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疗法在脑卒中康复治疗中的应用效果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探讨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疗法在脑卒中康复治疗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选取我院2017年7月~2018年7月收治的126例脑卒中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按照简单随机化方法分为对照组(63例)与研究组(63例)。对照组采用Bobath技术,研究组采用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比较两组的临床治疗效果、日常生活能力评分(ADL评分)、格拉斯哥昏迷评分(GCS评分)以及生活质量评分。结果 研究组患者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患者的ADL评分、GCS评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患者的社会功能、躯体功能、角色功能等生活质量评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在脑卒中的治疗过程中,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疗法的治疗效果理想,临床上应当进一步推广应用。
  [关键词] Bobath技术;穴位贴敷疗法;脑卒中;康复治疗;日常生活能力评分;格拉斯哥昏迷评分
  [中图分类号] R743.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4721(2019)5(a)-0088-03
  Application effect of Bobath technology combined with acupoint sticking therapy in the rehabilitation treatment of stroke
  ZENG Fei
  The Second Area of Internal Medicine,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of Yunfu City in Guangdong Province, Yunfu 5273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Bobath technology combined with acupoint sticking therapy in the rehabilitation treatment of stroke. Methods A total of 126 stroke patients admitted to our hospital from July 2017 to July 2018 were selected as the study subjects. According to the simple randomization method, they were divided into the control group (63 cases) and the study group (63 cases).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eated with Bobath technique, and the study group was treated with Bobath technique combined with acupoint sticking therapy. The clinical efficacy, ADL score, GCS score and quality of life score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s The total treatment effect rate of the study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ADL score and GCS score of the study group were high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social function, physical function, role function and other quality of life scores of the study group were high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In the course of stroke treatment, Bobath technology combined with acupoint sticking therapy has an ideal therapeutic effect, which should be further popularized and applied in clinic.
  [Key words] Bobath technology; Acupoint sticking therapy; Stroke; Rehabilitation treatment; Activity daily life score; Glasgow coma score
