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防治老年骨质疏松骨折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要:中医药骨质疏松症治疗中不仅能明显减轻患者痛苦,还可提升疾病治疗效果,患者接受程度更高,具有一定优势。中医药治疗兼顾整体和局部,通过结合外治和内治疗增强治疗效果。但对于该疾病中医还未形成系统治疗方法,并且治疗中没有充分结合"治未病"理论,为进一步提升骨质疏松性骨折治疗效果,应做到防治结合。
  关键词:中医药;防治;骨质疏松性骨折
  中图分类号:R274.1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6-1959.2019.11.013
  文章编号:1006-1959(2019)11-0045-03
  Abstract:In the treatment of osteoporosi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not only can the pain of patients be significantly alleviated, but also the therapeutic effect of the disease can be improved, and the patient has a higher degree of acceptance and has certain advantage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takes into account both the whole and the local, and enhances the therapeutic effect by combining external treatment and internal treatment. However, for this disease, Chinese medicine has not yet formed a systematic treatment method, and the treatment does not fully combine the theory of "preventive treatment of disease". In order to further improve the treatment effect of osteoporotic fracture,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should be combined.
  Key words: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Prevention and treatment;Osteoporotic fracture
  骨質疏松性骨折是骨质疏松症的最严重并发症,是疾病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病理性骨折,以老年人为主要发病人群,随着我国老龄人口的增加,该病开始引起广泛关注。该病呈隐秘性、多发性、渐进性,但患者未形成深刻认识,骨折后病情难以逆转[1],具有较大危害,其致残率、致死率均较高,并且患者较易出现二次骨折,进而对患者健康产生严重影响,并造成患者生活质量严重降低,是危害老年人健康的重要疾病。调查显示[2],全球每分钟发生骨质疏松性骨折20例以上,50岁以后骨质疏松性骨折发生率大幅提升,男性首次骨质疏松性骨折概率超20%,女性则超过50%。患者初次骨折后较易再次发生骨折,几率超50%。当前临床针对骨质疏松症主要行西医治疗,但通常效果不佳,研究认为在骨质疏松性骨折防治中中医药具有明显优势[3]。本文现就老年骨质疏松行骨折的中医病机、分类及防治做一综述。
  1老年骨质疏松性骨折的中医病机
  我国传统医学专家对骨质疏松性骨折病因、病机、治疗具有深入认知,并在在具体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中医学中骨质疏松性骨折属“骨瘘骨折”范畴,《黄帝内经》认为“骨质疏松性骨折的主要病因是肾作为先天之本”。《素问·太阴阳明论》认为骨质疏松性骨折的主要原因是脾气虚衰,脾主肌肉、四肢,气血充沛则“形神皆旺”,气血亏虚则“形神皆衰”。宋《圣济总录》认为气血为通利关节、濡养筋骨的主要物质,气滞血瘀则气血运行失常,进而引发骨质疏松性骨折,因此其主要促进性因素为气滞血瘀。《素问·经脉别论》认为,肝具有调畅气机、肝主疏泄的作用,可促进气血津液的运行,实现滋润和濡养的功效,若肝阴不足,则易形成骨瘘[4,5]。中医学认为,骨质疏松症以血行瘀滞为标,肾精亏虚为本。而骨质疏松症患者骨痛通常是不通则痛、不荣则痛引发的。因此在骨质疏松症防治中应采取健脾益气、补肾壮骨、疏肝解郁、养血活血等方法。
