm~2.09cm,平均直径为(1.69±0.45)cm;观察对比两组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的性别、年龄、结石直径,结果发现无明显差异(P>0.05)。
  1.2 方法 对于入组后的两组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明确各组术式;对照组:选择经尿道输尿管镜碎石术治疗;观察组:选择经尿道输尿管镜+经皮肾镜碎石术展开疾病治疗;对照组具体为:在手术过程中,患者取截石位,Wolf9.8F输尿管镜通过导管引导,进入输尿管并到达结石位置,操作缓慢,用钬激光激光光纤将结石进行有效粉碎,尽量将结石粉末化。操作期间,需要将患者头部尽量抬高,防防止结石逃逸进行防止,碎石完成后理智F6双“J”内支架,并留置F16导尿管[2]。
  观察组具体为:麻醉生效后患者取截石位,在输尿管导管引导下,Wolf9.8F输尿管顺利进镜到达结石位置,若结石位置在L4水平以下,将输尿管导管通过结石后,用输尿管镜将结石松动后推入肾盂,若结石在L4以上直接给留置F5输尿管导管通过结石段,也可以将结石推入肾盂内后留置F5輸尿管导管,留置F18三腔尿管,将输尿管导管妥善固定在导尿管上。完成后协助患者转为俯卧位采取,将患者腰部垫高,通过F5输尿管导管注入生理盐水,确保“人工肾积水”有效形成。之后通过超声定位,利用穿刺有效完成经皮肾镜碎石术治疗。利用超声对患者血管分布情况、肾内结石情况以及肾盏积水程度进行明确。通过超声引导,穿刺针自肾盏穹窿部穿刺进入,拔出穿刺针针芯,有尿液流出,无血性液体流出,则证明对患者成功完成穿刺,之后认真放置斑马导丝,并且顺着导丝,将患者皮肾通道进行扩张到F16到F18(具体大小根据结石大小决定),留置扩张鞘。利用Wolf9.8F输尿管镜自扩张鞘进入肾盂,找到结石后用钬激光将结石粉碎后利用生理盐水将结石冲洗出肾脏,手术结束前对患者进行超声检查以及肾镜检查,发现未表现出碎石残余的情况后,通过斑马导丝留置F6输尿管支架管,并且准备硅胶造瘘管(14F~16F)引流 [3]。
  1.3 观察指标 观察对比两组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一次结石清除率、碎石成功率以及并发症发生率。
  1.4 统计学方法 对于两组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的手术结果,采用统计学软件SPSS20.0展开数据分析,计数资料(一次结石清除率、碎石成功率以及并发症发生率)以%表示,行X2检验,结果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同对照组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一次结石清除率、碎石成功率以及并发症发生率对比,观察组前两项获得明显提升(P<0.05);后一项无明显差异(P>0.05),见表1。
  3 讨论
  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在接受治疗期间,经尿道输尿管镜+经皮肾镜碎石术的有效应用,呈现出清石率高、创伤小以及恢复较快等系列优点[4],但是在手术期间,为了避免呈现出结石移位的现象,可以选择少量利尿剂对患者进行注射,通过尿液产生,获得预防效果[5]。
  观察本次研究结果,同对照组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一次结石清除率、碎石成功率以及并发症发生率对比,观察组前两项获得明显提升;后一项无明显差异,从而表明经尿道输尿管镜+经皮肾镜碎石术的联合应用,对于一次结石清除率以及碎石成功率的提升效果明显,从而表明术式联合应用价值。
  综上所述,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在接受治疗期间,经尿道输尿管镜+经皮肾镜碎石术的有效应用,于一次结石清除率、碎石成功率提升,效果确切,最终有效促进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的早期康复。
  参考文献
  [1] 谢燕平,金桂根,范小琴,等.经皮肾镜超声气压弹道碎石术和钬激光碎石术治疗复杂性上尿路结石的临床研究[J].基层医学论坛,2018,22(31):4497-4498.
  [2] 朱宏伟.成人复杂性上尿路结石患者行超声引导下经皮肾镜超声碎石取石术治疗的临床效果[J].中国医药指南,2018,16(07):78.
  [3] 何燊,廖土明,高见枝.输尿管软镜碎石术辅以体外冲击波碎石术治疗复杂性上尿路结石的临床疗效分析[J].中国医药科学,2017,7(21):218-220.
  [4] 卢东明,伊岱旭,黄志明.经皮肾镜钬激光与气压弹道碎石治疗上尿路结石的对比研究[J].甘肃医药,2017,36(10):834-836.
  [5] 盛璟,盛珺.复杂性上尿路结石行输尿管软镜下钬激光碎石术治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分析[J].基层医学论坛,2017,21(22):2919-292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1481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