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消化道癌及肺癌癌因性疲乏临床疗效观察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究消化道癌及肺癌癌因性疲乏(CRF)患者实施中药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的效果。方法 193例消化道癌及肺癌患者, 随机分为治疗组(107例)和对照组(86例)。治疗组患者实施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 对照组患者实施对症治疗。比较两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及临床疗效;同时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后Piper疲乏修订量表(PFS)、癌症患者生命质量测定量表(EORTC QLQ-C30, 简称为QLQ-C30)以及中医症状积分。结果 治疗前, 两组患者PFS、QLQ-C30及中医症状积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 治疗组患者的PFS、QLQ-C30、中医症状积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组患者的总有效率85.05%明显高于对照组的68.60%, 不良反应发生率6.54%明显低于对照组的20.93%,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消化道癌及肺癌CRF患者实施中药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的效果确切, 安全性高, 因此值得在临床中推广。
  【关键词】 参芪扶正注射液;消化道癌;肺癌;癌因性疲乏;生活质量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treatment effect of Shenqi Fuzheng injection in the treatment of gastrointestinal cancer and cancer-related fatigue of lung cancer. Methods A total of 193 patients with gastrointestinal cancer and lung cancer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reatment group (107 cases) and control group (86 cases). The treatment group was treated with Shenqi Fuzheng injection, and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eated with symptomatic therapy. The occurr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and clinical efficacy, Piper fatigue scale (PFS), quality of life scale for Cancer Patients (EORTC QLQ-C30, abbreviated as QLQ-C30) and TCM symptom score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 in two groups was compared. Results Both groups had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PFS, QLQ-C30 and TCM symptom score before treatment (P>0.05). After treatment, the treatment group had obviously lower PFS, QLQ-C30 and TCM symptom score tha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treatment group had obviously higher total effective rate as 85.05% than 68.60%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obviously lower incid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as 6.54% than 20.93% in the control group. Their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Shenqi Fuzheng injection is effective and safe for patients with digestive tract cancer and CRF of lung cancer, so it is worthy of clinical popularization.
  【Key words】 Shenqi Fuzheng injection; Gastrointestinal cancer; Lung cancer; Cancer-related fatigue; Quality of life
  作者單位:514500 广东兴宁市中医医院
  CRF是癌症患者特有的一种主观感受, 患者可感觉到持续的疲乏感, 其发生与肿瘤以及相关治疗息息相关。有调查结果显示, 约有70%的肿瘤患者会发生CRF, 同时研究发现该种疲乏感与患者的活动程度之间无显著性联系, 即一般的睡眠等休息方式无法缓解疲乏症状, 这对患者的生活质量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1]。当前针对CRF尚无特效药, 本次选取193例患者进行分组并开展常规治疗及中医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 现将研究结果具体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1月~2018年9月在本院接受治疗的193例消化道癌(115例)及肺癌(78例)CRF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患者肿瘤均符合《中国常见恶性肿瘤诊治规范》 诊断标准, CRF症状符合国际疾病分类标准编码(ICD-10)中提出的CRF诊断标准, 并已排除合并严重肝肾功能异常、精神或意识障碍患者。将所有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107例)和对照组(86例)。治疗组患者中, 男63例, 女44例;年龄46~77岁, 平均年龄(60.3±6.5)岁。对照组患者中, 男48例, 女38例;年龄48~78岁, 平均年龄(61.2±3.4)岁。两组患者的性别、年龄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对照组患者实施对症治疗, 包括营养支持、止痛止吐、化痰平喘等, 同时按照美国国立癌症综合网络(NCCN)指南及卫健委发布的诊疗规范进行治疗。观察组基于对照组治疗方案上给予参芪扶正注射液(丽珠集团利民制药厂, 国药准字Z19990065, 规格:250 ml/瓶)静脉滴注治疗, 单次剂量1瓶, 连续治疗2周。