  2中医治未病思想以及在骨质疏松防治中的体现
  我国医学典籍《黄帝内经》最早提出治未病这一理念,《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篇》则提出“上工治未病,不治已病”,该理念以养生为基础,古人关注饮食有节、起居有常等健康生活方式。中医防治医学思想理念在这些理念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后世医学家开始深入研究治未病体系,并将其作为重要的医学模式、医学宗旨。疾病防治过程中,需依据具体体质针对性开展治疗,以促进机体状态的平衡,最终使人的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得到提升。“治未病”思想对疾病发生前后的整个渐进性过程都有所涉及,其“治”指的是治疗、预防、干预,主要通过相应防治措施控制疾病发生,体现“未病先防,既病防变”的思想[6]。该过程具体由五个阶段构成:①未病:也就是健康平衡、阴平阳和状态。治以防患未然、未病先防;②未病之病:也就是未发生疾病前身体异常征象。患者出现骨质疏松性骨折前通常存在骨质大量流失,并因此出现肌肉润东、肢体感觉减退、腰酸背痛等症状。治当防微杜渐、未病治萌;③已病治病:也就是已经发生疾病,以治已病之病。治当精准论治,已病辩证;④传变之病:人体机体脏腑、筋骨、气血、经络、表里之间相辅相成。疾病病性、病位变化遵循脏腑传变、表里传变、经络传变的规律;⑤疾病痊愈后预防调护:也就是治疗后疾病痊愈状态。治以预后调补、病愈防复。一方面,治未病思想适用于骨失疏松性骨折患者,长时间处于骨质疏松状态,若未进行有效干预,会进一步发展为骨折,并造成疾病加重,所以需进行有效预防。另一方面,该思想突破“夫病已成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全球治疗的主导思想就是医疗预防,建议人们在重视治疗疾病的同时,强化认识和理解“未病先防,已经防变,已变防渐”,正确认识该疾病,进而获得更好的防治效果[7]。   3骨折疏松性骨折分类
  3.1椎体压缩骨折  椎体压缩性骨折在骨质疏松性骨折中最为常见,通常是间接暴力造成的,胸腰段骨量丢失最早,并逐渐扩展至皮质。患者主要存在身高减低、骨折部位疼痛、脊柱后突畸形等表现,更有甚者因此出现脊髓损伤。这类骨折会造成患者生活质量严重降低,并影响其正常活动,部分患者因此出现焦虑等负性情绪。临床研究显示,骨质疏松性骨折患者中约有50%左右为椎体骨折,为提升骨折患者预后和生活质量,需尽早开展诊断和治疗[8]。
  3.2髋部骨折  OP是老年性髋部骨折的重要原因之一,髋部骨折患者通常存在既往跌倒病史,而其中存在骨折疏松的患者则会发生骨折[9]。该类型骨折临床治疗难度较大,是病情较为严重的一种,患者通常需要长期卧床,因此合并肺栓塞、下肢深静脉血栓、尿路系统感染等,并通常难以收获良好预后。临床研究显示,全球每年新增近两百万髋部骨折患者,其中骨质疏松性髋部骨折患者具有更高的致残率、死亡率,并会因此出现严重生活质量下降[10]。
  3.3桡骨远端骨折  Colles骨折是桡骨远端骨折的常见类型,桡骨远端3 cm以内为主要发病部位,骨折时近端向掌侧移位,远端向桡侧、背侧移动,通常在骨密质和骨松质交界处骨质较为薄弱,外力作用下易发生骨折[11]。传统医学对桡骨远端骨折具有较长的研究历史,将其同城为“手掌根出臼”“腕折伤”。部分学者认为桡骨远端骨折是提示骨质疏松的早期信号,临床研究显示骨质疏松患者Colles骨折发生率更高,并且骨折愈合时间更长,术后功能恢复更慢。临床中需针对骨质疏松性Colles骨折患者开展及时有效治疗,以提升治疗效果,预防出现骨折畸形愈合、腕功能障碍[12]。
  4老年骨质疏松性骨折的中医治疗
  4.1椎体压缩骨折的中医药疗法  治疗椎体骨折应按照恢复骨折椎体高度、减轻患者疼痛的原则,但同时也应注意对骨质疏松的治疗,临床研究认为在骨质疏松性骨骨折常规治疗和恢复功能锻炼中,还需应用药物对骨质疏松症进行治疗。部分学者研究显示,中医药能够显著改善骨质疏松性骨折患者的脊柱功能,是治疗该类骨折的有效方法[13]。
