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心肌酶谱与超敏C反应蛋白的临床意义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探讨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心肌酶谱与超敏C反应蛋白(hs-CRP)的临床意义。
  方法 选择120例高胆红素血症患儿作为研究组, 同期60例健康新生儿作为对照组。研究组采用葡醛内酯片(商品名:肝泰乐)、苯巴比妥钠注射液(商品名:鲁米那)、果糖二磷酸钠注射液、蓝光照射治疗, 分别对研究组治疗前后、对照组新生儿抽取股静脉血进行肝功能、心肌酶谱、hs-CRP检测。比较研究组治疗前与对照组、研究组治疗前后、研究组治疗后与对照组的肝功能、心肌酶谱及hs-CRP水平。
  结果 研究组治疗前血清总胆红素(TBIL)、天门冬氨酸氨基转移酶(AST)、乳酸脱氢酶(LDH)、肌酸激酶(CK)、肌酸激酶同工酶(CK-MB)、hs-CRP水平分别为(398.5±59.0)μmol/L、(71.9±11.3)U/L、(1095.0±81.1)U/L、(584.0±246.3)U/L、(203.0±15.1)U/L、(42.1±13.4)mg/L, 治疗后分别为(59.4±16.1)μmol/L、(42.4±
  12.1)U/L、(228.3±62.5)U/L、(125.2±68.1)U/L、(16.0±15.6)U/L、(4.2±2.0)mg/L;对照组TBIL、AST、LDH、CK、CK-MB、hs-CRP水平分别为(58.1±14.0)μmol/L、(39.4±10.5)U/L、(220.1±83.0)U/L、(108.0±50.3)U/L、(12.3±5.4)U/L、(3.9±1.3)mg/L。研究组治疗前TBIL、AST、LDH、CK、CK-MB、hs-CRP水平均高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治疗后TBIL、AST、LDH、CK、CK-MB、hs-CRP水平均低于治疗前,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治疗后TBIL、AST、LDH、CK、CK-MB、hs-CRP水平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会严重损害心肌, hs-CRP与心肌酶谱早期检测可对心肌损害进行有效判断, 有效指导患儿临床治疗, 对提高新生儿预后和生活质量具有非常高的临床应用价值。
  【关键词】 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心肌酶谱;超敏C反应蛋白;肝功能
  DOI:10.14163/j.cnki.11-5547/r.2020.14.018
  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为临床常见疾病, 随二胎政策开放, 该病发病率出现逐年上升趋势[1]。报道表明, 早产儿高胆红素血症发生率高达80%, 正常足月新生儿该病发病率为60%。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危害性较大, 严重损害中枢神经系统, 对患儿正常发育产生严重影响, 影响了患儿预后, 随病情进一步加重会引发胆红素脑病[2]。当前临床对胆红素毒性和生理功能研究越来越多, 部分学者认为胆红素对肾脏和心脏等器官会产生毒性, 导致新生儿残疾。因此, 应对其进行早期及时有效处理, 保证临床症状恢复, 这对心脏损伤程度的诊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3]。该研究围绕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心肌酶谱与hs-CRP的临床意义进行分析, 希望为患儿临床治疗提供更有效理论依据, 改善临床症状, 提高治疗安全性。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4月~2019年10月本院收治的120例高胆红素血症新生儿为研究组, 另选取同期60例健康新生儿作为对照组。研究组中男70例, 女50例;出生时间1~21 d, 平均出生时间(5.6±5.2)d;出生体重2600~3965 g, 平均出生体重(3241.6±241.6)g。
  对照组中男25例, 女35例;出生时间1~23 d, 平均出生时间(5.4±5.9)d;出生体重2658~4395 g, 平均出生体重(3248.2±382.7)g。两组新生儿性别、出生时间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纳入标准[4]:①经临床诊断, 确诊为高胆红素血症新生儿;②符合高胆红素血症临床诊断标准新生儿;③临床资料完善, 家属同意该研究新生儿。排除标准[5]:①临床资料不完善, 家属不同意该研究的新生儿;②自身免疫疾病新生儿;③凝血异常新生儿。本研究新生儿家属同意, 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1. 2 方法