  1. 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观察比较两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及临床疗效;同时比较两组患者治疗前后PFS、QLQ-C30以及中医症状积分。①EORTC QLQ-C30:共有 30个计分条目, 可分为15个领域, 共有5个功能领域(躯体、角色、认知、情绪和社会功能)、3个症状领域(疲劳、疼痛、恶心呕吐)、1个总体健康状况/生命质量领域和6个单一条目, 总分为100分, 分值越高说明患者生活质量越差[2];②PFS总分:由感觉、认知、情绪、行为4个方面的平均得分得出, 范围为0~10分, 0~3.3分为轻度疲劳, 3.4~6.7分 为中度疲劳, 6.8~10.0分为重度疲劳[3]。③中医症状积分:CRF主症包括乏力、气短、神疲、脉虚, 按照0~6分计分;次症包括自汗、舌淡及懒言, 按照0~3分计分;分值越高说明患者症状越严重。④临床疗效判定标准:临床症状体征基本消失, 症候积分下降≥70%为显效;临床症状体征明显改善, 症候积分下降30%~69%为有效;临床症状体征无显著改善或加重, 症候积分下降<30%为无效[4]。总有效率=(显效+有效)/总例数×100%。⑤不良发应包括发热、嗜睡、口腔炎、皮疹。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7.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PFS、QLQ-C30及中医症状积分比较 治疗前, 两组患者PFS、QLQ-C30及中医症状积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 治疗组患者的PFS、QLQ-C30、中医症状积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两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 治疗后, 治疗组患者的总有效率为85.05%, 明显高于对照组的68.60%,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 3 两组患者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比较 治疗组患者的不良反应发生率为6.54%, 明显低于对照组的20.93%,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CRF现已成为影响肿瘤患者生活质量的主要因素之一, 当前国内外均认为该疾病发生的主要因素包括肿瘤疾病自身、治疗方案、并发症、社会心理改变等, 其中放化疗是患者产生CRF的主要因素[5]。现阶段西医针对该疾病多采取非药物方案, NCCN指南推荐运动量增加、心理干预等方法, 但是中晚期消化道癌和肺癌患者肿瘤远处转移、感染以及肿瘤压迫等发生率较高, 患者临床症状严重, 导致大部分患者无法增加运动量, 入睡困难, 加之化疗引发的患者贫血、骨髓抑制及癌痛等因素导致患者增加运动量难以实现, 所以非药物方案基本无法实行[6-9]。
  本次研究中收集的消化道癌、肺癌患者在化療或姑息治疗期间发生CRF风险较高, 而现阶段尚未明确CRF的病理机制, 临床中多针对患者行对症处理, 但是疗效并不理想, 因此寻找一种安全性高且具备针对性特点的治疗方案对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意义重大。
  中医学认为, CRF的出现与患者脏器气虚、气血不足以及阴阳失衡等有关, 属于“气虚”范畴[10]。恶性肿瘤患者受疾病影响, 本身已有正气不足、脏腑功能下降以及情志失调等情况, 引发患者气滞血瘀, 邪毒内侵, 痰湿内滞[11]。久治不愈, 损伤气血, 导致正气衰弱, 因病致劳, 可见该疾病的根本是正气亏虚, 《素问》中提到“虚则补之”的原则, 因此针对该疾病应补虚[12]。有动物实验结果显示, 参芪扶正注射液可改变裸鼠线粒体功能, 提升疲乏裸鼠腺嘌呤核苷三磷酸(ATP)水平, 改善裸鼠疲乏状态[13]。参芪扶正注射液属于中成药, 其中含有党参及黄芪物质, 是中医常见补气药物, 具有益气扶正的功效, 针对肺脾气虚所致的疲乏、自汗及懒言等症状具有良好的改善效果[14-16]。本研究针对治疗组患者实施了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 结果显示, 治疗后, 治疗组患者的PFS、QLQ-C30、中医症状积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治疗组患者的总有效率85.05% 明显高于对照组的68.60%, 不良反应发生率6.54%明显低于对照组的20.93%,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上述结果充分说明了该药物对CRF疗效显著, 能够为基层医院治疗CRF提供参考依据。
  综上所述, 消化道癌及肺癌CRF患者实施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的效果确切, 安全性高, 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 张琪, 卢成美, 方文岩. 中西医结合治疗中晚期肺癌癌因性疲乏临床观察. 山西中医, 2016, 32(1):20-21.
  [2] 李志明. 健脾益肾法改善晚期大肠癌患者癌因性疲乏的疗效及机制分析.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 2016, 22(9):148-152.
  [3] 于硕, 张文洁, 郝芳, 等. 参芪扶正注射液对癌因性疲乏中肾上腺皮质作用的研究. 中国肿瘤临床, 2013, 40(11):621-624.
  [4] 崔雁飞. 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肺癌癌因性疲乏的临床研究. 广州中医药大学, 2014.
  [5] 顾叶春, 许虹波, 姜阳贵, 等. 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癌因性疲乏的临床疗效观察.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2009, 29(4):363-365.
  [6] 郭慧茹, 刘苓霜, 孙建立, 等. 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晚期肺癌患者癌因性疲乏的临床疗效及生活质量评价. 川北医学院学报, 2017, 32(2):163-166.
  [7] 覃霄燕, 段方方. 参芪扶正注射液治疗肿瘤晚期癌因性疲乏的临床观察. 医学美学美容(中旬刊), 2015, 24(4):319-320.
  [8] 陈一飞, 孙英男, 欧文辉, 等. 参芪扶正注射液联合化疗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疗效观察. 临床合理用药杂志, 2018, 11(19): 86-87.
  [9] 王德河, 周连卉, 常纯, 等. 参芪扶正注射液联合薄芝糖肽与化疗同步治疗老年肺癌的临床疗效观察. 医学综述, 2013, 19(4): 733-735.
  [10] 佘青 , 张锦 , 李有怀 , 等. 参芪扶正注射液用于乳腺癌根治术后辅助化疗的临床效果观察. 广西医科大学学报, 2017(12):1734-1737.
  [11] 张敏. 麦粒灸对乳腺癌化疗所致癌因性疲乏及血液学改变干预作用的临床观察. 南京中医药大学, 2014.
  [12] 王利娜. 参芪扶正注射液联合化疗同步治疗老年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疗效观察. 中国老年保健医学, 2014(5):42-43.
  [13] 钱小英, 卓曼云, 林海锋, 等. 参芪扶正注射液及铂类联合培美曲塞治疗老年晚期肺腺癌的疗效观察等. 中华肿瘤防治杂志, 2016(S2):163-164, 166.
  [14] 王廷祥, 钭春凤. 参芪扶正注射液联合化疗治疗非小细胞肺癌41例临床观察. 中医杂志, 2014, 55(9):775-777.
  [15] 张芸. 参芪扶正注射液联合顺铂治疗肺癌恶性胸腔积液40例临床观察. 云南中医中药杂志, 2017(1):50-52.
  [16] 丁鹏强, 黄浩文, 林凯栓. 参芪扶正注射液联合化疗治疗老年非小细胞肺癌的疗效观察. 中国医院用药评价与分析, 2016, 16(4):461-463.
  [收稿日期:2018-10-1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39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