  腦卒中是中老年人群中的常见、多发疾病,致残率高达80%[1]。随着医学研究的深入与医疗技术的发展,脑卒中疾病治疗水平显著提高。在19世纪,英国物理治疗师Bobath夫妇提出Bobath技术,其主要根据英国神经学家Jachson的“运动发育控制理论”延伸而来,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康复治疗实践而逐步成型[2]。穴位贴敷是中医学上的一种外治疗法,即选取合适的穴位和药物进行贴敷,发挥刺激作用,使特定部位吸收这些特定的药物,其属于灸法的扩展。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疗法使用能够最大程度地恢复患者的肢体运动功能和日常生活活动能力,缩短住院时间,降低患者及其家属的经济负担。我院在脑卒中康复治疗过程当中,使用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疗法治疗,临床治疗效果显著,患者的运动能力能够较快恢复,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我院2017年7月~2018年7月收治的126例脑卒中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按照简单随机化方法分为对照组(63例)与研究组(63例)。对照组中,女27例,男36例;年龄53~82岁,平均(66.3±2.63)岁;26例为左侧偏瘫,37例为右侧偏瘫。研究组中,女31例,男32例;年龄55~83岁,平均(67.3±2.39)岁;28例为左侧偏瘫,35例为右侧偏瘫。纳入标准:患者均依照全国第四届脑血管病会议制定的脑卒中诊断标准,同时经头颅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CT)或核磁共振成像(MRI)检查确诊为首次发病的脑卒中患者。排除标准:存在认知功能、听理解障碍者。所有患者及其家属均知情同意本研究,两组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过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
  1.2方法
  给予两组患者脱水、抗感染、降血压、扩血管、改善脑循环治疗,并给予基础性的康复训练。对照组采用Bobath技术治疗,具体的Bobath技术治疗步骤[3]如下。①弛缓阶段:包括患肢各关节被动ROM、下肢控制训练、翻身训练、坐位平衡训练、仰卧到坐位训练、患肢持重训练、电动斜床站立、良肢位保持。②痉挛阶段:包括起坐训练、跪位训练、站立训练、立位平衡训练、上下台阶训练、上肢运动控制训练、行走训练、ADL训练。③恢复阶段:包括恢复正常步态的训练、作业疗法训练。2次/d,每次持续30~60 min,另告知家属参与观摩治疗,使患者在回到病房后能够继续训练,实现患者全天候的康复管理[4]。
  研究组在对照组基础上采用穴位贴敷疗法治疗,辅助患者平卧在床上,选择患肢的合谷肩髃、肩井、手三里、内关、曲池、足三里,丰隆,三阴交,委中等穴位,采取本院制作的活血通窍散,其主要成分包括延胡索、细辛、芥子等。将粉末状的药粉兑和适量的水与黄酒,调制成糊状,取适量放于三伏炙穴位空白贴上,直接敷在所选穴位上,必要时用3M胶布固定,每次贴敷1~2 h,每日1次[5]。
  1.3观察指标
  ①对比两组患者治疗前后的效果,根据《脑卒中患者临床神经功能缺损程度评分标准》将患者治疗效果分为显效、有效、无效,具体如下。显效:患者临床症状完全消失,肢体能力恢复到Ⅱ级以上,自理生活能力基本恢复,可简单恢复语言能力;有效:患者瘫痪肌力出现提升,提升等级在Ⅱ级之内,语言功能及生活能力未完全恢复;无效:患者未达到以上标准。总有效=显效+有效。②对比两组患者治疗前后的日常生活能力评分(ADL评分)、格拉斯哥昏迷评分(GCS评分)。GCS评分指标包括语言反应、睁眼反应以及肢体运动,取分0~15分,分数越高越好。ADL评分满分100分,分数越高意味着生活能力越好[6]。③分析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后躯体功能、角色功能、认知功能等的生活质量评分,分数与患者的生活质量成正相关,每一项功能的评分满分为100分[7]。
  1.4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0.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患者治疗效果的比较
  研究组患者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2.2两组患者治疗前后ADL评分以及GCS评分的比较
  两组治疗前的ADL评分以及GCS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治疗后的ADL评分以及GCS评分均高于治疗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患者治疗后的ADL评分以及GCS评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2.3两组患者治疗前后生活质量评分的比较
  两组患者治疗前的生活质量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治疗后的生活质量评分均高于治疗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患者治疗后的生活质量评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3)。
  3讨论