  1. 2. 1 采集标本方法 分别对研究组治疗前后、对照组新生儿进行股静脉穿刺, 抽取股静脉血3 ml, 分离血清, 将其及时送到检测处对肝功能(TBIL)、心肌酶谱(CK-MB、LDH、AST、CK)和hs-CRP等指标检测。应用全自动分析仪进行检测(型号:贝克曼库尔特-AU5800), 有关操作根据说明书进行。
  1. 2. 2 研究组治疗方法 ①如果有肝功能异常, 给予肝泰乐护肝治疗, 0.05g/次, t.i.d.;②如果皮肤黄染消退缓慢, 给予肝酶诱导剂(鲁米那)治疗, 5 mg/(kg·d), 分2次给药;③果糖二磷酸钠注射液静脉滴注营养心肌治疗, 70~150 mg/(kg·d), 1次/d;④进行蓝光照射, 持续蓝光照射时间24~72 h, 若黄疸症状消失, 则蓝光照射停止。
  1. 3 观察指标 比较研究组治疗前与对照组、研究组治疗前后、研究组治疗后与对照组的肝功能、心肌酶谱及hs-CRP水平。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8.0統计学软件对研究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研究组治疗前与对照组肝功能、心肌酶谱及
  hs-CRP水平比较 研究组治疗前TBIL、AST、LDH、CK、CK-MB、hs-CRP水平均高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研究组治疗前后肝功能、心肌酶谱及hs-CRP水平比较 研究组治疗后TBIL、AST、LDH、CK、
  CK-MB、hs-CRP水平均低于治疗前,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 3 研究组治疗后与对照组肝功能、心肌酶谱及
  hs-CRP水平比较 研究组治疗后TBIL、AST、LDH、CK、CK-MB、hs-CRP水平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目前临床已广泛认知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会损害中枢神经系统, 随着临床研究的不断深入, 研究证实心脏也会受高胆红素血症影响[6]。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心肌损伤发生机制其实不明确, 归纳有以下说法:①过
  高胆红素争夺白蛋白结合位点, 引起与白蛋白结合的物质代谢异常。心肌细胞主要是以Ca2+作为兴奋收缩的藕联媒介, 当机体出现高胆红素血症时, 细胞内会出现Ca2+堆积的情况, 致使细胞外的Ca2+浓度降低, 进而导致心肌收缩力显著降低。心肌细胞肿胀, Ca2+极易在心肌细胞内产生堆积, 从而对其他未结合白蛋白物质的代谢情况产生一定影响, 致使机体的心肌发生损伤[7];②高浓度胆红素抑制心肌细胞腺嘌呤核苷三磷酸(ATP)活性, 影响氧的交换和白蛋白的合成;③新生儿黄疸时氧化应激增加, 导致如谷胱甘肽、抗坏血酸等抗氧化剂水平降低, 从而减弱机体对抗氧化应激的能力, 而强烈的氧化应激可能导致神经细胞死亡, 并进一步改变红细胞膜的结构;④引起病理性黄疸的原因如感染、缺氧、酸中毒等也可以引起或加重心肌损伤, 如感染时病原体、毒素可侵袭心肌细胞, 炎症因子释放可加重细胞损伤, 缺氧、酸中毒等可破坏细胞膜屏障, 溶血性贫血也会改变细胞内环境及免疫机理等共同作用, 加重了心肌细胞损伤。心肌细胞膜的完整性被破坏, 细胞内成分流失进入胞外间隙, 包括多种具有生物活性的胞浆蛋白和结构蛋白, 如CK、乳酸脱氢酶等[8]。心肌酶分布于全身组织, 尤其是脑、心、肺、肾、肝、骨骼肌中具有更高含量, 组织损伤引起细胞完整性破坏, CK、LDH、AST、CK-MB逸出量增加, 血清中含量会进一步升高, 其中最高的为CK-MB[9]。
  血清CK-MB水平上升能够对心肌损伤产生特异性反应, 另外CK-MB测定对心肌损伤特异度和阳性率较高。心肌细胞为新生儿期CK-MB主要来源, 灵敏性和特异性较高, 通常在心肌受损2~12 h心肌受损程度会进步加重, 在2~3 d后可恢复至正常水平[10]。
  新生兒心肌储备力低, 代偿调节能力差, 容易出现失代偿。然而新生儿心肌损伤早期缺乏特异性, 生命体征、心电图、超声心动图往往是正常, 随着黄疸的消退和病因的缓解, 心肌细胞修复也快, 容易被忽略, 临床上不易判定, 心肌酶活性的改变常先于临床症状和体征, 比心电图等更能早期发现心肌损伤。