  中医按气血、津液、阴阳、脏腑等理论辨证论治,魏华等[14]应用中医骨伤三期辨证用药治疗老年骨质疏松性胸腰椎骨折,术后2周予行气止痛、活血祛瘀的中药汤剂;术后3~6周予活血养血、接骨续筋的中药汤剂;术后7~12周予强筋骨、补肝肾的中药汤剂,发现三期辨证治疗后患者骨折良好愈合,其预后得到有效改善。使用中药外敷可收获良好效果,杨晓婉等[15]在老年骨质疏松性骨折治疗中应用奇正青鹏膏剂,2周后患者疼痛显著缓解。应按照“动静结合”的原则治疗骨质疏松症,减少骨量丢失。
  4.2髋部骨折的中医药治疗  该类骨折治疗中中医药具有明显优势,效果要明显好于保守治疗。赵润泉等[16]在骨质疏松性髋部骨折中应用中药汤剂,方剂中包括骨碎补、羊藿叶、补骨脂,其具有強筋骨、补肾阳的作用;女贞子、熟地、白芍、女贞子具有补肾益精滋阴的作用;茯苓、山药具有健脾益肾的作用,合用主要可发挥益精强筋、补肾壮骨的作用。王茂澎等[17]在切开复位或手法复位治疗患者中联合应用以上方剂,显示其不仅能够促进骨折愈合、增强骨密度,还能减少骨质疏松。
  4.3桡骨远端骨折的中医药治疗  临床按纠正腕关节正常尺偏角和掌倾角的原则进行桡骨远端骨折,中医可通过夹板固定、手法复位等治疗桡骨远端骨折,以恢复腕关节解剖结构,恢复桡骨长度。但在复位时骨质疏松患者风险较大,因此应同时进行骨折和抗骨质疏松的治疗[18]。中医对此类骨折进行治疗,多以“补肾壮骨”和“接骨续筋”中药配伍。贺茂斌[19]在固定治疗和复位手法基础上,针对桡骨远端骨折患者应用益肾壮骨方治疗,方剂中包含甘草、怀牛膝、枸杞、山药、当归、云岭、圣地、黄芪、川断等药物,结果显示该方剂能够促进骨折更快愈合,加速腕关节功能康复。吴明等[20]在116例骨质疏松桡骨骨折患者中应用补肾活血汤,结果显示患者骨折关节功能得到显著改善,并且骨折愈合时间更短。应用中医药毒副作用小、安全性高,针对骨质疏松性骨折患者联合应用中药方剂,可显著提升疗效。还有学者[21]发现,针对骨质疏松性桡骨远端骨折患者应用复方夏天无片可显著提升治疗效果,该药物以羌活、夏天无、麻黄、独活、当归、丹参、鸡血藤、三七、牛膝、骨碎补等为主要成分,应用该药物患者并发症更少,疼痛能够得到显著缓解。针对Colles骨折患者应用中以松懈理筋手法联合中药熏洗,能促进患者功能更好恢复[22]。骨质疏松性桡骨远端骨折患者腕关节功能恢复难度较大,因此在患者病情允许时应及时进行早期康复治疗。
  5老年骨折疏松性骨折的预防
  骨质疏松症临床发病率较高,其较易造成骨折,并引起患者生活质量降低,常规诊断难以有效察觉,所以需强化预防[23]。我国中医药专家认为应按照“未病先防、既病防变、瘥后防复”的原则预防骨质疏松症,对绝经期女性、中老年人等易患骨质疏松症人群,应做到“未病先防”,通过微量元素补充、强化体育锻炼、改变不良生活方式,减少引发骨质疏松高危因素[24]。对于已经确诊骨质疏松者应“既病防变”,应在药物治疗同时强化“食补”,并进行中医传统运动健身,不可进行高强度运动。对于骨质疏松骨折患者应“瘥后防复”,通过调摄饮食、合理运用、科学用药、调畅情志等预防复发,改善预后。肝脾肾等脏腑功能会受到生活习惯、饮食、情志、运动等因素的影响,并因此造成骨质疏松症的发展[25]。
  6总结及展望
  随着我国老龄人口的增多,骨质疏松症发病率不断提升。老年骨质疏松性骨折和常规外伤骨折不同,治疗中不仅要行解剖复位和功能复位,还需针对性缓解疼痛,提升骨强度,减少骨丢失,预防再次骨折。抗骨质疏松治疗时间较长,患者治疗依从性普遍不高,因此需应用患者接受程度高的有效方式,以保证患者依从性和治疗效果。中医药治疗重视整体和局部兼顾,通过有效结合内治疗法和外治疗法提升疾病治疗效果。能够实现针对性治疗,可促进骨折后期自主修复,穴位贴敷、中药熏蒸、外用膏剂等中医外治法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骨折愈合。但传统医学针对该疾病的系统治疗方法还不成熟,且具体治疗中还未充分应用“治未病”理论,只有充分结合防治手段,才能更好应对骨质疏松性骨折。实际中应强化对骨质疏松性骨折的认识,强化对该疾病的宣传,通过深入进行骨质疏松性骨质的中医药治疗研究,不断提升该疾病治疗效果,保障患者健康。   参考文献:
  [1]魏合伟,林一峰,曲崇正.中药骨康含药血清对骨质疏松性骨折愈合过程中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表达的影响[J].中国组织工程研究与临床康复,2018,12(37):7290-7293.
  [2]何斌,王玉环,张苇,等.临床骨质疏松性骨折老年患者健康行为及影响因素调查分析[J].重庆医学,2012,41(24):2513-2515.