  脑卒中是一种急性脑血管疾病,包括缺血性和出血性脑卒中两类[8]。其病理为脑部血管突然破裂或因血栓阻塞血管导致血液不能流入大脑而引起脑组织缺血、缺氧性损伤[9]。脑卒中后患者通常会出现运动功能障碍,主要是因脑部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后,大脑皮层的抑制功能消失,进而导致患者出现躯体运动功能障碍。为逐步恢复患者运动功能,提高其总体预后,使其更快地回归家庭、社会,发挥其角色功能,本院采用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疗法,取得良好的治疗效果。本研究结果显示,在脑卒中康复治疗中应用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疗法后,研究组的治疗效果高于对照组(P<0.05),其中对照组的总有效率为80.0%,研究组的总有效率为96.4%。Bobath技术主张机体按照正常发育顺序进行康复治疗,通过输入机体正常的感觉反馈,如自发性姿势反射与平衡反应调节和刺激机体的肌张力,使机体能够输出正常的运动反射[10]。当机体的中枢神经系统受到输入的刺激而反复進行运动后,患者可逐步改善、恢复正常的运动功能。应用Bobath技术治疗脑卒中患者疗效显著,既能够防止患者发生废用综合征和误用综合征,也可降低其致残率,提高其生活质量。仅通过Bobath技术治疗,患者虽有明显进步,但是花费的治疗时间明显长于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疗法,在对于缓解肩痛等并发症上,两种疗法相结合的效果明显更好。穴位贴敷是一种古老的中医治疗方式[11],清代名医徐灵胎曾云:“膏贴之,闭塞其气,使药性从毛孔而入其膜理,通经贯络,或提而出之,或攻而散之,较之服药尤有力[12]。”中药药理显示,因为人体皮肤的角质层具有较好的贮存作用,贴敷能够使皮肤更为平缓地吸收药物,减少因内服而产生的消化不良等反应,同时血药浓度曲线也能更加平缓,提升了药物的生物利用度[13]。在进行穴位贴敷疗法时,通常选取患者患肢的合谷、肩髃、肩井、肩髎、臂臑、曲池、手三里、外关、阿是穴等穴位,将贴敷敷于穴位上,发挥其活血化瘀、舒筋通络的效用,可以对患者因长期卧床导致的四肢僵硬、麻木起到很好的治疗效果[14]。在经过两者联合治疗后,患者的肢体灵活度也显著提高,自理能力和交流能力逐步恢复正常水平。本研究结果显示,研究组患者的生活质量评分高于对照组(P<0.05);治疗后,研究组的ADL评分和GCS评分也高于对照组(P<0.05),提示应用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疗法,患者的神经功能缺损程度均有明显减轻,日常生活活动能力明显提高,能够避免机体的关节僵硬和黏连,逐步缓解患肢出现的异常肌张力和痉挛。另外,也使血液循环和局部代谢恢复正常水平,使机体内供血量维持在正常水平,避免因供血不足造成脑部神经的二次伤害[15]。   综上所述,将Bobath技术联合穴位贴敷疗法应用于脑卒中康复治疗中,患者运动功能的恢复效果显著,同时加快患者的康复速度,减轻其经济负担,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刘玉红.通腑开窍汤鼻饲对脑卒中急性期昏迷患者GCS、NIHSS、ADL评分的影响[J].中医学报,2017,32(6):1015-1017.
  [2]方芳.平衡舒筋手法结合中医护理对脑卒中康复期患者ADL能力影响[J].四川中医,2018,36(2):203-205.
  [3]刘铭,李芝慧,马晖.电针拮抗肌腧穴联合康复训练治疗脑卒中偏瘫痉挛的临床评价[J].针灸临床杂志,2016,32(5):8-10.
  [4]韩东,王金艳,孙李慧子,等.以ICF为指导的作业治疗对脑卒中患者ADL影响的临床研究[J].中国康复,2016,31(3):171-173.
  [5]赵琳,郭兵妹,高元鹏,等.运动想象疗法对脑卒中患者上肢远程康复护理的随机对照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6,32(30):2326-2330.
  [6]沈芳,刘虎,顾旭东,等.动作观察疗法对缺血性脑卒中患者上肢运动功能恢复的影响[J].中华物理医学与康复杂志,2017,39(3):12-29.
  [7]黄俊涛.针刺结合康复治疗对急性期缺血性脑卒中患者肢体运动功能障碍及生活能力的影响[J].四川中医,2017, 35(9):158-160.
  [8]Tian Y,Li J,Li Y,et al.Effects of Bufei Yishen Granules combined with acupoint sticking therapy on pulmonary surfactant proteins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rats[J].Biomed Res Int,2016,2016(2):1-8.
  [9]彭小瓊,易玲.早期介入心理康复对老年脑卒中预后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25(26):2958-2960.
  [10]陈创,李姗,唐朝正,等.经皮穴位电刺激对脑卒中患者下肢运动功能和ADL能力的影响[J].中国康复,2016,31(3):168-170.
  [11]王辉.下肢机器人应用对脑卒中偏瘫患者步行功能和ADL的影响[J].中国康复,2018,33(2):138-139.
  [12]熊键,李洁,章志超,等.头针联合认知训练治疗脑卒中后认知功能障碍的疗效观察[J].中华物理医学与康复杂志,2017,39(9):25-29.
  [13]Li Y,Tian YG,Li JS,et al.BufeiYishen granules combined with acupoint sticking therapy suppress oxidative stress in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rats:via regulating peroxisome proliferator-activated receptor-gamma signaling[J].J Ethnopharmacol,2016,19(23):354-361.
  [14]李俊奇.综合应用神经发育疗法对脑卒中病人运动功能的影响[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6,14(22):2706-2708.
  [15]高海松,杜娟,海江,等.通窍活血汤结合醒脑针刺疗法对脑卒中后精神障碍康复的效果观察[J].陕西中医,2016, 37(8):1003-1004.
  (收稿日期:2018-10-08 本文编辑:祁海文)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4901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