  经本研究显示:研究组治疗前TBIL、AST、LDH、CK、CK-MB、hs-CRP水平均高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表明, 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会损伤心肌细胞, 该研究结果与学者许炽华等[11]报道相符。本研究对患儿进行肝泰乐护肝、肝酶诱导剂(鲁米那)治疗, 同时给予蓝光照射, 研究组治疗后TBIL、AST、LDH、CK、CK-MB、hs-CRP水平均低于治疗前,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明, 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心肌损害具有明显可逆性。
  心肌酶是反映心肌损伤的重要指标, 但不如CRP应答及时。在临床诊断中, CRP是应用价值较高的一种急性时相反应蛋白, 具有重要的免疫调节功能。在实验室中采用较高灵敏度的检测技术, 测定出的较低水平的CRP, 被称之为hs-CRP。目前认为, hs-CRP不仅为炎症反应的重要敏感指标, 同时也是成人心血管病变的危险度预测因子。在本实验中也表明, 研究组患儿在治疗前期hs-CRP升高, 而经过治疗后能够下降至正常水平, hs-CRP与CK、CK-MB水平呈现正相关性, 其水平会随着CK、CK-MB的降低而降低。由此说明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的出现与hs-CRP紧密相关, 同时其hs-CRP水平能够对心肌损伤的严重情况进行有效反应。另外, 研究结果显示, 研究组治疗后TBIL、AST、LDH、CK、CK-MB、hs-CRP水平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该结果充分表明, 对患儿进行肝泰乐护肝、肝酶诱导剂(鲁米那)治疗、果糖二磷酸钠营养心肌和蓝光照射可有效改善患儿肝功能, 维持正常心肌酶谱水平, 降低血清hs-CRP水平, 提高治疗效果, 改善患儿预后。因此, 该治疗方法值得在临床上进一步推广和应用。
  综上所述, 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会严重损害心肌, hs-CRP与心肌酶谱早期检测可对心肌损害进行有效判断。早期控制液体滴速及液体入量, 避免加重心脏负荷引起心功能不全, 能有效指导患儿临床治疗, 对提高新生儿预后和生活质量具有非常高的临床应用价值。
  参考文献
  [1] 张梅花, 于海丽, 苏艾云, 等. 血清PCT与hs-CRP对低出生体重儿高胆红素血症并发感染的联合诊断效果研究.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9, 2(7):1099-1101.
  [2] 赵丹丹, 黄迪, 高翔羽. 经皮胆红素测定在新生儿黄疸中的应用. 中华儿科杂志, 2017, 55(1):74-77.
  [3] 代丽芳, 方方, 刘志梅, 等. 线粒体DNA耗竭综合征12例临床表型及基因型特点. 中华儿科杂志, 2019, 57(3):211-216.
  [4] 胡立芬, 徐方明, 夏玲玲, 等. 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和恙虫病患者临床特征和器官损害的差异. 中华传染病杂志, 2019, 37(2):82-87.
  [5] 宋春兰, 崔亚杰, 陈芳, 等. 左卡尼汀对手足口病心肌酶谱异常的影响. 实用医学杂志, 2017, 11(9):139-143.
  [6] 杜贵年. 心肌酶谱、高敏肌钙蛋白T(hs-cTnl)及超敏C-反应蛋白联合检测对诊断手足口病的临床意义. 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 2017, 11(54):36-37.
  [7] 刘艳萍, 覃绍鹏, 蒙毅军. 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心肌酶谱与D-二聚体的表达与应用. 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 2014, 10(2):88.
  [8] 郭兆明, 熊英. 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对心肌影响的研究进展. 临床荟萃, 2018, 33(4):361-364.
  [9] 谭代林, 徐莉芳. 超敏C反应蛋白联合心肌酶谱测定在早产窒息新生儿中的临床价值. 中国实用医药, 2016, 11(31):13-15.
  [10] 王智惠, 陈静, 王成秀. 心肌酶谱肌钙蛋白I与光抑素C在检测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中的临床意义. 检验医学与临床, 2014, 12(21):3013-3014.
  [11] 许炽华, 卞泳良. 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合并心肌受损44例分析. 上海预防医学, 2005, 17(1):49.
  [收稿日期:2020-03-1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5225209.htm

服务推荐