  [3]关文举.中医治疗老年骨质疏松性胸腰椎压缩性骨折的效果[J].光明中医,2016,31(16):2358-2359.
  [4]張京松,李婉儿.中医“补肾法”治疗老年骨质疏松症临床研究[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4(2):430-432.
  [5]万倩慧,胡浩.老年骨质疏松症的中医病因病机及辨证分型的探讨[J].新疆中医药,2018,36(6):122-124.
  [6] 邵慧兴,马力.“治未病”理论在预防骨质疏松症中的运用探析[J].按摩与康复医学,2018,9(15):93-94.
  [7]闫凤民,张永光,王志强.中药密骨煎治疗男性2型糖尿病性骨质疏松症[J].河北医药,2016,34(21):3340-3341.
  [8]王雨,杨金萍.益肾补骨汤联合椎体成形术治疗老年骨质疏松性胸腰椎压缩骨折的临床疗效及对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7,37(19):4847-4848.
  [9]张剑慧.中药补肾健骨方治疗骨质疏松性椎体骨折的临床疗效探讨[J].世界临床医学,2017,11(4):174,177.
  [10]曹勇.中药补肾壮骨汤结合手术治疗老年骨质疏松性胸腰椎压缩性骨折病人临床研究[J].医药前沿,2018,8(16):352-353.
  [11]McNamara LM.Perspective on post-menopausal osteoporosis: establishing an interdisciplinary understanding of the sequence of events from the molecular level to whole bone fractures[J].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Interface,2010,7(TN.44):353-372.
  [12]邓伟民,崔伟历,贺扬淑.补肾壮骨冲剂对男性骨质疏松症患者骨矿含量和骨密度的影响:5年观察[J].中国临床康复,2015,9(11):150-151.
  [13]蒋涛,徐建达,赵洪.桃红四物汤配合PFNA治疗老年骨质疏松性股骨粗隆间骨折23例[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5,13(21):34-36.
  [14]魏华,李桂锦,姚新苗等.中医骨伤三期辨证用药治疗骨质疏松性胸腰椎骨折临床观察[J].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15,25(11):1027-1028.
  [15]杨晓婉,王娴默,徐澄.中药结合椎体成形术治疗脊椎骨质疏松压缩性骨折临床观察[J].湖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12(3):80-81,82.
  [16]赵润泉,吴官保,徐无忌.金天格胶囊治疗骨质疏松性髋部骨折的临床观察[J].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30(9):187-189.
  [17]王茂澎.切开复位或手法复位治疗骨质疏松性骨折患者中联合应用中药方剂的效果观察[J].中国实用医药,2017,12(14):126-127.
  [18]赵可伟,唐菊英,肖林.中药骨康含药血清培养脂肪干细胞移植促进骨质疏松性骨折愈合过程中cbfa1和OCN的表达变化[J].中国骨质疏松杂志,2016,19(6):561-567.
  [19] 贺茂斌.补肾活血汤对老年桡骨远端骨折患者腕关节功能的影响[J].中国医药指南,2018(35):175-176.
  [20]吴明,吴智敏,胡关彪.补肾活血汤治疗老年骨质疏松性桡骨远端骨折临床观察[J].新中医,2016(3):110-112.
  [21]许小志,谢学文,曾文磊.骨九方配合PFNA内固定微创治疗骨质疏松性股骨粗隆间骨折的临床研究[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
  ,2016,33(6):799-804.
  [22]傅兰清,胡亚俊,王玲.龙牡壮骨颗粒在治疗绝经期骨质疏松性椎体压缩性骨折的临床观察[J].世界中医药,2017,12(5):1049-1052,1056.
  [23]马俊义,施振宇,史晓林.穴位贴敷疗法对绝经后骨质疏松患者血清OPG、RANKL和髋部骨密度的影响[J].中国骨质疏松杂志,2017,23(7):921-925.
  [24]Hagino H,Shiraki M,Fukunaga M,et al.Number and severity of prevalent vertebral fractures and the risk of subsequent vertebral fractures in Japanese women with osteoporosis:Results from the minodronate trial[J].Journal of Bone and Mineral Metabolism,2017,31(5):544-550.
  [25]马拥军,陈彦军,卢健.桃红四物汤加味治疗骨质疏松性胸腰椎压缩性骨折的临床研究[J].陕西中医,2018,39(3):374-376.
  收稿日期:2019-1-22;修回日期:2019-2-27
  编辑/宋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355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